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7节

  虽然没能骑上爱马是一种遗憾,但是在人们的见证下,骑士们拉下了面甲,面甲之下,一张张或粗犷,或英俊的脸上都泛起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锃!”
  继续踏步向前,骑士们拔出了长剑。
  在法师和商人们的目瞪口呆中,在神职人员的见证下,在平民和冒险者们的惊讶和欢呼中,骑士们大步向前。
  骑士们终于明白了伊蒂丝小姐叫他们披甲举旗而来的原因,在飘扬的家族旗帜之下,先祖的英灵将会见证他们的武勇——就如同悲风公爵一次次的带领着骑士们击退黑森林的侵害一样。
  如今的他们也聚集在了悲风家的旗帜之下,与新任悲风公爵一起,共享荣耀!
  他们早就已经决定遵循老公爵的遗志,成为继任悲风公爵塞万提斯大人的骑士,继续守护悲风领——骑士的荣耀终归于骑士,法师贵族们一点都不懂什么叫做‘男人的浪漫’!
  艺术和口才之类的东西只是点缀,男人之所以能够吸引到女性,靠的是热血啊!
  “吼!”
  距离约五十呎,一位骑士脚跟互击,靴子中储存的【加速术】启动,他发出了一声战吼,向着魔物冲了过去。
  “嘣!”
  弓弦震动,余韵在风中回响,风声裹挟着箭矢,越过了前冲的骑士,射向了魔物的眼睛。
  披盔戴甲的骑士们开始了冲锋,并驾齐驱、整齐一致的踏步声扣人心弦,保养良好的盔甲光滑表面上反射着阳光,骑士们发出了怒吼。
  昏昏沉沉之中,魔物听到了箭矢破空声,听到了剑刃破风声,听到了骑士们以一往无前之势发出的怒吼,还有更多人的欢呼和怒骂的声音,顿时就被吓了一跳。
  箭矢不痛不痒的插在了眉骨上,附魔的剑锋划破了坚韧的皮毛,却卡在了肌肉与骨骼之中。
  凯特骑士沉稳的站住了脚步,没有试图拔出长剑,而是选择暂时压制住这头魔物的前腿。
  巨力腰带发挥着它应有的效应,断了两根上犬牙的剑齿虎魔物的前腿被尴尬的卡在了半空中。
  这头野兽并不容易对付,虽然头脑依旧昏沉,发挥不出太大的力量,也无法思考,但是强大的野性本能还是让它低头咬下去。
  随后而至的‘巨人’巴图姆骑士举着盾牌,自下往上,脚掌抵住地面,“嘭”的一声过后,巴图姆骑士被巨力掀翻,但是断牙虎的脑袋也被拍向了一边。
  凯特趁机拔出了长剑,与就地一滚翻身起来的巴图姆骑士一并冲到了魔物的腹部下方。
  神勇的凯姆骑士举起了他的巨斧,面甲下伤疤遍布的狰狞面孔已经憋红,全身的劲力集于这一击之上,将斧头狠狠地劈在了魔物的脑袋上,喝彩从身后的人群中传出。
  几位骑士冲了上来,凯姆骑士的斧头卡在了魔物的颌骨上,魔物被惹怒了,橫转身躯,铁鞭一般的尾巴扫过几位冲锋的骑士,骑士们及时刹住了脚,尾巴击打到了武器上,几位骑士一并承受了这股力量,骑士们双腿放松,被这股劲力带动,跌向了后方,但是却在几个卸力翻滚之后重新站了起来。
  【电爪】附着在剑齿虎魔物的爪子和尾巴上,每一击都能绽放出电光,虽然眼睛瞎了,但是耳朵和鼻子还在,不是完好无损,不过能用就足够了,野兽的直觉通常都是很敏锐的。
  大型猫科动物猛然跳开,它不喜欢有人待在它柔软的腹部下方,尽管那里的皮肤同样坚韧。
  激动人心的战斗依旧在继续,属于悲风领的骑士们的力量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与如此庞然大物之间的战斗就是如此震撼人心——很多人都陷入了狂热之中,没有了判断能力和言语能力,只剩下单纯的欢呼雀跃。
