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94节

  不仅仅是在温德城,而是要在整个悲风领!
  虽然在柯洛王国战乱时建国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显然没有那个闲工夫了,难民的安置和后续处理问题都能让人忙得焦头烂额。
  秋季准备要来了,要准备收割粮食了,还有之前种下去的经济作物的试验品,冬季的种植工作——这是农业方面的。
  粮食的采购事项,关于实验区各项研究的实际效益问题,工厂区的进一步建设,税率的调整以及税种的进一步划分——这是商业方面的。
  街道绿化和街道翻新的问题,旧城区扩建和建造新城区的问题,公路修缮及市场划分的问题——这是民生方面的。
  以上只不过是一些例子罢了,实际上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
  不然,以女仆的能力,也不至于每天加班加点工作到晚上八点都不能回去。
  她可是悲风领的最高管理者,市政厅的最高级官员,如果她都不回家的话,其他人还怎么回家?
  连轴转的工作就连她都有些吃不消,更别提其他人了。
  看了眼时钟上的时间,女仆又看了眼桌面上依旧没有处理过的一大堆文件,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但是她却又放下了钢笔,把代表着‘公爵’权力的玺印拿上,推门离开了办公室。
  走在忙碌的走廊上,女仆拍了拍手,“下班了下班了,都停下!手上没有什么紧要工作的就先停下,明天再加倍努力赶完工就是了,工作多也就这几天的事情而已,坚持一下就好了。好了,别工作了,都各回各家去吧!”
  市政厅的铜钟被敲响,下班的信号终于响起,公务员们最后检查了一遍后,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贵族官员们苦笑着从市政厅中走出,对视一眼,互相摇头叹气。
  之前被女仆敲打过那么多遍之后,他们对女仆也都产生了些许的畏惧心理,况且在上次‘财政次长事件’之后,贵族官员都隐约分成了两派。
  一派还是像以前一样‘听调不听宣’,整天都在磨洋工,另一派则是对女仆唯命是从。
  兢兢业业工作的是后者,前者虽然也呆在市政厅,但是他们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做事认真而已,事实上他们也只是看起来工作认真而已,一件事交给他们,别人花一个小时就能够处理完,而他们却往往需要半天的时间。
  因为他们的工作效率实在是太低了,所以久而久之,女仆就不把任务交给他们了,而是交给那些有能力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
  这些贵族官员是轻松了,以他们那‘有时候加班,我甚至会工作到下午两点’的‘贵族务实精神’,近几天他们都要在市政厅里待到晚上,这难道还不能够表现他们的‘认真和辛劳’吗?
  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他们是‘上等人’,只需要学会如何驾驭人才就足够了!
  这话说起来没多大毛病,不然就像女仆一样,没有一个健全完善的行政管理体系,整天就要和市政厅的公务员们一起累死累活的工作、加班,才能够让悲风领有一个良好的发展。
  不过这句话的本意不是让他们不干活,而是把繁杂琐事都分配下去,这样才能有更多精力和时间来处理大事。
  但是他们呢?
  在女仆这里,她可不讲什么身份,她就是悲风领最大的贵族,什么身份在她这里都不够看。
  她首先看重的是能力,其次看重的是心性和资历,跟不上时代步伐的人就会被淘汰掉,那些喜欢磨洋工的贵族官员已经差不多要被‘淘汰’掉了。
  女仆现在下派任务都不会经过那些贵族官员,而是直接绕过他们,把任务交给下面的人。
  可能那些‘喜欢清闲’的贵族官员还没有发现,他们的权力已经快没了,他们手上的权力早就已经被女仆下放给了下面的人。
  也许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但那又怎样?
  他们起先不干活,现在也没活可干,既然他们喜欢清闲,那么就让他们一直清闲下去吧!
  人家累死累活,你居然在享受下午茶和女仆、秘书的‘按摩’?
