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到我为止 第154节

点击:


顾景川一把抱着我,边替我擦眼泪边柔声说道,满脸歉意。

我用力的推开他,气头上的自己什么都听不进去,“你的十万块钱我一定让我爸还给你,现在我就回家。”说完转身就往山下的方向快步走去,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钱还给顾景川。

但还没走多远,就被顾景川追上,拉住我的胳膊,“小悠,你冷静下,现在已经到了五点钟,你回家都到了晚上,不安全,明天我再陪你回去,你不用这么着急。”

“我自己回去。”

我用力的扯掉他的手,再次快步往山下的方向走去,我对顾景川同样很生气,或许也有迁怒,所以此时根本听不进他任何的话,只一股脑儿的往前冲。

当他再次拉住我的时候,我一下急红了眼,回头大声对他吼道:“别拉着我!”

顾景川脸也沉了下来,语气中透中一丝不耐,说:“小悠,你别闹了行不行,那十万块钱对我根本无所谓。”

我心一刺一刺的疼,目光深深的看向面前的男人,有着失望和难过,冷冷的说道:“景川,我以为你懂我的。”

顾景川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小悠,我懂你,你不想被别人说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但你能不能也不要那么在意别人的想法。”

听到顾景川的话,我却心里更难受,一滴泪滑落在嘴边,被我尝到,很苦涩。

我不断摇头,哭咽的说道:“我在意,我就是这么在意,我不能将自己的耳朵封住,当着什么都听不见,那一句句辱骂和指责会让我难过,会让我崩溃。你从没有经历过,又怎么会明白我的痛苦。”

顾景川久久都没有说话,眉头紧蹙着,深邃的双眸变得深沉。

“我想让你的家人都接受我,想让她们知道,我爱的一直是你,而不是你的钱,如果你真懂我,就不会给钱给我爸,景川,请别将我仅剩的这点自尊也抹掉好吗?”

说完这些话,我再次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转身离开。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之灾

下山很快,我知道顾景川一直跟在我的后面,这次他没有再拉住我。

到了山脚下后,顾景川追上来,“小悠,我和你一起回去。”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回去,你也让我一个人好好静静。”

我拒绝了他,山脚下有不少出租车在等客,拒绝顾景川后,我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载我到火车站。

上车不久就接到了倩倩的电话。

“小悠,你和学长去哪了?我和杨卓在寺庙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你们俩。”

“我们已经下山,我要回老家一趟,有点急事要处理。”

我给倩倩解释道,有些抱歉,刚刚都忘记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了。

“什么急事?难道是你爸妈出了什么事吗?”

倩倩焦急的询问。

“我爸妈没出什么事,他们很好,是别的事情,倩倩等我从家里回来后再给你说好吗?我现在心情有些低落,不太想说。”

挂了电话后,我目光朝外面望去,就看到旁边一辆黑色路虎,是顾景川的车,他一直跟着出租。

我想打电话给他,让他别跟着了,但是想着他正在开车,接电话会不安全,所以也就放弃了。我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砰……”

突然巨大的撞击声响彻在耳边,紧接着身体猛烈的朝左边撞去,头狠狠的撞在车玻璃上,当即一阵剧痛,差点昏厥过去,脑袋有很长时间的空白,心感觉也瞬间停止了心跳般,直到耳边传来顾景川焦急又撕心裂肺呼喊声。

“小悠,小悠……”

一声接着一声,狠狠的撞击在我的心脏上。

车门从外面拉开,我身体也顺势往下倒去,但被一个强有力的手臂给抱住,我眼睛有些睁不开,因为头被撞出了血,流在我的眼睛里,但我还是费力的眨了下眼睛,呆呆的看向面前的顾景川。

我从未见到顾景川像此刻这般慌乱和害怕过,他平时总是一副沉稳淡然的摸样,以为什么事在他眼中都能沉着应对,但此刻他的沉稳和淡定已经全部消失。

“小悠,别怕,别怕,我马上送你到医院,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声音都在颤抖,一直重复着不会有事,在安抚我,似乎同时也在告诉他自己。

之后我就整个昏迷了,在昏迷前,我突然想到之前在山上算命的告诉我,说我今天有血光之灾,现在还真是应验了,也不知道是被他蒙对了,还是那算命的真有本事。

醒来睁开眼睛,床头有昏黄的灯光照下来,虽然不像白灯那么刺眼,但还是晃了下眼睛,我条件反射的想用手去挡,但是却发现手抬不起来,而且动一下,就钻心的疼,当即呲牙咧嘴的哼了起来。

“小悠,你醒了,太好了。”

顾景川刚刚靠在椅子上睡觉,一听到我的声音后,立即就醒了过来,扑到床边,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至少应该有两天,因为顾景川的胡子都长了出来,而他一双眼睛里面也布满了血丝,一看就是熬了夜,整个人非常憔悴。

见他这样,我心狠狠一缩,知道我昏迷的这段时间,每时每刻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景川……”

我轻声叫了他一声,长时间没喝水,声音沙哑的自己都听不出是我本人的,喉咙都发干了,目光瞥了眼床头柜上的水杯。

“是想要喝水吗?”

