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到我为止 第100节

点击: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进了浴室,过了很久才出来,洗了两三遍都还觉得身上还有血腥味,要不是顾景川在外面叫我,我还会继续洗下去。

穿着顾景川给我的t恤还有裤子,但都大的离谱,肩膀总是从领口滑出来,裤管卷了好高才没有拖地。

我从浴室走出来,顾景川看到我先是愣了下,随后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说:“衣服太大了,你先将就下。”

“嗯,没事。”

刚说话的时候,衣服领子又往下滑了,肩膀露了出来,我赶紧伸手去拉,但是顾景川却突然伸出手,指着我肩膀上的一块青紫,皱着眉头询问我:“这是怎么弄的?”

“这,这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这伤其实是在羁押室被丽姐还有瘦女孩打伤的,我隐瞒只是不想让顾景川继续为了我担心。

顾景川脸上冷了几分,手猛然将衣服撩起,一直到胸口处,我哪会想到他会突然撩我的衣服,直到过了几秒钟我才反应过来,羞的立即去推顾景川。

“别动,你身上的伤也是不小心摔的?”

我知道瞒不下去了,只好说实话,“是昨晚在羁押室被人打的,学长,我没事,现在已经不疼了,都是皮外伤。”

顾景川目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将我抱起走到房间,放在床上,离开了会后,拿着一个小药箱进来。

“衣服脱了。”

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我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衣服,又惊又羞,恨得钻到被子里去。

“脱了,我好给你上药,放心,你那干瘪瘪的身材,我还没什么兴趣。”

他的眼神闪了闪,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语气有些虚。

“学长,我自己上药就行了。”

虽然我喜欢他,但是不代表我能在他面前放的开,我只会更害羞。

“你背上的伤能自己上吗?你要是自己不脱,我就替你脱,你自己选。”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是认真的,我羞的不知如何是好,纠结了会后,最后一咬牙自己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一脱完我就双手抱在胸前,紧张的全身发抖,随着他的靠近,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烫,连我肚皮都开始泛成了粉红色。

顾景川一直没说话,我垂着头,不敢看他,目光盯着自己的手。

“好了。”

十多分钟后,他的手从我身上离开,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比往常要沙哑许多,我赶紧将衣服穿上,这才抬起头看向他,竟然发现他脸红的有点不正常,像喝醉了酒般。

他目光闪烁,干咳了声,快速的说道:“暖气开的太高,有点热。”说完还用手扇了扇脸。

“我拿吹风机给你,你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他快步走出房间,过了好一会才进来,将吹风机插上,我想拿过来自己吹。

“你肩膀有伤,我给你吹。”

说着就打开吹风机,开始给我吹头发。

这样的他,让我如何才能放弃,这个男人的温柔会让我越陷越深,但我却飞蛾扑火般想要靠他越来越近。

“学长,你还生我的气吗?”

我小心翼翼的询问。

“生气,一直在生气。”

顾景川回答的非常快,而且语气很肯定。

“学长,你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

我再次道歉,他生气,就会对我冷冰冰的,让我很难受。

他一直抿着唇不说话,让我很紧张,怕他不会原谅我。

过了好一会后,他叹了口气,揉了下我的头发,说:“算了,不生气了。”

听到他的话,提起的心终于落下,咧嘴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第一百二十三章 陪着我

“我在隔壁房间,你有什么事就叫我。”

顾景川关掉吹风,将台灯灯光调暗,然后才走出房间。

我躺在床上,头一沾到枕头就困意来袭,真的非常累了,要是再不睡觉身体肯定撑不下去,我拼命的想着好的事情,想着顾景川,每次雨姐自杀的画面一出现在我脑海,我就立即默默念着顾景川的名字,这方法很好,没多久我就沉沉睡去。

“那你就去死吧!我受够你了,受够你了……”

“死了我也就能解脱了,死了我就不用看到你那张恶心的脸!呵,呵呵,死了好……”

耳边响起雨姐扭曲的脸,她拿着刀狠狠的插到他丈夫的胸口,嘴里呵呵的笑着,鲜红的血溅到她苍白的脸上。男人躺在了地上,眼睛渐渐变成了灰白。

雨姐转过头看向我,嘴角扬起。

“小悠,我终于可以摆脱他了。”

刀割破了她的喉咙,血喷溅在我的脸上,身上,好多的血,好多……

“啊,不,不……”

我尖叫着,心里的恐惧达到极限。

“小悠,小悠,醒醒,快醒来!”

