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205节

  他们可以看到,‘它’那如同黑雾般的身躯上,布满了挣扎、扭曲、痛苦、恶毒的面孔,有年轻人、有老年人,有孩童、有妇女,那是埃尔法罗侯爵和‘紫荆’家族制造出来的怪物。
  那些扭曲的灵魂凝结成了一体,成为了一头强大的、难以战胜的怪物!
  那头怪物现在正在将他们的战友吞噬,那些可怜无助的士兵面对‘超凡’的力量毫无抵抗力,在骑士们眼中,那头怪物已经足以媲美‘传奇’。
  但是,这又如何?
  黑森林中有着堪比传奇,甚至还有比一般传奇更加强大的魔物,即便是面对那般强大的魔物,他们也胆敢发起冲锋。
  如果说以前,他们是为了守护悲风领,他们的亲人一直站在他们身后,他们不得不去战斗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是为了‘自己’而战!
  因为愤怒——他们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原本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被这种该死的怪物吞噬;
  因为兴奋——面对如此强大的怪物,他们的斗志早就已经燃烧,他们可是最喜欢挑战强大了;
  因为热血——无关其他,也许是克雷洛夫三世的呐喊,也许是他们看到了旗手们背负的旗帜,旌旗猎猎,所以,他们的热血在沸腾!
  此时的伦德骑士已经无需再闭上双眼,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直刺到了那头怪物的身上,尽管‘它’并没有任何反应,但这却证明了伦德骑士又一次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所有人的身体都已经紧绷,少数人更是暴露出了些许的‘兽化’倾向,原本就已经‘沸腾’的血液在这一刻,将他们体内蕴含的力量激发得淋漓尽致。
  所有骑士都已经将骑枪平举,比他们本人更加嗜血的坐骑咧起了嘴角,露出满口尖锐的牙齿。
  无需号角、无需鼓舞,他们只需要一个命令,凯尔骑士便给了他们一个命令!
  “冲——锋!”
  轰!
  坐骑们的前蹄抬起,又轰然落下,与它们狂热的主人相同,早就已经习惯了集团冲锋的它们就连蹄子落下的时间都相差无几。
  轰隆隆!
  他们的冲锋为地面带来了震动,那仿佛地震一般的巨大声响甚至让逃跑的王室军士兵都忍不住为之侧目,尽管并没有多少人看清楚了,但是看到了那支熟悉的军队之后,士兵们又一次感受到了震撼!
  “弓!”
  大风迎面吹来,伦德骑士抬起手中短弓,同时,下达了一个命令。
  除了其他骑士和旗手之外,所有士兵都拿出了短弓,并且抽出了三支箭矢。
  他们无需担心无法射中那头怪物,甚至不需要瞄准,只需要将箭矢搭在弓弦上,将箭矢射出——那一箭,必中!
  苏曼骑士的【复仇标记】为伦德骑士指引了目标,他只需要稍加瞄准,然后松开紧绷弓弦——
  嘣!
  弓弦弹动,箭矢撕裂空气,伦德骑士将那支箭矢射出。
  一支裹挟着狂风,以无可匹敌之势,击碎了那头怪物的上百个‘面容’!
  嗖——
  无需伦德骑士下令,所有士兵都在同一时刻松开了弓弦,这一刻,他们射出的箭矢犹如漫天星辰般的璀璨!
  旋转的箭头突破了空气的阻碍,霎时化成千百星辰,将那头怪物五十分之一的身躯击碎。
  ‘生命之火’已经点燃,‘精神之光’犹如一座灯塔,将光芒向四周辐射,以【复仇标记】作为引导,伦德骑士所释放的【千星】便无需再瞄准,士兵们将箭矢射出,终于引起了那头怪物的注意。
  密密麻麻的扭曲面孔投过怨毒的目光,‘它’不仅怨恨这个世界,更加怨恨‘生命’,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只要拥有灵魂,‘它’都将给予他们以最大的恶意。
  “啊!!!!!”
  意识混沌的怪物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啸,试图用这能够直击心灵的尖啸将这支军队击溃。
  但是‘它’错了……
  “骑士应当谨守誓言!”
