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9节

  执事为他们拉开了大门,博格斯子爵整了整衣领,确认脸上却是带着不失礼节的微笑,带着艾萨克男爵走了进去,其余人都得留在会客厅外。
  刚走进去的时候,博格斯子爵愣了一下,有点怀疑刚才那个执事是不是带错了地方了,毕竟在这种地方,也不用期待能有个好的执事——刚才那个执事,除了做事认真之外,怕不是再也没有其他的优点了吧?连地方都带错了。
  和见识短浅的博格斯子爵不同,艾萨克男爵刚刚走进会客厅,就感觉到了一种没穿戴任何防具突然被丢到了战场中央的窒息感。
  他们眼前只有简单的几张桌椅,不需要抬头也能看到那张画像——不知道是哪位大师为前任悲风公爵、那位强大无比的悲风剑圣所画的画像。
  特别是那双眼睛,看着那双棕色的眼睛,艾萨克男爵甚至荒谬的感觉老公爵还活着,并且就站在了自己面前!
  在会客厅的两边,是一具又一具保养得很好的铠甲——不过残破的铠甲即便保养得再好,它也是残破的。
  这一具是头盔凹陷,那一具是胸甲被撕开,更远的那一具的腿甲已经完全平扁了,完全是靠架子才能支撑起来的,而再后面的那一件……
  盔甲之上,还有一层层的兵器架,但是就如同残破的铠甲一样,这些武器也是残破不堪的。
  有的断了一半,有的刃锋曲卷,还有的……
  这里完全不像是一个会客厅,更像是一个吝啬贵族的破烂品陈列室,但是看着这些‘破铜烂铁’,艾萨克男爵却心惊胆颤了。
  在贤王克雷洛夫一世平定叛乱之后,距今已有五百多年,在这五百多年里,铠甲的样式有过两次变化,还有一次过渡阶段,但是这些铠甲在这里都有。
  五十多具破损的铠甲,还有上百件残破的武器,简直就像是在告诉他悲风领这五百多年的历史一样。
  博格斯子爵不知道自己的同僚脑海中有了什么想法,他只是看到了那幅画——哦,真是太对不起了,原先他还以为悲风家一无所有,现在他不这么想了,仅仅是这一幅画,就能够将整座城堡的价值提高一倍。
  本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巴索大师的真迹了,没想到这里还能看到一幅,而且还是老公爵的肖像!
  这位不识世事的宫廷贵族踮着脚,痴迷地看着那幅画像,口中还念叨:“真是太美了……”
  “咳!”
  博格斯子爵恼怒地回头瞪了那个打扰了自己欣赏兴致的人一眼,却看到‘书呆子’男爵正在向他使眼色,他这才想起来现在他在哪里、是什么身份、正在做什么!
  他发现那个头上长了两只角的英俊男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就算是他也感觉有些尴尬,赶紧向新任悲风公爵行了一礼。
  “公爵大人,日安。”博格斯子爵用‘优雅’的腔调介绍道,“我是克雷洛夫三世陛下的使者,子爵博格斯,前来恭贺您的继任,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助手,使团的副团长,艾萨克男爵。”
  塞万提斯点头,伸手示意:“请坐!博格斯子爵,艾萨克男爵。”
  塞万提斯不愠不火的态度又破坏了博格斯子爵刚刚恢复的好心情,尽管表面上依旧在微笑,但这又怎么样呢?他的好心情已经被破坏了。
  待他们两个坐下之后,塞万提斯指向了那些残破的铠甲,问道:“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悲风家会把这些铠甲摆放在这里吗?”
  “呃……”博格斯子爵哑然无语,无奈道,“愿闻其详。”
  尽管他更想听有关于那幅画的来历——虽说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而不是这些‘破烂’。
  就算这些东西后面都有很多故事,但这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只不过察言观色,是每一位宫廷贵族的必备技能,博格斯子爵自然也不例外。
  塞万提斯转头看向了那些铠甲,眼中仿佛有万千感慨:“每一位骑士,对,每一位!这些铠甲,曾经都有一位主人,但是他们都死了,死在了战场上。身体葬下了墓穴,铠甲被父亲捡了回来,稍加修缮过后摆在了这里。这是悲风家的荣幸,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了现在的悲风领;这也是悲风家的荣耀,他们每一个都是悲风家引以为傲的存在。我们绝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侮辱他们!”
