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128节

点击:


云云知道他这是在找借口,便不与他争辩,说道:“皇上,您昨夜彻夜未眠,应当好好休息,长庆城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您去做呢,何况城外梁军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里,这个时候咱们可千万不能大意啊。”

得,说来说去就是不想让我出去,绍岩厚着脸皮笑道:“云云,城内之事,朕已交给成勇和赵子健他们,这样吧,朕先出去体察体察民情,这样一来,朕才能因地制宜嘛,一笑,你说朕说得对吗?”

常一笑是他的死党,自然唯其马首是瞻,赶忙点哈腰的道:“皇上说得对,云妃娘娘,皇上刚刚正准备让小的向你禀报,这不——”

云云生气地看着他,严肃道:“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撒谎,这可不好,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怂恿皇上出去的?”

第166章 体察民情(2)

常一笑顿时一脸的茫然,慌忙摇头道:“云妃娘娘,小的冤枉,事情不是您想像中的那样的。”

见他一副紧张的样子,委实有些可爱,云云抿嘴一乐,板着脸道:“不是这样又是哪样?难道是本宫有眼无珠错怪你了不成?”

“小的不敢。”

“你明明知道皇上昨夜彻夜未睡,还劝他出去玩,你该当何罪?”说到此处,云云偷偷地将目光转移到绍岩身上,却见他两手背在身后,两眼平视楼阁里面,整个一张我不知道的无辜嘴脸,云云看得又好气又好笑,这么一来倒是可怜了常一笑,无缘无故就要背上所有的‘罪名’。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来人哪,将常一笑拉下去重责三十军棍。”

话音刚落,只听楼阁底下传来‘笃笃’的脚步声,几名士兵走上来拉着常一笑就要往外走,常一笑大喊冤枉,但这小子嘴巴挺牢,自始至终都没‘出卖’主子,这让绍岩好生敬佩,于是一边挥手让士兵退下,一边来到云云面前,笑呵呵地道:“云云,你就别生气了,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哪里受得了那三十军棍?我看就免了吧,要不这样,朕答应你先回去休息,其他的以后再说,你觉得怎么样?”

“臣妾只是希望皇上能以龙体为重,如今大局未定,皇上切不可小视城外的那些虎狼之师,万一有个闪失,您让臣妾如何与文武大臣们交代?”云云知道自己终究拗不过皇上,只好作出让步道:“皇上若是真想出去转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您要答应臣妾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你快说。”绍岩迫切地问。

云云俏脸一沉,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叹道:“臣妾这个样子怕是保护不了皇上,为了皇上的安全着想,还请皇上乔装打扮一番再出去。”

靠,有没有搞错?老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化妆吗?随便往哪一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绍岩抖着身上的衣服,得意地道:“这个就免了吧,朕现在这身衣服素得很,相信没有几个人能认出来,再说了,就算朕再怎么化妆,还是改变不了满脸的帅气,你说呢?”

“不行,皇上若是不答应臣妾的要求,恕臣妾不能放行。”说罢,云云将整个身体靠在楼梯的护栏上,这让原本不宽的楼梯变得更加狭窄。

这丫头的脾气真够倔的,绍岩命她没办法,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她的这个要求,这丫头便自然而然的当起了‘化妆师’。

片刻后,绍岩由一名年轻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位满脸大胡子的中年汉子,虽然对这种造型有诸多的不满,但既是云云的劳动成果,他也只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走在大街上,绍岩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笑容,换作是以前,他还能借着帅气的脸庞与擦肩而过的小娘子、小姑娘抛抛媚眼、吹吹口哨啥的,多半都会羸来一些花痴的惊叫声,现在倒好,俨然成了一个女见女躲的庄稼汉。

日,这丫头把我化得那么丑,是不是怕我在外面拈花惹草?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实在是太天真了,这年头只要有钱,啥买不到呀?绍岩忽然想起以前在路边的休闲店的情景,当时有一个胡同全是这种女人店,那些女人穿得一个比一个火辣,尤其是那双若隐若现的丝袜更是令他神魂颠倒,而且每次他从那里经过都会被拉进去,每次都是硬的进去软的出来。

唉……,今昔不同往日喽,没想到当了皇帝还有这么多束缚,早知道还是做个平民百姓好,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云云这丫头可没有别的女子的那番心思,她这么做也是出于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想到了这里,绍岩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埋着头往前走。

常一笑刚刚差点挨了三十军棍,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好在皇上及时出面,要不然这屁股上非得开花不可,临行之前,云云再三叮嘱他,让他保护好皇帝,所以他这次特别上心,只要有人多看了绍岩一眼,他就会狠狠瞪那人两眼,那双充满敌意的眼神好像在说,看什么看?你要是再敢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人们自然不会与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只当他有点神经质,一笑附之罢了,绍岩好几次被他这副傻乎乎的表情弄得哭笑不得。