  伊蒂丝的注意力没有放在那边,她看着自己兄长厚实的背部。
  就像是使用了魔法一样,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调动起了骑士们的激情,随后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等到这场不平衡的战斗结束之后,也没有多少人会再继续纠结父亲的死。
  因为就如同他所说的,‘父亲在战斗中获得荣耀,在荣耀中享受死亡’,而他‘继承了父亲的意志’,又‘分享了荣耀’,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就没人会在意他的身份了。
  贵族们不屑一顾的热血正在感染着在场的大多数人,在血与火之中成长至今的骑士们依旧保持着最初的模样,他们依旧拥有着热血和守护悲风领的决心。
  因为领主的遗志,他们向塞万提斯效忠,然后成为了他麾下的骑士,与他‘共享荣耀’。
  ‘何等可怕的心机,这就是自己与兄长之间的差距吗?’伊蒂丝感受到了震惊,塞万提斯的‘真面目’与她印象中的那头蠢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无法将这个可怕的男人与那头被女仆欺负的蠢龙联系起来。
  塞万提斯面带微笑,听女仆说只要这样就能够让人拜倒在自己的脚下,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要让人拜倒在自己脚下,但是女仆说这样能够赚到更多的钱,邪恶的塞万提斯大人就委屈求全的笑一笑吧!
  贵族和商人们都注意到了塞万提斯脸上的微笑,顿时就有了不同的心思。
  在领民们的欢呼声中,伤势过重的传奇魔兽被杀死,骑士们开怀大笑,与平民们一起庆祝自己的胜利。
  塞万提斯想起了女仆曾经对自己的嘱托,大笑道:“狂欢吧!这头怪物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今晚它将会成为我们的食材!商人呢?酒馆老板呢?准备把酒都拿出来吧,狂欢吧,在狂欢之中祭奠我父亲的荣耀!而我,将会按照父亲的遗愿,继承悲风领!”


第14章 公告栏与商人

  牧师与圣骑士的【侦测阵营、善恶】基于神祇的判断,只有圣武士的【侦测阵营、善恶】才为最纯粹。
  相应身份对于牧师与圣骑士的侦测有判定加成,一个神祇的阵营也能够影响到判定结果,知识之神教会的科尔主教对塞万提斯使用了【侦测善恶】,最终得出的结果是【中立】,既不善良,也不邪恶。
  这个结果让一些人失望了,但也让更多的人松了一口气,至少自家的领主并不邪恶。
  ‘并不邪恶’的黑龙在狩猎回来之后就很没有干劲,甚至让伊蒂丝怀疑自己之前看错了,这头懒龙怎么也看着不像之前那个心机很深的兄长。
  虽然说是废物可能夸张了点,但也应该差不多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瑟琳娜姐姐会心甘情愿的成为这种家伙的女仆,明明一点都配不上的。
  越是跟着女仆学习,伊蒂丝就越是感觉‘瑟琳娜姐姐’深不可测——这说的不是她的实力,而是她的学识!
