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到我为止 第108节

点击:


“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他眼神变得晶亮,深深的看着我,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大冒险。”

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是和别人玩,我也许会选择真心话,但是我知道顾景川肯定不会让我做脱衣服,或者和墙接吻十秒的惩罚,所以我很安心的选择了大冒险。

顾景川似乎有些失望,不过嘴角还是含着笑,说:“现场选择一位异性接吻一分钟。”

话一出,当场所有人都愣了下,东子笑着大声说了句:“川哥,这简直就是给你自己加的福利啊!”

我嘴角狂抽,顾景川这男人简直太腹黑,我玩不过他。

“选择谁?”

他笑的十分邪魅。

真是明知故问,我除了选择他还能选择谁,我羞赧的用手指了指他,然后还未等我收回手,他略带冰凉的唇就贴上来了,将我压在沙发上。

当作这么多人的面接吻,让我紧张的全身都打颤。

旁边还有人数秒,但是到了六十秒的时候,顾景川还是在继续,直到众人输到一百多秒他才结束这个吻,而此时我已经羞将头埋在他胸口。

到第二轮的时候,是反着刚才的顺序来,我和顾景川又是一组,这次还是我输。

“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这次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真心话。

顾景川笑的非常开心,仿佛即将得到糖果的小孩,那种期待和渴望完全的表现在他的脸上。

“对你爱的人,大声说三句我爱你,名字也要说出来。”

话音刚落,东子那就喷水出来了,表情十分幽怨的对顾景川说:“川哥,别再继续秀恩爱了行不行,考虑下我们在场这些单身狗们的感受。”

顾景川瞥了东子一眼,没搭理他,然后握起我的手,目光期待的看着我。

“咳……”

我感觉脸都烧起来了,轻轻的咳了声,然后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始表白,“顾景川,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最后一个你字,消失在顾景川的嘴里,我能从他的吻中感受到他的激动和兴奋。

一直到派对结束,我的心里都是甜丝丝的。

回到公寓,未到房间里,顾景川就将我压在墙上激烈的做了回,做的时候,他一直叫我宝贝。

第二天,我的腰比第一天更酸了,顾景川又给我按摩了十几分钟。

这样甜蜜的日子过了好几天,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这天晚上我做了饭,正准备和顾景川吃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顾景川去开门,外面的人怒气冲冲的餐厅走过来,看到我后,脸色铁青铁青。

“胡闹,简直是胡闹,要不是有人告诉我,我还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和一个秘书搞在了一起,还有这秘书是离过婚的你知道吗?而且曾经还打过孩子。哼,我想她肯定隐瞒了你对不对,小川,这样的女人你赶紧让她离开。”

来的人是顾景川的妈,她那厌恶的目光看到我身上的时候,像想两把锋利的刀子,而她说出的话,让我遍体生寒。

“妈,小悠以前的所有事,我都知道,她并没有隐瞒我,我喜欢她,所以我不会让她离开。”

顾景川走到我身边,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这让我无助而慌乱的心得到了很大的安抚。

“小川,你是不是神志不清,这样一个离过婚,堕过胎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你,能配的上你的只有和我们顾家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小川,别胡闹了,你算你要找个女人玩玩,也别找这种,身上不知道有没有病。”

她尖声说道,眼神越发凌厉和厌恶。

她那鄙视厌恶的表情,我感觉自己在她眼中比蟑螂还要不如,还要令她恶心。我当即红了眼眶,对她说:“阿姨,我没病!”声音里满是颤抖。

顾景川立即将我抱在怀里,对她妈语气冷了几分的说道:“妈,你过分了,小悠是我女朋友,请你尊重她。还有我现在意识很清醒,我说了我喜欢她,不管她以前是不是离过婚还是怀过孩子,我都喜欢。”

“疯了,真是疯了,喜欢她?她哪里好了,小川,你不会被她下了什么降头吧!不行,你赶紧和妈回去,妈找个厉害的大师给你看看。”

她脸色一变,变得焦急不已,上前来就想拉着顾景川离开。

顾景川甩开她妈的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眼神满是无奈,“妈,你别胡乱猜测行不行,我好的很。”

“你,你甩开我的手?我是你妈。”

被自己儿子甩开手,让她气的浑身发抖,尖声吼道。

顾景川脸上满是无奈,他低头在我耳边柔声说:“我出去下,你先吃饭,别等我。”说完他就带着他妈离开了公寓。

“小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对妈!”

