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43节

李海眉毛一挑:“董事长,我可没这么说过。”

众人顿时又来了精神,这李海话里有话啊!其实一亿多的成本还是小事,大家心痛的是钻石生意,就像林董事所说的,不管翡翠生意再好,钻石的市场是无法取代的,这能够帮助公司留住大批客户资源。如果和恒久公司的问题不能解决,人家那边蹬鼻子上脸,索性取消了明海公司进货的资格,这不就一拍两散了?

林董事还想冷嘲热讽,却被身边同样代表着明海总公司的一位董事拉了一下,气得不说话了,光是用眼睛去瞪李海。李海用手指头敲敲那份合约,微笑道:“什么事,都有办法解决,只不过要讲个道理。董事长,我只是翡翠事业部的部长,我维护的是公司从翡翠事业上的收益,钻石生意出了问题,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让我来背这个黑锅,那肯定是不行的。”

董事长老眼一亮:“这么说,你真的有办法?想要怎么样,你说出来,大家有的商量,至于这个责任么,我想,不该你背的,当然不能硬栽到你的头上,一趟云南为公司赚了这么多钱,李部长是有功的嘛!”

李海环视一周,见诸位董事都不作声了,林董事也闷声不吭,他才道:“要我为公司解决这个钻石采购的问题,也可以,我有条件,公司能答应,我就去搞定。很简单,我要退股。”

“你想得美,一退股你就跑了——”林董事立马又跳起来,哪知李海骤然大吼一声:“闭嘴!”

这一嗓子,当真是声震玻璃响,窗户都为之响了好几声,屋子里的人被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好半天才恢复过来。至于首当其冲的林董事,直接就被李海这一嗓子给吼得傻了!

这也不算是什么少林狮吼功,只是利用神力震荡喉头和胸腔,把强大的气息瞬间从胸腔中喷出而已,再配合口腔的动作,将音浪直接喷到林董事的脸上。因为是可以听见的声音,对人体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可是效果却比得上弱化版的震荡弹了。

一吼清场,李海等众人大致恢复过来,才续道:“退股,我不要现金,而是想要从公司现有的四间店铺中取得一间,开我自己的珠宝公司。我可以和公司签订合同,请公司帮我制作成品珠宝首饰,并且从公司购进黄金钻石等货源,相应的,我也会每年向公司提供足够的精品翡翠原料。此外,恒久公司和本公司的采购合约,我来负责重新签订,保证公司获得稳固的优惠待遇,至少不能让人家随便一句话就给降格。”

条件摆出来,众人都沉默不语,要说这条件,不可谓不优惠了。虽说把李海和他的股份留在公司,显然更加有利可图,但是人家又不傻,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么少,凭什么每年帮你赚那么多?如果能用这种条件,保证公司以后始终可以获得极品翡翠原料,倒也可以接受。

看了看董事们的脸色,董事长断然拍板:“好,就这么定了,李部长,等你的股份登记完毕,恒久公司的合约重订了,退股合约就生效。”

李海当然不能就一句话算了,退股是件很麻烦的事,要估价要核资还要拟定退股的合同以及公司的支付方式。好在大家都很好说话,条件很快商定,李海选定了市中心的一处店铺,加上开始的铺货和以后的进货合约,以及相关的翡翠采购条款,再加上生效条件“重新取得在恒久公司采购钻石的一级客户地位”,这份合同就算定下了。

等到打印出来,明海公司的法律顾问进来看过了,双方签字生效。董事长一边签字,一边对李海说道:“李海啊,你要的,我可都给你了,能不能告诉我老头子,你有什么办法摆平恒久公司?我可告诉你,要是你做不到,我这些东西都不会给你的,大不了花点钱买回你手上的股份。”

李海刷刷签着字,笑道:“董事长,你放心吧,别看恒久公司垄断地位,我自有办法对付他。很简单,大家都是做生意的,用钱说话,恒久公司在翡翠生意上吃了亏,就想拿钻石生意泄愤,可是光泄愤,能弥补什么损失?我拿出几块极品翡翠卖给他们,就算半点优惠都没有,他们都得感激我,那可是有钱都未必能买得到的极品原石。”

“哦~”董事长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年轻人,好好干,以后可别忘了我们明海公司,这里可是你的娘家呀!”

第二百四十章 情债难还

事情当然不会像李海说得那么简单,对此,李海自己也心知肚明。钻石小王子,他的地位还要在明海公司之上,而恒久公司在国内钻石生意上的垄断地位,也不是之江明海这么一家下游公司说撼动就能撼动的。

不过,李海自然有自己的王牌,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未必解决不了,杨明在云南就吃过他的“财迷心窍”神通了,一回生二回熟,再摆弄他一次又有何难?不过,动辄上亿的生意,外加私怨,要扭转对方的决定,这神力也少不了。李海琢磨着,看来得先去银行,整他一个亿的现金出来,补充一下神力的消耗,最近烧神力烧得也挺猛的。