  瑟琳娜的学识之渊博远远超出了伊蒂丝的想象,她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够学识渊博到这种程度上的,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形的王都图书馆。
  而且脑中还有许多叛经离道或者天马行空的奇妙想法,随便拿出一个都能够影响整个世界,就算不能影响整个世界,也能够影响到整个人类社会。
  有些想法也并没有多么精巧,甚至只需要稍微动一动脑筋,转换一下思维就能够想到了,但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却从来都没有人想到过。
  按照瑟琳娜姐姐的说法就是:‘这个世界太不正常了。’
  虽然她是这么说的,可是伊蒂丝还是认为是瑟琳娜姐姐太优秀了,都是因为瑟琳娜姐姐太优秀了,所以她才能够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
  先把那头蠢龙的事情放到一边,瑟琳娜姐姐最近好像又要弄一个叫做‘新闻’的东西,还要在城门附近立一个‘公告栏’,不过据说‘新闻’的话现在还不能弄,因为一切都没有准备周全,倒是‘公告栏’就容易多了。
  瑟琳娜姐姐还发明出了一种叫做‘浆糊’的小东西,一种很方便的小东西,用来与‘公告栏’配套使用的。
  伊蒂丝带着仆人跑到了向着王都那面的城门那里,看着木匠一点点的把公告栏搭建起来。
  其实也没有多么复杂,两根柱子,一块木板,还有遮雨的棚子,没有用钉子,而是用了瑟琳娜姐姐说的一种叫做‘榫卯’的结构,将告示板搭建了起来。
  神奇的‘榫卯’,虽然是一个生造词,伊蒂丝也感觉有些拗口,但是她对于这种小东西真的很感兴趣。
  守门士兵的视线也会时不时的飘过来,周围的平民和冒险者们都没有见过这种神奇的‘机械结构’,路过的商人也会被这种东西吸引到注意力。
  不过搭建一个简单的公告栏也不需要多久,结构也十分简单,周围的人并没能看多久的热闹,等到东西搭建好了之后,他们又对这个‘公告栏’感兴趣了。
  公告栏搭建好了之后,伊蒂丝站到了公告栏前,仆人手上拿着‘浆糊’和几张莎草纸,因为造纸工厂才建立没多久,没能制造出‘纸’来,所以现在他们用的还是莎草纸。
  其他纸都太贵啦,不适合用在这种地方。
  这是今天早上才写的,经过了两天收集情报之后,总算是把一些东西统计起来了。
  伊蒂丝兴致冲冲的拿出了那几张莎草纸,并把浆糊糊在了莎草纸的背面,亲手将这几张‘重要’的布告贴在了公告栏上。
  上下打量,又左右看了看,伊蒂丝笑着对周围围观的人招了招手,然后就带着仆人回了家。
  围观的人们在伊蒂丝离开之后围了过去,但是很多人都不识字,完全看不懂公告栏上面贴的几张纸上写的是什么。
  但是有几个商人却看出了上面有几个单词写的是数字,但是很可惜,前面的那些单词他们看不懂。
  “让一让,让一让。”
  两个知识之神教会的牧师学徒挤了进来,他们知道这是伊蒂丝小姐亲手布置的,伊蒂丝小姐在悲风领中的人气很高,待人亲切,长得漂亮……
  “我们识字,我们识字!让我们过去,让我们过去!”
  两个小学徒高举双手,他们可以感觉有几只手在他们身上游走,但是没关系,他们并没有把钱带出来。
  在嘈杂的人群中,他们不断高喊‘我们识字’,又不断地往里面挤,才算是勉强挤到了前面。
  这时候,他们的衣服都已经乱了,有个学徒的鞋子还丢了一只,但是他们并没有理会,刚挤到了前面,两个人不顾身后的骂声,站在前面,安静地看着上面的‘告示’。
  “你们两个……”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冒险者抓住了一个学徒的后颈,粗暴的将他拉了过来,但是那个学徒反应过来之后就不断大喊:“税率,那个是税率!”
  冒险者愣了一下,然后另一个学徒也高呼道:“特产,还有特产!噢,知识之王在上,这税率是怎么回事?”
  两个学徒的两声高呼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那个被冒险者抓在手上的学徒很无辜的看着那个冒险者大汉,大汉尴尬的笑了笑,将他放了下来。
  学徒整了整衣领,这才走过去,与自己的同学站在了一起,看着告示。
  一群人围在了这边,等待两个学徒的讲解。
  “诺索,文德斯,你们两个怎么在这?”
  人们给知识之神教会的一位学者让出了道,年轻的学者拍了拍两位后辈的肩膀,两个学徒才惊醒了过来。
  “啊,格瑞特大人……”
  年轻学者格瑞特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两眼,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失声问道:“这税率是怎么回事?”
