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211节

  曾经在习惯了人情世故之后,克雷洛夫三世想做的、会做的都是如何规避麻烦而不是去解决麻烦,可是那么做也就代表着,问题实际上并没有被解决,只是隐藏起来了罢了。
  原本可能只是一些小问题,可是搁置久了,这些问题也会发酵,问题不会自己解决自己,唯有正视这些问题,并积极的尝试去解决这些问题,一次无法解决就两次,两次还是没办法就三次,一直一直尝试下去,问题总有会被解决的一天。
  如果不去尝试,那么问题就永远都不会被解决!
  这次战争结束之后,克雷洛夫三世还会放权,让新旧贵族重新分成王室派和地方派两个派系互相争斗吗?
  那明显是不可能的,他想要学习悲风领,能够架空所有贵族自然是挺好的,可是他所具备的力量根本无法做到那种程度,所以他只能够尽量的引进悲风领如今的制度,来一点一点的侵蚀贵族们的权力。
  即便他们还能够拥有领地的所有权,可是统治权却在克雷洛夫三世自己手上,这样一来,他们难道还能再一次弹劾他不成?
  怕是到了那时,他们连弹劾的军队都无法凑齐了!
  克雷洛夫三世本身拥有的武力不足以对他们进行威慑,但是格鲁什可以,特别是当格鲁什的‘传奇故事’又一次在王国内部传唱之后,‘公正之手’将会成为‘坏贵族的行刑者’。
  虽然这会让他麾下的平民对格鲁什产生崇拜,并且对他这个国王产生些许失望的态度,但是如果他能够让平民的生活过得更好的话,那么这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他从悲风领那位女仆长那里学习到了很多,而最让他感到惊叹的就是‘语言’的力量。
  克雷洛夫三世知道,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平民大多都只知道自家的领主是谁,却不知道他们的国王是谁,但是在悲风领中,情况却恰好相反!
  人人都知道女仆长才是真正为他们谋福利的人,他们之所以能够过上那么好的生活,全都得益于那位女仆长。
  如果不说的话,没人知道那是那位女仆长做的,他们只会认为是他们的领主‘转性’了。
  如果没有任何宣传的话,那些平民是不可能知道那位女仆长的名号的,那么她在悲风领的名望也不可能如此之高。
  正因为有了宣传,再搭配上那些实实在在的功绩,并且根据贵族以前所做的那些混账事情来看,那些事情怎么都不可能是贵族们做的。
  ‘语言’是可怕的,宣传也是至关重要的,虽然克雷洛夫三世自认为自己做不到瑟琳娜女仆长的那种层次,但是世界上最可怕也是最平常的事情就是‘比较’,有了那些废物一般的贵族在,克雷洛夫三世还会害怕自己没办法得到民众的支持吗?
  那位女仆长的所作所为就是在与所有贵族、现有的贵族制度作对,如果克雷洛夫三世也那么做的话,也将会遭受到贵族们的指责的攻击,甚至严重一点的话,会激怒贵族女神!
  可是克雷洛夫三世没办法,谁让他看到了比贵族制度更为先进的管理制度呢?
  因为他要励精图治,他想要成为一位更加优秀、比他的先祖克雷洛夫一世还有优秀的国王,而就在这种时候,他恰逢其会的发现了一种比贵族制度更加优秀、先进的管理制度,这怎么能让他不心动?
  他必然会受到所有贵族的反对和攻击,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即便是他的岳父,即便是王国首相,他们也都不会选择支持自己,因为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
  如果他触碰了那些人的利益,那么他们将会毫不犹豫的背叛自己,站到另一边!
  可是,可是啊……
  梦想就真的那么遥不可及吗?作为一个国王,他真的要学习他的父亲,将‘政治’和‘妥协’相提并论吗?
  政治,真的就是‘妥协的艺术’吗?
  简直荒谬!
  妥协带来的只是繁荣的假象,如果不进行斗争的话,最终什么都得不到,只会变得一团糟——就像是刚刚结束的那场战争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常年积累下来的矛盾,那么艾伯纳·埃尔法罗一定无法那么容易的就挑起这一场战争。
  当然,克雷洛夫三世也做错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一心想着‘复兴王室’,那么这场战争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挑起。
  那支来自悲风领的军队并没有选择率先撤离,因为他们也需要休息,并且他们的补给已经消耗殆尽了,如果不进行补充的话,他们也走不了多远。
  首相那里传来了‘莫特自杀’的消息——他没有让克雷洛夫三世失望!
  为了让自己的族裔能够像其他种族一样,行走在人前,而不只是躲躲藏藏,或者被套上一个‘项圈’,为了配合克雷洛夫三世,莫特在‘死亡’与‘活下去’之间选择了‘死亡’。
  如果他死了,那么他的族裔——那些不会袭击人类的吸血鬼,将能够获得在格林兰治生活的机会!
  他们,不再是一群‘怪物’,而是真真正正的‘居民’!
  这是克雷洛夫三世承诺过的,莫特选择了死亡,那么,吸血鬼必然能够与‘鼠人’一样,成为格林兰治的居民。
  这,将会是克雷洛夫三世未来蓝图的一部分!


