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569节

  似有一声脆响发生,费雯丽手中的气团骤然崩散,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
  污浊的气息在空中胡乱飞舞,也在不断消散,而其中还有一些想要重新回到她的体内,可却被她阻挡在外。
  喘息片刻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僵硬而可怕的微笑,费雯丽跪在地上,额头及顶着冰冷湿润的地面,双手又一次插入了胸膛当中。
  “‘贵族’!!!”
  她终于将所有‘不洁’的信仰都断绝了,也就轮到了‘神职’。
  杂乱的思想依旧在影响着她的头脑,无数声音在她的耳边哭嚎,哭喊着说他们不能够失去她这位神祇。
  “幻觉,都是幻觉……”
  紧接着,她又听到了父母和亲朋的声音,他们在低声劝说,因为她的一切都源自于此,源自于‘贵族’。
  “对不起,但我必须要这么做……不然的话,我又会沉沦下去,再也无法清醒过来。”
  同为神祇的敌人和盟友都在嘲笑着她,作为一位神祇,丢弃了主神职究竟意味着什么?
  死亡?亦或者沉眠?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情!
  “失去了这些,我能够获得更多!”
  费雯丽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已经不再需要这个了,尽管这里面有着她那千百年的时光和不可磨灭的回忆……但是,她已经不需要了。
  “消失吧!‘贵族’……”
  “去死吧!该死的蠢货们!”
  “战无不胜的女武神又回来了——这一次,我的敌人是你们!”


第1036章 贵族女神(下)

