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31节

点击:


“简直一派胡言,那女子已经亲口招供,当时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刘萌的这句话倒是把绍岩难住了,先不管那女子是不是白如雪,总之她确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供认了一切,如果这时候自己再去为她争辩,无疑让刘萌对自己的误会越来越深,既然自己不好出面,只好求助于一旁的白眉,反正都是这老家伙引起的,要不是他,就算打死老子也不会去招惹刘萌这丫头。

白眉脑子转得很快,说道:“刘大小姐这么说就不对了,官府办案向来都要讲究双证,即人证、物证,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咱们这边不仅没有人能指控那位姑娘就是票贩子,手头上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谓空口无凭,就算那位姑娘当场承认,也是一时之气,换成是我在那种场合下,我也会这么说。”

“你们,你们这是强词夺理。”刘萌见二人一唱一和,狠狠地跺了一下脚,绍岩觉得白眉的前半部分说得还蛮中肯,后面就有点不中听了,什么叫‘一时之气’,姥姥的,哪有人在生气的时候会把罪名揽着自己头上?散布假银票可是大罪,这可不是‘一时之气’就能说说的。

“绍岩,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会输给那名女子?”绕了一大圈终于切入主题,这丫头守着门口就是为了等待这个答案。

“这个……”绍岩欲言又止,心里非常委屈,妈的,关老子屁事,老子也是随口说说,鬼才知道你们谁胜谁负,绍岩回过头见白眉脸红脖子粗,顿时一阵叫苦,狗日的坑了老子,自个儿的脸皮却也这么薄。

见绍岩一个劲地傻笑,刘萌咬咬牙道:“绍岩,你要是今天不给本小姐一个说法,休想从这里走出去。”说罢一鞭子打在地上,‘啪’的一声巨响,绍岩、白眉二人吓了一大跳,这时,正在房间里化妆的刘产听到响声,妖里妖气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哟,姐姐,您这是干吗呢?是谁惹您生那么大气啊,来来来,咱消消气,不然脸上会长皱纹的。”刘产边说边走过去夺去刘萌手里鞭子,拿着手帕为她擦着残留在眼角的泪水。

这丫头不只哭过,而且哭得很厉害,绍岩为自己无意间伤透女孩的心而感到愧疚,刘萌外表坚强内心脆弱,见到刘产时,忍不住扑到他肩上哇哇地哭了起来,泪水如雨滴般洒落下来。

第38章 意外收获(1)

听到女人在自己面前哭,绍岩的整颗心都碎了,这还是他到刘府以来第一次见到刘萌哭,这丫头哭得很大声,越哭越起劲,越哭越伤心,女人的三大法宝无非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绍岩在这三件宝物面前每次都会被弄得哭笑不得,这一次也不例外,刘萌的哭声引来刘府许多下人,大家对着绍岩又是一番指指点点,这小子真不知好歹,竟敢连我们大小姐都被他气哭,绍岩也不想多作解释,这时,白眉悄悄地攥攥他的衣角,暗示他要以大局为重,绍岩想了一下,便狠下心来走出去。

外表坚强的女人最感性,这一点绍岩早在上学的时候就听人说过,走在街道上,他的脑海里时而想起刘萌痛哭的情景,打自入府以来,这丫头平日里没少给自己好脸色看,可真到了伤心的境地,却是那样的令人怜惜。

“殿下还在想着刘大小姐?没事,女人嘛哭一哭心情就会好,要不怎么说女人是水做的。”一路上,白眉贼眉鼠眼的看着四周,好不容易才察觉到绍岩有些心神不定,便在边上安慰道,“您要是真不放心,小的这就回去看看。”

“切,我会想着她?开什么玩笑?在别人眼里她是刘家大小姐,可放到我这儿就是一丫头,哭一哭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绍岩表现出一副大男子气概,昂首挺胸往前走着。

白眉咯咯地笑了起来,“殿下您骗得过别人,却瞒不了小的,小的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呀就是刀子口豆腐心。”

我日,老子才来不到一个月,你居然说是看着我长大的?绍岩心里暗笑,这白眉可真够笨的,到现在还没察觉到身边的主人身份可疑,反倒越来越依赖自己,真不知道当初这老家伙是怎么混进皇宫当上太子太傅的,看白眉这副贼眉鼠眼的德性,不用说,肯定是花钱走的后门。

“白眉大哥,您好像对龙太子的事情知道得不少嘛?”

“那是自然,谁让我是看着龙太子长大的呢,嘿嘿。”白眉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待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绍岩的这个问题有些别扭,笑着道:“殿下差点把小的给弄糊涂了,您就是龙太子呀,按理说这些事情您比小的记得还清楚,您忘了在您十岁生日的时候,小的曾送给您一个礼物。”

“是嘛?我都忘了。”绍岩只是拥有和陈龙太子一样的躯壳,两人背景完全不一样,一个是身份无比尊贵的太子爷,一个是从小不学无术的小混混,简直是天壤之别,白眉啰嗦了一大堆,绍岩都只是一笑附之,白眉知道他以前脑部受过重伤,动不动‘间歇性’失忆也是情有可原,便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二人沿着街道向邓府走去,绍岩刻意地挺起胸脯,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的小姑娘和小少妇的眼球,回头率高达百分之百,绍岩并觉得意外,在他老家像这种情况时有发生,那些开着宝马的小富婆为了看他一眼,整个车子一头撞在电线杆上,哎,人长得帅也是一种罪过。

