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148节

  看着女仆皱眉的样子,财富女神嬉笑一声,“因为正好嘛!如果只需要展现一次神迹的话,可是能够省下不少神力的。”
  “你还真是会精打细算。”
  只是看了几眼,女仆就放下了那份计划书,然后故作心不在焉的问道:“你知道塞斯他这几天在做什么吗?神神秘秘的……”
  “这个呀……暂时保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财富女神又笑了一声,“总之,他说他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第255章 月是故乡明

  “感情!重要的是感情!”
  塞万提斯又重复了一遍,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他就有些难受了。
  让一群糙爷们儿女汉子念诗念出感情来,不得不说他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静夜思》,很简单的一首诗,借助夜晚明月一景来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按理来说应该很容易的。
  塞万提斯已经尽可能把汉语翻译成了通用语,他自己都感觉自己翻译得不错,让这些冒险者来念,可是他们念诵的时候却毫无感情可言,他感觉他的钱都白花了!
  是的,这些冒险者是他花钱请来的,为的就是让他们念念诗。
  他给他们讲解过了诗句要表达的意思,又让他们试着用感情去念诵这首诗,可是就发生了现在的这些事情。
  他们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在异地抬头起来看到月亮就会想起家乡这样的事情,这对他们来说甚至可以说是‘荒谬’。
  冒险者都知道这位黑龙公爵是一个疯子,经常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但他们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花钱让他们这群人念诗!
  这不是那些吟游诗人或者是学者、贵族才会做的事情吗?为什么要找他们来?
  塞万提斯也觉得自己是傻了,为什么要请这些人来念诗,明明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的,比如那些学习过汉语的孩子,还有知识教会的牧师和牧师学徒。
  可是他们也接触不深,最多也就是‘学会了’的程度,但没有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又怎么能够读懂这些诗句?
  那些学习过汉语的学生与这些冒险者之间的差别不大,反倒是这些冒险者,若说他们不怀念故乡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为了钱财或理想而奔波,有时候放浪形骸,除了因为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死了,想要在那之前好好享受一下之外,又怎能说他们没有思念过自己的家乡和家人呢?
  那些学生也学过《静夜思》,但他们对这首诗的理解大概也就是‘哦,这样啊’的程度,而这些冒险着呢?
  如果说,他们真的能够理解这首诗的话,那么塞万提斯觉得,他们一定能够为那位月神提供一份微薄的信仰之力。
  黑龙坐在这间名为‘奥尔与蜜汁烤鱼’的酒馆里,身边围了一圈的冒险者,其中也有一两个吟游诗人,可是他们却无法理解黑龙所说的那首诗之中的意思。
  一个冒险者给自己灌了杯酒,一抹嘴角,嚷嚷道:“领主大人,你说的我们都能听懂,但是我们就是不明白,怎么看到月亮就能够想起家乡呢?”
  黑龙龇牙咧嘴,他感觉自己和这些冒险者说不通了,明明他之前已经解释过几遍了……
  塞万提斯皱了皱眉,忽然又有了个新的想法。
  “嗯……我这么说吧!”
  塞万提斯双手画了一个圈,“月亮,明亮的圆月,你们应该见过吧?”
  看到冒险者们点头,他又接着说道:“那么,在几年前、十几年前,你们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你们是否会有过一些想法?比如说,月亮上其实住着一种我们所不知晓的种族,祂们是月神的仆人;再比如说,看着圆月,你们不觉得那像是一块大饼吗?小时候,在你们出来闯荡之前,你们有这么想过吗?”
  众冒险者摇头,“没有!”
  “咝……”
  黑龙都有想放弃了,看着这群没点浪漫细胞的冒险者,他真的有点想要放弃了。
  “如果说……”
  塞万提斯又想了想,才说道:“你们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偶尔会不会看着月亮想起家乡和亲人?”
  “看着月亮,是否会想着这个月亮与身在家乡时所看到的月亮一样?”
