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138节

段瓒干咳两声,说道:“咳咳,这倒不是,那银子我还在筹集之,还差一些,再过两日可以,现在是灼灼看了你送给那美姬的小鱼,我知道你肯定还有,快给我一条。”

“啧啧。”苏九挑了挑眉,戏谑道:“真是有了美人不要兄弟了,你这前些日子才从我这里借去了几百贯钱,现在又要来找我要这琉璃鱼来送美人,要不要我再帮你弄篇诗出来给你添点采啊?”

段瓒顿时大喜道:“还有诗啊,快点拿出来!”

苏九对于段瓒这颇不要脸的行为也是无语了,当下拿了一条鱼扔过去,说道:“滚滚滚,有一条鱼,哪里来的诗。”

段瓒也不恼,接住琉璃鱼看了看,笑呵呵地拿着过去讨好灼灼了,灼灼拿到小鱼,自然十分高兴,顿时亲了段瓒一口。
第三百五十一章苑孝正

得到佳人青睐,段瓒自然是十分高兴,看他那样子,似乎还想要找苏九再要一条小鱼去讨好灼灼。 苏九眼睛一瞪,说道:“段瓒,你要再敢过来我待会去找段大将军,告诉他你要干的好事!”

段瓒顿时悻悻地坐了回去,不过很快灼灼对着他耳语了几句,段瓒有高兴了起来。

过了不久,长孙冲三人也是回来了,不过他们身边的美姬却是换了一个,想来之前那三名女子此时应该也是无力起身了吧。三人对着苏九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的微笑,苏九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接下来几人又是喝了点酒,然后看着天色有些不早了纷纷起身,打算要离开了,离开之前自然各自给美姬一笔赏赐,然后烟云喜滋滋地抱着三条小鱼在那里翻来覆去地看。

走出雅间,几人正准备下楼,忽然底下走进来几个年轻人,其一人抬头看到站在那里的灼灼,指着灼灼对他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说道:“苑公子,那是燕回楼里的花魁灼灼。”

那被唤作苑公子的年轻人看到灼灼,顿时眼睛放光,当下对着身边的老鸨说道:“今天让这灼灼姑娘来陪本公子吧!”

那老鸨自然是清楚段瓒对灼灼的意思,哪敢让灼灼来陪眼前这位,当下对着那苑公子赔笑着说道:“这个苑公子,不好意思,今天灼灼已经陪过客了,所以身体疲惫,不能再待客了,不如苑公子从新再挑一美姬如何?”

那苑公子听得此话顿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远远地看着灼灼,自然看得出对方现在正高兴地和某人说话,哪里有疲惫之色,这不过是那老鸨的推辞之语。旁边的人自然会察言观色,当下前推了老鸨一把,骂到:“苑公子要的是灼灼姑娘,你这老鸨好不识趣,知道苑公子是谁吗?敢拒绝苑公子,你这燕回楼不想开了吗?快点去把灼灼姑娘请来!”

那老鸨也是无奈,这苑公子的身份她自然是清楚的,他是苪国公苑君璋家的公子苑孝正,苑君璋虽然说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闲散国公,但是想要整治她这燕回楼自然是轻而易举,至于苑孝正身边的这些人倒是没什么,不过是一些小勋贵家的儿子罢了,都是去抱苑孝正的大腿的。但是苑孝正她得罪不起,段瓒她更得罪不起啊,段瓒的老子可不是什么没有实权的国公,那可是皇帝的亲信段大将军,起这苑君璋不知强到哪里去了,而且段瓒身边的那些人的父辈哪一个不这苑君璋强?

对于现在这种情况,老鸨根本无法应对,两边她都得罪不起,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她也是不傻,一边拖延着苑君璋,一边差人去通知段瓒他们。

而这边以苏九的听力,自然是听清了底下发生的事情,当下心里暗自笑道:我之前还在想着怎么没人来和段瓒争花魁,没想到现在蹦出来了一个,这家伙姓苑,还这么跋扈,估计应该是之前叛逃回来的苑君璋的儿子了,这苑君璋这段时间在长安城里算是老老实实的,基本算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他这儿子倒是嚣张得紧,也不知道苑君璋知道了会不会被他这儿子给气死。

苏九转头对着在那里和灼灼谈笑的段瓒说道:“行了,段瓒,先别和你那小娘子聊了,和你抢媳妇的人来了!”

灼灼顿时脸色羞红地躲在了段瓒背后,而段瓒则是勃然大怒,一边呼喝着“是谁”,一边走到了苏九旁边,而长孙冲三人也是走了过来,想要看看是谁想和着段小公爷抢老婆。

段瓒走到苏九旁边,看着底下的人,问道:“是哪个不想活的要抢我老婆?”

苏九指了指苑孝正,说道:“喏,是那个,啧啧,我看人家可你长得帅啊,光凭这一点你可不得人家了,要不你还是认输算了。”

“放屁!”段瓒打量了一下那苑君璋,说道:“明明我他帅多了,对了,这家伙是谁啊,胆子这么大?”

