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55节

点击:


见有高人相助,绍岩惊喜交加,却又不知是何人所为,云云等人趁机窜入官兵当中猛砍一阵,金定国勃然大怒,亲自挥刀朝云云劈去,四大高手个个武艺非凡,所到之处的那些官兵不是断手便是断脚,要么直接腰斩,总之惨状百出,令人不寒而栗,司马俊气急败坏地向他们冲了过去。

绍岩见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捡起一把刀,专挑那些被打得晕头转向的士兵,照着他们的脑袋重重一击,要么弯着身子,用刀去砍马腿,像这种偷鸡摸狗的小事,这小子以前在家常干,所以非常得心应手。

“驾,驾!”随着一声急促的驱马声,绍岩回头一看,却见张百户骑马领着一百多名士兵冲了过来,马儿飞速致使大地上尘土飞扬。

第70章 冲出重围(2)

司马俊见来人是张百户,急忙勒马回头怒骂道:“张连,原来是你这个朝廷钦犯,本将军正愁着去找你,没想到你倒亲自送上门来了,来人,给我杀。”

张连不由分说,领着手下人与对方厮打成一团,张连的这些手下勇猛无比,一个个拿着兵器朝对方身上猛砍下去,即便不是对方的对手,也要死死抱着对方的身体,哪怕是同归于尽,也不甘退缩,司马俊的那些手下节节败退,金定国将所有士兵撤了回来,试图用箭射杀张百户等人,张百户显然是有备而来,迅速打出一个手势,手下的那些士兵第一时间从背上取下弓箭,‘嗖嗖……’金定国的队伍当即人仰马翻。

见张百户的人马越战越勇,而自己这边的手下相继倒下,司马俊心想要是再这么纠缠下去,只怕到时候会身陷对方的重重包围之中,于是大喝一声“撤!”。

金定国虽心有不甘,但迫于形势严峻,只好将队伍拉了回来,与司马俊一起转身突围,张百户恐防前面有伏兵,便只派了一小队人马洋装追击,司马俊犹如惊弓之鸟,不敢回头相望,一路上快马加鞭向京城赶去。

击败了司马俊一伙后,张百户走到绍岩身前,毕恭毕敬地抱拳道:“属下张连见过绍先生。”

绍岩抿嘴一笑,“都到这个时候了,张百户还跟我客气呢,这次多亏张百户及时出现,要不然我们真得大祸临头了。”顿了顿又问:“对了,刚才司马俊称你为朝廷钦犯,是不是邓大人已经……”

张百户悲愤道:“没错,邓大人上次进宫,汪伯炎便诬陷他意图不轨,并将之前的事情都嫁祸在他身上,邓大人将自己所查到的证据禀明皇上,可是当今皇上生性太过懦弱,明知大人有冤,但却因惧怕汪伯炎而将大人打入天牢,交由三司会审。”

“这个皇帝是够昏的。”绍岩忙问道:“那灵儿小姐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张百户摇摇头,面色沮丧道:“属下真是没用,当日当属下赶回邓府时,府中下人逃的逃,散的散,整个尚书府乱作一团,属下找遍了尚书府都没见到小姐的影子,后来赶到刑部大牢,发现牢卒全部被杀,独眼龙已被毒死,白如雪不知去向。”

听到这里,云云心想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不禁怀疑道:“灵儿小姐会不会是被司马俊他们给掳走了?”

“应该不会,邓大人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汪伯炎在没有确凿证据定大人罪时,目前还不敢下令搜查尚书府,况且属下也问过府中丫环,她们说小姐一大早便已出门,临走时让家中所有人全部解散。”张百户道。

“这么看来,灵儿大概已经猜到邓大人会出事,为避免下人们受到牵累,所以才将他们解散。”绍岩心生佩服,这丫头果然心灵手巧。

“邓炳堂进宫前曾吩咐过属下,一旦他有事,就让属下带着这些弟兄乔装成百姓转移到安全地带。”

“乔装?”绍岩见他们个个身披盔甲,头戴青帽,后背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邓’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邓府的家将。

见绍岩目光深邃,张百户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属下本想带着弟兄们去天牢救出大人,不曾想在此遇上绍先生。”

“你说什么?你想去劫天牢?你疯了吧你。”绍岩暗笑,自古以来天牢守备森严,即便能侥幸混进去,却也出不来,汪伯炎为人何其阴险,说不定早就在那边上设下伏兵,张百户此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少主子说得对,张大哥你这么做实在太冒险了,大内天牢重兵重重,任何人都无法靠近,您这么贸然前去不是去送死吗。”云云说道。

张百户苦苦一笑:“大人待我恩重如山,我岂能眼睁睁看着大人被奸人所害,我张连虽没有能力为大人脱罪,唯一能做的便是拼了我这条命救出大人。”

“胡闹。”绍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接着道:“你不在乎你的性命不要紧,但也不能让这些兄弟们白白跟着你去送死,邓大人让你们乔装成百姓,自然有他的道理,汪伯炎权倾朝野,谁挡在他前面都得死,包括你张连也是一样,依我看,邓大人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可是,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大人含冤被害吗?”