  格瑞特的失态将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吊起来了,伸着脑袋,竖着耳朵,想要听到些什么。
  格瑞特陷入了沉思之中,两个学徒互视一眼,一个学徒走上前来,怕拍手说道:“这上面写的是悲风领的‘税率’,公爵大人新定下的税率。”
  公爵大人?他们的公爵大人不是一头黑龙吗?难道是提高税率?联想到新任公爵的本体,周围的人心里都有点忐忑不安。
  “不过,不是增税,而是减税!”
  学徒兴奋地挥舞着手臂,高喊道:“而且还由一项税务分化出了各项税务,就像是‘商业税’,只有在经商时才需要交‘商业税’……看起来各项税务是增加了,但是实际上是减税了,你们只需要知道减税了就行。”
  “而且上面还写了我们悲风领的各项特产,像是黑森林里面的材料,如果从悲风领运到其他领地去卖的话,最少也能够增值两倍,原本能够卖一千金币的货物,运到了王都能够卖三千金币!”
  这一下,人群哗然,现在很多人都在用银币和铜币,三千金币是什么概念?
  “不仅如此!”那个学徒喊出了这一声,将众人的视线吸引过来,他眼中带着莫名的光彩,说道:“不仅如此,上面还列举了悲风领需要的物资,这是悲风领没有,或者无法制造的东西,从其他领地中运到悲风领来卖,就像是将悲风领的特产运到其他地方去卖一样!至少两倍!”
  这一下,商人们沸腾了。
  因为悲风领不仅减税了,还标出了‘特产’和‘需求’,就算不用特地去酒馆打听,也能够知道这些消息。
  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机会吗?
  不再需要漫无目的的收购商品,再运到其他地方去倒卖,只需要按照告示上面的标注,他们就能够赚大钱!
  如果说这个消息可能是假的,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在场的商人大多都是在悲风领中经商许久的,除了他们之外,很少有外地的商人来到悲风领。
  他们大多都清楚悲风领的一些商业信息,以往这些商业信息都是商会或者商队自己的保密信息,但是现在却都开诚布公的公布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是这确实是一个机会——他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第15章 没钱的烦恼

  “瑟琳娜女仆长,您的这个想法确实不错,就是……”
  胖乎乎的威廉主教紧皱眉头,愁眉苦脸。
  他叹了口气,说道:“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种想法,很多人都不会明白减税怎么能够刺激商业的流通和发展,正如您所见,我们财富女神教会的银行里堆满了钱币,有平民的,也有贵族的。法师大多都很固执,特别是这个国家,法师加上贵族的身份让他们头脑如同顽石一般,如果是法术方面的问题还好,可是如果是其他方面的事情,他们想都不会想。”
  法师大多都比较长寿,能够坐在位子上的时间更久,法师之国很少有贵族能够在三十岁之前继位的,相对比较古板的‘奥术帝国正统继承人’让很多年轻人没有上升之路,这也就间接导致了这个国家的腐朽,然而当局者迷,这个国家的国王依旧没有醒悟过来。
  奥术帝国只需要奴隶就能够创造价值,可是柯洛王国不是奥术帝国,死抱着那些虚荣一点用都没有。
  威廉主教摇摇头,说道:“贵族看不起商人,虽然商人能给他们带来许多财富,可是他们从未试图去理解过商人这个职业,即便他们自己手下也有组建商队,但却还是一直抱着所谓的‘荣耀’。也许这种坚持令人敬佩,但是高税率却让他们的领民有些苦不堪言。”
  “您的想法甚至能让我大开眼界,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这个想法太……太‘先进’了,那些贵族是没办法接受的。”
  威廉主教叹着气,婉拒了瑟琳娜的提议。
  他的回答让女仆眉眼颦蹙,为了刺激悲风领的经济流通,她降低了悲风领的各项税率,在城门附近搭建了公告栏,又在知识之神教会那聘请了一个识字的学徒,让他跟路过的人讲解公告栏上的信息。
首节上一节7/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