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黑巫秘闻 第387节


豆豆在玉佩里懒洋洋地说:“君小角是大鬼,它也要修行,而且它的修行境界比我要困难一万倍,修行过程中它需要吸收很多很多的阴气,前些天它蛰伏未动,我感觉不到它。就在刚才,我感觉到这里有大量的阴气波动,越到这里我越肯定它就在!因为我嗅到了它的气息。”

我心脏狂跳,不知怎么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当初安倍睛明找了那么多同道才把它抓到,现在我一个人能行吗?”我有点忐忑不安。

豆豆嗤嗤笑:“放心吧。经过多年封印,它没那么强了。”

我总觉得它这个笑有点阴阳怪气。

我往小区里进,这片小区能看出有年头,楼都有些破旧。正走着,我忽然想到一件事:“你说你是根据阴气大量波动找到的它?”

豆豆说对。

“那你能找到,会不会也有其他人发现这种异常?”我说。

“肯定有。”豆豆道:“不要小看世间的修行者。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君小角,中国有句老话,叫先下手为强。我相信没有人能比咱们更快,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它这么一说,我就有了想法,这次来不管能不能抓到君小角,都要先找到它,先过一手再说。

我们穿过小区,后面有一些农家院,正走着,就看到有一户院子的大门开着,院子里有一个中年男人在训斥自己儿子。他儿子大概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天虽然不冷,还是有些凉意,这孩子穿着秋衣秋裤站在风里,冻得瑟瑟发抖。

那中年男人不但不心疼,反而训斥的愈加变本加厉,时不时还用手打几下,揪住小孩的脖领子来回撕扯。

我实在看不下去,来到院子口说:“这位大哥,训孩子呢?”

他看着我,眼睛瞪圆了:“你是谁?”

“我就一路过的,不能这么打孩子。”我说。

“你懂个……”他本来想骂,看我这么年轻,又把脏话咽进去:“我教育自己儿子,管你什么事。”

我也觉得自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自己一屁股屎还没擦干净,怎么管起别人的事情,正要转身走豆豆忽然道:“君小角就在这里!”

我猛地一震,看着院子里的父子。

这时,里屋的门一开,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应该这家的女主人,端着脏盆子,出来倒脏水。这娘们一点道德没有,我这么个大活人在这,她直接把水从我身边倒出去,白了我一眼,然后把院门关上。

她回头教训自己的丈夫:“以后院门锁好,现在小偷这么多。”说着,翻着白眼又瞅了我一眼。

第三百三十六章 恶灵现身

我感觉这一家人素质特别低,当爹的教训儿子又打又骂,当老婆的粗鲁无比,指桑骂槐。

我暗暗问豆豆,君小角附在这三口家谁的身上?豆豆道:“没有附身,看不出来,但是一定就在这周围藏着。”

那女人那么骂我,我也没走,靠墙站着,看着那中年汉子继续训斥儿子。那儿子也皮实,你骂任你骂,他留着鼻涕站在那里,就那么看着自己爹,任凭大人推来搡去。

中年男人训了一会儿,看我不走,他脸有点挂不住,走过来说:“你到底有事没事,别站我们家门口。”

他老婆从院子里抄起一把火钩子,气势汹汹走过来。火钩子是属于老年间的物件,专门掏炉灰用的,现在一水儿都是暖气,这东西早就看不到了,他家竟然还有这东西。

他老婆吓唬我,要用火钩子刨我。那小孩站在后面,大声笑,喊着“弄死他,弄死他。”

我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隔着院门递进去。钱一出现,两口子顿时眉开眼笑,换了个态度,女人一把抄过来:“你到底是干嘛的,还给我们钱。”

我说道:“我是附近报社的实习记者,负责了解老百姓的居民生活,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好往上面反应。”

“大兄弟,我可得跟你说说,”老婆把院门打开:“我们这片冬天的暖气一点都不热乎,钱都让煤气公司给贪了,你可得好好往上反应反应,我们冬天还自己家烧炉子,要不太冷了,这帮王八蛋……”然后她骂起来。

我太了解这样的人了,无利不起早,真要想调查出什么,不掏钱是不行的。我现在想开了,该花就得花。

孙女士那边还有一大笔酬劳没有支付过来,那笔钱肯定会到位,现在花的都是小钱。

我又问了问,最近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事,这两口子简直就是抱怨精,把我当成诉苦的对象,吐槽自己的生活大倒苦水。听他们的意思,这两口子活在世间就是来遭罪的,没有一件事顺心,所有人都找他们别扭,挣不着钱过苦日子,好不容易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这孩子还不学好,学习倒数不说还到处惹是生非。

他们两个说的时候,我用法力探测过,确实没发现阴气的踪迹。但我还是比较相信豆豆的,她没理由骗我,她说这里有问题就一定有问题,但现在还没有发现。

这件事没法着急,只能先观察,我给夫妻俩留了电话,告诉他们如果发现什么异常就要来找我。

从他们家院子出来,我又暗地里转了一圈,躲在安静角落用法力去探,能够感觉到周围确实有阴气,但是这股阴气不是独独在他们家,周边的房屋都有阴气,看样子和靠近墓地有很大关系。

我不甘心,又在周围巡视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

豆豆让我不要着急,说君小角十分狡猾,现在一定是蛰伏起来了,不过它不会潜伏时间太长,因为它要借阴气修行,下次一定能抓到它。

我开着车回去。接下来几天十分安静,豆豆晚上抓紧一切时间修行,沐浴月光,我也没管她。

这天一大早我起来晚了,快十点才到店里,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红色豪车,推门进去,原来孙女士来了。她换了身衣服,是宽大裤腿的休闲装,看起来风姿绰约,特有女人味。

她正在和老木还有小鱼聊天,看我来了,赶紧站起来,又紧张又是兴奋:“王法师好。”

“客气了。”我说。隐隐有了预感,难道她是送钱来的?

果然孙女士说:“大家都到齐了,我就直接说了,根据王法师提供的线索,我找到老赵留下来的财产。有银行的存款,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首饰,根据咱们事先的约定,这是你们的酬劳。”

她把一张银行卡在桌上推过来。

“多少钱?”老木问。

孙女士淡淡笑:“不多,一百万。”

“多,多少?”老木眼睛睁圆了。我拉过椅子坐在旁边,笑着说:“木大哥,一百万就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是,不是,”老木看看孙女士说:“我以前也找人用法术去帮忙,酬劳都是小来小去的。一个活儿能干出百万来,算是破了纪录了。”

孙女士很淡然:“这得分什么活儿,你以前干的大多是驱邪之类,我这个是寻找财产,性质不一样。行了,本来想中午请你们吃饭的,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处理。钱就给你们了,具体怎么分配你们内部商量。”

说完,她扭着小屁股上了外面的豪车,嗡嗡嗡一阵发动机狂啸的声音,绝尘而去。

“他妈的,”老木瞅着外面的烟尘说:“这小娘们,谁要以后把她娶回家算是祖上积德了。”

小鱼道:“我就是给强哥打下手的,没出什么力,这笔钱强哥全权支配。”

我翘着二郎腿,点燃一根烟:“不要这么谦虚,大家都说说。”

老木道:“我看这样吧,你们哥俩也要存点钱。这一百万先存五十万,作为储备基金,以备以后不时之需。剩下五十万,我和小鱼一人分五万,剩下四十万都是王强的。”
首节上一节387/5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