  女仆走出了市政厅大门,伊蒂丝和莫莉夫人早就在门外等着她了。
  “瑟琳娜姐姐!”伊蒂丝看到了女仆,露出了一个满是疲惫的笑容,无力的挥了挥手。
  “走吧,回去吧。”
  几人登上了马车,车夫一甩缰绳,两匹乖巧的马儿便迈开了蹄子,马蹄踩在水泥路上,马车慢慢驶向了‘温德’城堡。
  伊蒂丝和安娜靠在一起快睡着了,莫莉夫人难掩疲态,但现在的她也只是看了她们一眼,没说什么。
  女仆坐在柔软的椅子上,苦恼地揉了揉脖子,工作了一整天,脖子酸痛难耐,动一动都觉得有些疼痛,如果塞万提斯还在的话,还能让他给自己按摩一下,但是现在他远在黑森林,也不可能跑回来。
  “夫人,那些教材和宣传图都已经弄好了吗?”
  马车的气氛略显沉闷,女仆也刚好想起了一件事,顺口问了一句。
  “宣传图还差一些,教材已经印刷得差不多了。”
  莫莉夫人愣了一下,下意识回了一句,然后就有些不解的问道:“瑟琳娜,这些真的能够制止‘瘟疫’的爆发吗?”
  “不,想要制止‘瘟疫’的爆发是完全不可能的,毕竟这只是一些卫生知识而已,能够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陋习是引发疾病的原因之一,但是却无法真正的遏制‘瘟疫’。”
  停顿了一下,女仆接着说道:“不过虽然无法遏制瘟疫,但是却能够让瘟疫爆发的几率大幅度减少。如果能够在瘟疫爆发初期就能够意识到‘那是瘟疫’的话,就能够减少大量瘟疫带来的损失,甚至直接让瘟疫消失,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由魔法引起的瘟疫无法防范,但是普通的瘟疫却能够预防。而且很多时候,虽然‘瘟疫’能够带来大量的伤亡,但是一些容易让常人忽视的疾病才是夺走人们性命的罪魁祸首,如果人们能够意识到这样的疾病能够夺走自己的性命,并且及时进行了治疗的话,那么还会有那么多因病而死的人吗?”
  女仆的话打动了莫莉夫人,因为她仔细想了想,发现瑟琳娜的话确实符合事实。
  “这其实是很浅显易懂的道理,如果有人进行过归纳的话,很容易就能发现这些道理了,然而并没有。”女仆耸肩摊手,“很多时候都是如此,像是我发布的政令和制定的法律都是对人性的分析和归纳总结后,深思熟虑之后才发布出来。世间有着各种各样的规律,并非人们不善于观察,只不过是人们对此习以为常,没有感觉到任何奇怪,欲望是人的一种驱动力,探索欲也是一种欲望,我只不过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俯瞰了整个世界而已,其实我做的这些都不稀奇,您也知道我有一个文明的知识传承,我知道这些并不足以为奇。”
  “也许对你来说是这样……”
  听完女仆的话之后,莫莉夫人不住惊叹道:“可是能够灵活运用这些知识,这也说明了你的能力。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不管在哪个方面都是如此。”
  “夫人您谬赞了。”女仆轻笑了一声,然后转头望向了窗外。
  月亮高挂在天上,等到完成了各项工作安排,塞斯也差不多该回来了,那时候,他们也该去难民营那边看一看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们都必须要去看一看!


第167章 内战之‘诺格罗德战役’

  托索罗骑士骑在马背上,挺拔的身躯将瓦略领的主城‘诺格罗德’收归眼底。
  悲风领和托索罗家的旗帜在身后飘扬,从加入战争到现在,他们一直保持着最辉煌的战绩——未有一人战死!
