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到我为止 第123节

点击: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顾景川正和泰勒交谈着什么,因为两人都说的英文,而且语速很快,我也听不懂。

泰勒没待多久,离开前,特意走到我办公桌前,“小悠,晚上能不能给我做黄焖鸡吃?”他那双碧绿的眸子里透着满满的期待。

“好啊!”

我笑着答应了下来,目光瞥了顾景川一眼,发现他脸色如常并没有露出不悦之色后,也就放心了。

泰勒脸上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眼睛也亮了起来,最后满意的走了。

“过几天我会去美国一趟,那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需要我亲自去处理,时间可能有点久。”

顾景川突然说道。

我刚想问需不需要我一起去的时候,他又开口:“你留在公司,不用和我一起去,帮我打理公司事务。”

“好。”

我点头说了句好,随后又忍不住询问他:“具体是去多久?”

“快的话一个来月。”

他说一个来月的时候,深邃的双眸里露出不舍。

一个来月,好久,我心里沉了沉,和顾景川在一起后,还从未有过日此长时间的分开。

因为知道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之后的两天,我和顾景川在床上可以说是很疯狂,那两天走路双腿都打颤,腰也酸软的厉害。

“小悠姐,你腰扭到了吗?我看你总是扶着腰走路。”

问我的是惠惠,脸上露出关心之色。

她现在还跟着小唐,顾景川一直没给她安排其它工作,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和我还有小唐的关系都处的不错,性格好人又单纯,之前还对她有所戒备,因为毕竟她是顾景川妈妈带过来抢我工作的人,而现在已经放下戒备。

对于她的询问,我还真不好回答,脸上有些发烫。

“惠惠,你也太单纯了,小悠这明显是被顾总疼爱多了,小悠我说的对吧!”

小唐也走进茶水间,一脸暧昧的朝我的腰看。

被小唐当面说出来,让我更是羞赧,旁边的惠惠也明白了过来,目光也直朝我的腰看。

“我去工作了。”

端着水杯,赶紧逃也似的从茶水间离开,回到办公室,脸上还烧的厉害。

“脸怎么这么红?”

顾景川从办公桌走出来,手摸了摸我额头,“有点烫,发烧了。”眉宇间露出一抹担忧。

我拉下他放在我额头的手,摇着头说道:“我没有发烧,是刚刚……”

“刚刚发生了什么?”

见我停下来,顾景川追问。

我犹豫之后还是将刚刚在茶水间发生的事告诉了顾景川听。

顾景川听完后,嘴角扬了扬,双眸里也透着笑意,手环住我的腰,低低的笑了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耳边,“晚上我给你揉揉。”

说完还轻咬了下我的耳朵,我全身轻轻的颤了颤,伸手推了推他,小声说:“别,这里是办公室。”

他笑了笑眸子里满是温柔,伸手揉了下我的头,然后就放开了我,回到办公桌后继续工作。

到晚上下班后,我们两人到超市一起去买菜,他推着购物车,而我在货架上挑选需要的东西,之后又去蔬菜区,今晚好像在做活动,好多蔬菜都打特价,好多上了年纪的大妈全部都挤在一处,我想买几个土豆,晚上准备做排骨焖土豆,而现在青菜正打折,正好可以多买点回去,放在冰箱的话也能保鲜。

我赶紧快步走过去,想要挤进去,但是刚挤进去半个身体,菜还没拿到,旁边突然挤进来一个大妈,动作十分生猛,我被硬生生的又给挤了出来,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胳膊被顾景川拉住,他将我拉离蔬菜区,我不解的看着他。

“我来。”

说完这两个字后,顾景川就朝着那群大妈走过去,他身材高大气质非凡,而且容貌出众,站在任何地方都是聚光灯样的存在,现在挤在一群大妈的身边,就更是显眼。

“景川,我要土豆,还有青菜多拿点。”

我朝他喊了句。

他紧抿着唇,菱角分明的脸上十分淡然,似乎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淡定从容的挤进去,然后又淡定的挤出来,一只手里拿着几个土豆,另一只手里抓着一大把菠菜。

“够了吗?”

“够了。”

其实我想要买更多青菜,但是看到顾景川额头冒出了细汗,也就点头说够了,不想让他继续去挤。

之后又买了排骨,想起之前给顾言墨做过水煮牛肉,味道还挺好,就询问顾景川要不要吃水煮牛肉,如果想吃的话我做给他吃,正好他也能吃辣。

顾景川嗯了声,我又去买了牛肉和辣椒,上次花椒还剩了很多,所以没也特意又去买。

虽然顾景川是富家公子,但是对吃的从来都不挑,我做什么他吃什么,所以我也不用每天花尽心思去想该做什么菜给他吃。

回到公寓后,顾景川将菜提到厨房,这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是顾言墨。

“小悠姐,我晚上能过来你这吃饭吗?”

