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186节

点击:


见大家喝得正尽兴,绍岩便也懒得去想这些烦心的事,心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将来的事谁也没法预料,何况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除非是棺材里的朽人……,老子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就得对这里的百姓负责,管其他人干吗,爱咋说就咋说去呗,想到了此处,他举起酒杯,立身痛快的道:“各位兄弟今天都打得很辛苦,来,朕敬大家一杯。”

在场人异口同声的高呼皇上万岁,随即高举酒杯一饮而尽,绍岩喝得畅快,却见身旁的穆影一直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每当有人向她敬酒时,她总是借故推辞,像是内心有很多心结未能解开,绍岩抿了一口酒,轻轻用胳膊碰了碰她的手,她这才缓过神来,连说对不起。

绍岩见她满脸都是惬意之色,不禁好奇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穆影脸色微红,喃喃地摇摇头道:“没什么。”

日啊,这丫头不会是在想我吧?绍岩恬不知耻的想着,却听穆影轻叹道:“皇上,民女只是有点担心金枪王和孙朝宗他们。”

原来不是在想我啊,绍岩不以为意的道:“败军之将,不用去理他们。”

“可是他们今天吃了一个大败仗,一旦他们知道自己上当受骗,肯定会恼羞成怒,说不定还会在夜里偷袭我们。”说着,穆影含情脉脉的看了绍岩一眼,轻声道:“皇上,您可得把握好尺度,千万别喝得太多,万一呆会儿外面真的有突发情况,我们岂不是——”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像是一首歌里唱的,……出门在外,老婆有交代,少喝来多吃菜,出门在外……,绍岩咯咯乐道:“穆姑娘,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别说他们今晚不敢来,就算他们来了,我们也不用怕他们。”

“皇上为何如此肯定?”穆影虽猜不透他心里的算盘,但在她看来,今日能挫败楚军全靠一时的侥幸,倘若因为这点胜利而大摆宴席的话,未免会让部下产生骄傲心理,如此一来,敌人便可乘虚而入,到那时只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见这丫头表情非常严肃,绍岩也不想与她拐弯抹角,呵呵笑道:“原因很简单,因为呆会儿我们将撤出长庆城,所以除了城楼上的一些哨兵外,朕让其他人都睡大觉去了。”

“皇上,您,您怎么可以这么做?”穆影一时激动,嗓门提得很高,在座将领不禁目瞪口呆,整个大厅顿时鸦雀无声,穆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慌忙道:“皇上恕罪,民女刚刚太激动了。”

绍岩笑着摆摆手,“无防无防,朕本来想等酒席结束后再与你说,既是这样,那朕就实话告诉你吧,长庆城绝非久留之地,我们必须要尽快撤出这里。”

“为什么?”穆影惊讶道。

张百户放下酒杯,郑重地道:“穆姑娘有所不知,属下前不久派出几名探子前往京城,据可靠消息,金定国在得知皇上就在庆城后,立即派出武峰、武刚两人,各率五万兵马,分别由水、陆两路向这里逼近,而楚将秦岭也先后派出一万精兵,配合梁军陆地作战,加上孙朝宗和金枪王这力的十数万人马,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要面临的是二十多万大军。”

穆影听后大吃一惊,心道,长庆城内加上民壮,也只有七万余众,却要面对三倍于自己的两国大军,战斗一经打响,我军就算不会全军覆没,也会被困死在这城内,不但如此,还会牵累那些无辜的百姓,不过当她想起前几次敌人的围剿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她的心中又多了份信心,坦然的道:“那又如何?前几次秦岭不也曾派过数十万大军围困长庆城,最后不照样撤了回去。”

绍岩摇摇头道:“那不一样,前几次秦岭派兵围攻这里也只是缓兵之计,因为他的最终目标是平定洛京城,当时洛京城外尚且还有几支我们的部队,所以他的心思并不在这儿,而等到彻底拿下洛京后,他便开始打机会找平绊脚石,我们长庆城算是最大的一支有生力量,他自然将我们视为第一个铲除的对象。”

穆影总算听明白了,跟着又问:“那我们这么一撤,城中那些老百姓怎么办?他们可是我们东林的子民啊,真不敢想像楚、梁军两国大军进城后会如何对待他们。”说着,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就是因为顾及到城中百姓的安危,所以我们才要撤出去。”绍岩说道:“如果我们誓死抵抗,城内的百姓必然也会向着我们,万一,朕说的是万一,万一城被破了,你试想一下,楚、梁两国大军会怎么对付那些个个嫉恶如仇的百姓呢?与其让百姓因我们而死,还不如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做一个顺民,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章怀德思量了一下,信誓旦旦的道:“皇上,要不让属下带着一批兄弟化妆成百姓潜伏城内,一旦发现那帮鸟人对咱们的兄弟姐妹下手,属下就带人剁了他们。”

绍岩还未回答,常一笑便抢先反驳道:“那不行,这么做非但帮不了乡亲们,反而还会连累到他们。”

章怀德恼怒道:“你一个小娃子懂个屁,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遭奸人残害吗?”

