皮肤
字号

婚凉故人来

点击:
小三上门,婆婆刁难,老公出卖,一天之内,我的世界天翻地覆。
山穷水尽的时候,前任华丽归来,力挽狂澜将我收下。
工作上,我是宋未臣事无巨细,八面玲珑的得力助手,生活上,我是宋未臣夜夜留宿,缠绵不休的妖娆情人……

第1章 极品婆婆

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外人看来我和老公刘易轩郎才女貌颇为登对,婚姻简直完美的无懈可击,可现实却是,他那方面一直有问题……

为此,我守了三年的活寡。

但今天在婆婆的生日宴上,我却在宴会厅的一个角落,看到老公搂着一个挺着大肚的陌生女人眉开眼笑。

我忍着满腔的怒火快步走过去,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问道:“刘易轩!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刘易轩显然没料到我会撞破他的好事,神情有些愕然,甚至是无措。

是的,我告诉他,今天下午我有个紧急会议,婆婆的寿宴,我直到晚上才能到。

但为了不让一直嫌弃我生不出孩子的婆婆,再次找借口数落我,我甚至不惜惹恼了上司,才抽出时间过来给婆婆和老公一个惊喜。

可现实是,他们却给了我一个惊魂!

就在我捏紧拳头想要发作的时候,婆婆邓秀兰却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蹦了出来,挡在他们两个人面前,神情带着尴尬道:“陈妍啊,他们的事,我,我给你解释下。”

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刘易轩身上,希望他能亲自开口和我解释,可他却一语不发。

婆婆见状尴尬的笑了几声,然后硬是将我拉到了卫生间。

好,刘易轩你不解释,我倒要看看一向尖酸刻薄的婆婆能说个什么花出来。

“妈,你的儿子是出轨了不成?”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邓秀兰,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这句话。

“出轨?不,不,馨儿是我为易轩介绍的,你嫁到刘家三年了,连个孩子都生不出,你们的婚姻本来就有名无实,如今馨儿已经怀上了易轩的孩子,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明白。”

婆婆眼神闪烁的看着我,可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却仿佛占了天大的理。

我几乎腿软,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邓秀兰说出的话无异于晴天霹雳,我根本想不到她会如此极品。

回过神以后,我压抑着出离的愤怒,提高声调道:“妈,我才是你的媳妇儿,你竟然给刘易轩找小三!”

婆婆被我吼得有些愣神,原本尴尬的神情不复,脸上带着恨意:“陈妍,你吼什么吼,我们刘家不养你这种蛋都不会下的鸡,明天你和易轩就去民政局离婚吧!”

“呵,原来这就是你给刘易轩找小三的理由?你的好儿子是个xing无能,他三年来都没碰过我,你让我怎么给你生个孩子!”

我愤愤的瞪着眼前极品的婆婆,说出了这三年来最大的秘密。

“什么?你胡说,我们家易轩好好的,不然馨儿怎么会怀上易轩的孩子,你个贱女人诅咒我家易轩,该打!”

邓秀兰瞪大着眼睛,满是皱纹的脸上一片铁青,说完不解恨,竟扬起手打了我一巴掌。

“明明是你不孕不育,到头来却怪到我家易轩的头上!”

邓秀兰打了我一巴掌后仍旧不依不饶,嘴里骂骂咧咧的。

我捂着脸,不想跟这个极品争辩,可是背叛的感觉如芒刺背,我不甘心三年的青春就这样白白在刘家被挥霍,甚至是以如此羞辱的方式出局。

于是我不理会身后的邓秀兰,小跑着出了卫生间。

“陈妍,你站住!”

邓秀兰显然是意料到了什么,跟在我的身后追赶。

可她老胳膊老腿的跟不上我,我片刻就来到了宴会大厅,抬眼一瞧,就发现了令我咬牙切齿的一幕。

刘易轩大概是知道奸情已被撞破,再也不藏着掖着,大大咧咧的搂住小三跟往来的宾客寒暄。

“这位是?”

其中一个熟人有些意外的问着刘易轩。

“我内人。”

“啊?你老婆不是陈妍吗?”

“离了。”

刘易轩言简意赅,显然是将今天邓秀兰的寿宴当成了自己的新婚宴。

看到这一幕,我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不停颤抖的双手,扒开人群,走到刘易轩和小三的眼前,指着他们的鼻子喝道:“狗男女!”

“哟,这是哪来的狂犬,怎么一开口就喷脏话。”

名叫馨儿的小三见我开骂,立即犀利的回应。

“哦,原来你是易轩的前妻啊,你都和易轩离婚了,还眼巴巴的跑来干吗?”

小三瞄了一眼围观的人群,快言快语的倒打一耙,抬着眼皮看着我,奚落的道。

“贱女人,当小三很光荣是吗?啧啧,刘易轩xing无能,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种?”

