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到我为止 第14节

点击:


婆婆过来劝着,将季明风拉到客厅。

我拿上包,出了门,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那个家。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马上路,最后坐上公交车,来到了倩倩家,敲了敲门,却没人应,在她门口坐了会后,才想起给她打电话。

“倩倩,你在哪啊!”

听到电话里有些吵。

“今天公司聚餐,在外面吃饭呢,小悠,怎么了?”

“没什么,那你吃饭。”

“真没事?”

倩倩似乎是走到了安静的地方,电话里不再那么吵。

“真没什么事,你去吃饭吧!我挂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包里,然后起身离开。刚走到楼下,手机响起,是小岚打来的。

“小悠,真的抱歉,我今天才知道汪晟前不久搬家了。”

“哦,没事,不过你知道他新家地址吗?”

昨天闹了场乌龙,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没告诉我,所以我也不知道。”

听到小岚的话,我有些失望,难道是老天都帮那汪晟吗?

我再次回到马路上,这次真的不知道去哪了,就像个游魂一样,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走到脚快抽筋,才找个地方坐下,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身边走过一对又一对情侣、夫妻,牵着手,搂着腰……

我想到在和季明风谈恋爱的时候,每天都很快乐,只要看到他就觉得无比的幸福,他对我说一句情话,送一件礼物,我都能高兴好多天,但以前的这些所有美好的回忆,此时都变成一把把利刃,将我伤的体无完肤。

风吹在我脸上,冰凉一片,我在才意识到自己流泪了,我用力的擦掉眼泪,即使流再多的泪,又有谁会心疼呢!

站起身我继续朝前走,手机一直在响,我不想接。看到前面有个酒吧,我突然很想大醉一场。

酒吧里音乐很吵,尽情欢呼扭动的众人,让我很不适应,我找了个角落,要了几瓶啤酒,冰凉而苦涩的液体一入肚,胃就开始翻涌,我捂着嘴,快速的跑到卫生间,肚子里没什么食物,吐出的都是水。

再一次的呕吐,让我心里开始发慌,甚至恐惧,难道真的怀孕了吗?如果真怀孕了我该怎么办?手放在自己平坦的肚子上,有些不知所措。

在厕所待了许久,我才出去,我扶着墙,虽然一口酒没喝,但是我却头晕的厉害,脚步都有些踉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不断撞击着我紧绷的神经,感觉下一秒我就会崩溃掉。

原本想大醉一场,但现在我却只想快点离开,就是可惜了那几瓶啤酒。

我踉跄的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没想到碰到了个熟人。

顾景川搂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旁边还有几个年轻人一起进酒吧,我想过去打个招呼,但是现在身体状态不太好,他和他朋友在一起,好像也没看到我,想想还是算了。

刚走出酒吧,身后就传来了顾景川的声音,“小悠?”他似乎不确定是我。

我回头,想和他笑着打声招呼,但是头实在是晕的很,还有胃也一直抽搐,疼的厉害,想笑都笑不出来。

“顾学长,好巧!”

我的声音也是虚弱无力。

“你是不是喝醉了?”

顾景川走到我身边,伸手扶了下我的手臂。

我摇了摇头,这时候和顾景川一起的女孩也从酒吧走了出来,上前紧紧的抓着顾景川的胳膊,目光探究的在我身上扫了几眼,然后娇声和顾景川说:“honey,我们快进去吧!东子他们都开始喝上了。”

“学长,那你进去吧!我没什么事。”

说完就往马路对面走去,只是没走两步,手臂就被人扶住,我抬头很是惊讶的看着顾景川,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你脸色看起来很差,还是让我送你回去!”

他应该是经常发号命令惯了,现在的语气也有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没等我说话,女孩又跑了上来,一双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表情十分委屈和伤心,“honey,这女人是谁啊!你和她什么关系?”

她手指着我,目光充满了敌意,像两把刀子。

我心里叫屈,连连摇头摆手,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顾学长的校友学妹。”

顾景川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眼神冷冷的看向身边的女孩,“你先去酒吧玩,我等下就来。”

女孩嘟了嘟嘴,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顾景川警告的眼神后,才不情不愿的走进酒吧里。

“学长,我真没事,你快去哄哄你女友吧!她应该生你气了。”

边说边推开顾景川的手,其实对于他的关心,我真的挺意外的和感动的。

顾景川沉默的看着我,在我以为他会转身去追他女友的时候,他又扶住了我手臂,很坚定的对我说:“我送你回家。”然后就带我到他的车边,打开副驾驶的门,让我上去坐好。

这男人还挺固执,都坐上车了,我也就不好继续拒绝,不然显得太矫情。

“你家在哪?”