“我怎么不懂?”常一笑脸色一变,嘟噜着嘴道:“袖手旁观也总比忙中添乱强。”

“你个小娃子,你敢说我添乱?你——”章怀德甚是恼火,拿起一个酒杯就往他身上砸去,好在常一笑躲得快,二人便又开始吵了起来,众将领好言相劝,二人正在气头上,哪里还听得进去。

绍岩头都大了,随手将手中的酒杯,狠狠摔在地上,只听‘啪嗒’一声,在场人怔得不敢说话,二人方才停止了争吵,穆影责怪自己不应该多嘴,便下意识的微微一笑:“章大哥,一笑,你们都是皇上身边的得力干将,如今大敌当前,咱们应当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即便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大可坐下来好好谈,切勿因为几句话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章怀德、常一笑彼此哼了一声,各自把头迈到一边不再说话,绍岩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这两个人经常闹矛盾,怕是上辈子就是冤家,若不是考虑到眼下时局正乱,他早就将他们两个分开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原本热闹的宴会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将领们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前,两手置于双膝不敢乱动,两只眼睛不停地扫着四周,场面看上去很是尴尬,幸而张百户比较有心,于是举起酒杯,笑眯眯的打破沉默道:“诸位可曾记得前段时间,穆姑娘给我们送粮草一事吧?若不是她,咱们可真要空着肚子打仗,为了感谢穆姑娘的美意,我们来敬她一杯。”

众将领拍手称好,纷纷举杯直起身子,就连章怀德和常一笑,也都不好意思的扭过头,穆影面带羞涩地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这一切都是皇上的功劳,民女当初也只是与他打了一个赌。”

绍岩点点头道:“是啊,咱们都应该感谢穆姑娘,穆姑娘不仅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东林国的有功之臣,咱们是该好好敬敬人家。”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皇上,我们都听说,当初你打赌输给了穆姑娘,那您准备如何报答人家呢?”

这句话在古代可以称之为大逆不道,很少有部下敢用这种口气与皇帝说话,绍岩并未计较在心,却听猎户卢金冲着老三卢财呵斥道:“老三,你怎么和皇上说话呢?”

卢财惭愧的摸摸脑袋,不好意思地道:“属下,属下也只是随便问问。”

绍岩与这三兄弟交往时间不断,其中老大较为稳重,老二为人谦和,老三性格外向,说话无拘无束,因此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呵呵一笑道:“卢财兄弟,那你以为朕该如何报答穆姑娘呢?”

见皇帝没有生气,卢财大胆的笑道:“皇上,属下们都能看出来您和穆姑娘情投意合,不如就将她纳入后宫吧。”

在场人纷纷点头称好,穆影却是满脸发烫,她咬着双唇轻扫了绍岩一眼,见绍岩笑哈哈地看着自己,她脸上顿感火辣,双手捂着脸颊往外跑去,身后却传来将领们的欢声笑语,她便赶紧又往前跑了几步,直到耳根子彻底清静下来,她才停下脚步,脑海里却情不自禁的浮现出绍岩的笑容。

夜色朦胧,她独自站在院子里,静静地看着黑漆漆的夜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驻足良久,她准备回去看看宴会是否结束,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名士兵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穆影见他如此慌张,急忙上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士兵恭敬道:“回穆姑娘的话,城下来了一名可疑之人,他扬言要见皇上,属下见他衣冠不整,说话口齿又不清,故而不敢放他进城。”

“哦,那他可曾道明他的身份?”

“说了,他说他叫小顺子,是宫里的太监,属下怕这其中有诈,所以特来禀报皇上。”

“小顺子?那不就是原先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吗?”穆影虽未见过此人,但以前曾听绍岩提到过,她听说此人忠心不二,是宫里难得的好奴才,此番前来一定是有什么急事,想到此处,她二话没说,立即随那名士兵来到城门外探明究竟。

第222章 少来骗我

果不其然,城楼下的确立着一个身影,夜色昏暗,穆影无法看清他的模样,只能大致看到一个瘦弱的轮廓,头发凌乱不堪,一直搭在肩膀上,却见那身影时而抬头望着城门,时而来回踱步,样子很是不安,穆影本想直接放他入城,但唯恐其中有诈,便试探道:“来人可是小顺子公公?”

那身影猛地抬起头,见城楼上站着一名陌生女子,于是毕恭毕敬的作揖道:“奴才正是小顺子,还望姑娘代为通传一声,奴才有急事面呈皇上。”

穆影听他说话语气平缓,不像是在撒谎,便放心地让士兵打开城门,小顺子一瘸一拐的往城内走去,穆影见他行动不便,赶忙前去搀扶。

二人一路上边走边聊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客厅外,殊不知酒宴已经结束,整个客厅显得非常安静,绍岩此刻正与将领们围着一张地图,探讨着撤退的一些具体事宜,穆影准备走进去通报,小顺子慌忙拉着她的手道:“穆姑娘,皇上正与大伙商讨军国大事,咱们暂且先在外面等等吧。”

“可您不是说有急事要面呈皇上吗?”穆影不解道。

小顺子摇摇头道:“不打紧,再大的事,也得皇上忙完了再说,这是宫里的规矩,奴才可不敢违抗。”

穆影有些哭笑不得,心道,这又不是在宫内,为何还要守那么多礼节?奇怪,听皇上说,小顺子公公在宫里头是最不注重礼节的,何时变得这么拘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