顾景川会意过来,急忙端起那水杯,询问着我,我立即嗯了声,还伸出舌头舔了下唇,唇倒是没有干裂,应该是顾景川有给我的唇用水浸湿过,保证唇瓣的湿润。

因为我平躺着,我想让他将我扶坐起来,这样也好喝水一点,却没想到他竟然会直接将水喝在自己嘴里,然后再喂给我喝。

这男人还真是会想办法,让我哭笑不得。

刚刚因为他的唇碰到了水,所以十分湿润和柔软,虽然接吻过无数次,但是这样嘴对嘴喂水,不知为何却让我有些羞怯,水从顾景川嘴里流到我的嘴里,再进入我的喉咙,缓解那份干渴,他似乎怕呛到我,所以每次都没有含太多水。

顾景川喂了七口,才彻底让我喝足,最后离开的时候,他吸了下我的下唇,两人唇分开的时候,还发出了“啵……”的一声,很轻,但是足够让我们两个都听到。

我脸有些发烫,心砰砰的快速跳动了几下,经过一次车祸,现在醒来,之前对顾景川的愤怒和失望,此刻已经荡然无存。在昏迷前,他那撕心裂肺的呼喊,还有此刻他的关心,让我再难以愤怒和失望起来,释然了许多,

顾景川在听到那啵的一声后,低低笑了两声,随后柔声询问道:“感觉头晕不晕?痛吗?还有身体还有哪不舒服?”

“头,还有点晕,也疼,全身也都疼,尤其是手。”

我如实告诉他我的感受,在晕倒之前,头就被撞出了血,估计被撞出了脑震荡都有可能,还有现在左手抬不起来,我虽没看到,但是我感觉打了石膏,应该是骨折了。我又动了动双腿,还好,能动而且没什么太痛的感觉。

“我叫医生过来给你看下。”

顾景川按了铃,没多久,护士和医生都进来了,看到我醒来,脸上似乎都松了口气。

“李医生,快帮她看看,她醒来后头还会晕也疼,要不要再做一个脑部检查。”

顾景川眉宇间都透着担忧,轻轻的握着我的手。

“秦小姐头部受伤还有轻度的脑震荡,头晕和头疼都是正常反应,顾少不用太过担心,等过几天情况就会好转了。”

听到医生这样说,顾景川紧蹙的眉头松展了开来,嗯了一声。

医生又给我说了手的情况后,才离开病房,而护士帮我换了瓶吊水后也离开了。

“景川,那个出租车司机呢?人也在医院吗?”

我突然想起载我的那个司机。

“他伤势比你轻,昨天听医生说已经出院了。”

“哦,那就好。”

听到那司机没什么事,我也松了口气。

“你肚子饿不饿?”

顾景川手伸进到被子里,在我肚子上摸了摸,他手刚摸上去,我的肚子就心有灵犀的咕咕叫了起来,没提起之前,还不觉得饿,现在被提起,只感觉自己的头晕有一半是饿的。

我这已经不用嘴回答,肚子已经替我回答了。

“我究竟昏迷了几天?”

“整整三天,这三天对于我来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虽然医生叫我不用太担心,说你很快会醒来,但我却还是很害怕,害怕你不会像医生说的那样醒来。”

他虽极力保持镇定,但我还是从他双眸里看到了那深深的害怕和不安,伸手想抱紧我,但又顾忌我的身体,最后只用力的握紧我的手。

“让你担心了。”

他嘴角扬起,轻抚了下我的脸,“我去给你买点粥来吃,医生说你醒来后适合吃清淡点的食物。”

过了大概快半个多小时,他才回来,而等我吃完粥后,才从他手机屏幕上看到,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凌晨三点,他刚刚一定开车找了很久,才找到还有卖粥的店。

昏睡了几天,感觉身体都快僵了,所以很想下床走动走动,活动下身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心有灵犀,还未等我说出来,顾景川就先提出来了,我立即点了点头。

他扶我从床上起来,在医院走廊里走了一圈,凌晨三点,走廊一个人也没有,我和他两人也没有聊天,毕竟太晚病人都睡了。走了一圈后,感觉身体各个关节没有那么僵硬后,就回到了病房。

在我昏迷的三天里,顾景川肯定是一个好觉都没有睡的,回到病房后,他扶我躺下,我将身体挪到边上点,然后看向他,指了指我身边的位置,“景川,你也上来睡。”

他说了句好,然后脱掉外套,还有鞋子袜子,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我的旁边,手轻轻的环在我的腰上,闭上眼睛后没多久就响起了鼾声,他平时睡觉都不会打呼噜,现在他真的太累了。

我头朝他的胸膛靠过去,其实刚醒来的时候,我还因昏迷前的车祸而惊魂未定,但是看到他在我身边,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此时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感觉整个人都特别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