  站在人群当中,塞万提斯看着贵族教会的教堂中忙忙碌碌又慌慌张张的圣职者们,不由轻轻笑了一声:“开始了吗……”
  他的声音微不可闻,只有他自己一龙能够听到,不过即便是听到了,旁人也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什么。
  看了一会儿后,他就转身离去,不准备继续看下去。
  他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去在意那些圣职者的行动。
  在这次行动之后,贵族女神究竟会失去多少信徒,又将会获得多少信徒,这已经不是他感兴趣的事情了。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他想要知道贵族女神究竟要怎么进行这次‘改革’!
  这世间最为顽固的势力就是‘贵族’,想要铲除他们相当之艰难,就连瑟拉都需要多方的帮助,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去联系贵族女神,也不会去联系各个有变革志向的统治者。
  但即便到了现在,也只是有了一个明确的改革方向,真正的行动还没有开始,或者说,行动早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还没有能够真正动摇贵族阶级的根基。
  不管怎么说,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若是想要推翻一个统治阶级,就必须要拥有同等的超凡力量,否则的话,不管发生什么,统治阶级都能够随时镇压下去。
  在这个世界搞‘反抗军’这种东西可比地球难得多了,就像是最近格鲁什虽然在库尔特王国那边搞得有声有色,既没有贸然进取,也没有固守一地。
  但那种情况是建立在他有着红龙氏族帮助的基础上,不然的话他也只能够在贵族‘联军’的攻击下饮恨——七、八个月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发展出一批武装力量,而贵族联军从联合到出兵,再到进攻格鲁什攻下的领地‘仅仅只’需要七到八个月,这根本不够格鲁什发展的。
  贵族不会让其他人参与到自己的统治当中,不允许其他阶级拥有同等的权力,所以贵族女神想要进行‘改革’,就是在触动如今这些贵族的‘根基’,他们绝不会允许。
  改革不是请客吃饭,唯有锐意进取才能够取得成果,想必贵族女神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只不过不知道的是,她究竟要怎么进行这次‘改革’……
  塞万提斯嘴角挂着冷笑,眼中闪烁着骇人的寒光,竖直的瞳孔在大街上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今天抓哪个探子来祭天好呢?”他笑了一声,“真是期待啊……”
  …………
  光辉之神久违地出现在了教堂的会议室中,他的出现让所有参加此次会议的主教和司铎都肃起了脸。
  “昨天,费雯丽请求我帮她个忙,我答应了。”
  坐在首位上,光辉之神正色道:“想必你们应该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就是关于贵族教会的事情,不过知道的应该不多。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什么‘贵族教会’了!”
  此言一出,会议室内一片哗然。
  哪怕是光辉之神,他们的信仰就端坐于那个位置上,可是他们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惊讶和震撼。
  再也没有什么贵族教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从字面意义上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贵族教会即将消失;而深入解读这句话的话,那就是……贵族将失去庇护他们的神灵!
  尽管‘贵族’阶级并不需要任何一个神灵去庇护,他们自身拥有的力量已经能够威慑神灵,但是不管是对于什么人而言,这都意味着‘巨变’。
  “‘高贵之女’她……不再庇护贵族了吗?”一个主教表现出了急切的情绪,冒昧向光辉之神提出了问题。
  过后,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贸然,下意识低头准备向光辉之神致歉,却被抬手阻止。
  光辉之神很满意他的行为,他这么做很可能就是因为心怀平民,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向自己提问。
  “是的,费雯丽她不再继续庇护贵族。”光辉之神严肃回答。
  从今往后,他们将会失去一个与贵族沟通的渠道,虽然贵族也不一定会理会,但至少他们在表面上还是很尊重贵族女神的,一般而言,只要贵族教会发声,就能够掌控一段时间的局势。
  能够让贵族们在旱灾时就挤平民,能够让贵族们在领民遭受魔物侵袭时打击魔物,只需要如此就足够了!
  然而,从今往后,可能就只是这些事情也都可能只是一个奢望……贵族阶级将会彻底与平民阶级割裂。
  “但是!”
  正当主教们都有些焦躁之时,光辉之神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也就不再需要‘贵族’了!”
  声音戛然而止,一切归于沉寂。
  坐在会议室里的主教们望向了自己信仰的那位神祇,看着他那满是暖意的笑脸,心中好似有一股力量在澎湃。
  “冕、冕下,恕我冒昧……”有一个人开口了,他愣愣地看着光辉之神,眼睛却愈发明亮,“您,您刚才说的是‘我们不再需要贵族了’,对吗?”
  “当然。”光辉之神微笑着张开了双臂,双手摊开,“我从来没骗过你们,不是吗?”
  主教和司铎们面面相觑,教宗激动地握着扶手,满面红光。
  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从他们的信仰那里得知了这件事情,‘光辉之主’绝不会欺骗他们,所以这件事就是真的!千真万确!
  “贵族教会……需要我们的帮助对吗?”教宗颤抖着发问。
  光辉之神竖起食指抵在唇前,神秘一笑,“我已经把计划发到了你们的手机上了,注意查收。好了,散会!”
  …………
  “您这真的让我有些难办呀……”恺撒十三世苦笑一声,望着坐在对面的贵族教会教宗。
  皇帝叹了口气,无奈道:“教宗阁下,您今天才通知我们,想要让我们配合你们的行动……恐怕有些困难。”
  “这我知道,但是为了计划的隐秘性,我们只能够这么做。”教宗平静地抿了一口茶水,古井无波的双眸深处隐藏着正在燃烧、澎湃的狂热。
  “您只需要,把帝国内的贵族阶级按住就行了,不要让他们来干扰我们的计划。”他一词一顿地说道。
  皇帝笑了笑,“这恐怕也有些困难吧……”
  教宗面色严肃,许下了一个承诺:“从今往后,我们将会将会极力支持您的一切做法——只要您的行为不会伤害到这个帝国的民众和这个世界就行!”
  脸上的笑意敛去,皇帝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突然活跃起来的情绪,冷静问道:“所言确实?”
  “在那位女仆长与冕下接触过后,我就很喜欢阅读来自悲鸣之风公国的书籍……”说着,教宗放下茶杯,对皇帝伸出了手,“一言既出——”
  皇帝看了一眼那只满是老茧的手,又瞥了一眼对面那位正襟危坐,满面风霜的中年男性。
  突然,他笑了一声,同样伸出手去牢牢握住了那只手。
  “驷马难追!”皇帝开心地笑了起来,他咧开嘴角,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在这件事情上,两个老对手第一次达成了共识。