回到办公室,李海看见门口站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郎。一眼看过去,这女郎装扮相对朴素,可是这职业装也未免太修身了一点吧,站着都能把后腰到臀下的曲线看得一清二楚。和韩美兰的甜腻肉感相比,这位个子略高,略显骨感,不过这身条可够妖娆的,演美女蛇都不用化妆了。相貌也称得上秀丽,尤其是略微上挑的眼角,还有尖尖的下巴,嗯,李海再次确认了“演美女蛇不用化妆”的结论。

美女蛇看见李海,主动伸手出来:“李部长,我是公司钻石事业部部长,我姓王,王郡梅。董事长告诉我,李部长要负责解决公司钻石采购货源的问题,我很高兴,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请李部长尽管开口。”

李海握手,感觉这女人的手摸上去很不舒服,细细的凉凉的,还有点滑溜,真的跟蛇身上的触感相仿。嗯,不过如果身上的皮肤也是这样,似乎别有一番风味——呸呸,这是怎么了,对着这种女人都能联想到那方面,果然是最近憋得有点狠么?也确实有一个多星期没碰过女人了——

打开房门,王郡梅跟着进来,把一堆件夹放到李海的桌上:“这是公司前三年钻石事业部的明细账目,还有对恒久公司采购钻石的明细,以及恒久公司实行的客户等级升降制度。李部长,恒久公司拥有迪比尔斯在国内的独家代理,而迪比尔斯公司,则是名副其实的国际钻石大鳄,没有他们点头,我们连顶级的切工都找不到,哪怕从别的渠道买到钻石原石,国内的机构也不会轻易为我们的钻石出具鉴定证书。”

李海默不作声地翻阅着那一堆件,听着王郡梅讲述钻石生意。他虽然有钱神神通,不过长点知识总是好的,退一万步说,就算要用神力去砸,也要先弄清楚该砸谁吧?从纸面上看来,恒久公司的霸主地位毋庸置疑,那不光是钻石货源的问题,钻石行业其实是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把钻戒和结婚捆绑在一起,就是个绝妙的创意,这里面包含非常精细的策划和宣传。

国人一说到结婚,就要买钻戒,可事实上在国外,结婚戒指不镶钻石的多了去了,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把“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样的宣传词到处宣扬,把这样的理念渗入到国人的内心深处,这背后运用到的资源,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可见迪比尔斯公司在钻石行业的垄断程度,否则它何必费这么大的功夫把市场搞大?

正如王郡梅所说,迪比尔斯的霸权体现在各个方面,可以说整个钻石市场全都是他们在掌控。钻石矿其实还是小事,他们真正强悍处在于把持了行业标准,顶级的切工都在他们手里,鉴定分级的标准也是他们制定,任何商家只要想做钻石生意,就得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而恒久公司,作为迪比尔斯在国内的唯一代理商,自然也就拥有了在国内市场上的霸权地位。之前李海说那份合约是丧权辱国,从纸面上看来确实如此,可是林董事的愤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以双方的地位来说,恒久公司确实可以予取予求,毫无顾忌,你不想和它做生意了?很好,后面多得是珠宝首饰公司想要冲上来取代你的位子,钻石市场这么大,还怕没人么?

花了十五分钟,把那厚厚一堆的件都看了一遍,李海便把件丢在一边。王郡梅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说什么,她现在觉得很轻松,因为李海大包大揽的结果,让原本是应该由她负责的钻石采购事务,变成了李海的责任,她只需要从旁协助就是了。好不容易不用担责任了,她能帮着提供点信息出出主意就对得起公司给的工资了,替李海操心?她吃饱了撑得!

李海看了一眼王郡梅,手指头在那堆件上敲了敲:“王部长,我还需要你提供一些信息。恒久公司内,对于下游客户的等级升降,谁来作决定?”

王郡梅倒也不意外,道:“这是不会落在书面上的,据我所知,现在负责这方面的,是恒久公司的三名总裁助理之一,杨恩惠。她是杨明的姐姐,亲生的。”

消息挺灵通啊,知道我是惹了杨明了!李海一想也是,杨明一开始就采取了向明海公司董事会施加压力的手段,来迫使自己低头,最终他倒也说到做到,果然就把明海公司的等级降低了。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王郡梅,李海知道,如果现在自己不是把这件事揽到身上,面前这女人铁定要把自己恨到骨子里,这无关私人恩怨,纯粹是屁股决定立场。

也不知是不是想看好戏,王郡梅很是大方地补充信息:“李部长,据我所知,杨恩惠和她弟弟感情非常好,而且杨恩惠本人也是恒久公司的股东之一,更是公司董事长赵颖慧女士的长女,想要用私下提供好处的手段来收买她,恐怕是不行的。”

李海撇了撇嘴,打了孩子娘出来么?不对,确切地说,是姐姐出来,不晓得如果打了姐姐,娘会不会出来?看样子,很有可能!“好了,我知道了,王部长能不能帮我约一下这位杨总助,给个见面的机会?我想,如果对方是要泄私愤的话,怎么都会给我一个见面的机会吧。”

王郡梅有点吃惊,李海既然知道对方是要泄私愤,怎么还这么有胆气?难道说,面前这小帅哥年纪轻轻的,就有唾面自干的勇气,送上门去让人出气吗?那他大可以选择在董事会面前推卸责任,而无须主动承担啊!