长孙冲瞥了苑孝正一眼,说道:“应该是苪国公之子苑孝正!”

“苑孝正?”段瓒疑惑地看向旁边的人,问道:“这是个什么鸟人,还有,我大唐哪来的苪国公?”

苏九翻了翻白眼,说道:“段大将军要是知道你这么说估计得被你气得吐血,人家苪国公是去年他从突厥回来陛下封的。”

段瓒挠了挠脑袋,他确实是不清楚这苪国公,不过老爹好像说过去岁确实从突厥跑过来一个将军被封为国公,没想到今天被他给碰了。

段瓒用肩膀碰了碰苏九,说道:“兄弟,你说说,他爹和我爹哪个猛?”

苏九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当下淡淡地说道:“苑君璋归国之后,被封为苪国公,不过倒是没听说被封什么职位,应该是在家里闲着吧,不过我倒是听说这苪国公颇不受大唐诸臣的认同,这些日子也都是待在府里闭门不出。”

段瓒眼珠子一转,说道:“也是说这家伙不如我爹咯?”

长孙冲笑道:“别说是段大将军,是一般的实权侯爵,他也得罪不起,投靠了突厥又跑回来的人,你以为谁会看得起他,不过是陛下想拿他来当个招牌罢了。这苑君璋倒也是个聪明人,回到长安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当个富家翁,可惜他这儿子却是闲不住,整天往这平康坊跑,还总是和其他人起冲突,之前遇到一些商贾还有小贵族,人家看在他老爹的面子也忍了,前些时日惹到了李任城王的儿子李景恒,被李景恒打了一顿,苑君璋自然是不敢去找任城王的麻烦,回家把那苑孝正教训了一顿,然后这苑孝正被禁足在家,好些日子没见到了,没想到今天却是跑了出来,还惹到我等的头,不知道苑君璋知道了以后会不会被气死,他在那里明哲保身,他儿子却到处给他惹事,也是一桩事!”
第两百五十二章冲突之前

段瓒听了长孙冲的话,顿时知道眼前这家伙没什么好怕的,既然他爹都只敢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那他这苑小公爷也没有什么分量了。!段瓒把手捏的“咔吧咔吧”的响,冷笑着说道:“原来是这么一个废物想抢我老婆,正好刚刚水果吃多了,现在正好消化一下,我到要看看这从突厥人那里跑回来的兔崽子有什么本事。”

说着,段瓒轻轻拍了拍灼灼的手,示意她在这里等着,灼灼看到段瓒为了自己要和别人起冲突,而且对方还是一位国公爷的长子,段瓒的身份灼灼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要和另外一位国公之子起冲突,在灼灼看来,算段瓒的父亲段大将军的权势对方强,但平白树立一个国公敌人也是不明智的,灼灼担心段瓒会被段大将军责罚,当下忙拉住段瓒,低声说道:“段公子,要不这件事算了,我不去见他是,你不要和那苑公子起冲突了,为了我一个红尘女子得罪一个国公不值得。”

段瓒摆了摆手,笑道:“你不要担心,我做事自有分寸,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再说了,算我一个人扛不住,这里还有他们呢,有我们几个在这里,别说是这苑孝正,算是他老子苑君璋来了都给给我一个说法,一个破落公爷,还真把他当成个人物了?灼灼,你在这里看着,我倒要看看这苑孝正能干些什么?”

而这边苏九几人看这家伙直接把自己等人给拉下水,也是摇了摇头,尉迟宝林和程处默倒是摩拳擦掌地准备要去帮忙,他们是军方子弟,自家老爹对于苑君璋这种三番五次投降的人最是看不起,耳濡目染之下,他们自然也是看不起这苑君璋,平日里也是想着要去找这苑孝正的麻烦,只是一直没有碰罢了,今天正好碰了,别说他还招惹到段瓒头了,是没有招惹,他们也要去找些麻烦。

而长孙冲显然颇有些顾虑,苑君璋毕竟是皇帝陛下竖起来的招牌,要是欺压得太过严重,恐怕会使得皇帝陛下有所不满,像之前李景恒打了苑孝正一顿,虽然说从外面看,苑孝正被禁足,似乎是苑君璋打落牙齿混血吞,但是长孙冲听父亲说了,事后任城王也是被皇帝陛下给叫到了皇宫里去说了一下,虽然没有严厉地责骂,但是也表达了李二陛下的态度,那是不要过于欺压苑君璋。

现在看段瓒的样子,估计今天苑孝正是要躺着回去了,这么一来会不会触怒李二,长孙冲有些怀疑,所以他倒是有些不想参与进去。

但是看到其他几个年轻人都是要去了,长孙冲觉得如果现在自己退缩恐怕会被这些人看不起,说到底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年轻人罢了,不可能像他的父亲一样沉稳,如果是长孙无忌在这里,肯定不会顾及什么名声,既然这件事可能会得罪皇帝陛下,那么长孙无忌肯定不会做。长孙冲也是捋了捋袖子,准备跟去,看现在的样子,绝对是要打起来的。

