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极品皇帝 第59节

点击:


“听殿下这么一说,微臣也就放心了。”白眉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这家伙在官场混了十几年,深知郭威为人的阴险,倘若让太子纳那三个丫头为妃,就算将来太子当了皇帝也是个傀儡天子。

不一会儿,绍岩等人来到了乾清宫外面,远远就听见大殿里面传来许多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绍岩猜想一定是那些即将被殉葬的嫔妃和宫女,于是赶紧走了进去。

第75章 废除旧制(2)

“太子殿下驾到。”

伴随传唤太监的一声高呼,绍岩走进一间宽敞的大殿,里面的数十名御林军立即跪在地上,“参见太子殿下。”

“都起来吧。”绍岩摆摆手,只见那些宫女和妃嫔们被死死地绑在一起,宛如一只只待宰的羔羊,绍岩的出现让她们眼前一亮,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在那里呼喊救命。

“太子殿下救救奴婢,奴婢还不想死。”

“太子殿下,奴婢今年才十八岁,救救奴婢吧。”

“太子殿下,臣妾进宫才几天,都没被先皇宠幸过,请殿下救救臣妾。”

※※※

绍岩主事太监那里了解到,这些女子进宫时间都不长,最长的只有一年,最短的连一个月都不到,正值风华正茂的青春却要葬送在一个恶毒的皇家典制手里,绍岩于心不忍,便随手拉了一名御林军道:“她们什么时候要被拉去陪葬?”

“回禀太子,还有半个时辰。”

“将她们都放了。”

“什么?”那名御林军没听清,颤颤问道。

“我让你把她们都放了。”绍岩将嗓门提得最高,那些负责看守的御林军纷纷扑倒在地,“奴才们不敢,请太子殿下恕罪。”

“好一群胆大包天的家伙,竟敢连本太子的话都不听,不把她们放了,本太子连你们一块给父皇陪葬。”绍岩勃然大怒,正要继续往下说,身旁的白眉俯到他耳边小声道:“太子殿下息怒,这是本朝的规矩,每位皇帝驾崩后,那些曾被皇上宠幸过的妃嫔,还有宫女都要为皇帝殉葬,她……”

白眉才说了一半,绍岩不想再听下去,老家伙说来说去都在维护什么狗屁皇家尊严,死一个皇帝有什么了不起,干吗还要拉这么多垫背的,这古代人的思想还真他娘的落后,老子要是当了皇帝,第一件事就是废除这些不平等的制度。

“白大人,你也不用多作解释,本太子知道什么叫殉葬,不就是拿活人去陪死人,将人活活杀死埋在里面,要么直接活埋,白大人,你不觉得这一切很荒唐吗?你相信人死了还有灵魂可言是吗?枉费你也是饱读圣贤书之人,思想一样那么落后。”

面对绍岩的严厉斥责,白眉不禁面红耳赤,老家伙被他说得心服口服,心里略有些疑虑,太子殿下自从南梁回来,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过在白眉看来,太子殿下之所以变化这么大,多半与这次南行经历的磨难有关,刀越磨越光,人越磨越老练,老家伙虽然心底心悦诚服,但表面上还得做做样子,喃喃道:“太子殿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祖制不能变啊。”

“我不管他什么祖制,总之到了我这里就必须得变,从今天开始废除一切旧的不合理制度。”

“这……”白眉知道自己拗不过太子,便不再说下去。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正在这时,殿外响起郭威的声音,原来这家伙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回头亲眼看看绍岩如何面对这些将死的妃嫔,这厮不是什么好货,巴不得太子闹点笑话,好在一旁幸灾乐祸。

郭威的出现着实让绍岩吃惊,狗日的,回马枪杀得倒挺快,想看老子热闹,哼,老子就闹给你看。绍岩转怒为喜道:“舅舅,您怎么来了?您不是回府了吗?怎么也不提前通传一声,龙儿好去接驾。”

这话在外人听来很别扭,自古以来皇帝第一,太子就是第二,哪有太子爷给国舅爷接驾的,绍岩的话里有话,意思是,不要仗着自己是国舅爷就气焰嚣张,见了本太子照样要下跪。

郭威的脑袋不算太笨,岂能猜不透他的意思,故而拱手笑着道:“本王府上也没什么事,所以想过来看看,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本王帮忙的。”郭威淡淡一笑,接着道:“方才本王在外面听到龙儿似乎很不满这陪葬的制度。不知可有此事?”

“不错,莫非舅舅也赞成龙儿的意见?”绍岩故意问道。

郭威假装很为难的样子,“舅舅知道你心地善良,不想看到她们一个个被活埋,舅舅我又何尝不是那么想呢?这样做确实是残忍了些,可是这毕竟是你们陈家高祖皇帝定下的规矩,非我们力所能及之事,与其违背祖宗的意愿,倒不如依照典制办事,反正错又不在咱们,你说呢?”

见郭威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绍岩暗暗朝他吐了一口口水,姥姥的,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脸皮比我还厚的,水,你不是想跟老子玩嘴皮吗?老子今天难得心情好,就陪你玩玩,绍岩深呼一口气,之后说道:“舅舅此言差矣,这些女子有的是父皇宠幸过的,有的是刚进宫的宫女,有的甚至一年四季连父皇的样子都没见过的嫔妃,难道她们天生就该死吗?他们的父母送她们进宫,只是希望她们过得好一些,而我们呢,我们却要强行剥夺她们生存的权利。”

郭威谄笑道:“龙儿,话可不能这么说,让她们陪葬那是先皇对她们的眷顾,她们感谢还不及呢,哪还会有何其他怨言。”

绍岩火冒三丈,迅速跑到哭得最厉害的那名妃嫔面前,用手指着她眼角的泪水,回过头对郭威问道:“那你说这又是什么?”