“当然不是,你放心吧,我敢保证邓大人现在很安全,汪伯炎暂时不敢动他。”

“为什么?”张百户不解道。

“很简单,汪伯炎在没抓到雪域和白如雪之前,是不会擅杀朝廷大官的,整件案子,她们母女是关键人物,而且我刚刚已经放出口讯,我说我手上有汪伯炎的犯罪证据,司马俊、金定国肯定会信以为真,你想想看,汪伯炎疑心这么重,以他的个性会放过我吗?”

张百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

“别再可是了,听我的话,赶紧让你的手下把外套都给换了,你们这身行头太耀眼了。”

张百户想了想,觉得绍岩说得很有道理,于是让手下人脱掉外衣,并换上早就准备好的平民素衣,众人摇身变成了一些地地道道的老百姓。

“绍先生,我张百户这辈子只佩服过两个人,一个是邓大人,一个是绍先生您,您一向足智多谋,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这句话换成是从别人嘴里出来,绍岩肯定会认为是在拍马屁,而张百户为人豪爽,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根本不像是在有意恭维,绍岩平生最佩服这种有胆有识的英雄豪杰,便道:“这样吧,你和你的弟兄暂时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救邓大人的事就交给我吧,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我会沿途留下一些暗号,你们顺着暗号就能找到我。”

“属下全听绍先生的。”张百户对绍岩的能力深信不疑,便带着手下人走出树林,然后将他们分成几组,以小组为单位分布在京城每个角落。

张百户走后,云云问道:“殿下真的打算要救邓大人?”

绍岩微微一笑,“人是必须要救,不过不是现在,邓大人目前在天牢比较安全,就算把他救出来,汪伯炎也不可能会放过他。”

“那殿下的意思是?”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云云听得不明不白,吃惊道:“殿下不该是想将汪伯火抓来吧?”

“抓他?抓他有什么用?”绍岩摸着她的俏脸蛋,嘿嘿一笑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眼下我们应该先到莲儿他们。”

正说着,只听身体一侧传来莲儿的声音,“绍大哥,绍大哥。”

绍岩、云云倍感意外,二人转身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只见莲儿搀着程杨氏,张二张三背白眉夫妇以及白如雪等人从丛林深处走了出来。

众人走在一起自然是无比高兴,张二张三大汗淋漓的将白眉夫妇二人平放在地上,白眉的伤势好了许多,眼睛能微微张开,偶尔还能说一两句话,然而雪域背上的伤似乎非常严重,王五告诉绍岩,射在雪域身上的箭搀有剧毒,加上刚刚一路上不停地奔波,毒素渐渐扩散至全身,雪域此时已是奄奄一息,白如雪泪眼汪汪的跪在母亲身边。

雪域抬起苍白的脸,看了看绍岩,浅笑道:“绍先生,贫尼知道您绝非是池中之物,贫尼以前做了很多错事,如今贫尼快不行了,希望您不要责怪如雪。”

见这老尼姑语气非常柔和,与之前的嚣张跋扈判若两人,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绍岩便俯下身子,握着她的手道:“师太,大错既已铸成,怪谁都没用,其实你和如雪都是受害者,真正的贼人应该是汪伯炎那个大奸臣,你尽管放心,我不会降罪任何人。”

“多谢少主子。”雪域师太改口道,这次在逃亡的路上,她从白如雪那里打听到了绍岩的真实身份,雪域出身东林,对东林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得知绍岩是太子后,她顿感自己犯下难以饶恕的滔天大罪,恨不得在太子面前拔剑自刎。

“花花,花花。”白眉听到雪域的声音,努力地撑着身子坐起来,老泪纵横地看着眼前这位阔别多年的妻子,“花花,谢谢你能原谅我。”

雪域深情的摇摇头,“相公,其实仔细想想,错并不在你一个人,妾身也有错,错就错在妾身太过偏执,以至于我们一家三口注定要阴阳相隔。”

“花花,你不要这么说,今天这种局面完全是我白眉一手造成的。”

“相公,花花这一生能遇上你无怨无悔,这十多年里,花花日思夜想,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本想一家团聚过过太平日子,没想到……”雪域眼眶尽湿,哽咽地已经说不出话。

听到父母的对话,白如雪捂着嘴巴哭了起来,绍岩顺势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在绍岩认识的这些丫头里面,数白如雪的性格最坚强,从不轻易掉泪,未曾想眼下却哭得如此伤心。

第71章 回到东林(1)

“相——公,照顾——好——如雪。”雪域留下这句话后,静静地闭上双目,带着一丝遗憾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花花……”白眉惊叫一声,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一头扑到她身上失声痛哭,白如雪却未落一滴眼泪,而是怒气腾腾地抽出青龙宝剑,扬言要亲手杀掉汪伯炎为母亲报仇。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绍岩理解白如雪此时此刻的心情,换作是谁都免不了会逞一时一气,但汪伯炎如今手握重兵,绍岩这边连同张百户一起两百人都不到,考虑到敌我双方悬殊太大,于是绍岩走到白如雪身旁,劝其暂时打消报仇的念头,白如雪岂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丫头,便只好将所有的仇恨压在心中,并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会亲手杀了汪伯炎,以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葬好雪域的第二天,绍岩让张二、张三、王五三人到附近的集市上买些马匹和干粮,一切准备妥当后,绍岩等人骑上马背决定先回趟东林国,唯独白眉一人跪在雪域的坟前迟迟不肯离去,绍岩来到他的身后,见白眉盯着坟前的墓碑‘爱妻花花之墓’怔怔发呆,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