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黑巫秘闻 第31节


法师在老头的耳边说了什么,老头端起大喇叭,冲着人群说道:“各位都安静安静,法师说了,他能感应到污染水源的那人已经被法术反噬,现在生不如死,他还感觉出应该有知情者就混在你们人群里……”

这句话一说完,所有人都炸了,叽叽喳喳说什么的都有。

老头继续说:“如果有知情者,你赶紧给污染水源的罪魁祸首带个话,让他来村里自首。法师说了,肯定会留一条狗命给他。如果晚了,过了明天夜里,大罗金仙都难救!有人说,这是不是杀人?错了,人法师一没动刀二没动枪,就坐在水边念经,警察来了也管不着,这就是能耐!”

法师点点头,缓步向着台下走去。

我深吸口气,翻开残稿,按照上面所教,用树枝在地上临摹出一个图案。这图案看着简单,其实画起来结构相当复杂,上下左右都对称,像是五个正方形循环相套。

画好之后,我仔细往下看,才发现一开始想简单了,这法术是要招小鬼儿,利用小鬼来传音,不但需要法阵,还要一些阴物,比如说小孩干尸、死者的骨灰,坟头土什么的。可我现在什么也没有。

既然行到这一步,我不想暂停,坐在刚刚画出来的法阵前,按照残稿记述的咒语,一句句念出来。

咒语应该是泰语,好在后面都用汉字做了音标。我生怕念错,读得非常小心。

第一遍读完没有反应,我从头又读了一遍,这次速度稍稍快了一些。

等第二遍读完,突然间感觉全身冷飕飕的。我深吸口气,紧接着又读了第三遍。

头竟然开始发晕,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我是又惊又喜,有反应就说明法术灵验了。平地起了一阵阴风,我眼前一花,隐隐就看到一个黑衣人似乎乘着风,双脚不沾地地飘来,很像是刚才的法师。

我动也动不了,快要昏倒了,听到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你是谁?为什么对我作法?”

我全身难受,无法呼吸,努力想说话,可不受控制,我迷迷糊糊说:“我是你要找的那人的朋友。他,他病入膏肓,你要救他。”

“破一方风水,他罪有余辜,恐怕你也走不了。”那声音说。

我勉强睁开双眼,山下灯光闪烁,有不少人打着手电上山而来。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鬼音之法?我就放你这一次。”那声音说。

我颤个不停,咬着牙不说话,姥爷的秘密怎么可能告诉他。

我在昏死的瞬间,脑门突然一凉,有人把一块凉布放在我的头上。

我打了个激灵,从头到脚似乎淋了一盆冷水差不多,清醒过来。猛地看向眼前的人,是三舅!

“三舅……”我几乎哭出来。

三舅一只手揽着我,一只手在空中比画了个很复杂的图案,然后说了声,跟我走。

我有了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在他的搀扶下,往深山里走。走了没多远,后面脚步声杂乱,山下那些人找上来了。

三舅带着我钻进山坡的一个小林子里,我们趴在地上,探头出去看。

来了很多人,把刚才我所在的地方围住。人群一分,那黑衣法师走了出来。他蹲在地上仔细看着,那里正是我画出来的法阵。

他仔细看了一会儿,站起来,然后开始四下里扫视。这人的脸一直藏在帽子下面,看不清长相,更看不清眼神,我却能感受到他的无比犀利。

他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把头埋在土里,心都快从腔子里跳出去了。

法师缓步顺着原路回去,有很多人在周围看热闹,用手电乱照,闹腾了好一会儿,下面才走干净。

三舅把我扶起来,我们两个蹲在树根底下。我说:“三舅,我找过你……”

“我知道。”三舅没有多说:“我去张宏家里看过他的情况,他中的是泰国药降。施法人是个高手。”

我惊住了:“小杏家村请来的这个法师居然是泰国人?”

三舅说:“会泰国降头的不一定就是泰国人。你刚才不也照葫芦画瓢招鬼了吗?”

我惭愧低下头:“我是瞎弄,没考虑后果。”

三舅看我:“强子,你很好,很有天赋。很多人就算照着法本练一千遍,也不一定能做到你这种程度。入这行讲究两种特质,一是像张宏那样的偏执,二是像你这样的悟性。”

“三舅,你出关就好了,没事了吧?”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三舅点点头,说没事了。

我们从树林里出来,我问他下一步怎么办,张宏的降头怎么解决。

三舅道:“张宏中的降头很麻烦,是降头师独门秘药。我能救他的性命,可如果没有解药,张宏以后也是个废人。”

“那我们怎么办?”我问。

三舅站在山路上,看着山下沉思:“既来之则安之,躲没用。”

我听不懂,又不敢多问。

三舅道:“你跟我来。到时候你不要乱说话,我来应付。”

我点点头,有点害怕。

三舅背着手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们一前一后从山上下来。三舅带着我进了村,他像是很熟悉小杏家村似的,大步流星,左绕绕右转转,不多时来到一排平房前停住,一盏昏暗的白炽灯照着这屋子的门脸。

三舅走到门前,没有进去,而是凭空画符,轻轻地道:“道法中人安冬前来拜访。”

门突然开了,里面没有灯,十分阴森。

我在后面看着,那黑衣法师正隐隐站在黑暗里。

“安冬,我就知道你在附近。”黑衣法师道:“怎么,这个是你徒弟?”

三舅道:“铁面,果然是你。”

我大吃一惊,原来他们两个认识。

黑衣法师感叹:“真是一辈不如一辈。安冬,你不如你师父,你徒弟不如你。”

三舅道:“他不是我徒弟,是我外甥。今天的法术,也是他自己照葫芦画瓢摸索着用的。”

黑衣法师大吃一惊,透过黑暗看过来,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极其犀利。

“不过,”三舅说:“你的药降确实害了一个人,那人真就是我才收的徒弟。”

黑衣法师道:“是污染神泉的人?果然和你有关系。”
首节上一节31/5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