“那些都只是表面现象而已,过不了多长时间,她们就会在天上伺候先皇,保证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见郭威越说越起劲,绍岩暗叹自己太低估了对方的卑鄙程度,没好气地摇摇头,“我不同意舅舅的观点,我不觉得殉葬是一件光荣的事,反倒觉得它是一件令人发指的无耻行为。”

“陈龙太子,请你说这话的时候注意自己的身份。”郭威脸色开始发白,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白眉拉了拉绍岩的衣服,示意他不要惹国舅生气,绍岩正在气头上,话到一半哪有不说之理。

“身份?什么身份?我叫你一声舅舅算是对你莫大的尊重,而你呢,你的眼里有过我这个太子吗?从我入宫以来,你只会派人在东宫附近守着,而自己却在这儿堂而皇之的当起了摄政王,试问你何时当过我是太子?”

绍岩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刀,一针见血地刺进了对方的要害,郭威顿时哑口无言,没想到才一个月没见,这小子居然变得这么能言善辩,这还是我的外甥吗?

绍岩说得没错,郭威担心绍岩会干涉自己治理朝政,于是偷偷派人埋伏在东宫附近,一旦太子有所动静,便立即向他汇报,郭威有了这一招便自以为稳操胜券,其实这一细节早就被绍岩发现了。

见绍岩步步向自己紧逼,郭威一时之间答不上来,不过这家伙耍赖的本事却是有名的,但见理直气壮的拍拍胸脯道:“那又怎么样?舅舅是在派人暗中保护你,至于当这个摄政王,那也是受了你父皇临终的嘱托,你以为我想干这个苦差事啊。”

“不想干就别干!”绍岩怒道。

“龙儿,你给我住口。”说话间,殿外走来一个俏丽的身影,只见郭皇后在几个宫女的陪同下走了进来,郭威见到郭皇后,赶紧跑到她面前指责太子出言不逊。

到底是姐弟情深,郭皇后越听越气,立即走到绍岩跟前,举起左手,可是手到半空中又落了下来,她虽然向着娘家人,但更加心疼自己的儿子,如今丈夫已死,身边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然而当着这么多人面总该给郭威留一点面子,郭皇后对着绍岩严厉斥责道:“龙儿,你刚才实在太放肆了。”

“我……”绍岩本想问‘我哪里放肆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以为然道:“母后,儿臣没有说错,舅舅他压根就没有把我当成是太子。”

“那你告诉母后,他怎么没把你当成是太子了?”

这句话倒是问到点子上了,绍岩灵机一动,指着那些妃嫔宫女,说道:“那为什么我要舅舅放了她们,他都不肯。”

郭皇后微微一笑:“傻孩子,你这么做,别说是舅舅不肯,就连哀家以及满朝文武大臣都不肯,这是高祖皇帝定下的规矩。”

第76章 极品皇帝(1)

“儿臣以为这个规矩可以废除。”

“为什么?这个规矩可是高祖皇帝定下的,谁都无权更改。”郭皇后诧异道。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况且高祖皇帝早已不在人世,我们作为后世的接班人应当把眼光放长远些,社会在不断地进步,人们的思想意识也在不断地提高,我们的制度方略也应相应地改革。”

绍岩作为一个现代人,追求的是现代化的管理手段,要想让员工服从领导,光靠震慑力是不行的,关键还得以德服人,要让员工觉得你好,才会乐意服从你,死心塌地地为你卖命。

“龙儿,你在说什么呀?什么接班人,什么改革,母后怎么一句都听不明白?”郭皇后听得不明不白,郭威赶忙来到她耳边道:“姐姐,臣弟以为龙儿这次回来像脱胎换骨了一样,会不会是这次南行听了些不该听的东西?传闻南梁国内很多刁民在妖言惑众,臣弟担心龙儿是不是听了那些的话,所以才变得如此古怪。”

郭皇后脸色顿变,她是个聪明人,她知道郭威是在恶人先告状,虽说郭威的话不能尽信,但其中确实有几分道理,所谓知子莫若母,郭皇后觉得现在的太子与之前大相径庭,不仅变得很懂事,就连说话的语气、方式都变了,难道真像郭威说的那样,在外面听了什么妖言。

绍岩通过郭皇后、郭威的异常神色,已经猜到他们姐弟俩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这小子向来鬼点子多,便不由分说,立即脱下身上的八瓜龙袍,双膝扑通磕在地上,“母后,儿臣不配做这个太子,请母后废去儿臣的太子头衔。”

“龙儿,你在跟母后说气话吧。”郭皇后还以为他在开玩笑随便说说。

绍岩认真地道:“儿臣绝无戏言,儿臣深知自己无法扛起一座江山,请母后另选贤能,以免误了社稷,误了天下子民。”

“你……你简直在胡闹。”郭皇后气得直跺脚。

绍岩的这一举动引起全场轰动,白眉、张家兄弟、王五等人以为他脑子发热才会说出这种话,郭皇后内心非常苦闷,龙儿明明知道我和郭威姐弟情深,他这么做不明摆着要逼我们姐弟二人翻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