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141节

点击:

靠,改口挺快,这么快就成哥哥了,绍岩啧啧一乐,“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他一时高兴,差点把胖子给忘了,他本想用胖子作为要挟,让守城士兵归还云云的尸体,没想到这个金枪王跟他还挺投缘,嘿嘿,我何不借这个机会顺藤摸瓜呢,说不定还有更大的收获?“大哥,兄弟我在入您门下之前,您可不可以替小的办件事?”

“混账,你算什么东西,敢跟老大讨价还价。”金枪王尚未开口,倒是他身后的一个黑脸大汗有些沉不住气了。

你妈妈的,关你个屁事。绍岩狠狠朝那人翻了翻白眼,见金枪王没有丝毫的生气之意,他接着大言不惭的道:“大哥,不瞒您说,小的以前守城门的时候,没少受到这个死胖子的欺负,兄弟我不求别的,只求您能替我做主,仅此而已。”

“你——”胖子见他有意搬弄是非,拼命地摇头道:“金枪王,别听他胡说,他不是——,他是——”由于一时情急,这家伙说着说着就结巴。

金枪王不耐烦的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虐待手下就是你的不对,小心老子在阿达将军面前告你一状,妈了个巴子,来人,把他给我绑了,顺便把嘴巴也给我封上,省得又在那里胡言乱语。”

几名士兵上来将胖子给绑了起来,胖子大喊冤枉,金枪王立即脱下自己的袜子塞到他的嘴里,胖子表情非常痛苦,脑袋却在那里不停乱晃,不一会儿,他终于经不住臭气的熏染,歪过脑袋晕了过去,在场人不由得哈哈大笑。

金枪王与绍岩大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意,于是命人在城楼上备下美酒,二人促膝而坐,一边喝着美酒,一边欣赏上附近的湖光山色,绍岩向金枪王引见张百户,言说是自己带来的老乡,愿意一同追随金爷左右,金枪王乐得眉开眼笑,当下表示要与绍岩结为异姓兄弟,绍岩见推辞不得,只好同他对着日月参拜一番,二人自此称兄道弟,金为兄长,绍为贤弟,那些城楼士兵好生羡慕,绍岩一下子成了他们的‘绍二哥。’

连续喝了几碗酒,绍岩只觉浑身特别舒畅,当他的目光无意间看到云云的尸体被高高挂在城楼上时,他脸上的喜悦之色很快阴沉下来,心想自己的老婆到死还在受罪,而自己却在这里花天酒地,我还是个人吗我?想到这里,他直接放下酒杯,心事重重的站了起来。

金枪王喝得正尽兴,见绍岩在那里摇头叹息,不禁吃惊地道:“兄弟为何如此?是不是嫌这些菜不对你的胃口?”边说边指着桌上丰盛的几个小菜。

绍岩擦了擦湿湿的眼眶,回过头道:“没有,兄弟我只是看到这具女尸有点倒胃口罢了。”

“女尸?”金枪王反应过来,呵呵笑道:“嗨,那算什么呀?当年你哥我坐在棺材边都能吃下饭,一具女尸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听说这具女尸是东林国的皇妃,你看看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啊?”

绍岩点点头,随便搪塞了一句:“既是皇妃,自然是美若天仙。”

“呵呵,那你就错了。”说着,金枪王夹了一块红烧肉含在嘴里,边咬边指着云云的尸体,道:“我看这丫头长相一般,不过我听说东林的皇帝对她宠幸有加,你知道金爷为什么要将她的尸体吊在这里吗?”

“用她来诱捕极品皇帝?”绍岩明知故问的道。

“兄弟果然聪明,一猜就中。”金枪王咬了一口红烧肉,‘扑哧’一声,油全溅到了脸上,他忍不住用舌头舔掉嘴边的油,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宛如一只偷腥的馋猫。

“那金爷为什么不直接去杀极品皇帝呢?反倒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绍岩刚说了一半,金枪王连忙用手堵住他的嘴巴,嘘了声道:“兄弟,说这话可得小心,万一被阿达将军听到了,你哥我都救不了你,要知道,阿达将军是金爷最得力的助手。”

“就他?”绍岩哼了一声道:“大哥,不是作兄弟的多嘴,以您的本事都比他强多了,金爷真没眼光,换作是我,肯定会让你来当将军。”

金枪王愣了一下,虽然绍岩的言语多少有些挑拨离间的味道,但仔细想想也对,妈了个巴子,论兵龄,老子不比他阿达差,论带兵打仗,老子哪回输给他?为什么金爷偏偏封他做将军,老子却还在这里守城,这算什么呀?

见他没有说话,绍岩故意在边上煽风点火道:“大哥,兄弟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快说。”

绍岩看了看四周,然后悄悄地俯到他的耳边,小声道:“大哥,兄弟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当真正的老大?”

金枪王毫不犹豫地道:“想,当然想,金爷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

拜托,这是拿破仑的名言好不好?哎,没文化真可怕。绍岩哭笑不得,诡笑道:“既然大哥想当老大,那一切就好办了,兄弟我保证能让你如愿以偿。”

“你说的是真的?”金枪王一时激动,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在场的士兵们顿时大吃一惊,金枪王下意识的重新坐了下来,放低嗓门,鬼鬼祟祟的问:“莫非兄弟有什么良策?”