  受了伤,有同伴将其带回,就算是腿断了、手断了,他们也从未放弃。
  可怕的战斗力和意志力让悲风领的军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已经在各大贵族之中打出了名声,如果他们没有说谎的话,他们这样的军队在悲风领中并不显眼。
  听到这句话之后,众多贵族纷纷色变。
  他们知道悲风领很强大,知道他们的骑士很强大,但是他们从不知道原来悲风领的军队也这么厉害。
  几位超凡骑士在战场上发挥出了自己所有的实力,特别是托索罗骑士,更是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甚至让人怀疑,就算他不是带领着一支军队的话,一人破军也并非难事。
  贵族们也是第一次明确认识到了超凡骑士在战场上的作用,几位超凡骑士就几乎已经操控了整个战局,带队冲锋的时候更是能够用十分钟的时间将敌军分割出前后两段。
  据说那位名为‘凯姆·托索罗’的骑士一个人的‘光环’就笼罩了四分之一个战场,但是他还不是悲风领中最强大的骑士!
  之前他们刚刚认识到了那头黑龙的强大,现在又明白了悲风领的强大……
  不,以后应该要叫‘悲风公国’——‘悲风领’这说法实在是太失礼了!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悲风领的军队没有这么强大的话,他们当初也不可能以一己之身抵抗住了一层深渊的入侵,尽管那一层深渊的实力并不强大,但那毕竟是无底深渊,一头普通恶魔的力量就比一个贵族私兵还要强大。
  而在当时,一个普通悲风领士兵就能够自己一人杀死几头恶魔。
  这根本不是一个力量级别的战争,又没有一个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将领,瓦略公爵‘得了失魂症’,现在还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在其他贵族赶来支援之后,克雷洛夫三世的军队就已经推进到了诺格罗德之前。
  其中‘悲风公国’的军队功不可没,他们表现出来的力量也实在是令人心惊胆颤,许多对‘炮灰们’很不屑的法师贵族都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要让自己麾下的骑士成长起来,就要要把他们培养起来,也要让他们一定、一定效忠于自己,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就一定要打压他们。
  超凡骑士的力量实在是太让人害怕了,严苛的锻炼和严格的限制让他们难以成长起来,他们不能违背他们立下的‘誓言’,也不能停止锻炼。
  但也正因为如此,超凡骑士的力量才如此恐怖,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例子便是‘奥戈登帝国’。
  在强大的奥术帝国依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时,奥戈登帝国便与奥术帝国平分了斯洛·门德斯大陆,奥戈登帝国能够与奥术帝国势均力敌,靠的就是强大的军队,还有‘骑士’的力量。
  然而到了现在,奥戈登帝国也变得腐朽了,不过依旧十分强大。
  如果说‘法师’是柯洛王国的立国之本,那么‘军队’就是悲风公国的立国之本。
  虽然与幅员辽阔的奥戈登帝国比不了,但是整体实力远超王国几大军团的军队足以让人有所顾忌。
  女仆交给托索罗骑士的任务就是在人前展现出悲风领军队的实力,用以谋求足够的发展时间。
  虽然接触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在那些时间里,女仆和黑龙就已经看出了克雷洛夫三世‘枭雄’的本质,虽然用内战作为威胁,让他承认了悲风领的独立,但是之后他肯定会对付他们,不得不防。
  有时候女仆自己说的话自己都不怎么信,更何况别国的国王?