“哇,这位公子长得好英俊,身材好好噢。”

“咦,这是哪家的公子,我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

“切,那是你孤陋寡闻,这位就是刘府的绍先生。”

“哦,原来他就是绍先生,怪不得长得这般俊俏,刘大小姐真有福气,摊上这么一个俊俏的姑爷。”

“说哪去了?这位绍先生是刘先生的义弟,论辈分,刘大小姐还管他叫二叔呢。”

“哎,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年轻的二叔就好了。”

……

声音一个比一个浪,一个比一个离谱,女人天生好八卦,放到哪个朝代都一样,绍岩为了报答她们对自己的‘知遇’之情,便向她们投去感激的眼神,那些花痴女差点感动的晕过去。

“殿下的魅力不减当年哪。”白眉告诉他,以前在东林国的时候,龙太子由于相貌出众,每次出门都会迷死一大片,东林国的皇帝皇后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子会迷恋外面的花花世界而不肯回宫,所以才派白眉和丫环云云跟在龙太子身边。

听白眉说,云云这丫头八岁就被送进宫里,从小和龙太子青梅竹马,在外人眼里,他们俩不像主仆,反倒很像一对亲兄妹,至于这相貌,白眉没有细说,绍岩也不好追问,不过他知道,这次云云走丢多半与龙太子失踪有关。

二人一路上边走边聊,白眉向他讲起东林国的一些情况,绍岩记性非常好,竟连后宫嫔妃与文武百官的名字都记了下来,白眉夸他将来肯定是一代明君,绍岩淡淡一笑,他对皇位不感兴趣,何况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那句老话,等到假银票这件事一了结,他马上将身份转变过来,每天被白眉追着喊‘殿下’‘少主人’,心里总不是滋味。

沿途中,绍岩走马观花似的看着繁华的街道,顺便到摊位上买了两根糖葫芦,大口大口的咬起来,白眉说他这种吃相有失尊贵,硬是从他手里抢走糖葫芦,绍岩气得两眼发直,不至于吧,连吃个零食都要管,身为一国太子连这点自由都没有,难怪龙太子不肯呆在宫里。

二人继续往前走着,前面是一家茶馆,小二站在门口迎来送往着客人,绍岩觉得有些口渴,此处距离邓府没多远,绍岩决定先进去喝口茶休息休息,白眉这次并未阻拦。

进了这家茶馆,绍岩边喝茶边看着四周古色古香的木头,白眉突然拍着他的后背,指着门口说道:“殿下,司马俊来了。”

绍岩猛地回过头,只见司马俊穿着一身白袍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戴着斗篷的女子。

“这,这不是你女儿吗?”尽管那女子戴着斗篷,但绍岩通过对方的身材以及说话的声音,很快辨认出那女子正是白天的‘票贩子’,白眉信誓旦旦的点点头,二人都觉得奇怪,这丫头怎么会和司马俊搅在一块?

见司马俊对那女子有说有笑,绍岩心里很不爽,司马俊是个什么货色,绍岩比谁都清楚,郑月桂上次为了救自己答应下嫁于司马俊,这个月底就会完婚,如今剩下十天都不到,这狗日的倒好,竟然在这里泡起了小咪,绍岩气得咬牙切齿,白眉横眉怒目盯着司马俊,心里骂道,狗日的竟敢打我女儿主意,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就不叫白眉大侠。

绍岩打架不行,整人倒是有一手,便偷偷地和白眉交换了一下意见,白眉听说要整治司马俊,自然是拍手叫好。

司马俊和那女子喝完茶后便离开了茶馆,绍岩、白眉二人偷偷地跟在后面,见司马俊领着那女子走进了一家客栈,绍岩气得不打一处来,这么快就开房间,我日,这家伙的脸皮咋比我还厚呢,白眉生怕女儿被司马俊这头禽兽给糟蹋,握紧拳头就往里面冲,幸好绍岩及时将他拉住,并嘱咐他一切按计划行事。

二人尾随他们身后走进客栈,店掌柜赶忙笑呵呵地出来相迎,“二位是住店呢还是?”

绍岩没有发现司马俊和那女子的身影,没好气地问:“掌柜的,刚刚走进来的那对年轻男女呢?”

“您是说司马大人和一位戴斗篷的姑娘吧,他们就在楼上的东面厢房。”

什么狗屁司马大人,应该叫禽兽大人才对,绍岩从白眉那里拿出二十两银子放在柜台上,在进来之前,绍岩从外面的广告牌上写着‘住店五两’四个字,心想二十两银子足够打发了,掌柜见他出手如此大方,满脸都是笑意,白眉淡淡说道:“给我们在司马大人边上安排一个房间。”

掌柜脸上有些挂不住,腼腆地笑笑,“不好意思,楼上已经住满了。”

“什么?”绍岩大怒,“是谁这么大胆敢跟抢在我们前面,叫他给我滚下来。”

第39章 意外收获(2)

绍岩的这种语气还是从电视里学来的,要想装大爷,除了身上有几个臭钱外,嗓门必须得大,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你有钱,你就是爷爷,反之,趁早滚蛋。

店掌柜见他如此蛮横,着实有些惊慌,赶忙赔笑道:“这位爷请息怒,是这样的,楼上的两间厢房已被司马大人包下了,楼下倒是还有一间,不知二位……”

绍岩想了想,楼下就楼下吧,我倒要看看司马俊在搞什么鬼?便付了房钱,与白眉一起来到那间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