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黑巫秘闻 第256节


第二百一十四章 降灵术

雾化壶让被附身的二龙夺去,肯定会出问题,但出什么问题现在还谈不上。

我仔细回想二龙刚才发疯的经过,有点不寒而栗,那附身的怪东西幸亏没有行凶,真要拿着刀子给我和妹妹一人一下,真没处说理去。

三舅取过来一条毛毯披在我身上,说:“强子,你别担心,我的手铐和脚镣都打开了,这几天跟着老张在县城转转,只要看见二龙那小子,肯定拿下。”

我有种预感,事情没那么顺遂,还是点点头,存了一丝希望。

我们又在密室里呆了两三天,这几天里风云突变,县城发生了大事,听张文涛说,阴间教总堂莫名其妙着了一把大火,火势凶猛烧死不少人,大火烧红了半边天,随着这把大火整个县城天下大乱,很多人出来趁机打砸抢,外面乱成了一锅粥,死了不少人。

这天晚上,张文涛带着五六个陌生人来到密室,有老人有女人有孩子,都是他的家人。他最小的孩子才四岁,让我妹妹抱在怀里哄着,众人团团围坐,唉声叹气。县城外面特别乱,天天都有死人的状况出现。

张文涛安顿好我们,又和三舅出去探听情况了。

过了几天,警察和士兵开进了县城,全城戒严,实行夜禁。满大街张贴着告示和大字报,严厉谴责阴间教,鼓励阴间教的教民去自首,逾期严惩不贷。

张文涛经过慎重思考,把家人暂时托付给我们,他去警察局自首了。后来又是接近一个礼拜的混乱,探听消息全仗着三舅,他是晚上出去,白天回来,每天都带回不算太好的消息。

满大街都是警车,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处处都有关卡,走哪都得查身份证,尤其严查外县人。

张文涛因为积极自首,作为积极分子已经放出来了,协助警方工作,还发了红袖箍戴着。他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家人接回去,跟我们说,他会尽快安排我们离开县城,这里会越来越严,上面不断派下来工作组,整个县城空气紧张,极度压抑。夜长梦多,我们要尽早离开。

这天晚上他来了,带我们出去。我和妹妹在密室里呆了将近半个月,头一次出来放风,外面空气很凉爽,很舒服。我和妹妹贪恋地呼吸着每一寸的空气。

在废楼后面的巷子里停着一辆车,张文涛送我们出去。我问三舅,有没有二龙的消息。三舅面色凝重,摇摇头说,二龙就像是凭空蒸发了,可能是趁着最初的乱乎劲已经离开了县城,去向不明。

车子在夜色的掩护下,穿胡同走小巷,最后停在靠近田野的地头。

张文涛说,这里是他能送到的最远地方,告诉我们顺着田野走,大概两个小时之后,就能到一个叫红河渠的乡镇,到那里每天都有去包头的长途客车,就可以脱身了。

夜晚,寒风凛冽,三舅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风衣,在大风中和张文涛握手告别,颇有点风萧萧兮的意思。

三舅说,等局势稳定下来了,让张文涛带着全家去江北玩,他全程接待。

众人拥抱分别之后,三舅带着我和妹妹踏上了回家的征程。深夜田野里一片荒芜,地上只有黄色的杂草,夜深人静,看不到人烟。我们三人顶风前行,两个多小时后,终于看到了有烟囱冒出来的黑烟,到了红河渠。

先找个旅店歇歇脚,等热乎下来了,我坐在床上唉声叹气,这次内蒙之行救出了三舅,本来挺好的,偏偏把二龙给整丢了。我对三舅说,二龙没发疯之前,已经觉出不好了,留下了线索让我去找他师父。

三舅凝重地说:“强子,你听不听我的?”

“听啊。”我有些奇怪,三舅怎么突然拿这个说事。

三舅道:“你听我的,我就好好跟你说,你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插手这些江湖事。”

“可是我已经答应二龙……”

三舅打断我:“他并没有给你期限是不是?遇到事情先不要着急,着急也没用。二龙找师父多长时间了,也是没什么下落,他都不行,你一出马就行了?你听我说,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稳定住自己的能力,继续提升。我们遇到这么多的事,你对自己的能力应该有一个清晰的判断了,你觉得你现在单独闯荡这片江湖,行不行?”