从电话里能听出顾言墨语气里透着些许的不好意思。

“嗯,好啊!我今天买了牛肉正准备做水煮牛肉。”

我笑着说道,话音刚落,就听到电话出来略显兴奋的声音,“真的吗?那我太幸运了。”

挂了电话后,就看到顾景川正盯着我,眸子又黑又沉。

“是言墨,他说晚上过来吃饭。”

他眸子又沉了几分,表情十分淡漠,明明顾言墨和他是堂兄弟关系,但是却似乎关系很冷淡。

“你和言墨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语气听起来有些不悦,连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

“前几天在书店碰到他,和他吃过饭。”

我如实告诉他,想着他现在不悦,是不是吃醋了。

顾景川没有再说什么,随后进到书房里。

过了半个小时后,门外响起敲门声,我想应该是顾言墨来了,打开门后,门外站着的却是泰勒,一脸笑吟吟的看着我。我嘴角抽了抽,这家伙又来蹭饭来吃的了。

“哇哦,小悠,你是知道我要来吗?所以做了这么多好吃的。”

泰勒面部表情十分夸张,看着桌上我刚刚做好的几道菜,眼睛都亮了。

不愧是吃货。

过了几分钟后,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泰勒去开的门,应该是顾言墨。

我炒完最后一个菜,从厨房端出来的时候,正好顾景川也从书房出来,见到客厅里的顾言墨和泰勒,打了声招呼。

原本两人的晚餐,变成了四个人。

我做了四菜一汤,荤素搭配,有辣的也有清淡的。

饭桌上最活跃的是泰勒,顾言墨上次来的时候挺活跃的,但今天却没怎么说话,埋头吃饭。

“小悠,这水煮牛肉很好吃,就是好辣,呼呼……”

泰勒边说话边吐舌头,嘴巴辣的红通通的,眼泪都冒了出来,摸样狼狈又好笑。

一个外国人这么能吃辣,我也是蛮佩服的。

顾言墨吃的也挺多,应该也被辣到了,只是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样表现出来,感觉他像变了一个人样,内敛了很多,难道是因为顾景川在的原因?

饭桌上顾言墨和顾景川也没有怎么交流,关系冷淡的很,还真不像是两堂兄弟。

吃完了饭后,顾景川和泰勒到书房去了,顾言墨又主动帮我收拾碗筷,然后放在洗碗池里洗干净。洗完了碗,吃了点水果后,就离开了,都没坐多久。

我到房间里帮顾景川收拾行李,因为明天他就要到国外去了,想着至少都要一个多月不能见,心里当即涌出强烈的不舍。

当快整理完的时候,顾景川走了进来,从伸手环住我的腰,头搁在我的肩膀上,鼻息的热气洒在我脖子上,有些痒,我缩了缩脖子。

“别整理了,明天我早上自己来整理,现在我们有更要的事情要做。”

边说他边抱着我往墙上压,唇亲啄着的我的脖子,鼻息也越来越热。

“我们分开那么久,今晚你要喂饱我。”

他声音越发低沉而醇厚,宛如烈酒般,唇从脖子移到了耳边,吻住了我的耳垂。

耳朵是我的敏感处,很快我的身体就软在了他的怀里,听到他说要我喂饱他,心尖儿都是一颤,身体又软了几分,小腿都在打颤。

“泰,泰勒还在吗?”

“走了,我们去浴室,上次在浴缸里的那个姿势,我们今天再做一遍。”

顾景川说完就将我整个抱了起来,然后往浴室走去。

第一百四十九章 雨姐杀人案开庭

第二天原本想早起给顾景川整理行李,但是腰酸腿软的厉害,想着昨晚的激烈,脸上又发烫了起来,实在是有够疯狂的。

“你还睡会,我自己来整理。”

顾景川温柔的说道,然后下了床,将昨天我未整理完的行李,继续整理。

醒了之后就睡不着了,边自己揉着腰,边询问着顾景川,“是几点的飞机?”

“九点钟的。”

“你吃了早餐再走吧!我现在给你去做。”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将睡衣穿起,顾景川却过来又将我压在床上,睡衣也被他撩起来,我一下子慌了,抓着他的手,“别,景川,我真不能做了。”

这要是再做,我今天就爬不起来了。

顾景川低低笑了两声,深邃的双眸也染上了笑意,“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给你按摩下腰,你不是腰酸吗?”

“哦,呵呵……”

我红着脸干笑了两声,原来是我会意错了,我乖乖的趴在床上,然后享受着顾景川的按摩。

顾景川的手很大,骨节分明,带着火热的温度按揉着我的腰,被他碰触的皮肤有种灼热感,腰又酸、又麻、又痛,让我忍不住叫出声,哼哼啊啊的。

“小悠,别叫了,再这样叫下去,我可能真会压着你又做一次。”

身后突然传来顾景川沙哑又忍耐的声音。

我当即咬紧嘴唇,不敢再让自己叫出声。

按摩了一会后,感觉腰的酸痛感少了许多,立即就让顾景川停了,然后下床去做早餐,等到顾景川整理完行李,我早餐也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