第373章 随风潜入夜

  “感谢光明之王冕下!”
  清晨,农夫们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他们所信仰的光辉之神祈祷,他们认为,他们所敬仰的那位冕下能为他们带来又一天的好心情。
  果不其然,当他们打开窗户之后,温和的阳光照进屋中,落在了他们的身体上,一夜微凉过后,这般的阳光最是暖人。
  当他们洗漱完毕,打开仓库大门之后,看到了内里存放的农具,心中更是感慨万分。
  洛兰达尔周边的农田附近都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公共厕所,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因为那是‘城里的建筑’。
  对门德斯大陆的人来说,春天已经到来,也到了播种的好时节,那么对斯洛大陆的人来说,收获降至!
  看着农田里黄灿灿的麦穗,农夫们就禁不住露出了一个幸福满溢的笑容。
  “感谢光辉之王冕下!”他们齐声高唱,因为是光辉之王冕下派遣了人去悲风领学习,将那里的技术带了回来,他们才过上了如今的好生活。
  不管是光辉之神还是光辉教会的神职人员都没有恬不知耻的把那些东西‘占为己有’,因为若想要成为他人的精神支柱,那么首先自身的意志就必然要足够坚韧;想要导人向善,那么自身就必须要先与人为善。
  不管是光辉之神还是光辉教会都如此坦荡、如此谦虚,因为他们落后,所以他们去学习了,所以他们才能够一直进步,而固步自封只会让发展陷入停滞。
  他们不仅将他们是去悲风领学习的事情说出来了,他们还将很多从悲风领那里得到的技术也公布出来了。
  没有得到那位女仆长的首肯的话,他们不会将那些技术散布出去,即便他们现在也知道,那些技术对于日新月异的悲风领来说已经不值一提,但这毕竟是人家的东西,虽然他们已经把那些技术学到手了,可他们也不会肆意妄为。
  他们只是在洛兰达尔周边建立了一些工厂,解决了一些底层人民的生存问题,并且将这些技术也是他们从悲风领那里学到的事情公布出来了而已。
  而正因为他们这样的坦荡,所以他们才会受到民众的支持和敬仰。
  不管是光辉之神也好,还是光辉教会的圣职者也好,民众之所以敬仰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光辉之神的圣职者,而是他们自身的品格足以受到民众的敬仰。
  从悲风领那里得到了启发,有了‘魔法’的帮助之后,洛兰达尔的建设速度明显变得快了很多。
  以往,他们认为只有‘魔导机械’才能够让城市建设速度加快,因为他们从未想过要把法师摆到‘建筑工人’的位置上,这是认知和经验上的差距,不过如今他们已经反应过来了。
  当视野和思维得到了一次开拓性的延展之后,洛兰达尔不仅原本的管理体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连城市建设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加强。
  农夫们很怀疑‘用粪便浇灌农作物’能够让粮食增产的话语,毕竟粪便可是‘肮脏之物’,怎么可能让粮食增产呢?
  不过现在他们所看到的这些沉甸甸的麦穗完全消除了他们的疑惑和怀疑,只剩下了满心的感慨和感激。
  他们感激悲风领——因为这样的方式是从悲风领那边传来的;他们同样感激光辉教会和光辉之神——因为这是他们从悲风领那里带回来的,如今他们的所见、所闻,都与光辉教会脱不开关系。
  “丰收啊……”
  佩洛南迪主教站在田野间,左顾右盼,看着道路两边那些即将成熟或是已经成熟了的麦穗,激动的情绪油然而生。
  洛兰达尔的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大约在五百万人左右,一个城市的人口如此之多,想要补给跟得上,就必须得自己种植粮食作物,仅仅靠进口食物,完全供不应求。
  他们从悲风领那里得到了能够让粮食增产的技术,十磅的三成是三磅,十万磅的三成却是十三万磅,即便粮食只能够增产三成,可是以往十成的粮食就能够为洛兰达尔提供足够的食物,那么增产之后呢?
  况且,他们从悲风领那里带回来的农耕技术可不止这些!
  原先农夫们累死累活,一年下来的收获却少之又少,如果受到了气候、灾害的影响,收获可能还会更少,可是现在呢?
  如今,农具得到了更新,灌溉的时候也不用再那么麻烦,很轻松的就能够让粮食增产了,他们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放松休息了。
  如果每一户农民的农田再扩大一点的话,那么这些围绕着洛兰达尔的农地将会扩大一圈,积沙成塔、滴水成河,每个人一点微末的提升算不上什么,可如果是一个集体中每一个人都有了这一点‘微末’的提升,那么他们的收获将会变得更多!
  不是从‘生命力’等超自然的角度去将农作物的产量提升,而是让每一个农民都能够做到让土地肥力增加、粮食增产!
  佩洛南迪主教已经看到了那位女仆长所说的‘改变世界’的景象了——不是短时间内突兀、猛烈的变化,而是无声无息之间,就已经让这个世界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了。
  这是自然而然的,就像是在新型纸张没有被制造出来之前一样,用羊皮纸记载知识的书籍价格高昂,所以没有多少人能够识字,可是如今不同了。
  ‘知识’的‘价格’也许依旧昂贵,但是‘书籍’的价格却不再高昂到让人们难以担负。
  然后就是佩洛南迪主教如今眼前的景象——对往年来说,这可能就已经是‘丰收’了,可是对以后而言,这并非丰收,这些沉甸甸的、颗粒饱满的麦穗将会成为常态!
  这些变化是悄无声息的,是自然而然的,人们没有察觉到世界已经开始改变了,那位女仆长的豪言壮语实际上已经开始慢慢兑现了,可是并没有多少人察觉到这些变化的发生。
  “知识应该是用来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魔法也一样……”佩洛南迪主教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他曾在悲风领中看到的那些景象,如今已经一一出现在了洛兰达尔中,那些仿佛昨日重现般的美好,让佩洛南迪主教禁不住陷入了深思之中。
  那位女仆长继承了来自其他世界的知识,拥有了与他们迥然不同的思维方式,如今这些东西,也在影响着他们。
  佩洛南迪主教是坚定的光辉之神信徒,但无论是他还是光辉之神,都认为他们是需要与时俱进的,不管是行事方式也好,思维方式也好,不然他们只会变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最后完全被淘汰掉。
  那位女仆长的思维方式感染了佩洛南迪主教和学习团的成员,然后他们将这些东西带回了洛兰达尔,如今,即便是一些原先比较顽固保守的圣职者也开始动摇了,因为他们不会拒绝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如此的平和,即便他们之间曾有过激烈的争论,但最终这些东西还是在洛兰达尔的大地上、在人们的心中播洒下了种子。
  那位女仆长对这个世界的改变不是轰轰烈烈的,就像是佩洛南迪主教学过的那首诗词一样,‘润物细无声’。