  “看着月亮,是否会想起曾经还在家时也有过如此辗转反复却睡不着觉的时候?”
  “看着月亮,是否会想起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也许也和你们一样,睡不着觉而走出屋外,和你们注视着同一个月亮?”
  酒馆里的吵闹渐渐消退,烛火的影子在墙壁上摇曳,街道上的路灯散发着温和的光,照进了门内。
  敞开的门仿佛把世界分成了两半,一半是门外,热闹非凡,另一半是门内,悄无声息。
  冒险者们已经怔怔出神。
  他们原先只是半开玩笑式的听着塞万提斯说话,因为就连他们自己都觉得他们不可能从那些‘优雅的、高贵的’诗句里听出些什么东西。
  那些都是贵族和学者才喜欢玩的,而他们这些粗人,又怎么能听懂?
  但是他们,确实是听懂了。
  他们不仅听懂了,还因为塞万提斯的这些话陷入了回忆。
  曾经他们有这么想过吗……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现在是这么想了。
  无论古今中外,总逃不过一个故土难离,即便是这些冒险者一样,更何况他们之中还有人本来就是被生活逼的不得不出来找工作,成为冒险者也是因为一些巧合。
  他们之所以会来酒馆买醉,无非就是因为心里迷茫,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空壳,内里什么都没有。
  原先他们可能还有一些理想或者梦想之类的东西,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就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只是为了赚钱而赚钱,没有半点目标或者理想,活得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灵魂的人偶,虽然是在笑,虽然是在哭,可是内里却是空洞洞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喝酒是顺着食道把酒水灌入胃里,仿佛那样就能够唤醒自己的灵魂,也只有在喝醉之后才会感情流露。
  现在猛然想起,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
  为了赚钱而赚钱,为了活着而活着,和普罗大众没什么区别,因为他们只是活着就很辛苦了,哪里还有时间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现在他们放松下来了,所以也有那个时间精力去想想其他的东西了……
  酒馆里只剩下了吞咽酒水的声音,塞万提斯没有继续说什么,也没有让他们再次念起那首诗。
  作为一头龙,塞万提斯不是很懂‘思乡’到底是个怎样的感情,对他来说,搬迁居所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许也是因为龙族从一开始就四海为家,所以一直没有过什么‘思乡之情’。
  不过那是以前,以前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瑟拉要把那间小木屋装饰起来……现在他也有些明白了。
  “领主大人……”
  一个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冒险者放下酒杯,眨着迷蒙的眼睛,“您刚才……念的那首诗是什么来着?”
  塞万提斯微微一笑,轻声念道:“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的《静夜思》!”
  那个醉醺醺的冒险者跟着黑龙把这首诗念完,然后打了个酒嗝,趴在桌上,侧头看着向门内倾泻月光的明月。
  “‘在寂静的夜里思念故乡’吗?”
  冒险者笑了两声,“这里的月色不错,但我总觉得吧……在我的家乡,月亮更圆、更亮!”
  这个冒险者猛然站起,举起酒杯,大声念道:“‘皎洁月光洒满床,恰似朦胧一片霜。仰首只见月一轮,低头教人倍思乡’——各位,我还是觉得故乡的月亮更加好看!”
  “哈哈哈,哪里的月亮不都一样?还说什么‘故乡的月亮更加好看’……”一个冒险者拍桌大笑,可是笑着笑着,他的笑容就消失了,颓坐在椅子上。
  塞万提斯站了起来,他没有继续看下去的欲望了,因为他知道,他的试验已经成功了。
  但是,那个醉醺醺的冒险者叫住了他:“领主大人,请等一等!”
