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176节

点击:


日,这小子话说反了吧?到底是我放他,还是他放我?不过这小子还有点血性,他说得没错,我们之前走过的那些关卡大多都是长乐郡主的人,所以通关很容易,再往前就不一样了,除了有楚兵的明哨,还有梁兵的暗哨,我们必须要在王霸天的追兵赶来之前混出去,绍岩思索片刻,毅然的点点头:“如此,那就多谢王信兄弟了。”

“后会有期。”王信抱拳行礼。

“后会有期。”绍岩抱拳还礼,然后与章怀德一起,带着将士们往前走去。

……

天亮之后,队伍行至一处小平原,与之前的开阔地相比,这里的道路显然要差许多,所到之处皆是坑坑洼洼的,而且很多方都有积水,像是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将士们踩在上面,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无奈之下,绍岩让他们牵手而行,这样一来倒是减少了摔跤的几率,可也放慢了行军的速度。

几经努力之下,众人终于告别了这片泥塘,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又宽又平坦的大路,路的两旁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芦苇,一直通往遥远的一排山脉,就在绍岩他们兴致勃勃的行走在平路上时,芦苇丛里忽然冲出上百名手持弓箭的楚兵,绍岩见势不妙,迅速带人后退,然而后路却被一支梁军部队给堵住了。

这时,一名楚兵头目走到绍岩跟前问道:“来人是哪部分的?身上可带有路条?”

“路条?什么路条?”章怀德不以为意的道。

“哼,连路条都不知道,看来他们一定是假的。”说话的是梁军这边的一名头目,他大摇大摆地走到楚军头目这边,嘲笑道:“老兄弟,他们可都是穿着贵军的衣服,这次你得仔细瞧好了,别像上次一样,让一伙东林奸细给混了出去。”

楚军头目面带怒色的道:“滚你娘个蛋,哪来哪凉快去滴,这是我军内部事情滴,不需要你这外人插手滴。”

“得,好心当作驴肝肺,你爱咋弄就咋弄吧,兄弟我不管了。”梁军头目吃了个闭门羹,心里自然不好受,便挥手示意手下人后退了几步,但并未放松对绍岩等人的警惕。

楚军头目瞥了绍岩一眼,冷冷道:“喂,你滴什么滴干活?你们这是去哪里滴?”

绍岩觉得自己一下子回到了抗日年代,心里暗自叫苦,只好拿出那张通关令牌,强颜欢笑的道:“我滴,和你是一样干活滴,这是通关令牌滴,你看看就会明白滴。”

楚军头目接到手里仔细看了一下,点头道:“哦,这是郡主滴令牌,你们滴确实是自己人滴,只——”

未等他往下说完,绍岩急忙领着章怀德等人径直往前走去,楚军头目大呼一声,所有弓箭手全都张弓搭箭瞄准他们,那些隔岸观火的梁军虽然没有表态,但这里一旦交上火,他们肯定会过来凑热闹。

看着这些个凶神恶煞的面孔,绍岩惊得手心直冒汗,日啊,这帮狗日的不该是玩真的吧?妈的,连通关令牌都不放在眼里,还反了他娘的不成,于是气愤道:“你们滴这是死了死了滴,长乐郡主滴,你们滴明白?”

楚军头目面色极冷,说道:“我说过滴,你们滴确实是自己人滴,只是你们要过去,必须要有路条滴,没有路条,谁也不能出去滴。”

我滴你妈,小日本,你妈妈的敢跟老子过不去!老子一刀切了你。绍岩火大了,横眉怒目道:“老子没时间跟你怎么滴,老子今天就要从这里出去,你想怎么滴吧?你要是没把长乐郡主放在眼里,大不了杀了老子。”

“不行滴就是不行滴,你说什么都没用滴,没有路条就是不行。”

“谁说的?本郡主的通关令牌难道还不如一张破纸吗?”

就在绍岩一筹莫展之际,忽听芦苇深处传来一阵马蹄声,随着芦苇由中间向两边倒去,没过多久,却见项红玉与郑月桂二人同骑一匹马迎面走了出来。

章怀德等所有将士又惊又喜,楚、梁两国士兵见马上坐着的是郡主和公主,慌忙扑地高呼一番。

绍岩表面上很高兴,心里却免不了有些不安,他这次不告而别,主要就是不想打扰郑月桂的生活,包括将那只耳坠子还给她,也是希望她能全心全意的做金定国的妻子,却没想到还是惊动了她。

郑月桂见到绍岩时,鼻头一热,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她猛地踢了一下马肚,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绍岩跟前,二人彼此对视了一阵子,谁都没有说话。

项红玉注意到这一细节,尽管她很希望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那一幕,可是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自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内心反倒在透着一股凉气,为了让自己宽心,她立即下了马,走到楚国头目跟前,冷喝道:“请你把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第212章 真情流露(1)

那头目以为她要怪罪,顿时吓得浑身直打哆嗦,支支吾吾道:“奴才该死,奴才不知道这位爷是郡主的人。”

项红玉柳眉一竖,厉声道:“那你现在知道了,是不是还要我们出示什么路条啊?”

