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黑巫秘闻 第523节


释夫和尚看看我,叹口气:“也罢,佛祖有割肉伺鹰,我虽然不敢自诩那么高的境界,但是基本的慈悲心还是有的。王施主,你要神通去见心爱的人,真是闻者流泪啊,那我就成全你吧。只是……”

“只是什么?”我问。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给,只能你自行来取。”释夫和尚道:“而且,刚才我答应那位大姐,十分钟就要回去。现在闲聊已经过了一半的时间,所以我只能给你五分钟,你若在五分钟内取走,神通就是你的了。”

我呵呵笑:“合理。神通也是机缘,取不走自然表明我没这个机缘,谁也赖不着。”

释夫和尚点点头:“王施主能有此心性,真是难得。那就来吧。你想怎么个取法?”

“你随便找个姿势,不要紧张,不要反抗。怎么舒服怎么来,我摸着你就行。”

释夫和尚听完哈哈大笑:“我活这么大,连主持方丈都没怎么摸过我,这处子摸反而给了你王施主,也算咱俩机缘不浅。”

他站在江边,双手合十,缓缓闭眼。我站在他的身后,深吸口气,缓缓伸出双掌拍在和尚的肩膀上。

这和尚言语诡诈,虽然说是让我随便,但我还是加着提防。

我返神进入神识,暗暗调动里面的亡灵,包括君小角,如果发现不对劲,让它们一拥而上,我就不信这和尚能顶得住!

都安排好了,我开始默诵心咒,同化抽取释夫和尚的神通。

我这边咒语一起,释夫和尚闭着眼睛说:“王施主,你能在修行人大会上如此出风头,恐怕就是这个咒语的原因吧。”

我没理他,加快语速,狂抽这和尚的神通。可念着念着,却越来越心惊,以前同化其他高手的时候,能很轻易感觉到他们的神通到我这里来了,可这和尚的身上空空荡荡,也不能说一点有价值的都没有,顶多有一些念力,和普通人完全一样。

他的神通呢?

这时江面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响了能有十几秒,响过之后,释夫道:“已经过去两分半了。看来我这个神通和你无缘啊。”

不对,不对,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我看着和尚的背影,心想不拿出点真本事来是不行了。和冯子旺一战之后,我一直没有太恢复,不敢调用法力,可驱使神识中的亡灵还是没问题的。

我就给你来个鬼缠身!

我开始调动亡灵,那些鬼魂从我的神识中驱赶出来,爬上和尚的身。释夫和尚本来挺直腰板,鬼魂一上去,他的腰明显弓起来,两个肩膀像是在承担巨大的重力。

释夫和尚还是闭着眼,说道:“好大的业力,好强的冤力,我听到了它们的哭声。你背负这些亡魂,是不是很辛苦啊?”

我笑笑:“癣足之患而已。”

“嗯~~嗯~~~”和尚摇摇头,像是撒娇一样否定:“所谓佛前一粒米大如须弥山。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个冤魂都有各自的不幸,不要小瞧它们。我相信王施主,已经被困扰了很久吧。”

“我自有办法,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我脸上的汗下来了,所有的亡灵都缠在这和尚身上,换一般人早就崩溃了,可他跟没事人似的,举重若轻。

“莫不如这样,今天就算了,”释夫说:“下一站我会到杭州去,我在灵隐寺等你。你若来了,便是结缘,我替你化解这些亡灵的怨气,如何?”

“然后呢?你再把我一身的修为都给洗净?”我咬着牙说。

释夫道:“我没什么修为,只有个神通,还觉得是累赘。真想过过无有一身轻的日子。王施主,你不觉得现在很累吗?呦,对了,还有一分钟了。”

我颓然放开手,把那些亡灵收回神识里:“好吧,我输了。你赢了。”

释夫和尚这才转过身,缓缓睁开双眼:“王施主,我可以走了吗?”

我叹口气,从怀里掏出御币,颓然地说:“我最心爱的女人就在这里面封着,却见不着她,还留它有什么用。”我扬起手,对着黑色的大江,把御币扔了出去。

释夫赶紧道:“王施主,不必如此。”他凌空跳起来,抓住了御币。

这时江面响起汽笛声,这是客运船发出的登船通知。

释夫犹豫一下:“王施主,你我也算有交情。我马上要走了,临行前就帮你开了这个法器,让你见到你女人一面。也不枉你这个痴情的种子。”

他握住御币,默默凝神,只见御币中氤氲而出一个浮空的女孩,正是小猫,静静躺在那里。月光如水而下,照在她的身上,她虽然昏迷不醒,却纯净如月下仙子。

释夫和尚感叹:“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啊。”

这个时候我召唤出君小角。君小角本就是大妖,临空出现,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他张牙舞爪,手里举着太刀,一刀劈向释夫。

释夫看向我,叹口气说了一句话:“妙计!”他没有躲,君小角一刀下去,刀锋划过释夫的光头,从额头砍进一路下划,从下巴出来。

君小角所用之刀并不是真刀,而是专门袭击人神识和元神的法力之刀。这一刀下去,君小角悬浮空中,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他看看和尚叹了口气,然后自行回归进我的神识里。

释夫表面看不出任何的伤势,他踉跄了一下。我一把扶住他,念诵心咒,就感觉一股力量狂泻之势从他的身体里出来,一直冲涌到我的身体。

我仰天长笑,终于拿到了最关键的神通,出行鬼境而无碍。

当初杀掉豆豆的时候,我还暗暗后悔,应该把它的神通都给同化就好了,可惜啊,当时心软。

现在有了释夫和尚,正好能弥补这个缺憾。

释夫和尚没有任何抵抗,他的神通都同化到我这里。他一栽歪,差点摔倒,我扶住他,轻轻从他的手里抽出御币,放回内兜。

我看看表:“正好,五分钟。”

释夫和尚没有说话,垂着头,像是睡着了。我扶着他一路回去,重新回到候船厅。这时旁边那大姐笑着打招呼,问道,你们聊完了?

我点点头,告诉她这和尚有心脏病,希望上船之后多照顾照顾。

大姐严肃起来,拍着释夫和尚的肩膀:“小师父,你没事吧。”

释夫缓缓抬起头,他的双眼充血,轻轻说:“我没事。”

我转身要走,释夫和尚想站起来,大姐赶紧搀扶住他,他看着我:“王施主,你好自为之,我在灵隐寺等你。”

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希望那时候你还活着。”

大姐好像看出点什么事,嘟囔说:“你们是朋友吗,怎么这么说话。”

我走出大堂,心情无比爽朗。一边往外走,一边内返神识,发现那里的空间又一次拓大,三眼夜叉也长高了。

我忽然明白了其中的诀窍,要想恢复如初,必须要同化和吸收其他人的神通或是法力,这样才能滋补我自己。

第四百五十一章 低头

从码头离开,我回到家里,进门看到三舅和小鱼在。我皱着眉,三舅现在也跟我有隔阂了,不像往日那么亲近,有什么事都和小鱼说。
首节上一节523/5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