第374章 【协律】(上)

  “对于法师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女仆戴着一副眼镜,手持粉笔,站在讲台上,没有回过头去看坐在讲台下的那些法师。
  “不是财富、不是法师塔、不是法术——对我们法师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知识’,是‘数学’!”
  粉笔在黑板上飞舞,一行又一行的阿拉伯数字和公式被列在了黑板之上,转眼间,半个黑板就已经被白色的字体覆盖了过去。
  讲台下的法师们,无论年纪多大,他们都在奋笔疾书,钢笔在轻柔的纸张上划过,留下了一堆墨痕。
  他们将黑板上的公式照抄了下来,即便现在他们还不知道那些公式代表的是什么,也许是一个新型的法术,也许是纯粹的数学。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知识就是力量,无论那些公式代表的是什么,只要他们把那些知识记入脑海之中,那么无论这些公式代表的是什么,他们都能够从中获得力量。
  “但是——”
  女仆忽然停下了笔,将手中只剩一点点的粉笔扔掉,拿起粉笔擦,划过了黑板,将一半以上的公式全都擦掉了。
  坐在阶梯座椅上的法师们愣了一愣,便看到女仆长回过了头来,冷冷地说道:“这些解法都是错误的,这些公式也有一半以上是错误的,在将那些公式照抄下来的时候,你们有思考过吗?”
  她站在阶梯教室的讲台上,扫了那些法师一眼,每个法师,无论老幼,皆噤若寒蝉,不敢触及女仆长的霉头。
  “这是一个教训,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
  说完,女仆又回过头去,拿起一支粉笔,继续在黑板上书写公式。
  此时,夕阳已经完全沉没,城市里的灯光已经亮起,这间教室的灯光也早就悄然亮起,柔和的灯光洒在教室里的每一个人身上,这些法师都不愿意放弃这个接受女仆长教导的机会。
  他们都知道,这位年仅二十二岁的女士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她拥有奥术帝国第三代魔能炉的资料,凭着那些资料,她成功的将魔能炉重现了。
  ‘魔能炉’是魔法史上的奇迹,也是有了魔能炉,元素炉才能够被发明出来。
  更为重要的是,拥有了魔能炉之后,他们就能够随意调用能量来进行魔法实验了,不需要提前进行申请,他们的上级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卡他们的实验配额,因为直到现在,魔能炉转换出来的魔力仍有溢出,即便现在魔能炉依旧没有满负荷运转。
  她是悲风领中最为接近‘传奇’法师的存在,无论是知识的储备量还是创新的思维,都远远超过一般的超凡法师。
  特别是在‘数学’方面,时至今日,他们仍旧没有看出来那位女仆长所拥有的知识究竟有多么渊博,他们只知道,那位女仆长在数学方面已经领先了这个世界大多数法师太多太多。
  “魔法是通往真理的一条道路,而‘数学’则是这条道路的基础,如果没有数学来作为基石,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建造出一条道路。”
  女仆早已将公式写完,此时,她正在将新发明的那个法术模型描绘出来。
  就像是记录在法术书上的一样,女仆将这个本该是立体的法术模型剖析、拆解成了几个平面,让所有法师都看了个清楚。
  “由于你们数学方面的知识太差了,需要一次大补,所以今天我就不讲解数学了,就算讲了你们也不一定能够听懂。”
首节上一节211/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