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45节

点击:


“可是……”

“别再可是了。”金定国冷冷笑道:“常大当家难道还不相信汪大人的实力吗?大人在不久的将来就是一国之君,说出来的话都是金口玉言。”

常峰仍旧显得很犹豫,汪伯炎朝他身后的秦寿眨眨眼睛,秦寿拔出随身的大刀,趁常峰不注意,一刀砍在他的脖子上,那速度犹如闪电般,常峰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头颅滚在了地上,绍岩不禁毛骨悚然。

第56章 绝处逢生(1)

秦寿用手轻抹着刀刃上的斑斑血迹,脸上闪过一丝奸诈的笑容,司马俊走过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多日不见,秦兄的刀功大有进步,只怕常峰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金定国将常峰的头颅踢到一边,轻蔑笑道:“怪就怪他自己不识抬举,难得义父如此信任于他,这家伙却背着义父放走刘富举。”

秦寿道:“没错,其实常大当家根本就没有要杀刘富举的意思,他一心只想着救常二当家。”

汪伯炎笑着挥挥手,“罢了,罢了,常峰已死,以后你就是这里的大当家,只要你尽心尽力助老夫坐上龙位,他日朕亏待不了你。”

听到汪伯炎厚颜无耻的自称‘朕’,绍岩心里苦笑,古往今来谁都想当皇帝,而真正能当上皇帝的有几个,那些谋权篡位的多半没有好下场,这老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不安分,真是人生一大悲剧。

秦寿更是人如其名,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的大哥都干掉,绍岩想起江湖上的一句至理名言,‘兄弟都是拿来出卖的’,转眼之间常峰寨已成历史,一个轰轰烈烈的‘禽兽寨’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属下秦寿叩谢皇上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几分钟前,秦寿还是常峰身边一个低三下四的跟班,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常峰寨的大当家,为了报答汪伯炎对自己的栽培,这家伙便豪情壮志地在汪伯炎面前表决自己的忠心。

绍岩听着他那慷慨激昂的陈词,不由得为他的下场感到悲哀,汪伯炎虽为丞相,但心胸非常狭窄,只要身边的人稍有二心,下场都会像常峰一样,秦寿为人阴险狡诈,这样的人心眼最多,绍岩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秦寿一定会死得非常‘悲壮’。

“秦大当家,乱石岗的百十号弟兄大都是常峰一手带出来的,常峰突然被杀势必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你可有什么好的法子?如今正是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出半点乱子,否则将会功亏一篑。”

秦寿胸有成竹道:“皇上尽管放心,属下都已经安排好了,等到天黑,我让人将常峰的尸体放在绍岩的房门口,寨中的弟兄都是些粗人,他们铁定会把此事记在绍岩的身上。”

汪伯炎猜到他的下半句,谄笑道:“到时候再由你这位新任当家出面为绍岩说情,就不怕说服不了他,秦大当家,您说老夫说得对吗?”

“皇上英明。”

石洞里面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绍岩气得咬牙切齿,这些人为了达到目的,手段一个比一个残忍,想法一个比一个卑鄙,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挖了这个秘道,要不然麻烦大了。

汪伯炎等人走后,绍岩、白眉悄悄来到那口石洞,却见四周的墙上挂着许多兵器,绍岩刚刚看得很清楚,汪伯炎在临走时将身上的龙袍放到墙角的一个木箱中,绍岩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箱,发现里面不仅有龙袍,还有玉玺、龙冠、凤冠,除此之外,他发现木箱的下面还有个小箱子,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假银票,至少有一万多两。

绍岩顿时喜出望外,嘻嘻,老家伙,我看你这回往哪跑?就在他沾沾自喜之际,白眉拿着一叠银票狠狠地扔在地上,绍岩见那叠银票上面的图案明显有些特别,拿起来一看,只见背面上写着‘东林’二字。

明白了,这些是东林国的银票,我日,汪伯炎胃口也太大了吧,自己位子还没站稳,就把爪子伸到别的国家。

“殿下快看。”随着一声惊呼,白眉从木箱里面抱出一个铁块,绍岩见那铁块正反面都刻着一些图案,仔细比对才发现,上面的图案与银票的图案一模一样,正面为东林国,反面便是南梁。

“殿下,这些是什么东西?”白眉聪明的时候比谁都聪明,愚蠢的时候简直令人头疼,铁块上的图案如此明显,他愣是没有注意到。

“模具。”绍岩答道。

“模具?模具是何物?”

“就是印制假钞的专用工具。”

白眉彻底恍然大悟,“怪不得民间有这么多假银票,有了这个东西,随便往纸上轻轻这么一贴,就是一张银票了,看来这汪伯炎为了篡位也算是煞费心机啊。”

“我看他是别有用心。”绍岩觉得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潜藏着更大的秘密。

“殿下何出此言?”

绍岩冷哼一声,道:“白眉大哥,你想想看,汪伯炎手上为什么单单只有南梁和东林国的印钞模具,而唯独没有西楚国的。”

听到绍岩这么一说,白眉深邃的眼神掠过一丝惊奇,一拍大腿道:“对呀,还是殿下英明,小的怎么就没想到呢?殿下想得如此周全,实乃神人之举也。”

绍岩没功夫听他拍马屁,立即将整套龙袍包好背在身上,白眉忙问:“殿下,那这模具该怎么办?”