而苏九却是皱了皱眉头,现在这里几人之,说到底还是自己这个新平县伯地位最低,再加前些日子自己惹出的风头,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恐怕最后顶缸的差不多要落在自己的头了,这几个混蛋的父辈都是位高权重的人,李二不好对他们下手,但是自己这里没有什么顾虑了,拿来当人样子自然是极好的。当然了,李二也不会对苏九下狠手,但是肯定也不是轻易能蒙混过去的。所以说实话苏九只想在楼看戏,并不想参与进去。

结果他刚要开口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的话的时候,被段瓒一把拉着走下楼去了,待得苏九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站到苑孝正的面前了。

苏九瞪了段瓒一眼,低声说道:“你拉他们几个来不行了,拉我干嘛,之前已经借钱给你了,还有刚才你又抢了我一条琉璃鱼,你不能不拉我下水么?”

段瓒嘿嘿一笑,同样低声说道:“你以为我傻啊,现在揍了这个苑孝正,以后肯定要出问题,到时候皇帝陛下说不得要找我们的麻烦,我爹他们自然是没事,但是我们这些小辈可没这么容易混过去,这个时候自然要有难同当了,你没看见长孙冲都跟过来么?”

苏九翻了翻白眼,低声骂道:“靠,你丫找美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既然有难同当,那怎么不有福同享?这里我没什么地位,到时候我肯定是被罚的最惨的,不行,你得补偿我!”

段瓒犹豫了一下,说道:“行,这样吧,你如果到时候看了我什么东西,我都给你,不过先说好,灼灼不行!”

苏九挑了挑眉,对着段瓒笑道:“这样吧,我也不狮子大张嘴了,我觉得你那把碎星剑不错,要这把剑了。”

段瓒咬牙切齿地说道:“天杀的,那碎星剑可是我爹给我的成年礼,且不说我爹知道了会不会揍死我,单单那把剑的价值不低于四百贯,这还叫不狮子大张嘴?”

苏九瞥了他一眼,轻笑一声,说道:“所以你找我借的钱不用还了,怎么样?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快点,答不答应给句话?顺便一提,你要是答应了,待会儿打起来我可以让那苑孝正多吃点苦头,怎么样?”

段瓒纠结了一下,然后说道:“行,按你说的,那碎星剑归你了,等回去我给你,不过这件事你可不能跟我爹说,你也知道这把剑是我爹给我的,弄丢了肯定要找我的麻烦。还有,待会你可要帮我狠狠的教训一下那个苑孝正,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最好让他狠狠长个记性。”说完,段瓒也是不再和苏九低声交谈,转头看着站在那边的苑孝正,冷哼一声,然后走了过去
第三百五十三章激怒

苑孝正本来还在和那老鸨纠缠着,这时忽然看到一个年轻人走到了面前,那老鸨看到段瓒过来,赶忙退到了一边,生怕遭受波及。

段瓒走到苑孝正的面前,打量了苑孝正一下,轻蔑地笑道:“你是那个要抢我老婆的人?”

苑孝正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这家伙说我抢他老婆,我什么时候要抢他老婆了,这不会是个疯子吧?当下皱着眉头说道:“你是何人?我什么时候抢你的妻子了,赶紧滚开,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苑孝正没有认出来段瓒是谁,这倒是不怪他,段瓒之前一直待在军营里,苑孝正自然是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段志玄的儿子,还以为是这燕回楼的酒客,喝多了撒酒疯。

不过苑孝正认不出来,他背后的那些纨绔子弟却是有人认出了段瓒,这些纨绔一直混迹于长安城里,自然要知道哪些人可以招惹,哪些人不能招惹,而很显然,段瓒是在不可招惹之人的行列。那人凑到苑孝正的耳边,轻声把段瓒的身份交待了个大概,苑孝正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国公之子,不过苑孝正自衬自家老爹也是国公,没必要怕了对方,当下对着段瓒施了个同辈礼,说道:“原来是段小公爷,之前一直未曾见过段小公爷,所以苑某一时没有认出来,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不如我做东,请段小公爷去这燕回楼里坐坐如何?”苑孝正虽然跋扈,但是也不是傻子,段志玄在唐朝是个什么地位他还是掂量得清的,所以他绝口不提之前的事,转而想要拉拢一下段瓒,要是能和段瓒结交也是一件好事。

对于苑孝正的笑脸相邀,段瓒却是冷眼相对,段瓒轻哼一声,说道:“坐不必了,我刚打算离开,不过我这才要出门听见有个不要脸的家伙想要抢我老婆,所以打算过来看看,到底是哪个哪个王八羔子。”

苑孝正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这段瓒明显是在拐着弯骂自己,当下他也是冷声说道:“段公子,不知道你说的那个老婆又是何人啊?在下何时又抢了你的老婆?”

段瓒冷笑着说道:“我说的是这燕回楼的灼灼姑娘,本公子已经决定要替他赎身了,结果你现在冒出来要让灼灼陪你,这不是在抢我老婆吗?”
首节上一节138/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