  “哦,这可真是……”博格斯子爵咽下一口唾沫,右手按住自己的心脏,话语中充满了敬仰,“太伟大了!为了保护而牺牲,骑士的浪漫,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请允许我在此对他们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谢谢。”塞万提斯微笑着对博格斯子爵点了点头,随后又皱起了眉,叹了口气。
  博格斯子爵食指在木椅上摩挲了一下,勉强的笑道:“公爵大人有何困扰?不妨说出来与我们听听,也许我们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呢?”
  “不瞒您说……”塞万提斯又叹了口气,“我本想举行一个宴会为您接风洗尘,但是现如今悲风领陷入了财政困境,已经没有闲钱……家中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就连简单的桌椅都只剩这几套了,实在是抱歉呀!”
  博格斯子爵觉得自己的脸笑得有些僵硬了,就连声音变得也有些机械了:“这样啊……这也无所谓了,毕竟我也不是为了参加宴会才来这里的。既然如此,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马?”
  稍稍寒暄过后,塞万提斯邀请了博格斯子爵与艾萨克男爵共进晚餐,但是博格斯子爵以路途遥远,一路操劳也让他有些疲倦了的原因婉拒了塞万提斯的邀请。
  在塞万提斯表示遗憾之后,博格斯子爵带着人离开了温德城堡。
  艾萨克男爵一直没有说话,他也不会告诉博格斯子爵——那个‘悲风公爵’并不是塞万提斯本人。


第18章 ‘神奇的温德城’(上)

  使团来到悲风领之后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去了,除了有前来恭贺塞万提斯继任悲风公爵的任务之外,还有观察悲风领现况的任务。
  休息两天之后,骑士们各自分散,只有两个骑士留在了旅馆,其余的骑士四散分开,去探察温德城的各个地方,就连两位爵士都各自带着一个骑士和一个随从,分别前往了商业区和神殿区。
  悲风公爵不需要向王室交税,这是当初克雷洛夫一世定下的规定,不过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克雷洛夫三世陛下正在考虑恢复悲风领的税金,‘不然这对其他领主来说就太不公平了’。
  克雷洛夫三世陛下说得很对,这对于其他领主来说太不公平了!
  阿尔是使团的一位骑士,经过两天的休息之后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体力,所以他也不介意逛一逛这个有着‘骑士领’之称的悲风领。
  虽说前任悲风公爵是一位剑圣,但这是一个由骑士支撑起来的领地,也是柯洛王国中唯一的一个。
  身为骑士,阿尔一直很向往悲风领,柯洛王国中,只有在悲风领,骑士才能够真正得到重用,在其他的领地,骑士只是家臣,无法成为得到封地的封臣。
  而在悲风领,骑士甚至能够成为男爵!
  在这个‘贵族即法师’的国度,这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
  他们这些骑士,除了给下一代找一个法术教师,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法师之外,并没有办法成为贵族。
  况且就算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了法师,也不一定能够成为贵族,而且培养一位法师还需要大量的金币,他们积攒半生的财富都不一定能够培养出一个法师,所以他们这么才会向往悲风领。
  可是身为骑士,他们又不能抛弃掉一切东西来到悲风领,因为他们大多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在与贵族签订了魔法契约之后才获得了资助,成为了一个骑士,不然他们连保养铠甲和武器的钱都没有,更别说是拥有一匹马了。
  而那些本身就是骑士家庭出身的骑士先祖也大都如此,因为联系太多,所以他们并不能够脱离贵族,来到悲风领。
  虽然阿尔骑士也不能够脱离效忠的主人,但是作为一个骑士而言,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够亲眼看看这个传说中‘骑士领’。
  有一个地方他很好奇,从刚刚来到温德城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城门附近聚集了一群商人,距离城门只有几十呎远,但是士兵们并没有去驱赶那些商人,所以他就很好奇。
  经过观察他还发现,主干道的中间被平放着一条竖直的……石条?