“奴才不敢。”头目面红耳赤的低着头,他官职虽然不大,但对长乐郡主的威名却是早有耳闻,据说这位郡主在西楚国是出了名的刁蛮,没有人敢得罪于她,偏就这丫头生得聪明,不仅得到父亲长乐王爷的百般溺爱,就连老皇帝对她也是恩宠有加,而他作为一个小小的哨兵,哪怕胆子再大也不敢阻挡郡主的大驾,慌忙让手下人让出大道供绍岩等人通行。

直到他们全部离开后,那头目这才轻吁了一口气,一旁的梁军头目见他额头上都是汗水,便走过来嘿嘿笑道:“不就一丫头嘛,瞧把你给吓的。”

那头目无奈地道:“你不懂滴,长乐郡主在我们国家,那是出了名的刁蛮,谁要是得罪了他,哼,那可就死了死了滴。”边说边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这话从何说起?”梁军头目吃惊道:“我还真就不信了,莫非她比传说中的母老虎还要凶?会吃人?”

“那倒没有,郡主虽然刁蛮了点,但大部分时候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那头目说道:“只不过人家是长乐王爷的掌上明珠,就连当今新皇上都对她礼让三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谁敢去得罪她。”说到这里,他忽地看着梁军头目,疑惑道:“咦,你光说我,你自己不也是么?我看你刚刚也吓得够呛,对了,坐在马背上的那女子真的是你们的公主吗?”

楚军头目点点头,那头目不禁感叹:“想不到贵国的公主竟是这般美丽,有点像是九天仙女下凡。”

见他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楚军头目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我说老兄弟,你可不要抱任何幻想了,我们公主早就名花有主了。”

“哦,这我知道,不就是昨天从这经过的金胖子吗?”说毕,那头目垂头丧气的摇摇头道:“哎,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嘘。”楚军头目赶紧打了一个手型,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接着道:“老兄弟,这话咱可不能乱说啊,人家金爷马上就是驸马爷了。”

那头目不厌其烦的道:“怕他个求,什么狗屁驸马爷,还不是抢过来的么,仗着背后有汪伯炎撑腰,有啥了不起滴?”

楚军头目呵呵一笑,没有再说下去,那头目也收敛了许多,继而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咱这些当兵的只管服从命令便是,管那么多干什么?甭说是谁当驸马,就是皇帝换了也跟我们没有关系。”

“那是,那是,老兄弟说得太对了。”楚军头目的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之色,二人接着随便牢骚了几句,复又各归各位‘工作’去了。

……

在项红玉的陪同下,绍岩等人连续突破了敌人的几道防线,到达了安全区域后,项红玉还是有点放心不下,生怕还会遇到楚梁两国的伏兵,于是又陪绍岩往前行至数十里地。

一路上,三人彼此间都没有说话,郑月桂坐在项红玉的身后,两只眼睛却时不时的看着走在一旁的绍岩,她好几次想开口,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绍岩看出她的心思,于是一改之前的腼腆,大方的道:“月桂,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郑月桂深情的嗯了一声,“好多了,多谢绍大哥关心。”

“哦,那就好。”

“绍岩,你这个大骗子。”说话的是项红玉,她横眉怒目的瞪了绍岩一眼,抡起拳头狠狠朝他打去,郑月桂见她说不到两句就要大打出手,本想好言相劝,却发现还是晚了一步,那丫头的拳峰已到绍岩眼前。

绍岩反应很快,便顺势接住那丫头的拳头,不解地道:“郡主小姐,你在说什么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项红玉使劲抽出握在他手里的拳头,愤愤不平的道:“你这坏蛋,你明明叫绍岩,却骗本郡主叫什么石山,枉我还这么帮着你,你这人一点都不老实。”

开什么玩笑?这年头老实人还有饭吃吗?绍岩暗自一笑,心想既然这丫头什么都知道了,我也没必要再去隐瞒,便认真地道:“郡主,绍某很感谢你刚刚出手相助,可是您要是说我骗了你,那您实在是太冤枉我了,除了之前乔装入城抢粮草那件事外,绍某还真没骗过你。”

项红玉见他不肯承认,顿时又气又恨,怒道:“你这坏蛋脸皮真厚,做错了事情就跟个没事人似的,你说你没骗本郡主,那本郡主来问你,你为什么要谎报自己的名字?若是对别人也就罢了,本郡主对你那么好,你却连我也要隐瞒,你这人怎么分不清是非好坏呢?”

丫头啊丫头,你对我好,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哥我也是情非得已啊,要是我们换位思考一下的话,你就不会这么想了,绍岩摇头苦笑:“郡主,我想你是误会了,一个人的一生不止一个名字,‘石山’是我的别名,就跟演员明星一样有个艺名,上QQ聊天有个网名,作家写书有个笔名等等,总而言之,名字这玩意儿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况且‘石山’二字合起来就是一个‘岩’字,但凡心细一点的人都会想得到,也就是说,绍某自始至终都没骗过您。”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项红玉满脸涨得发红,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坏蛋虽然有点讨厌,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怪就怪我当初太大意了,竟没发现这其中的玄机,她驻足良久,半晌才道:“那,就算你说得有理,那你也应该事先与本郡主说清楚,谁会想到你会跟人家玩文字游戏啊?”

文字游戏?绍岩愣了一下,以前只知道她是一个既刁蛮又不学无术的小丫头,没想到居然也会说到这四个字,看来这丫头还是有点文化底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