第1037章 “发展”

  “……咳咳!”
  咳了两声,脸色苍白的费雯丽深吸了口气,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让·乌瑟冕下,感谢您的帮助。”
  光辉之神微笑和煦,嗓音柔和:“不客气,毕竟你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我一直想要做却无法做到的。”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费雯丽靠在椅背上,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如果不是恰巧因为与那位女仆长有了那一次见面的话,可能我现在仍在继续沉沦。”
  光辉之神微微颔首,笑看着眼前这位神祇缓缓闭上了眼睛,身体便化作光点飘散在空中。
  ‘最古者’的化身消散,但是神力却留在了费雯丽的‘圣居’当中,萦绕在这位女神的身边,缓慢飘入她那虚弱的身体内。
  每一次呼吸都能够让身体的虚弱消减几分,但没有信仰的来源,像她这样的神祇就是‘无根浮萍’,只能够死亡或者陷入沉眠。
  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可她仍旧需要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新的‘神职’还在孕育,在这种时候即便她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也无法获得信仰,反而会因为离开了自己的圣居而导致身体逐渐衰弱。
  至少在这里,她还能够保证自己的形体和头脑清明。
  费雯丽的呼吸渐渐平缓,双眼闭着,进入了睡眠。
  …………
  史芬斯将自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白底金边的教宗教袍披在健硕的身体上一点也不突兀,反而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这个沉默而严肃的成熟男性站在‘贵族教会’圣城的大教堂中,屹立于神像之前。
  所有惶恐的圣职者都跪倒在了他的身前,知晓内情的主教们一字排开,静静侍立两旁。
  “昨日,吾主降下了神谕。”史芬斯平静的目光扫过了所有人的头顶,“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早在昨日,他就已经将那条信息发送到了每一个信仰网络的终端机上,所有贵族教会的教堂都接收到了那条信息。
  就算他没有将这件事告知其他教堂,驻守在当地教堂的主教和司铎都会将这件事情告知手下的圣职者和信徒。
  因为,这将会是一场抉择——
  “选择吧!”史芬斯大手一挥,淡然说道,“是选择离开,还是选择继续追随,任你们选择,我们也不会追究。但是,我需要提醒你一句,一旦你们选择离开,那你们就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敌人——这并非威胁,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所以,选择吧!”
  诚惶诚恐的圣职者们面面相觑,教宗和主教们却默不作声,大教堂里的气氛沉重得吓人。
  教堂里安静得落针可闻,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率先开口,没有任何一个人胆敢表明自己的意图。
  他们都是被现在那些贵族隐隐排斥的传统贵族,只不过他们究竟还有多‘传统’,大概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然而众所周知,史芬斯侯爵最为接近传统贵族的贵族,他身上有着许多传统贵族所具备的美德,还不少次在公共场合表达了对现代贵族的厌恶和愤怒。
  明明家族已经有了不少产业能够让他挥霍一生,可他仍旧在励精图治,力图让家族更加强大。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贵族教会的教宗,可能他也能够成为如今帝国的‘大贵族’之一。
  “没有人选择离开吗?”史芬斯的声音在大教堂内回荡,除了他之外,主教们却将冰冷的视线向那些跪在地上的圣职者刺去。
  他们不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心甘情愿为这个世界付出,为‘冕下’付出,所以在场的人中,必然会有不信奉‘新教义’的人存在,可是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没有选择自己站出来。
  将手中的权杖一顿,教宗厉声喝道:“所有人都愿意接受‘新教义’,是吗?是这样吗?不要沉默,开口说话,把你们内心中的答案告诉我!”
首节上一节569/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