  “骑士应当披坚执锐!”
  “骑士应当保护弱小!”
  “骑士应当谦虚谨慎!”
  骑士们的战吼穿透苍穹,战马披上了战甲,士兵的武装在闪耀,他们的‘火焰’汇聚成了一团,‘光芒’耀眼得让人难以直视。
  已经很近了——他们和‘它’的距离已经很接近了!
  骑士们的身上绽放出了光芒,士兵们发出了怒吼,当马蹄又一次踏下之时,他们得到了又一次的‘升华’!
  代表着‘生命’的光焰在他们的体表跳跃燃烧,经过千百次战斗之后,技巧早就融入了他们的灵魂,就连身体也早将这些技巧‘记忆’。
  正如同从前的千百次冲锋一般,他们一往无前,但这一次却又有了些许的不同!
  他们,受到了万众瞩目;
  他们,得到了万众敬仰;
  他们,成为了‘战场上的传奇’!
  身后的旌旗飘扬不再是因为狂风吹拂,那是‘崇拜’、那是‘信仰’,那是‘传奇’!
  这些来自悲风领的军士以狷狂的姿态获得了战场上所有士兵的赞许,他们的‘传奇’早已在士兵当中流传,就像是一杆长枪刺破了黑夜,带来了黎明!
  如果说克雷洛夫三世是‘希望’,那么他们就是‘拂晓之剑’!
  象征着光明,象征着胜利,象征着强大——
  破晓之时,已然到来!
  大地在震颤,骑士们将骑枪递出,枪尖撞到几张扭曲怨毒的面孔上,木质枪杆毫不意外的开始破碎,强大的冲击力将这头怪物的身躯撕开了一个口子!
  “冲锋!!!”
  轰——
  凯尔骑士没有下达撤退或是分散的命令,而是一马当先带领着军队冲入了这头怪物的体内。
  何须分散攻击、何须阴谋诡计?
  不管对手如何强大,‘它’都将被悲风领的铁骑踩在脚下——只要强大,就无需任何战术!
  “嗷!!!!!”
  怪物发出了一声痛呼,但是,声音忽然又戛然而止,在这时,战场仿佛陷入了一片寂静。
  下一秒,这头怪物开始躁动,躯体上的面容……开始了互相攻击!
  “呋……”
  老法师站在‘它’的体内,看到前方一道刺目的光照射了进来,便知道了那些骑士遵守了誓言。
  “虽然破绽很大,但还真是累人啊……”
  敲了敲隐隐作痛的脑袋,老法师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的灰烬,笑了起来。
  ——【法术强效·法术极效·法术升阶·精神错乱】!!!


第363章 决战(二十七)

  “结束了……”
  站在城门前,埃尔法罗侯爵眺望着远方的战场,发出了一声感叹。
  “是啊,结束了。”
  埃尔法罗侯爵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个举止优雅,衣衫整洁的年轻男人闭着双眼,却又好像能够看到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了埃尔法罗侯爵的感叹之后,他也感慨了一声:“终于结束了……”
  “那是对你而言,对我来说……”顿了顿,埃尔法罗侯爵摇摇头,“早就已经结束了。”
  他的想法早就已经实现了,在‘它’诞生的时候,他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所以对于埃尔法罗侯爵来说,这场战争的胜利与否,那头怪物是否能够活下来,他都是无所谓的。
  如果‘它’能够成长起来,不用太久,两个月就已经足够‘它’生成一个自我意识,到了那个时候,‘它’会成为真正的‘敌视生命者’、‘灵魂克星’,但如今的‘它’才刚刚诞生,别说是自我意识了,那些被‘它’所吞噬的灵魂还没有完全消化呢。
  埃尔法罗侯爵所做的,是把那些灵魂融成一体,并非像恶魔那样的吞噬灵魂,而是所有的灵魂都还拥有自己的意识,但它们却成为了一体,每一个被吞噬的灵魂都会成为‘它’的一部分,仍旧拥有自我意志,但却会因为自身的遭遇而饱含对‘生命’的怨毒。
  更难得可贵的是,‘它’从性质上来说是‘邪物’,但却不会受到圣光的额外伤害。
  “你是一个天才。”
  埃尔法罗侯爵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笑了起来,“如果你来我们这边的话,也许能够获得一个‘伯爵’的位置,如果再努力一下的话,成为‘侯爵’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你说过你会‘放过’我们的。”埃尔法罗侯爵瞥了那个似乎是个盲人的男人一眼,“我希望你能够说话算话。”