  突起的石条放在了道路中间,显得很突兀,但是看着两边井然有序的行人与车队,阿尔骑士若有所思。
  在一些路口,他还看到了有些石板上被垫上了一层软木,如果马车慢行的话很容易就能经过了,但是如果速度太快,不管是马还是马车上的人都会感到颠簸。
  ‘真是一个精巧的设计。’阿尔骑士如此想道。
  这应该为了防止走在路上的人被冲撞,虽然对失控的驮兽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这对于日常管理很有用。
  还有那道路中央突起的石条,能够让行人和马车的有序通行,能够减少很多意外的发生。
  对于一个王都人来说,特别他还是一个从小生活在下城区的平民,见到过许多意外的发生。
  仅仅是这两样东西就让他有些热血沸腾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骑士领’吗?为什么在悲风领有,但是在王都却没有这种东西?
  难道这些都是继任的悲风公爵发明的吗?
  这个想法在阿尔骑士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他就笑着自己否决掉了这个想法:‘那只不过是一头邪恶的黑龙而已,他怎么可能会发明出这种东西来!’
  不管怎么说,阿尔骑士来到悲风领只是为了观察,这些有趣的事情回去之后他会如实汇报,不过现在的任务还是要继续执行下去。
  慢悠悠地走到了城门附近,即便过了两天,依旧有许多商人聚集在那里,这就让他更加感兴趣了。
  好奇的凑了过去,听到了人群里面有一个少年在大喊:“……二十税一,特产是魔兽皮毛和各种魔法材料,需求是种子,只要是能够种的种子都需求,还有……”
  后面的,阿尔骑士没有听到,他只牢牢记住了一个字眼,‘二十税一’!
  天呐,二十分之一的税率!
  来自王都的阿尔骑士惊呆了,二十分之一的税率,悲风领的领主吃什么?难道和平民一样啃黑面包吗?
  王都的十分之一税率就已经很低了,大陆上只有财富女神的圣城‘哥尔顿’的税率比王都低一点,但也只是十二税一而已,二十税一是什么概念?大陆最低税率!
  ‘冷静!冷静下来阿尔——冷静下来!’
  阿尔骑士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他抓住了那个少年的肩膀,面色狰狞的问道:“二十分之一的税率,真的只有二十分之一吗?”
  原本很生气,刚要破口大骂的商人们愣了一下,然后纷纷笑了起来。
  阿尔骑士没有理会那些商人的笑声,他现在只想知道悲风领的税率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低。
  “是,是的先生。”被阿尔骑士抓疼了双肩的少年苦着脸,点点头,“只有二十分之一,这些都是在公告栏上面写着的,我只是照本宣科的翻译而已。先生,您抓疼我了。”
  “哦……”阿尔骑士急忙松开了手,“真是对不起。”
  说着,他又对周围的商人道歉了,临走前,他看了那个‘公告栏’一眼——上面贴着几张莎草纸,纸上写满了字,但是他识字不多,只能零星的认出一些单词。
  阿尔骑士神色有异,急匆匆的离去了。
  在他离开之后,商人们又笑了起来——这个样子,不正像是刚刚来到悲风领的他们吗?
  毫不意外,阿尔骑士迷路了,问了几个本地人之后才回到了旅馆。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同伴,如果他说悲风领……至少是温德城是二十分之一的税率,他们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骗他们?
  阿尔骑士站在旅店门口踌躇不前,恰巧又有两位骑士走了回来,他很尴尬的和这两位同伴打了个招呼。
  “阿尔你知道吗?你绝对无法相信我看到了什么!”阿尔骑士跟着两位同伴走进了旅馆,其中一位同伴,阿方索骑士表情很夸张,“我在水井旁看到的,一个平民,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只是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就是这样(阿方索骑士双手虚握,往下压),就有一根管子出水了,那是井水,井水知道吗?并且平民们都说,这不是魔法道具,是‘女仆长大人’发明的一个小东西——虽然我不知道这位‘女仆长’是谁,但是这真的是太神奇了!”
