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239节

点击:


“还说什么?”绍岩迫不及待道。

“驸马爷说,他现在不会与公主完婚,等到有朝一日,取了绍岩的人头之后再说。”

绍岩纳闷道:“奇怪,前段时间,我们明明听说月桂已经下嫁于金定国为妻,怎么这会儿又是另一种说法。”

项红玉道:“这是金定国的黔驴技穷,他想用这种办法来诱你上钩,不料你偏未中其奸计,着实让他感到愤怒,因此便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公主的身上。”

绍岩这才恍然大悟,其实当时他确实有过这样地想法,倾所有兵力来换取自己心仪的女人,然而,这个幼稚的想法很快被他自己推翻了,郑月桂是个好姑娘,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即便这样,他也不能白白牺牲自己的士兵的性命,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此事搁下,从而才会有今天平定海岛的局面。

“卑鄙小人,如此小人就该千刀万剐,皇上,萌萌愿领兵前去擒了此贼,救出公主。”刘萌愤然道。

白如雪忙道:“不行,咱们日前刚刚平定海岛,将士们尚待休整,况且以咱们目前的实力,很难与梁国的主力军交锋,要知道,梁国与楚国已经结下盟约,咱们凭着八达岭这险要地形,料他们不敢轻易进犯这里,但是,咱们若要出得山去,势必会遭到两军的全力迎击,那那时,只怕……”

“得,得,得,就你这前怕狼,后怕虎的性子,咱们什么时候可以打回去呀?”刘萌不耐烦地打断道:“你要是害怕,大可以每天守在皇上身边,带兵打仗这些事就交给我吧。”

“刘大小姐,你曲解如雪的意思了,如雪并非害怕,如雪只是在为全体将士着想。”白如雪道。

“得了吧你,我承认我的武功不如你,但论胆识,远不会输于你。”刘萌冷哼道。

白如雪见她这般坚持,便不再争论下去,曹宣娇嫣然一笑道:“两位妹妹的话都有道理,不过臣妾还是觉得如雪的建议更为稳妥,咱们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正面出击,相反,咱们这样只会害了月桂公主,以臣妾愚见,人要救,但绝不是大动干戈。”

绍岩点点头,众人也都觉得有理,项红玉目光炯炯地看着绍岩,淡淡说道:“绍岩哥哥,其实公主并不指望能逃出魔爪,她只想能见上您最后一面。”

第274章 姐妹相见

“最后一面?”绍岩一听这几个字,顿感匪夷所思,心道,月桂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她……,不可能,不会的……

小香呜呜哽咽道:“公主饱受驸马爷的折磨,她白天受尽天寒地冻,晚上还要被关在一个又冷又潮湿的房间里,时间久了,她染上风寒,驸马爷又不让大夫去替她瞧病,这一拖就是几个月,哪怕就是再小的病都会成重病,那一日,奴婢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不能说话,当看到奴婢时,她便使着全身气力爬下床来,只与奴婢说了两个字,‘绍——岩’,奴婢悄悄问她,是不是让奴婢去找您去救她,她摇摇头,奴婢便知道她是想见您一面……”

在场所有人闻听此言,皆为之落泪,尤其是刘产,他久闻郑月桂才貌双全,如今竟落得这般凄惨,他只恨自己能力有限,如若不然,一定要回去撕了金定国那头禽兽。

绍岩鼻头一酸,一股暖流便顺着鼻梁流了下来,郑月桂是他来到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女子,这丫头平日言语不多,但天性善良,温柔贤淑,为了绍岩,她宁愿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而绍岩作为一个男人,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别的男人折磨,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男人的莫大耻辱。

不,我绝不能再退缩了,我是个男人,你可以为了我而牺牲一切,我绍岩也可以用一辈子来照顾你,绝不会让人再伤害你半分,想到此处,他语重心长的道:“月桂是个好姑娘,朕不会丢下她不管,永远不会。”说着,一拳重重地击在桌上。

众人不解,刘萌问道:“小二叔,言下之意,你是打算亲自出马吗?”

“嗯。”绍岩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下头。

“不行,这太危险了,哪有一国之君亲自身犯险地的?”不光刘萌不同意,其他人也觉得这个做法太过冒险,不过大家都知道绍岩向来说到做到,定然不会因此改变主意,劝说未果后,所有人便都不再说话,刘萌知道凭自己一己之力,很难说服皇帝,无奈之下也只好点头默允,但她坚持此番要跟在他身边伴驾,绍岩同意了。

却说穆影这两天一直忙于清点尼罗国宫中的财物,很少有时间伴随绍岩左右,她今天一大早便与士兵一起,将这次所缴获的战利品,一部分发到百姓手里,一部分装上朝廷的大船,并由张百户亲自护送回八达岭。

这丫头自从跟着曹宣娇识文断字后,倒是长进了不少,半个多月下来,她不仅识得许多字,而且在算术方面也颇有些造诣,别人需要用算盘算账,而她则是直接口算对答,错误率几乎为零,为此,绍岩还曾夸她是天生是个做生意的材料。

忙了大半天,直到傍晚才算忙完,浑身又酸又累的她不由得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正当她莲步轻移的迈进宫门之际,突然有人从后面用手捂着她的双眼,她当时着实惊了一下,方才笑了起来:“你这小妮子,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跟姐姐说一声?”