他转过头询问我。

我其实不想回家,但却又没地方去,现在倩倩肯定还和他们在外面玩,没回去,想了会后,还是报了家的地址。

顾景川的车开的很稳,不会突然急刹和开的很快,车里放着轻缓的音乐,我将头靠在椅背上,不再那么难受,心也平静了下来。

我们都没有说话,却也没有显得太尴尬,目光看着他的侧脸,觉得真是个帅的过分的男人,只不过他女友似乎挺多的,上次在竹林接吻的女孩,和今天刚刚酒吧的女孩就不是同一个人,不禁有些为倩倩担心,她似乎真的很喜欢顾景川。

时间似乎过的有些快,没太久,车子就停了小区门口。

“学长,谢谢你,再见!”

我感激的说道,朝他摆了摆手,然后刷卡走进了小区里。走了一段距离后,我回头看了眼,车子和人已经消失。

回到家,客厅的灯亮着,季明风坐在沙发上,嘴里抽着烟,看到我回来后,立即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将我紧紧抱住,“老婆,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我心里很担心,是我错了,别生我的气了好吗?”

对于季明风突然的转变,让我有些不适应,我用力的拉开他抱紧我的双手,深深的看着他的双眼,想要知道他最真实的情绪。

季明风也不躲闪,用手温柔的将我有些凌乱的头发拢到耳后,“这些日子你为小峰的事,本来压力就大,我不应该为了一点小事,还和你争吵。”

他指尖的温度很暖和,温柔的语调饱含深情,有那么一瞬间我想靠在他怀里,像以前一样。

但终究只是假象,一瞬间只有几秒,之后我又清醒过来,然后冷漠的推开他,走进了卧房,拿了睡衣去洗澡。

洗完澡后,我吃了点胃药,又找出红花油揉了下太阳穴,等疼的不是那么厉害后,才去睡觉。我直接睡去客房,而季明风没过多久也过来,让我去自己卧房睡,我没理他,假装睡着。

我听见他叹了口气,以为他会走,没想到他却也上了床,睡在我的旁边,还想伸手过来将我搂在怀里,我身体像被刺到般,快速的往外边挪了挪。

季明风又叹了口气,然后缩回了手。

也许是太累,今晚没有再失眠,但却噩梦连连,梦里季明风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甜蜜又快乐,不管我怎么叫他,他都不看我一眼,梦里我哭的撕心裂肺,醒来后枕头边也湿了一块。

胸口又闷又痛,眼睛也肿的都快睁不开,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会后,才好点。

家里就我一个人,季明风去上班了,婆婆也不知道去哪了,饭桌上没有早餐,我想应该是婆婆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没有给我准备早餐。

昨天的胃疼还记忆犹新,即使没什么胃口,我也到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还煎了个鸡蛋。

吃完早餐后,我又开始做昨天没做完的翻译,今天下午五点前客户就要了,我得抓紧做。脑袋里被语法和词语所填满,自然的那些烦心事就想的少,竟觉得轻松不少。

到下午五点前,终于将翻译好的资料用邮件发给客户,我站起来伸了伸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工作一做完,我就开始东想西想,登陆我的qq,看到之前加的一个同妻群一直在响,当时知道季明风是同性恋后,在网上搜了很多关于同性恋骗婚的事,就加了这个群,群里的人遭遇都一样,上次聊过一次,但之后都在忙别的,所以也没时间登陆。

我点开群,一张青肿惨不忍睹的脸的照片出现在我的眼前。

第二十九章 看到季明风和汪晟在一起

看到这张照片,我吓了一跳,发照片的人是个网名叫“雨天”的女人,从聊天记录,我知道了照片背后的故事。

“雨天”自述了她被家暴的前因后果,她在去年五月发现了自己老公是同性恋,闹过那个男小三,也起诉了离婚,但是婆家用两个孩子威胁,要是离婚孩子抚养权不会给她,她舍不得孩子,最终婚没有离成。

她婆家和老公看准了她这个软肋,不仅没有有所改变,还变本加厉,他老公时不时的彻夜不归,她找了家里的兄长又将那男小三打了顿。她虽然气是出了,但是一回到家,他老公就将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直打的她喊救命才放过她。

我看着那张眼睛充血,脸颊青肿,鼻梁断裂的脸,气的浑身颤抖,嘴里大骂那老公是畜生、混蛋。但除了心疼和气愤外,却又帮不上实质性的忙,只能在群里安慰她几句,让她最好报警。

但我知道,即使报警也没什么用,教育她老公一顿,严重的拘留几天,但只要她不离婚,一样难以摆脱这样的折磨。

心里异常沉重,这个群里有两百多人,但现实生活中,被骗婚的同妻何止这两百,怕是千千万万都有。

我不反对同性恋,只要真心相爱,就应该得到祝福,但是我恶心的是,明明清楚自己的性取向,却还是找个女人结婚,欺骗女人的感情,这样的人渣是最让人恶心的。

下了qq后,我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那张青肿的脸不时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我呆坐在椅子上,身体还在颤抖,季明风开门走进来我都没发觉,直到他将双手放在我肩上,叫了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