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104节

点击:


见十几个太监持刀逼近跟前,赵德柱等人迅速捡起地上的兵器护在郭威前面,很快与冲上来的太监形成了对立的局面,双方剑拔弩张的瞪着对方,朝堂上顿时乱作一团,大臣们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了刀下冤魂,吓得慌忙退到一旁的角落,有些甚至不顾身份的趴在地上,郭太后担心儿子会受到伤害,赶忙走过去将绍岩拉到龙椅后面。

“赵德柱,看样子你是想要造反,是吗?”绍岩对赵德柱的大胆举动并未感到太大的惊讶,赵德柱早年由郭威一手提拔起来,所以对郭威的话一直都言听计从,不管走到哪里都唯其马首是瞻,此刻看到郭威有难,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单从这一点来看,绍岩打心底里敬佩他的忠诚,怪就怪他跟错了人。

“奴才恳请皇上赦免了摄政王爷,奴才愿代王爷一死。”赵德柱叩道。

愚忠!绍岩耳边闪过这两个字,苦笑道:“郭威以下犯上,罪恶滔天,朕岂能凭你一句话就放了他?况且你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还用什么来代他一死?”

“只要皇上能赦免王爷死罪,奴才来世就算做——”

“做牛做马是吗?朕好好的要那么多牛马干什么?”绍岩愤然道:“郭威罪孽深重,朕能饶他,恐怕天理都难容,你们别以为朕年少,什么事都不知道,朕告诉你们,你们两个这么些年所犯下的恶行,朕都查得一清二楚。”说罢,绍岩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狠狠地往大殿之下扔去,“这上面详细记载着关于当年云天林一家三十三口的灭门惨案,你们自己拿去看吧。”

众大臣大惊失色,其实他们当中有不少人知道这桩案子的实情,因本案牵连甚广,所以都没敢在外面乱说,没想到时隔十年竟让一个弱冠少年一语道破,众人不得不对这位年轻的新皇帝刮目相看,然而,郭太后的神情却变得有些不安,很像是屁股上扎了根刺,动了几下又不好意思站起来。

郭威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发现信纸的最顶端写着‘杀人偿命’四个血字,下面则记载着当年害死云天林一家的整个过程,看到最后,他仿佛看见云天林的那张血淋淋的脑袋,不禁吓得脸色骤然大变,由于内心高度紧张,他的身体竟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差一点栽倒在地,赵德柱悄悄地把脑袋凑到他面前道,担忧的道:“王爷,看来我们被江贵祥那个老家伙给出卖了,都怪属下一时大意,让这老家伙给跑了。”

郭威摇头道:“此事怪不得你,实在是这个老匹夫太过狡猾。”

“王爷放心,属下已经打点好一切,兄弟们早已在外等候着,只要狗皇帝敢乱来,属下大不了就跟这些阉奴拼个鱼死网破。”

郭威皱着眉头道:“不可,本王手里还有一张王牌,谅他小皇帝还不敢拿本王怎么样,咱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停还击,记住,呆会儿没有本王的命令,你们千万不要乱来,知道吗?”

“属下明白,等下咱们就该看小皇帝的好戏了。”赵德柱嘴角浮出一丝诡笑。

见这两个家伙不停的交换眼色,绍岩就知道他们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本着防人知心不可无的原则,绍岩站在大殿最高处,直指他们二人,怒声道:“你们两个就别在那里抱有幻想了,杀人偿命乃天经地义之事,来人,速速将一干人等全部拿下,若有违抗,格杀勿论。”

“且慢,本王还有话要说。”郭威大呼一声。

绍岩当下命太监们停下脚步,见郭威一脸的神采飞扬,绍岩当头一愣,他娘的,这家伙是真不怕死,还是买彩票中奖了?到了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八成是吓傻了吧,哇靠,居然笑得这么淫荡,真服了他。

表面笑嘻嘻,不是好东西,经过绍岩多年的‘临床’表明,这十个字绝对称得上是经典真言,“你有什么话就快点说。”

郭威抬头看了看郭太后,接着卖着关子道:“皇上若是治微臣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微臣自当无话可说,可若是将杀人的罪名都推在微臣一个人的头上,微臣心有不服。”这老家伙一下子从‘本王’降到了‘微臣’,表面上倒是一副循规蹈矩的样子,就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东西。

“听你这意思,是在间接指责朕错怪你了?”

“微臣并无此意。”郭威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自古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倘若皇上真要处死微臣,微臣就算百口也难辩,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少在那里啰嗦,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朕没时间听你扯淡。”绍岩一肚子恼火。

郭威嘿嘿笑道:“皇上明察秋毫,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法眼,不错,当年云天林一家的灭门惨案,确系微臣所为,可微臣也是奉了他人的命令办事,皇上既然有心彻查此案,何不一齐将幕后真凶揪出,这样才能彻底为云大人申冤哪。”