声音透着哽咽,应该是哭了。

“妈,小悠她真的非常好。”

“离过婚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

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听不见。

第一百三十二章 狗血桥段

我像石雕一样的站在原地,想哭却哭不出来,心里委屈又难受,指甲深陷在手心里却不觉得疼,耳边一遍一遍的响起着顾景川妈妈刚刚说的话,“一个离过婚,堕过胎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你,能配的上你的只有和我们顾家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

“你算你要找个女人玩玩,也别找这种,身上不知道有没有病。”

一字一句都仿佛一把锋利的刀子割着我的自尊还有心,心脏一刺一刺的疼,蔓延到全身。

不管是同事还有陌生人,我都可以当作没听到而淡然处之,但这是顾景川的妈妈,是他最亲的亲人,我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当作没听到,因为爱顾景川,所以在意他亲人对我的看法。

我站了许久,直到全身都发麻,两条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屁股传来一阵钝痛,我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手撑了几次都没将自己撑起来,整个下半身像是瘫痪了般,麻的使不上一点劲。

试了几次没成功后,我就干脆坐在地上。

过了会后,顾景川回来,其实他进门的时候我都没发现,直到他将我抱起,我才有所反应,抬起头看向他,发现他一脸焦虑和担心。

他将我抱到沙发上,急切的询问:“小悠,你怎么坐在地上,摔到哪没?”

我摇了摇头,“就是刚刚腿麻了。”

听我说腿麻,他立即双手开始给我的腿按摩,“有好些没。”

“好些了,我去把饭菜热下,你还没吃饭肯定饿了。”

我说着就站起来,但是却被他拉住,“我去,你坐在这。”他站起身就朝厨房走去。

饭菜热好后,看着桌上的菜,我却没有一点胃口,光吃了几口白饭就放下了筷子,而顾景川也没吃多少。

“小悠,我会让我妈接受你的,给我点时间也给她一点时间。”

他走到我身边,将我抱住,在我耳边柔声说道,语气坚定。

我嗯了下,声音有些哽咽,双手圈在他的腰上,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心乱如麻。

之后他将我抱进浴室,在浴缸里放满了水后,第一次和他洗了个鸳鸯浴,也许是想转移我注意力,在浴缸里温柔的做了一次,我以为他在这方面都是强势的,像进攻的兽,之前几次我都被他折腾的哀求不断,却没想到他也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温柔是温柔但时间却比之前都要持久,做完后我依旧累的趴在他身上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之后冲洗都是他来帮我做的,甚至擦掉身上的水。

洗完后又将我抱回床上吹干了头发,才让我躺下。

每次做完后我都会累的当即睡着,但今天我却没有一点睡意,虽然累,但脑袋却很清醒。

“小悠,你有没有跟公司同事还有另外的一些人说过你怀过孩子和离婚的事。”

顾景川拧着眉头询问着我。

“没有,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过我以前的事。”

我很肯定回答,就连公司关系最好的小唐,我都没有说过,除非有人专门去调查我。

“刚刚出去后,我从我妈得知,是有人寄了个快递到家里,里面有你的照片,还写了你离婚怀过小孩的事。这寄东西的人要不就是非常熟悉你的人,要不就是专门调查过你。”

他微微眯着眼,眼神凌厉,全身透着戾气,能看出他此时非常愤怒。

我和顾景川在一起,公司同事都知道,而且他朋友也知道,其中肯定不少人嫉妒和恨我,这根本猜不到是谁做的。其实顾景川家人总有天会知道我的存在,也会知道我以前的事,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我也避不开。

只是我很看不起那背后使阴招的人,和顾景川一样,我很生气和愤怒。

“我会找人去调查,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顾景川冷冷的说道。

这一夜我和顾景川都没睡好,第二天起来两人都有了黑眼圈,今天周六不用上班,顾景川想让我开心,所以带着我去了游乐场玩,下午又看了场搞笑的电影,出来后又带我去了理工大学附近那条小吃街,吃了花甲粉丝,这次他看着我吃自己不敢吃,怕是上次吃过后拉肚子有了心里阴影。

一整天下来,心情确实好了很多,看着身边开着车的顾景川,想着我已经有了一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已经要知足了,他妈反对我和他在一起,也很正常,虽然话说的有些难听了点。

晚上回去后,我热了两杯牛奶,有助于睡眠。

“其实做-暧更能助于睡眠。”

顾景川眼睛亮晶晶,里面藏着一头兽-欲,已经被唤醒,在我喝完牛奶后,一把将我抱起,然后朝阳台走去。

“去床上,别,别在这,唔……”

最后几个字被顾景川的嘴给堵住,这男人真是,真是疯了,这可是阳台啊!

第二天醒来后,想起昨晚的疯狂,我的心跳还在快速跳动着,顾景川这男人有时候真是恶劣,我捏起拳头在他胸口锤了几下,他眼睛都没睁开,就准确的抓着我的拳头,然后放在唇上亲了下。

这一亲,让我所有的怒气像戳破的气球样,瞬间给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