当邓秀兰在卫生间说出那番话后,我的心就死了,不管他刘易轩是出于什么原因婚内出轨,这份感情都将是一坨狗屎。

而我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出心中的一口恶气,人善被人欺,即使离婚,我也要昂着头离开。

“啪!”

一直装鸵鸟的刘易轩铁青着脸从小三身后窜出,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好,好得很!

今天这娘两一人一巴掌,我陈妍记住了!

我目呲欲裂,可刘易轩刚才分明解释过了一遍,周围的客人都误认为我已经与刘易轩离婚,是不甘心才跑来大闹的。

我继续闹下去,无疑是自取其辱。

“陈妍,你个贱女人,滚出去!”

邓秀兰终于赶到,指着我的鼻尖大声骂道。

愤怒、不可置信、羞辱,种种感受涌上心头,我委屈的流下泪水,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狼狈以及屈辱的一天。

“你们刘家好的很,我陈妍今天在这里发誓,你们刘家带给我的羞辱,他日我会一分一毫的要回来!”

我声嘶力竭的对着眼前这对狗男女吼道。

周围的宾客一阵愕然,皆不知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即使将邓秀兰做出的好事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如此极品的婆婆世间绝无仅有。

“贱女人,你惦记着我们刘家的房子,闹了一次两次还不够,还要闹几次才甘心!”

邓秀兰满嘴谎言,为自己和刘易轩的糗事遮掩。

“哦,难怪呢,原来是惦记着刘家的房子啊……”

周围宾客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用略带嫌弃的目光对着我指指点点。

我气的浑身发抖,张嘴想反驳,后背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棍。

“嘶!”

我被打的跌倒在地,回头望去,竟看见邓秀兰拿着一根拖把高高举起,看样子,还要毒打我一顿!

“刘老太太,当众毒打自己的儿媳妇,你就不怕毁了你儿子的前程吗?”

一道磁性嘶哑的声音从身后冒了出来,好听的不像话,却又偏生带着几分致命的熟悉感。

我慌的转过身子,仰头俯视着一身墨黑色西装革履的男人。

竟然是他!

可为什么是在这种场合,又偏偏是他……

第2章 偷人

我是当真没想到,时过境迁,三年后我会在这样狼狈和屈辱的时候遇到自己的初恋情人宋未臣。

看他现在这样子,肯定混的很好吧。

再看看我自己,简直丢脸到了太平洋。

“这……这不是宋总吗?”

邓秀兰去过刘易轩的公司,明显认识宋未臣,只见她迅速将拖把藏了起来,瞪大着眼珠子,结巴结巴的道。

刘易轩更是呆若木鸡,慌忙撇开小三,恭谨的走到他身边道:“宋,宋总,您怎么会过来?”

我记得刘易轩和我提过,他的顶头上司姓宋。

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海了去,所以我万万没想到会是宋未臣。

小三大抵是未料到这戏剧化的一幕,瞧瞧宋未臣,又瞧瞧刘易轩,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宋未臣目光灼灼的睨着我:“我只是偶然路过,然后看到一个老朋友被自家人欺负。”

“宋,宋总别误会,我们没欺负她,她是我前妻,跑来闹’事。”

刘易轩选择胡诌到底。

见宋未臣眯着眼没有答话,刘易轩有些慌了,立即解释道:“宋总,您看这些都是我的家事,就不劳宋总费心了。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我前妻还有您这样一个老朋友。”

宋未臣目光骤然紧缩,魅惑的桃花眼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芒,轻笑道:“是,我也没想到,她会嫁给你,而且还被扫地出门。”

他含情温温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他还喜欢着我。

扫地出门?

呵呵,原来我在宋未臣眼中已然是个弃妇,而且还是个大闹婆婆寿宴的弃妇。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气氛,尤其是在曾经的恋人面前,毫无尊严的颜面扫地、狼狈不堪。

于是我忍着剧痛,头也不回的冲出人群,选择落荒而逃。

我跑到一家酒吧,要了一打酒,疯狂的往胃里倒。

看着舞台上年轻的男女跳着热舞,我摔了酒,摇摇晃晃便走上了舞台,所有人都被我吓了一跳,一旁的主持人倒是沉稳有余,道:“看来这位美女是要上来为大家跳舞,让我们热烈的掌声欢迎她!”

台下立刻掌声雷鸣,我却撒酒疯一样的去抢人家话筒,握在手里就开始吼:“去他妈的白头偕老!”

我吼完以后,心里舒服多了,丢回话筒给那被我吓的七魂丢了六魄的主持人,自顾自的在舞台上跳鬼步舞。

当那首《今天你要嫁给我》在耳畔悠悠响起时,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大一的迎新晚会初遇宋未臣的那晚。

我循声,看着唱歌的男人。

眉眼如画,可是经过岁月的打磨,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我们。

宋未臣目光尧染,深情款款的与我共舞,默契不减当年。

我脚却突然一扭,摔在舞台上,却丝毫不感觉到疼。

我被宋未臣打横抱起往酒吧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