  “当然当然,公爵当然说话算话……”
  自称‘公爵’的年轻男人微微一笑,“稍安勿躁,侯爵大人,我只是在劝说而已,劝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
  “……那你快些把‘它’带走吧。”埃尔法罗侯爵叹了口气,“如果再拖久一点,‘正义之神’就要降临了……”
  ‘公爵’皱了皱眉,“嗯,如果正义之神降临的话,那可就有些麻烦了,不管是哪个世界的正义之神都是疯子,我可不想招惹他们……算了,你们想死就死吧,我去把‘它’带回地狱了。”
  接着,这头来自地狱的魔鬼便踏着轻快的步伐,不紧不慢的向着战场走了过去。
  埃尔法罗侯爵平静的看着这个‘公爵’化身走向了战场,然后转头看向了自己的爱人,不过,现在他的眼中满是温和。
  “菲丽,你已经决定了吗?”埃尔法罗侯爵用平和的口吻问道:“陪我一起……‘去死’?”
  女剑圣撇了撇嘴,无奈说道:“艾伯纳,这已经是你第十四次问我这个问题了,自从上了前线之后,你就一直在问我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了十三次——现在是第十四次,我的回答是‘我已经确定我要陪你一起去死了’。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你觉得我会反悔?”
  埃尔法罗侯爵被这个问题难倒了,他的面色有些窘迫,“不,我相信你,只是……”
  “我会陪你去死!”
  女剑圣打断了埃尔法罗侯爵的话,凝视着爱人的双眼,她一词一顿的郑重说道:“艾伯纳,我从没有有过后悔!”
  “……那就再等会儿吧。”
  埃尔法罗侯爵深吸口气,把视线重新投向了战场,这时,‘它’已经开始‘自相残杀’了。
  背对着罗德里格骑士,稳稳当当的坐在地行龙背上,老法师风轻云淡,抽了一口烟,看着‘它’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但是每一个扭曲的灵魂都在相互厮杀。
  如果时间够长的话,这头怪物说不定能够只剩下一个‘意识’,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它’就废了,除了能够直接吞噬灵魂之外,没有任何特点,虽然也没有什么缺点,但却很容易被杀死。
  数以万计,但绝不止几万的灵魂在相互厮杀,虽然这是老法师的杰作,但他却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高兴的。
  他之所以能够做到,只不过是借助了‘设计缺陷’,如果埃尔法罗侯爵的设计能够更精妙一点,或者说‘它’有足够的时间能够成长起来的话,那么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了。
  他一点也不会感觉到欣喜,因为他知道,那个怪物的体内,那位隶属于正义之神的传奇圣武士还没有死,或者说,他正在苏醒……
  ‘格鲁什,发生了什么事?’
  圣武士终于得到了神祇的回应,只不过两位神灵的声音十分微弱,似乎下一秒他就无法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了。
  两位神灵也感觉到了他们和格鲁什之间的联系受到了很严重的干扰,若非如此,在之前接到了格鲁什的祈祷之后,他们就应该能够联系上了格鲁什才对。
  他们不仅感觉到了如今干扰依旧很严重,还感觉到了格鲁什如今的虚弱!
  “‘邪物’,那个侯爵制造出了一个‘邪物’!”
  格鲁什的身体被黑雾包围着,扑到了他身上的那些伤兵早已死亡,他们的灵魂都已经被这头怪物所吞噬了。
  他们用身躯为格鲁什铸造了一条防线,尽管这并没有太大用处,甚至还阻碍了格鲁什的离去……但是,他们都已经死了,而格鲁什还活着!
  这些士兵的尸体盖在了格鲁什身上,所以格鲁什咬牙切齿,脑海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杀死这头邪物!’
首节上一节205/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