“一齐带上。”

“遵命。”

收拾妥当,二人顺着汪伯炎等人离开的方向,很快找到了出口,正当主仆二人喜气洋洋的走出洞口时,突然发现不远处一列强盗喽啰正迎面走来,二人迅速藏在一处坟堆旁,待到他们走近时,绍岩听到带头的那名头目在叫嚷着:“都给我快点,绍岩杀了常大当家的,我们要赶在天黑前抓到他。”

绍岩为之一愣,不是说好晚上,怎么动作这么快?原来秦寿回到寨子后,首先向山寨那些弟兄隐瞒常峰的死讯,只是告诉他们常峰身体不适,并将寨中事务暂时交予他来处理,那些强盗们自然是深信不疑,秦寿遵照汪伯炎的意思,加派人手到绍岩的住处去守着,来人回报,说是绍岩已不知去向,秦寿大惊失色,亲自带人来到绍岩的住处,这才发现床底下的秘道,秦寿顿时恼羞成怒,便让人顺着秘道去追,正好赶上那些农夫们正在争抢金银珠宝,秦寿一气之下将他们全部杀光,然后到处散布常峰被绍岩所杀的消息,常峰寨的那些‘元老大臣’听到老大被杀,义愤填膺的带着各自手下前去缉拿凶手,也便引出了以上的那一幕。

“如果天黑前还找不到这小子,你们都别回来见我。”那名头目情绪非常激动,显然是常峰的心腹。

见强盗们络绎不绝的往山下跑着,白眉贴到绍岩的耳边问:“少主子,您说邓大人这时候会来吗?”

“如果路上不堵车的话应该差不多快到了。”

“堵车?”

见白眉吃惊的样子,绍岩意识到自己一时口快,竟忘了自己还在古代,笑着道:“我的意思是,只要路上顺利,应该就快到了。”

“哦。”白眉深深地点点头,这老家伙跟着绍岩这么多天,经常会从绍岩嘴里听到一些生疏的词语,时间久了也便见怪不怪。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等。”

“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邓大人过来为止。”

“哦。”白眉不再问下去,因为他绝对相信少主子的聪明才智。

绍岩趴在坟堆后面,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狗尾巴草,本想将它们点燃以便引起那些强盗的注意力,然后趁乱溜走,便伸手去摸打火机,无意间从怀里摸到明月的那块玉佩,这才想起明月和莲儿还在山寨里面,于是趁那些巡逻队刚刚走过,他猛地站起身子,白眉倍感惊讶,“少主子,您这是?”

“白眉大哥,莲儿和明月姑娘还在里面,秦寿找不到我,肯定会找这两个丫头出气。”

“您想回去救她们?”

“对,我不能丢下她们不管。”

“不行,太危险了,您是东林国的储君,未来的天子,您就是不顾个人的安危,也要顾及皇上皇后和东林国的子民们的感受。”说罢,白眉扑通跪在地上,“请太子殿下以江山社稷为重,切勿感情用事。”

见白眉又开始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绍岩不屑的冷冷一笑,“江山社稷固然重要,可是生命更加可贵,不管你怎么说,莲儿和明月的性命我是救定了。”

第57章 绝处逢生(2)

“太子殿下,您将来要挑起整个东林国,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您已经受尽了磨难,微臣实在不忍心让你再去冒险了,您要知道,为君者不能有妇仁之仁,否则很难驾驭一座江山。”

“既然连你也认为我无法驾驭一座江山,那就由你来驾驭好了。”

正在气头上的绍岩也是随口这么一说,然而这种话在当时那个年代,无论放到哪个臣子身上都是以下犯上的欺君之罪,白眉吓得脸色煞白,额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叩道:“臣惶恐,臣惶恐,请太子殿下收回金口。”

绍岩一阵苦笑,见白眉不停地磕头请罪,额头上渐渐浮出细细的血丝,看样子老家伙是想通过这个法子拖住绍岩,绍岩又岂能体会不到他的一片良苦用心,说实在的,绍岩打心眼里羡慕那位真正的陈龙太子,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身边有个忠心耿耿的手下确实是一大幸事,常言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绍岩既然没想过要当这个太子,自然也就听不进白眉的苦劝,于是乎继续往前走去,白眉失望的坐在地上,表情非常沮丧,喃喃自语道“我的太子殿下,您为何要这般固执?为何就不听老臣一次。”

绍岩没走多久,邓炳堂率领大批士兵相继赶到了山上,白眉见救兵已到,心中不甚欢喜,立即将绍岩去救二女一事告诉了他,邓炳堂闻讯,赶紧让手下将整个山寨团团围住,不得放走一个强盗,无论如何都要确保绍岩的安全。

在此期间,绍岩乔装成喽啰兵悄悄混入寨中,他先是来到明月的住处,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就在他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粗吼的嗓门,“喂,小子,说你呢,其他兄弟都忙着去抓人,你却一个人在此瞎转悠,不用干活嘛?”

绍岩内心七上八下,虽然自己乔装潜入,但其实身上有很多漏洞,如果对方真要追根究底,肯定会露出马脚。

身后那人见绍岩没有说话,显然有些气,道:“喂,你聋了?老子在跟你说话呢,我看你是一点不懂得这山里的规矩,新来的吧?把头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