  另一位同伴,惠灵顿骑士也点头说道:“阿方索还特地拉我去看了一眼,这确实很神奇,但是更神奇的是,我在下城区看到的事情,这可能是任何一座城市都看不到的场景了——几个手臂上带着橙色臂环的人在工作!如果仅是如此也没有什么,但是你们知道吗?他们都是罪犯!”
  “罪犯?”阿尔骑士惊呼出声,阿方索骑士大笑,因为第一次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是这种反应。
  阿尔骑士瞪了这位幸灾乐祸的同伙一眼,随后问道:“然后呢?”
  惠灵顿骑士面带感慨,继续说道:“当时我也被吓到了,问了问当地人才知道,他们说这是‘劳动改造’,是悲风家的那位‘女仆长’发明的一种制度,犯罪较轻的罪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赎罪,同时也让罪犯们明白劳动的重要性,当他们看着他们建造起来的东西的时候就会有一种成就感,认为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没用——哦,这是我自己的理解,总之,这种方法很好用,既节约了人力成本,又能减少犯罪现象的出现。在这座城市,如果是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偷东西被抓住了,就会被‘居民委员会’的大妈训诫,十二岁以上的孩子同样要义务劳动,不过他们的工作就轻松多了。”
  三位骑士对视了一眼,一齐感慨道:“真是一个神奇的城市!”


第19章 ‘神奇的女仆长’(下)

  这是一个神奇而又疯狂的城市,可能悲风领不都是这样,但至少现在的温德城比柯洛王国中大多数的行省主城都要繁荣。
  原以为这是一个比王都落后许多的城市,但是在深入观察之后才发现,这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王都还要繁荣。
  王都之所以繁荣是因为那是‘王都’,而温德城之所以繁荣是因为温德城中的人。
  艾萨克男爵通过城中贵族的渠道了解到了在新任悲风公爵继位之后颁布了许多政令,虽然现在悲风领中只要是个贵族就知道悲风领的实际控制者是悲风家的女仆长而非那头蠢龙。
  但这又怎样呢?这位女仆长做得比谁都好,而且从未想要夺权,一直在尽心尽力的教导着另外一位悲风家的继承人,所以即便是最为严苛的骑士也无法从她的行为中挑出些什么错误。
  而且说句实话,很多人都不怎么相信一头天性混乱的黑龙能够管理好一片领地,就连当初的老公爵都不看好自己的儿子,只是想着让自己的长子来当女儿的挡箭牌,让伊蒂丝在实践之中成长起来而已。
  看看现在温德城的情况,他们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吗?
  这只是将近三个月的变化,艾萨克男爵不禁在感慨的同时又感觉有些担忧,因为温德城的变化太大、太快了,快得令人窒息。
  这么有活力的一个城市,那么有创造性的一个人,对于艾萨克男爵这个知识之神的信徒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幻想乡一般的存在。
  也只有这里,他才能够看到这么多新奇的东西!
  知识之神冕下至今都没有一个圣城,温德城有可能会成为冕下的圣城,与世间唯一的一个浮空城‘云中城’相比,这里更加能够令人感到惊喜,即便云中城拥有斯洛·门德斯大陆最大的图书馆,在艾萨克男爵的心中,也比不上这座‘初露锋芒’的城市。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聊胜于无的旅行,艾萨克男爵没想到这一次旅行竟然能够收获如此多的惊喜,这在他十五岁之后几乎就已经没有过了——真是太令人意外!太令人欣喜了!
  艾萨克男爵准备好好逛完温德城,不管要花上多少天的时间,反正他们还会在这里休整几天才会回去,在骑士出去购置返程时所需要的物资的时候,他就好好的在这座城市里逛一逛吧!
  躺到了没那么柔软的床上后,艾萨克男爵嘴角挂着微笑,期待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或者说,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首节上一节9/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