  已经快走到门口的塞万提斯疑惑地回过头去,看着那个冒险者。
  那个冒险者因为醉酒而双颊通红,但是他的眼神却已经变得清明而认真。
  “领主大人。”冒险者认真的问道:“不知像我这样的人,是否也能够识字?呃,我是说,去学校……”
  这个冒险者年近中年,而悲风领的学校招收的都是一群小孩子,所以当他把这话说出之后,酒馆里便一片哗然。
  “杜姆,你都多大了,还想去学校?领主大人肯定不会……”
  杜姆刚刚回头怒目而视,塞万提斯的声音却传来了。
  “可以,当然可以!”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杜姆本人也愣住了。
  他们惊讶地看过去,看到了‘领主’脸上的笑容。
  “我们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向往学习的人,而且我们也没有说过,我们的学校只招收孩子——任何一个想要识字的人都可以申请进入学校学习!”
  “我是说,‘任何人’!”


第256章 不为人知的宣言

  “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厉害的!”
  安娜和伊蒂丝都因为安娜即将要成为财富教会圣女这件事忙了大半个月,所以在用过晚饭之后,她们便早早睡下。
  但是黑龙和女仆都不可能这么快就休息,他们两个和财富女神聚在温德城堡的书房里,准备交流一下最近所发生的事情。
  最先开口的还是塞万提斯,他满脸骄傲的说道:“昨晚,就在昨晚,我发现了一个新的获取信仰之力的方法,不需要任何人的信仰——当时我就念了两句诗,那几个冒险者就不知道为哪个神灵提供了信仰之力。我觉得吧,不只是诗词,可能就连‘歌曲’都能够让人们提供信仰之力,只要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不需要信仰,只需要认可就足够了!”
  “最近这几天你都在研究这个?”
  女仆没把视线从面前这本书上移开,就随口说了一句:“所以你是想说,为了拯救濒临倒闭的教会,神灵可以选择站出来成为偶像?”
  说着,她还不经意的看了财富女神一眼,惹得财富女神有些不高兴的叫了一声:“喂!财富教会还没到要倒闭的地步呢!”
  这话一出,黑龙和女仆都愣住了。
  “你这是……如果财富教会要倒闭的话,你不介意成为偶像吗?”
  财富女神看到黑龙似乎有几分意动,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这么看来……她似乎真不介意!
  塞万提斯觉得,可能是他和她之间对‘偶像’这个词的理解有些偏差,所以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在舞台上唱歌跳舞的那种‘偶像’……”
  财富女神的情绪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暴躁;
  财富女神抄起了刚才还在坐着的椅子;
  财富女神把椅子抡到了黑龙的脑袋上。
  顶着一头发的木渣子,塞万提斯终于闭上了他的嘴巴,在财富女神打了一个响指之后,那张椅子又变回了原样,她气呼呼地坐回了椅子上。
  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不然也不会连做这种事情都运用到了神力。
  现在温德城可还不是她的圣城,她的神力每天份额也就那么多,无法连接神国也就意味着无法获得神力补充,现在她使用的都是信徒直接提供给她的神力,如此使用神力简直就是一种奢侈。
  现在的财富女神虽然能力很强,但是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作为支撑,只需要两位传奇就能够杀死她,而如果是擅长暗杀的传奇游荡者或者传奇弓箭手的话,她甚至无法依靠神灵的感知能力躲开刺杀,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她就已经被杀死了。
  在成神之后,她就几乎没有战斗过,而几百年前的战斗经验早就被她忘了个精光,所以她要外出的话,就必须要有塞万提斯或者瑟琳娜做陪同。
  眼下,‘财富女神的真身在悲风领’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斯洛·门德斯,下层人民还不怎么清楚这件事,因为这个时代交通闭塞,消息传播的速度也极为缓慢,但这也只是相对于下层人而言,对于上层人,却正好相反。
  恐怕现在的温德城里已经来了不少探子,而且他们大概也已经知道财富女神在这段时间里是住在哪的了。
  “塞斯,你闭嘴。”
  “哦……”
  女仆一声令下,塞万提斯就乖乖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首节上一节148/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