“三舅,”我沉默一下说:“照你这么说,那我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三舅道:“这样吧,思思也在,咱们今天就定下一个标准。你只要靠个人能力,挣下一百万,我就同意你出山,做你想做的事。”

“一百万……”我喃喃。

三舅点点头:“这一百万,一是对你的考验,二是你往家里挣了这一百万,也算给家里添补家用,尽你做儿子的责任。有这一百万垫底,家里的责任就算是到位了,然后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至于二龙,先交给我吧,我人脉广,先打听着,有什么消息会告诉你的。”

我想了想,大声说:“好!就一百万!”

妹妹说:“三舅,你也别再出去冒险了,等过完年好不好,妈妈一直盼着一家人能在一起过年。”

三舅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好,不折腾了,回家过小日子去。”

第二天,我们上了去包头的长途客车,折腾了一天,晚上终于到了包头。我们又买了三张去江北的票,在二里半机场登机,离开内蒙。

等到家的时候,离着走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站在家门口,我们三人感慨,真是恍若隔梦。

我真没想到,自己还能回来。

进了家门,刘东居然也在,正和妈妈看电视聊天。这小子挺讨丈母娘喜欢,不知说什么,给妈妈逗得直乐。

他看到我们回来,非常高兴,过来和三舅握手,然后和我拥抱,妹妹在旁边撇嘴:“你真把这儿当自己家了。”刘东哈哈笑:“要不咱俩也抱一个,小别胜新婚。”妹妹红着脸踢他,“去,去,胡说八道。”

老妈的气色越来越好,拉着三舅本来激动地流眼泪,听妹妹这么说,马上道:“我已经批准了,刘东就是我们家一员,就是我儿子,我看谁不服!”

大家都笑了,气氛洋溢着喜悦。

老妈拉着三舅的手,对我们说:“我告诉你们,今年全都在家老老实实过大年,过完年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年前我最大,都听我的,谁也不准再走了!听见没有?”

我们几个小的齐齐喊:“听见啦!”

然后是哄堂大笑。

离着元旦还有一个多月,在家就是舒服,好好歇了几天。反正没工作,天天睡到自然醒,醒了以后没啥事,我就去找三舅切磋,让他教我两手。三舅并没有急着教我巫术,而是先传授我一套静坐的法门,是龙婆坤大师传授下来,养神养体的一套功法。

三舅告诉我,巫术是很复杂的一套系统,有很多发展方向,依着我目前的资质,他认为我最适合学的是降灵术。

使用降灵术的巫师,一般被称呼为灵媒,说白了就是跟死人,跟鬼,跟阴魂打交道的一种法术。很多普通人其实平常也接触过,比如说笔仙、碟仙、还有稍微复杂的问米,请阴魂上身和家属对话,这些都属于降灵术。

三舅说,降灵术学好了之后,他可以教我如何制造鬼境,跟小红帽似的。

造鬼境的本事,三舅并不会,他不是主修降灵术,只是略通其门,但是其中的道理和法门他知道,领着我入门没啥问题。三舅告诉我,到时候他还会为我找一个合格的老师。

目前的情况是吃多嚼不烂,了解后边那么多知识也没啥用,先把入门学好了。

每天早上起来,我先按照法门打坐一段时间,然后吃早饭,吃完饭溜达溜达,再打坐。中午睡个养生觉,下午就不练了,要么出去到县里转转,要么跟着村里人到江里打打鱼,晚上看看书看看片,小日子舒舒坦坦,简直不啻王侯。

要说有什么心事,那可多了,假解铃没着没落,阿赞威答应给我的三百万美金,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情况,二龙下落不明,还有就是老妈一直念叨着,让我找个对象,说我这么大的人,工作工作没有,对象对象没有,在村里都抬不起头。

我劝她别着急,对象嘛,简单,找个女的还不容易,关键是要知根知底,互相有共同语言,投缘。

逍遥日子一晃过了大半个月,这一天不知怎么了,电闪雷鸣的,大雨从早上就下个没完,一直干到中午都没有停的意思。这个天就是适合睡觉天,我中午吃完饭,眼皮子撩不起来,回屋正睡着养生觉,突然客厅来了电话。

第二百一十五章 镇江兽

雷雨交加的天气,大白天也跟黑了夜似得,屋里空气极其沉闷。我睡得既香且沉,也不做白日梦,就在这时听到了砸门声。一开始以为是梦,砸了好长时间,越来越响,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趿拉着拖鞋过去开门,外面是妹妹焦急的脸:“哥,赶紧的,老雷头找你。”
首节上一节256/5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