“到底是年轻人,不晓得官僚的诀窍所在啊!”想起自己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也是一腔热血勇于任事,总以为什么事都能做,什么责任都要有担当,王郡梅心里叹气,也许,只有像她一样吃过亏,狠狠摔过跤之后,这个年轻人才会真正成熟起来吧?

她点了点头:“好的,我会尽快联系,然后把时间告诉你。”

李海笑了笑:“那就多谢了,最好是给我留出点时间来,我还得向学校请假。”

王郡梅瞪大了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才忍住没笑出声来,公司里什么话都能听到,不过这个出差之前要找学校请假,可就太奇葩!

李海也不在乎,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王郡梅很灵醒地抬腿走人。她刚一推开门,便看见门口站着韩美兰,还有陈洁也跟在后面。

李海赶紧起身,和陈洁打了个招呼:“陈姐,我先处理公事,你坐一下。”让陈洁进来,在沙发上坐着,李海也是怕韩美兰又像上次一样又搞什么幺蛾子,他倒不是吝啬一点神力,只不过大白天的又是在公司,要是被人看到韩美兰一脸满足回味一身疲惫放松地从他房间出来,身上还带着那种生理分泌物特有的腥味,他这名声就算是彻底毁了!

还好,韩美兰的表现算是正常,面不改色地站在李海面前:“李部长,董事长让我问你,处理这件事,你需要多少预算?董事长的意思是,一百万以内公司可以帮你承担,超出的话就不行了。”

解决这么大的事,只给一百万的预算?好吧,如果只是请人吃饭,这些钱也足够胡吃海喝的了,可是光是吃喝能解决问题吗?李海懒得计较,把手一挥:“就一百万吧,剩下的我自己搞定,谢谢董事长的好意。”

韩美兰淡淡点头,又跟陈洁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走人。陈洁看着这位明海之花扭着腰身走出门去,跟上去把门一关,回头看着李海似笑非笑:“李海,这办公室美女不错吧?学校里可没有哦!”

李海擦汗:“陈姐,别取笑我了,你看我是那号人么?在公司里搞七捻三,我可没那么下作。”

陈洁走到办公桌面前的会客椅上坐下,淡然道:“是啊,你没那么下作,就是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忘记了还有人在念想着你呢。是不是?”

李海沉默。他知道,陈洁说的是王韵,自己回来之后,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王韵过,和在云南的热火缠绵比起来,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了。王韵不给他打电话,也是出于当初两人的约定,李海能想到,在经历了云南的欢愉之后,连老公都叫过了,却又要回到无所倚靠,没有半分把握的等待之中,王韵的心情是有多么孤寂!

说真的,他不是没想过给王韵打个电话,可是能说什么呢?一想到为此远走海外的赵诗容,李海的嘴巴就像被胶水封住了,心里一阵发苦。

第二百四十一章 按摩润滑

“陈姐,赵诗容出国了。”李海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又陷入沉默。

陈洁也为之沉默。她知道赵诗容是谁,光是从两个弟弟那里,就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位之江大学校花之一的存在。从李海这句话,她也能意识到,李海这段时间所承受的压力。无关赵诗容的家庭背景,李海本身是个年轻人,在感情上相对干净,对于脚踩两条船这种事,他的心理压力和大部分成年男人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隔了一会,她叹了一口气:“李海,陈姐跟你认识很久了,虽然平时交流不算很多,也承你总是叫我声陈姐。感情的事,其实没有太多的是非,就在乎你自己怎么看,怎么处理。陈姐也是过来人,也爱过也错过,回头看去,总觉得那时想得,要么太多,要么太少。算了,说太多也没意思,我的经验就是一句话,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李海继续沉默。想想王韵,她为什么就不能获得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呢?偏偏要蹉跎老大,到了这个年纪,女儿也有了,才有机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可以信任的男人,何等的悲凉!但,更令李海迷茫的是,仅仅是出于怜惜,自己就该付出那样的代价吗?要知道赵老爹可是见面就给了自己一枪!

见李海还是沉默不语,陈洁有些发急,她可不想再看到好朋友在她面前无声落泪,还不许她告诉这个臭男人了!陈洁站起来,把桌子一拍:“李海,你是男人不是?韵儿本来就命苦,好容易现在算是能过上几天安生日子了,可你要了解一点,你现在不仅仅是安慰她的感情,你还是她的庇护者,想想大兴制药那件事,如果不是你在,韵儿她们娘俩面对那个程二少,能坚持多久?最后会是什么下场?我告诉你,你别想着放手这么简单,你现在放手就等于是要了她们娘俩的命!”

李海浑身一震,他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去想过!仔细想来,陈洁的话虽然有些夸大,却不无道理。以王韵的软弱性格,却有着数亿身家,女儿更是百亿的遗产继承者,她要想保住这些东西,靠她自己,可能吗?

看到李海的眼神,陈洁就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趁热打铁,她不容李海细想,过来拉着他的手便走:“跟我去找韵儿,我约了她晚上一起吃饭,有什么话,你们见面说清楚,好过这样闷着,大家心里都悬着,多难受?走走走!”

首节上一节143/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