  别看他们表面上挺友好的,但实际上关系是怎么回事他们心里都有B数。
  托索罗骑士很无所谓,因为在他看来,自从老公爵提剑进了王宫‘劝谏’之后,悲风领与王国之间就已经貌合神离了,悲风领之所以没有独立,都是因为老公爵念旧,不然悲风领早该独立了。
  老公爵心软,娶了莫莉夫人,也是为了给王室留一条后路,虽然他们的伊蒂丝小姐血脉隔了不知几代,但也有王室血脉,是能够登上王位。
  先代国王安德烈四世是个聪明人,但是心思太多了,想着要给老公爵一个保证,所以急忙忙的给老公爵安排了一个政治联姻,殊不知,老公爵就算没有那个保证,也会出面保下王室血脉,他这是多此一举。
  不过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想必安德烈四世和克雷洛夫三世都不敢对老公爵放心——即便他们都知道老公爵是个怎样的性格。
  托索罗骑士是看着克雷洛夫三世长大的,怎么也想不到当年那个孩子怎么会长成现在这副模样,不求他能有女仆长的几分,但至少秉性是好的就不错了,可是现在看来……
  “诺格罗德有几个副城,想要攻下瓦略领,就必须要攻破诺格罗德,至少也要逼得瓦略家的人逃离这个领地,不然这里始终是我们前进的阻碍。”
  身边,克雷洛夫三世同样骑在马背上,与贵族们侃侃而谈。
  他刚说完一句话,就受到了不少的恭维,这让托索罗骑士越发沉默。
  他们在山顶上远眺诺格罗德,因为得知了瓦略公爵‘得了失魂症’,所以克雷洛夫三世手下的参谋就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瓦略领距离格林兰治并不算远,穿过两个贵族的领地就能够到达瓦略领,而在路上的那两个领地的贵族都是王室派的,距离王都那么近,他们可不敢加入地方派。
  辎重早就已经调集完毕,克雷洛夫三世只需要带着军队路过两个领地的同时带上那两个领地的领主和他们的军队便可。
  花了半个月行军,之后便是长驱直入瓦略领!
  作为对抗王室派的最前线的瓦略领实力不可能弱,但是他们为什么能够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打到诺格罗德面前?
  其一是因为悲风领军队的厉害,因为制度不同、指挥不同,甚至就连克雷洛夫三世都无法指挥这些悲风领来的军人,敌人没办法渗透进这些军人之中,所以也就无法发现他们的战略意图,因为他们的‘神出鬼没’,很多次都在关键时刻扭转了战局,后来因为人人都知道他们的厉害了,等到他们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可谓是闻风丧胆——还没打起来,敌人就怂了,这也没法打。
  其次,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瓦略公爵得了失魂症’,地方主教认为瓦略公爵的灵魂可能是被魔鬼或者恶魔夺走了,以至于现在的阿道夫·瓦略身体还活着,但是灵魂已经不知去向。
  瓦略公爵是出了名的能征善战,如果没有他的话,瓦略领的军事实力就去了一半。
  阿道夫·瓦略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但是也是出了名的聪慧和直觉灵敏,如果他还在的话,克雷洛夫三世也不可能选择这么直接的攻打瓦略领。
  如果瓦略公爵还在的话,那么他就能够配合领地在王国南部的埃尔法罗侯爵联手攻下两个领地之间的领地,如果克雷洛夫三世要进行支援的话,必须要绕过瓦略领,那时候瓦略公爵一定会派出一支游骑兵,去不断的骚扰克雷洛夫三世的军队,并在克雷洛夫三世支援到达之前攻下那些领地,与埃尔法罗方面会和之后,就联手攻击克雷洛夫三世的军队,即便国王军队在路上也攻下了不少地方派贵族领地,并让不少的王室派贵族军队加入,但那也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要被放弃掉了的领地。
  只要能够重新夺回,那么丢掉与没丢掉又有什么区别?
  瓦略公爵的作战风格早就被人分析了个一清二楚,但是阳谋最为棘手的地方就在这里。
  即便堂堂正正,也难以破解!
  “小阿道夫,你的领地已经快被攻下了,有什么感想吗?”
  远在万里之外,埃尔法罗侯爵受到了情报之后,摸着罐子轻笑着说道。
  但是,这一次瓦略公爵并没有如他所愿的愤怒咆哮,这也让他有了几分不喜。
  “传令下去,诺格罗德暂时不能丢,让他们无论如何都得守住!”
  埃尔法罗摸着食指上的黄铜戒指,心想着,战争才开始了没多久……
  杀戮太少了,灵魂还不够呢!


首节上一节94/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