绍岩点点头,握紧拳头道:“咱们与其在这里受气,倒不如用我们的拳头来先发制人。”

金枪王摇头不解:“那我们该如何做?难不成——”说着用手抹着自己的脖子,做出杀人的动作。

“没错。”

“这——,这可使不得,要是让金爷知道了,那我——”金枪王一脸的恐惧,不停地摆手道。

绍岩起身来到他身后,俯下身子轻声道:“大哥别怕,你今日绑了胖子,也算是为小弟出了口恶气,兄弟我不才,但还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你若是信得过小弟,就照小弟说得去做,要么咱们就当什么也没说,您继续做您的小老大,小弟安分守己的去站岗。”

金枪王脸色一沉,看他的样子显然有点心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张百户补充道:“老大,您就相信我大哥一次吧,属下担保绝对不会有事,就算有事,到时候您只管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我和大哥的身上。”

金枪王不是傻瓜,尽管与绍岩萍水相逢,但对其却是信任不已,何况还有人愿意为自己顶罪,他岂能错过这比稳赚的买卖?思索片刻便痛快的道:“好吧,两位兄弟出自一番好意,我这个做大哥就却之不恭了,来,为了我们马到成功,请满饮此碗。”说罢端起酒碗,咕咚咕咚地喝了下来。

绍岩、张百户相视一笑,相继拿起酒碗一饮而尽,就在这时,浑身被绑的胖子不停地在地上哇哇地叫着,像是有很多话要说。

“妈了个巴子,吵什么吵,你还有完没完?”金枪王不屑的挥挥手:“来人,给他松绑。”

“慢!”绍岩喊了一声,士兵们没敢动手。

“兄弟这是何意?”金枪王憨然笑道:“算了吧,这家伙被绑了那久,也算惩罚够了,他是小人,咱们可是做大事的,大人不记小人过,干脆将他放回去,免得日后阿达又找我麻烦。”

绍岩掷地有声的道:“绝对不可以,大哥,这小子是阿达的人,你能保证他刚刚没听到我们的对话?”

“这——?”金枪王面色立变,急切地问:“那依兄弟之见,该如何处置他?”

“无毒不丈夫,一刀杀了他。”

“杀了他?”金枪王大惊失色。

“没错,要想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要心狠手辣,消灭一切不利于自己的因素。”

“可是,他可是守兵,万一——”

“大哥不必多说,兄弟我自有办法。”言毕,绍岩附到他的耳边悄悄说了一通,金枪王不住地点头,随后让士兵们将云云的尸体放了下来,并将胖子吊了上去。

胖子被掉在半空中,一个劲在那里挣扎嚎叫,绍岩和金枪王像没事人似的在那里饮酒对乐。

不多久,城门下面迎来了许多围观的百姓,还有些路过的巡逻士兵,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金枪王的人,见到胖子被吊在那里,他们还以为是这家伙技不如人被整了,心里大骂他活该,然后各自走开了。

“兄弟,这样做真的可以吗?”席间,金枪王想到绍岩的冒险计划,内心很是不安,边说边抿了口酒。

绍岩苦笑道:“我说大哥,您不要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好不好?您都问了一百零八遍了,你放心,兄弟我怎么会骗您呢?”

“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我——”金枪王正要说下去,只听城楼下方传来一声吆喝:“达将军到!”

金枪王惊出一身汗,绍岩急忙走到城楼边,却见一个黑黑瘦瘦的将军往城楼上走了上来,于是他赶紧朝金枪王使了个眼色,金枪王会意的点点头,随即挥刀向他砍了过来,绍岩快速挥剑抵挡。

眼看阿达即将踏上城楼,绍岩猛地一转身,一剑砍断吊起胖子的那根绳索,只听‘咣当’一声,胖子整个身体摔在城楼下面,地上顿时爆开一摊鲜血,围观百姓不禁目瞪口呆,就连刚登上城楼的阿达也被惊呼声给怔住了。

第179章 借刀杀人(2)

城门口的守兵见胖子被摔得粉身碎骨,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虽然他们都知道胖子死于绍岩之手,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半句,因为一旦他们稍有不轨举动,四大高手将立即‘清理现场’。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在确定胖子已经死亡后,阿达脸色一沉,恼羞成怒地来到绍岩和金枪王的面前,他的目光很快停留在绍岩的身上,诧异地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达将军,他是属下刚结交的兄弟,他叫——”金枪王本想向阿达引荐绍岩,可是他到目前为止还没问过绍岩的名字,便下意识地朝绍岩递了个眼色。

“我叫石山,石头的石,高山流水的山。”绍岩拍拍胸脯,直截了当的道。

“什么‘我我我’的?没大没小,到了军营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你老大没教你吗?”阿达愤怒地道。

狗日的,你神气什么呀?爷爷我对你已经够客气的了,绍岩暗自咽下这口恶气,要知道,古代不同于现代,小官在大官面前要以‘属下’或‘卑职’自称,普通士兵只能以‘小人’自居。

“回禀将军,都怪属下没教好,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家兄弟这次。”金枪王出于全盘计划考虑,赶忙上前赔笑道。

“罢了,看在是你家兄弟的分上,本将军这次姑且就饶了他。”阿达冷冷的摆摆手,说罢便回过头冷冷地看着绍岩,没好气地道:“不过你小子刚刚亲手杀了胖子,按照军法当应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