“这也能猜着,姐姐,你也太厉害了吧?”项红玉经过梳洗装扮,如今已有一个绝色公子蜕变为美丽的大姑娘了,瓜子脸蛋,清澈的明媚,身材窈窕,却是凹凸有致,她身着一身淡蓝色褶裙,外罩红色斗篷,看起来倒有几分侠女的味道。

穆影轻轻握着她的双手,微微笑道:“就你手上的茉莉花香,姐姐还能猜不出?”

项红玉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笑道:“哦,原来是花香在作怪,下次我记得在上面涂点别的香味,让姐姐猜不出来。”

穆影咯咯笑了起来,“你这小妮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顽皮,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才不会呢,妹妹我想过了,今生不嫁了,一辈子自由自在的,岂不是很舒服?”说罢,项红玉上前搂着她的香肩,嘟着嘴道:“姐姐,小妹大老远的来看你,你却到现在才回来,害得妹妹两个脚都等累了,我不管,你得背我进去。”

穆影哭笑不得,无奈道:“好,好,好,姐姐有过,姐姐愿意受罚,从小你就这样,就喜欢欺负姐姐。”边说边半蹲着身子,项红玉快活的蹦了上去,撅着嘴道:“哪有啊?是姐姐亲口说的,有错就要受罚,姐姐可不能抵赖哦。”

“你呀?”穆影摇摇头,背着她笑眯眯的往前走去,走了一段路后,项红玉忽然从背上划下来,嘿嘿笑道:“妹妹和姐姐开个玩笑,姐姐辛苦了,还是让妹妹来背你吧。”她说做就做,背起穆影便径直朝前走着。

穆影拿起手帕为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轻声问道:“红玉,累吗?”

“不累,红玉背的是姐姐,姐姐再重,红玉都不会觉得累。”

穆影心里头甜甜的,虽然她们是同母异父的姐妹,但彼此间的关系却更胜过亲生姐妹,她随口又问:“对了,你不是应该在楚国王府呆着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你跑出来了,那你父王怎么办?”

项红玉边走边道:“他呀,一天到晚只会斗蛐蛐,玩蟋蟀,斗鸡,哪还管我这个女儿呀?再说了,我也是想过看看姐姐你嘛,怎么?姐姐见到我这个妹妹,不高兴吗?”

“哪会呢?姐姐也想你啊,好了,你先放我下来吧,姐姐自己走。”

“没事,再背一段吧,小的时候,姐姐也是经常这样背我的,可惜我没有妹妹,要不然,我也天天背她,呵呵……”项红玉调皮的摆着脑袋,朝她做了个鬼脸。

穆影只好由着她,说道:“你见过皇上了吧?”

“你是说绍岩哥哥吧,见过了,还和他聊了好多呢。”

“你这丫头,绍岩哥哥是你能叫的吗?”

“那叫什么呀?”

“别人怎么叫,你也得怎么叫。”

“叫皇上?”项红玉忽而停下脚步,瞥着头,坏坏一笑道:“姐姐,你不会是想让我喊她姐夫吧?”

“你——”穆影脸色不由通红,嗔怪道:“你这丫头就是没个正经,这话可是不能乱说的,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此番是为何事而来,该不会只是为了看我这么简单吧?”

项红玉也不瞒她,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她,穆影听到绍岩要亲自去救郑月桂,顿时大吃一惊,当下双腿立于地上,说道:“皇上是一国之君,此事万万不可,不行,我得去找皇上。”

项红玉急忙拉住她道:“姐,绍岩哥哥都已经答应了,况且皇后娘娘和如雪姐姐也没意见,您就别再去自讨没趣了。”

“自讨没趣?”穆影板着脸,责怪的道:“你还跟姐说这个,你可知道皇上此去有多危险吗?你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姐姐您就放一百个心吧,绍岩哥哥是我的朋友,我岂会去害他,只是公主姐姐如今都成那个样子了,绍岩哥哥若不去救她,她会死的。”

“我没说不救公主,可也不能让皇上冒这么大的风险前去。”

“那你让谁去?你自己吗?还是白如雪姐姐?或者是其他人?”项红玉说道:“人家公主对绍岩哥哥牵肠挂肚,你觉得别人去有用吗?再者,万一公主她这次没能挺过去……,岂不是让绍岩哥哥内疚一辈子?”

穆影被问得哑口无言,她并非是个铁石心肠之人,而是不想亲临险境罢了,当听到红玉这么说,她的立场一下子软了下来,心想,红玉说得对,早前我就听皇上说起过这位月桂公主,月桂一生为皇上付出过很多,对皇上更是一见倾心,如今她卧病在身,又遭人拘禁,随时都会有生病危险,这个时候也只有皇上才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希望,我又岂能再去横加阻拦?

正想着,白如雪缓缓从边上走了过来,穆影本想为两人引荐,不曾想,项红玉抢在前面亲切的喊道:“如雪姐姐。”

白如雪笑着应了声,旋即对穆影道:“妹妹就不要责怪红玉了,其实早在开始的时候,我和娘娘也持反对意见,可是皇上的性子,想必你也知道,咱们既然劝不动,还不如顺着他的意思,皇上重情重义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穆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漠然道:“既然如雪姐姐和皇后姐姐都没意见,那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我想随皇上一同前去,这样一来,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我这个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