我猛的睁开眼睛,看到一脸焦急的顾景川,哇的一下大哭出声,边哭边说:“好多血,学长,好多血……”

我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像抓着救命稻草般,梦中那血腥的一幕一直还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身体剧烈颤抖,衣服已经全部都被冷汗浸湿,不用照镜子都能知道此时我的脸肯定惨白如纸。

“别怕,是梦,都是梦。”

他将我抱在怀里,手不断地轻抚我的背部,柔声在我耳边说道。

“有我在,别怕……”

他低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下,这是他第二次亲我了。

温热的唇贴在我的冰凉的额头上,彷如灵丹妙药,瞬间安抚了我惊恐不安的心,让我慢慢平静下来。

“你睡,我在这里陪着你。”

我摇头,就算再累再困,我也不想睡了,我怕又做噩梦,“学长,我不睡,我们聊天好不好。”

他看着我的目光里满是担心,笑着说了声好,他开始给我说他留学时的事,说了很多,我偶尔会说上几句,多数时间我都是在听,我喜欢听他说,他的声音低沉十分有磁性,像醇厚的烈酒,让人沉醉其中。

我一直靠在他的怀里,到后面我越来越困,眼皮一直在打架,加上顾景川不断用手抚摸我的头,让我更是想睡,但我不能睡,所以,用手狠狠的掐自己的大腿,疼痛让我瞬间又清醒过来。

顾景川一把抓着我的手腕,眉头紧蹙,“别在掐自己了,你安心睡,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要是做噩梦了我就叫醒你。”

我依旧摇头,哀求的看着他,“学长,我真不想睡觉,你继续和我说话好不好。”

“小悠,你这样让我很担心,明天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我不去。”

在我的认知里觉得只有精神疾病的人才去看心理医生,所以我十分抗拒,我觉得自己没病。

“心理医生能很好的开导你,让你走出阴影,乖,明天我陪你去。”

他一直温柔的在我耳边劝说,目光里透着期待。

“好,我去。”

我不想看到他眼中出现失望,所以很快就妥协。

“真乖!”

他脸上当即扬起笑容,夸了我一句。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我实在是撑不住了,靠在顾景川的怀里睡着了,但却意外的没有做噩梦,也许是太累了,又或许是因为有顾景川在身边的原因。

感觉只有一会,又感觉睡了很久很久,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顾景川,心里开始莫名的惊慌,掀开被子就从床上跳下来,打开门,边跑边喊:“学长,学长……”

顾景川从客厅阳台跑出来,手里还拿着手机,一脸焦急,“小悠,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没,没做噩梦,就是刚刚醒来没看到你,我以为你出去了。”

看到他后,我也冷静下来,才觉得刚刚的举动实在是有些丢人,羞赧的垂下头,目光瞥到他的手上,他拿着的手机为什么那么像我的手机?

“学长,这手机……”

我手指了指他拿着的手机,询问。

“刚刚你电话响了,因为你在睡觉,我就替你接了,是倩倩打来的,你几天没回公寓,她有些担心你,我告诉她你在我这。”

顾景川的话,让我瞬间急的跳了起来,大叫:“惨了,惨了,这下不管我怎么解释,倩倩都不会相信我了,她会恨死我的。”

我双手抓住头发,一时间慌乱无措。

“她为什么要恨你,就算你和我在一起,也是我们俩的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

顾景川将我的双手握住,脸上透着不满。

我叹了口气,说:“之前你拒绝倩倩后,我劝过她放弃你,现在她误会我和你在一起,就认定我耍心机故意让她放弃你,所以那次在酒吧看到我和你抱在一起,就非常生气,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不相信,现在怕是误会更深了。”

我抿了抿唇,继续说道:“倩倩对你的感情真的非常深,她其实一直都没有放下。”

顾景川的眉头拧的很紧,冷声说:“我以前就告诉过她,我从未对她动过心,是她一厢情愿。她看到你和我在一起,纯属是不甘心和嫉妒。”

我苦笑,倩倩的性子十分要强,事事都要争强好胜,顾景川拒绝她,让她倍受打击,现在又认定我和顾景川在一块,根本不能接受输给我,在她心中我根本配不上顾景川。

“好了,别想了,她总有一天会想通的,你肚子饿了吧!我叫了外卖,等下就来了。”

他推我进浴室。

我将洗漱台池子里放满了冷水,然后一头扎进去,直到快窒息了才抬起头,刺骨的冰凉,让我冷的直打颤,但也很好的让我冷静下来,我抹掉脸上的水珠,看着镜中的自己,默默为自己打气。

就连季明风出轨,妈妈重病我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我不能熬过去的。

“秦悠,你可以的,不要被打倒了。”

我对着镜中的自己说道。

从浴室出来,我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顾景川在厨房,手里端着一个砂锅正放在桌上,见都我出来后,朝我温柔的笑了笑,“我只会煲汤,你尝尝好不好喝。”

顾景川亲自煲汤,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我走过去,他盛了一碗放在我面前,直直的盯着我,目光中满是期待,甚至透着些许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