绍岩愣了一下,姜还是老的辣呀,这家伙临死也要找个垫背的,不过看他这副德性也不像是在捕风捉影,难道他当年是奉了老皇帝的旨意?转念一想,不大可能啊,据说云天林生前很得老皇帝器重,甚至将选妃立后这么大的事都交给他去办,怎么会说杀就杀呢?要我看,一定是这个云侍郎在朝廷上得罪了什么人,可是郭威已经权倾朝野了,还有谁比他还要大呢?难道是——,绍岩忽地将目光转向身后的郭太后,才发现郭太后此刻正颤颤的看着自己,那双惊恐的眼神看上去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皇上果然是天资聪慧,这么快就想到‘另有其人’了,哈哈哈……”郭威浑然大笑,继而面向郭太后似笑非笑地道:“姐姐,事到如今,您就把一切都告诉皇上吧,皇上对您如此孝顺,就算你当年犯了点错,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见郭太后面红耳赤的不敢说话,郭威冷冷道:“既然太后娘娘不肯说,那就由微臣代劳吧。”清了清嗓子,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十年前,礼部侍郎云天林为先帝选妃,当时江南有一美女名叫陈诗诗,不仅人长得美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皆通,先帝与这位陈姑娘一见如故,并封其为贵人,地位仅次于皇后。”

“自从这位陈贵人入宫后,先帝对皇后渐渐变得有些冷淡,好在皇后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十岁的太子,也就是皇上您,先帝这才打消了改立陈贵人为后的念头,后来,陈贵人仗着皇帝的宠爱,几次三番让礼部侍郎劝先帝废掉皇后,礼部侍郎刚直不阿,自然不会接受陈贵人的无礼请求,陈贵人心有不甘,便假借要向云天林请教琴艺将云天林骗入后宫,并趁其不备偷偷地在茶中放入蒙汗药,当云天林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温柔乡,唉,后悔晚矣,这之后嘛——,想必皇上也能猜得出来。”

第136章 真假天子(1)

明白了,原来是一场现实版的后宫争宠记,唉,女人之间的战争真是永无止境,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老皇帝也真是的,美女人人都爱,就算他宠幸新妃,那也不该忘了结发妻子啊,总之这种喜新厌旧的事,我做不出来,但愿从此以后这种情况不要在我的后宫发生,绍岩摇头苦笑,嘿嘿,什么叫‘我的后宫’?老子早晚都得离开这里,要操那么多闲心干吗呀?

“也就是说,摆在云大人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听陈贵人的话,劝先帝废后,要么就被以勾引后宫嫔妃罪给处死。”

“皇上英明!”郭威笑眯眯地道。

哼,老子在没杀你之前还算不上英明,绍岩诎诎一笑,无意间留意到郭太后眉头紧锁,眼角露出淡淡的忧愁,粉色的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辩解什么,虽然她没有开口,绍岩从她那张惶恐不安的表情,再结合云云之前的回忆,多少可以猜出一些。

大致情况无非就是,当年云天林迫于陈贵人的淫威之下,昧着良心劝说先帝废后,老太后为了报复云天林,便派让郭威派人除掉云天林,谁知道郭威办事心狠手辣,一夜之间在云府放了把火,除了当时年仅八岁的云云不在场外,云家三十三口人全部葬身火海。

后来,老太后将八岁的云云接入宫中抚养,不知道的人以为她大发善心,其实是她良心发现,想以此来抹去心里的那层阴影罢了,然而事隔这么多年,她依旧无法忘记火烧云府的那一幕,许久才轻吁了一口气道:“当年哀家为了反击陈贵人以至于铸成大错,哀家对不起云侍郎一家,对不起云云,可惜大错既已铸成,哀家唯一所能做的便是每日向佛祖祈求原谅。”

郭威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道:“太后一下子杀了那么多人,佛祖能原谅您吗?”见郭太后没有说话,郭威继续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道:“太后目前最担心的恐怕不是佛祖降罪吧?众所周知,咱们的皇上不仅是出了名的孝子,而且也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圣君,您是怕他会徇私而引来群臣非议吧?”

“你给朕住嘴!”绍岩直指郭威,厉声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若不是你擅自自做主张,也不会弄得云府家破人亡,你的所作所为天理难容。”

“皇上可治微臣死罪,可太后娘娘才是整件事的幕后指使,是她让微臣先杀云天林,后设计毒杀陈贵人,微臣奉旨行事,充其量只是一个从犯,有道是王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太后理当受到严惩,若皇上有意徇私,微臣也无话可说,谁叫你们是母子情深呢。”

狗日的,心也太黑了,说来说去就想让太后给他当垫背,唉,这人一旦自私起来真是无药可救,当初汪伯炎为了掩盖假银票一事,暗中派人追杀自己的亲妹妹雪域师太,如今郭威为了报复,一心置太后于死地,哪有半点姐弟情分可言?如果每个人都像他们俩一样,这个世界真的完了,绍岩叹息的摇摇头。

“皇上,摄政王说得对,太后娘娘身为六宫之首,就应当恪守妇道,全心全意辅助先帝,而她非但不为六宫作出表率,反倒为了争宠而残杀朝廷大臣,其罪恶行迹实在令人发指,臣等奏请皇上严惩太后,为云大人讨回一个公道。”

“皇上,为了我东林国的江山社稷,请皇上立即下旨惩办太后,以令天下万民臣服。”

“……”

大臣们不约而同的走到殿前慷慨陈词一番,矛头全都指向郭太后,显然之前都经过‘培训’。

绍岩大为恼火,恨不得将这些谗臣全部拉出去杀掉,在他看来,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况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郭威的党羽,就算杀掉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郭太后见他眼带杀气,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毕竟新君登基不久,根基还不稳,不能与大臣发生正面上的冲突,而此刻正是笼络人心的时候,想到这里,郭太后走到绍岩面前,屈膝道:“哀家有罪,任凭皇帝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