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之遍地黄金 第11节


那个孩子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此时意识已经模糊了。

溺水的人有一个共性,甭管抓住什么,肯定会死一般的缠上去,哪怕那个东西只是一根根本就承载不起他体重的小木棍。

郝建平前世做过救生员,虽然并没有亲手救过一两个人,可是他的救生知识却是丰富的,接受的那些培训也并没有遗留在前世。

郝建平抬起稍显稚嫩的小手,干净利落的一掌切在了那个孩子的大动脉上,那个孩子连嗯都没嗯一声就晕了过去,郝建平调转那个孩子的身体,用臂弯夹住那个孩子的脖子,顺着水流努力的向岸边划去。

此时岸边已经有了闻声赶来救助的大人,郝建平绝对专业的救人手段也落入了人们的眼中。

在岸边大人们七手八脚的帮助下,郝建平和那个孩子被拉上了岸,郝建平顾不上喘息两口,跟着岸上那些奔走的大人们向下游追去。

河里,最少还有七八名孩子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

第十二章小鬼当家(六)

郝家距离出事的大清沟只有数十米的距离,发生在大清沟水闸边的事故第一波惊动的就是大清沟岸边居住的村民,郝万山也是第一波闻讯赶过来的人之一。

“爷…爷…快点…建平…”衣服还没有穿利落的郝建军指着岸边顺流而下的人流,对着郝万山大声的喊了起来。

郝万山心中一惊,急忙迈开大步向下游追去。

郝建平每次回老家必定会和郝建军一起到河里摸鱼抓虾,这已经成了惯例,郝家的人根本就已经不会在意了。玩水是危险,可是毕竟郝建军已经是一个小伙子了,郝建平的年龄也不算太小,这两个人下河,家里人还是比较放心的,再说回来,大河就在家的后面,有点啥动静赶过去救援也来得及。可是现在郝建军好好的在岸上,郝建平却没了踪影,这怎么能让郝万山不着急?

跟着水流追上来的大人挺多,可是会水的却没有几个,有两个不会水的大人跳下水去救人,反而给真正救人的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郝建平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救上来第几个人了,四个还是五个?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此时的他正对着一个孩子沉下去的位置奋力的游着。

时间,在此刻真的与生命画上了等号。

那个孩子已经沉下去了,耽搁一秒,也许就预示着一条生命的消亡。

郝建平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向水里潜了下去。

就是这里,刚才那个孩子就是在这里沉下去的。

此时,郝建平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了,现在的他完全是凭着心中的一股信念在支撑着身体的运动。坚持,再坚持一下,也许就能挽救一条生命。

水流依旧湍急,不过这里已经离开水闸涵洞口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水势已经比涵洞口缓和了不少。

郝建平顺着水势摸着河底的烂泥向下游摸去。

一定是这个方向、一定是这个方向,那个孩子没有道理不顺着水势向下游飘。

水闸放水,造成河底沉积的泥沙翻了起来,原本清澈的河水也变得浑浊不堪,水底的能见度非常之底,昏暗之中根本连一两米的距离都看不出去。

憋着的一口气已经用尽,可是却还没有摸到那个孩子。

溺水者一般四至六分钟就会死亡,抢救溺水者绝对是争分夺秒,一秒钟,也许就是一条人命。

郝建平实在憋不住气了,他双腿一蹬河床的淤泥,猛地向水面上窜了上来,恍惚之间,他似乎看到前方两米左右的河床水草之中露出了一只赤足。

郝建平冒出水面的地方已经距离他潜下水的地方十几米远了,他的头刚一露出水面,急促的呼喊声马上就传进了他的耳朵。

“这里有一个…”

“是建平…”

“建平快上来…”

……

郝建平似乎听到了爷爷的呼喊声,不过他此时已经无瑕细辩了,他仰着头急促的在水面呼吸了两口空气,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

“噗通”“噗通”,几个大人不约而同的跳了下来,刚才郝建平一直在救人他们是已经看到的了,可是他们现在宁愿相信郝建平是体力不支沉下去的,毕竟郝建平本身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多一个人,就多了一份保障。

郝建平瞪大了眼睛向刚才似乎看到的那只脚的方向游去。河水太浑浊了,潜得越深,能见度就越低,他根本就看不清水下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只能探着自己的手胡乱摸索着。

是的,是一只脚,自己没有看错。

郝建平在水草丛中摸到了一只冰凉的小脚,心中一阵欣喜,他毫不犹豫的抓牢了那只脚,双腿奋力的在河床上一蹬,借着反冲的惯性拖着那个孩子向河面上冲去。

“哗”,一声水响,终于露出了水面。

闭气的时间不长,郝建平根本就顾不及喘息,他手忙脚乱的踩着水顺着那只脚摸了过去,努力的把那个孩子的头托出了水面。

“在这里了,在这里了…”

岸上一阵鸡飞狗跳,大人们拿着长树枝竹竿铁锨向郝建平出现的方向追去,已经在河里的三个大人也奋力的游向了郝建平浮出的位置。

这里已经又偏离了他潜下去的位置六七米的距离。

一根长长的竹竿直接伸到了郝建平的身旁,郝建平毫不犹豫的一伸手抓住了竹竿,右手臂从那个孩子的腋下穿了过去,紧紧地环在他的胸前,努力的把他的头探出水面。

郝建平和那个孩子很快就被岸上的大人们齐心协力的拉上了岸,郝建平一上岸就四仰八叉的躺倒在了河岸的杂草上,现在,就算河里还有没有救上来的孩子,他也没有余力再一次跳进河里去了。

救人,也要量力而行,如果勉力为之,那不是救人,是自杀。

郝建平还在呼呼的喘着大气,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可是被他拖上来的那个孩子情况就已经非常不妙了,脸色都已经变得青紫。

没有几个人有急救的常识,不多经过这么多年的普及教育,大多数人还是知道做人工呼吸可以救人一命的。

已经有人趴在那个孩子的身上口对口的做起了人工呼吸。

郝建平还没有喘匀气,他在人们的帮助下艰难的坐了起来,剧烈的咳嗽着,似乎肺里的空气都已经被完全挤干了,有一种烧灼的痛。

郝建平只看了一眼救人的场景,马上就从地上蹦了起来。

“滚开。”

郝建平一伸手就把那个正在给孩子做人工呼吸的人推到了一旁。

给溺水的人做人工呼吸还有不捏着鼻子的?

“你…”被推开的人身子一倒,险些没有滚到了河里,他指着光屁溜的郝建平险些没有骂出来。小屁孩,我可是你的叔叔辈,你让我滚开?
首节上一节11/55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