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黑巫秘闻 第525节


我端起茶水,轻轻吹着热气,没有说话。

施鹏皱眉:“我说你们两个有没有诚意,小孩过家家呢,赶紧的,拿出点诚意来。”

冯立“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师父在上,受小徒一拜。”

富少伟哈哈大笑:“没看出来啊,你小子也是个见杆爬的主儿。老大,算了吧,饶了他们一次,大家还是兄弟。”

我放下茶碗,对冯立说:“小冯,家几口人啊?”

冯立眼珠转转,不知道什么意思。施鹏道:“老大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四口,上有父母,下面还有个妹妹。”冯立说。

我问家里是干什么的。

冯立道:“我爸在开发区那里开了一家玉石工厂,做玉石加工的。”

富少伟笑:“他是富二代,有的是钱,老大以后不用惯他毛病,让他出出血。”

我走过去,把冯立搀扶起来:“都是兄弟,出什么血,没事。”然后转过头看火哥,一字一句说:“你怎么不跪呢?”

火哥愣了,没想到能针对他。他上次被我揍的伤还没好,脸上缠着绷带,一副丧家犬模样。

他愣了愣,场面顿时静下来。

我慢慢转到他身后,对着他的膝盖弯上去就是一脚。火哥吃不住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我抬起脚踩在他的头上,大声呵斥:“给我低头!”

第四百五十二章 颠倒众生

我一只脚踩在火哥的脑袋上,使劲往下踩,火哥的脑袋还真硬,怎么都不低,牙咬得咯咯响。

施鹏赶紧说:“小火,别这么犟,老大叫你低头你就低头,都是自家兄弟也不吃亏。”

火哥咬着牙,竟然还在笑:“踩得好。老大,我就是想看看,是你脚力大还是我头硬。”

富少伟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喝着茶,饶有兴趣地看着。

我这么踩着火哥的脑袋,慢慢加力,他的脑袋使劲往上顶。我们两个就在这角力。我其实一脚下去,都能把他脑袋给踩爆,但我就是在慢慢加力,享受让他屈服的过程。

火哥的脑袋一点点往下低,他两只手撑着地板,全身栗抖,额头的汗滴滴答答往下落。

房间寂静无声,施鹏不再劝,和富少伟一样旁观,而冯立直接坐在地上,都看傻了。

最后我终于把火哥的脑袋踩着,挨到了地面。火哥哈哈大笑,笑声里竟带着哭腔:“好,好,老大威武!”

我抬起脚,拍拍他的肩膀:“好,火哥果然是一条硬汉。”

火哥抬起头,整个人像是在水里捞出来一样,气喘吁吁,勉强笑:“老大真厉害。以后不要叫我火哥,叫我小火就行。”

富少伟放下茶碗,说道:“咱们兄弟终于尽释前嫌,中午我摆个宴,咱们搓一顿。老大,酒楼刚送来一批乌江鱼,全是野生的,味道美极了。我们酒楼来了几个成都厨子,尤其擅长六合鱼,今天大家尝尝。”

我们一起前往宴席包间,走在走廊里接到一个电话,是陌生号码。我本来想挂的,想想还是接了,电话里传来沙哑的声音,我忽然想起来,是张宏。

“强子,你在哪呢?”

我落后众人一步,轻声说:“在锦宴楼,富少伟宴请,要不你来吧。”

“我不去凑这个热闹。”张宏说:“今晚八点交通大学后身的夜市,我等你,就这样。”

他把电话挂了。我想了想,哥俩正好也可以唠唠。

进了包间,只有我们几个人,我说道:“黄非池呢?”

黄非池是排名五十的修行人,修行人大会并没有注意到他。他曾经伙同冯立骗我来着。

冯立谄媚地笑:“老大,自从你当上老大,他吓得屁都没放一个,滚回河南老家了。”

“光咱们几个老爷们干吃啊。”富少伟发现这么个事。

施鹏一拍脑袋:“你看看,应该找几个女孩作陪。”

“别说那么难听,什么叫作陪,就是活跃一下气氛。”富少伟道:“我想想啊,叫谁陪陪老大。”

“别叫那些庸脂俗粉。”施鹏道:“找几个有素质的女大学生,女文青啥的。”

富少伟正要打电话,我道:“冯立。”

冯立蒙了一下:“老大你说。”

“要不然就叫你妹妹来吧。”我说。

冯立那张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吭哧吭哧笑了几声。

施鹏道:“好姑娘有的是,我手头就一堆女的,个个极品,我这就打电话。”

我把筷子放下:“我就想试试我说话有没有人听,是不是真把我当老大。冯立,把你妹妹叫来。”

冯立汗都下来了:“老大,我妹妹是大二学生,没跟社会人喝过酒,不懂什么礼数,傻丫头一个,来了让大家见笑。”

我摆弄着茶碗,没有说话。

施鹏道:“小冯啊,别那么不懂事,就把你妹妹叫来。也不干别的,就是吃顿饭。”

“她,她在开发区上学,来回耗费的时间太长。”冯立吱吱呜呜推辞。

富少伟看看我,然后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扔给冯立:“你去,开快点半个小时应该能接来。你们不到我们不开席。”

冯立叹口气,拿起车钥匙往外走,火哥也站起来,说一起跟着去。

富少伟有点不高兴:“赶紧的吧,别墨迹。”

等他们走了,席面一时开不了,富少伟带着我和施鹏到后厨,去看四川厨师怎么做六合鱼。片草鱼的时候每一刀下去都要薄若蝉翼,要求鱼片久浮水面而不沉。

我看得津津有味,难怪锦宴楼名声这么大,确实有点玩意。
首节上一节525/5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