二人走马观花似的在大街上闲逛着,常一笑童心未泯,一会跑到糖葫芦面前流点口水,一会儿走到玩具摊上停留片刻,一会儿与路边的那些小弟弟、小妹妹玩耍。

绍岩则不然,他要么逛逛商铺,要么逛逛酒楼,要么借着讨碗水喝的理由到百姓家里走访走访,期间有意无意的向他们打听一些情况,据大部分百姓反应,梁军占领长庆城时杀了很多手无寸铁的百姓,曾一度激起民怨,许多汉子自发的组织起来抵抗梁军的盘剥,结果大多都被镇压钉害,所有参与暴乱的家属都没有好下场,男的被送往军中服役,女的送到青楼做妓女。

连续逛了五六家商铺,走访了十几户百姓,绍岩只觉得两腿有些酸软,于是与常一笑一同走进一间茶楼,小二见有客到,热情地替二人张罗了最北面的一张桌子。

席间,绍岩喝了一口茶,忽然听到东面的有两个客人,一边喝着茶,一边在那里窃窃私语,绍岩耳力不凡,很快就听出他们的对话内容。

“张员外,听说昨夜这场仗是皇上御驾亲征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说李员外,您的消息也太闭塞了吧?全城人谁不知道皇上昨夜用天灯偷袭梁军,打得梁军一败涂地。”

“噢,这么说来,你见过当今的皇上?”李员外吃惊地问。

“瞧您说的,皇上住在城里面,岂是我们一介平民能见到的?”张员外笑着道。

“也对,皇上一直久居深宫,难得这次御驾亲征。”李员外点点头,气愤地捶了一下桌子:“要不是南梁国欺人太甚,又何须我们皇上亲自出征?”

“是啊,怪就怪郭威当年把持朝征,才使得朝廷兵力如此空虚,梁军不费吹灰之力就连续攻破数座城池,归根结底都是郭太后在纵容他,若非这样,皇上登基那天就将他杀了。”

“不错,要不自古以来怎么会有‘后宫不得干政’这句话呢?依我看哪,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郭太后才是罪魁祸首。”

“就是这个老太婆。”

“嘘!”两位员外正说着,掌柜走过来向他们打出一个手势,轻声道:“二位客官,天子就在这城中,咱这话可不千万不能乱说,谁都知道咱们的皇上是个孝子,要是万一让他听见你们——。”掌柜看了看四周,便没有再说下去。

两位员外相视一笑,复又端起茶杯接着品茶,绍岩内心颇为不悦,仔细想想,这两个人的言语虽有些过激,但也有一点的道理,如果不是当年郭威一手抓住兵权,东林国的防御力量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至少不会那么的不堪一击。

“听说梁军守将屠安被抓到了,不知道皇上这回决定如何处置他?”两位员外喝了几杯茶,开始转移了话题。

“那还用说,肯定是五马分尸。”

“五马分尸?不会吧,这位屠大将军不比金定国,他好像没杀什么人哪。”

“那是你不知道而已,这家伙表面上一套,背后又是一手,若真要比起来,他比金定国更可恶。”

“原来是这样,那这姓屠的就该死了。”

……

谈话一直没有中止,绍岩没有耐心听下去,付了茶钱后,带着常一笑走出了茶楼,一路上,他边走边思索着那两个人的对话,正如那人所说,‘屠安不比金定国,好像没有杀什么人。’这句话充分说明了这家伙在民间的口碑不差,要是唐突的将他处斩,势必会让部分百姓失望,可若留着这种人,无疑是养虎为患,所以说在对待屠安这件事上还得慎重。

二人沿着街道往回走,不知不觉来到了那两家算卦的摊边,号称‘半神仙’的白须老头见有人经过,顺便问了一句:“两位客官是过来算卦的吧?”

另一位长须老者也不甘示弱,伸手一指‘能知过去未来’的招牌道:“两位到此一算,无认你们想问什么,老头都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算得不准不要钱。”

绍岩暗笑,这两个人挺有意思,明知道同行如敌,却又将摊位摆到一起,是公然在向对方炫耀自己的本事还是另有企图?“二位都是城里有名的半神仙,在下既然从此路过,那就请二位替在下同占一卦,二位意下如何?”

二位老头齐声道:“当然可以,请公子将生辰入字告诉我们。”

绍岩愣了一下,心想自己是来自一千年后的人,生辰八字根本就与这个时代不符,如果非要说出来,那还不把这两个老头吓得半死,于是道:“实不相瞒,在下未能记住自己的生辰八字。”

“啊?”二位老头同时惊呼起来。

见他们面色窘迫,绍岩笑着问:“请问二位老先生,除了用生辰八字外,还有别的办法可算吗?”

“有,测字。”白须老头道。

“只要公子在纸上写上一个字,我们就能测出你要的答案。”长须胸有成竹地道。

一旁的常一笑忍不住想笑,他从来就不信这些江湖术士的话,绍岩也是抱着好玩的心态,听到对方有测字的本领,他脑子里不禁一亮,瞬间想到‘太平’两个字,便拿起毛笔在白纸上写下一个‘太’字。

两个老头见罢,异口同声道:“公子想问什么?”

“问天下。”

白须老头矜持了半晌,皱着眉头道:“太字为大字下面加一点,太子,太后,太上皇……”

见他在那里念念有词,绍岩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太子太后的?这是什么跟什么呀?还以为真的是个半神仙,充其量是个披着羊皮的江湖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