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19节

“哈哈哈,如今计策已定,那我先回去了,至于如何攻城,你我到时候在军再行商讨吧。”尉迟恭起身告辞。

长孙无忌笑道:“敬德慢走,我不送了,不过敬德,此事勿要说与人听,毕竟谁知道长安城内是否存在罗艺的探子,还是小心为妙。”

“我知道,辅机放心。”尉迟恭摆了摆手,大步向外走去。

见尉迟恭离去,长孙无忌确实起身向外走去,“来人!”

长孙府的管家走了过来,问:“老爷是要出门么?”

长孙无忌说:“备车,我要去段大将军府一趟。”

“是。”

褒国公府,段志玄坐于主位,长笑一声道:“哈哈哈,辅机可是稀客,今日来我府所为何事啊?”

长孙无忌笑着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自然是有事要找段大将军帮忙咯。”

“哦,有事说吧?若有能力,我绝不推辞。”

长孙无忌说:“那我是说了吧,想必段大将军也接到了派兵阻截罗艺的命令了吧。”

段志玄点了点头说:“刚接到陛下的旨意,怎么,辅机所求与此事有关?”

“是的。”长孙无忌放下手的杯子,“我想请大将军今日调兵赶往边境。”

“嗯?这是为何?”段志玄略有疑惑,“陛下命你和尉迟恭三日后率军前往幽州平叛,我这边自然要等你们战胜罗艺后才能拦截,何必要提前这么多天赶往边境呢?”

“因为我担心王师还未至,那罗艺先逃了。”

段志玄眉头一皱,问道:“辅机此言何意?”

长孙无忌说:“我与尉迟将军定下一计,可能还不等我们亲率大军赶至幽州,幽州之乱已经解了。”说着,便将之前所定下的平乱之计和盘托出。

段志玄听完,猛地一拍手,笑道:“哈哈哈,好计策,如此一来,幽州之危必然轻松瓦解。想必这计策应该是出自辅机之手吧。”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说:“此计确实系出我手,但成功与否还是要看刘慈皓与杨岌如何行事了。但一旦二人成功,罗艺必然会提前逃往东突厥,为防止罗艺逃脱,还请大将军即刻派兵前往边境,做好拦截的准备。”

段志玄点了点头说:“嗯,确实需要如此,不过今日是玄甲军休沐之日,召集士兵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而有一部分士兵必须留守长安,不可轻动,再加粮草的问题,所以恐怕最快也要明日才能出发了。”

长孙无忌说:“无妨,以玄甲军的速度,明日出发也应该赶得了,只是大将军一定要注意,那罗艺逃往东突厥时必然会带着燕云十八骑,还请大将军小心,千万不要将他们放过去。”

段志玄说:“辅机放心,这燕云十八骑我也见过,确实可怕,但我玄甲军也是精锐的精锐,此次以两千对十八,我不信罗艺还能插翅膀飞了。”

长孙无忌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便起身告辞了,“既然如此,那到时候我等着大将军的好消息了,好了,不耽误大将军调兵,老夫先告辞了。”

段志玄起身说:“正好我此刻也要前往军营,送一送辅机吧。”

“那多谢大将军了。”两人并肩向褒国公府外行去,又讨论了几句关于如何平定幽州之乱,出了府门,长孙无忌打道回府,段志玄却是向皇宫而去,准备向李二陛下禀报此事。
第二十二章休沐取消

且不说段志玄如何调兵,却说苏九这面忙着交待后事,呸,是出征之后的事,对于系统,苏九还是很相信的,既然系统说了自己将要去平叛,那么基本这件事是没跑了。

而此去又不知何日才能回来,自然要好好交待一下自己离开后的事宜。

屋子之内,听得苏九说要去打仗,李大娘和刘管事都愣了一下,但都没说什么。苏九坐于主位,道:“我离开以后,千日醉照常生产,至于卖酒的所得都交给李大娘来保管。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可以去盘下一间较大的铺子来进行生产和销售,同时也可雇佣更多的工人。”

李大娘连连摆手,说:“这怎么使得,还是等你回来之后再说吧。”

苏九摇了摇头,说:“大娘,此次出征,归期难知,这些事却是拖不得,所以还是由你去办吧。而且战场之事难知,万一我有什么不测,这些归大娘所有,也好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李大娘急忙打断苏九的话,说:“呸呸呸,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既然这样,那大娘先帮你看着,不要多想,你一定能平安回来。”

苏九笑了笑说:“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对了,刘叔,你我想请你来帮帮忙,至于工钱在你原来的基础加一成你看怎么样?”

刘管事点了点头说:“也好,正好我在那牙行里做的也不怎么顺心,来你这吧,你放心去打战,这边交给我了。”

苏九说:“那多谢刘叔了。对了,大娘,这次出征,恐怕要耽误李姑娘的治疗了,所以大娘多买些补品给李姑娘补充营养,以免李姑娘的病情加重,不要担心钱的问题。”

李大娘点了点头说:“好。”

说实话,家里要安排的事情也不算太多,苏九想了想,确定没什么事要交待的后便让李大娘他们先去忙,自己则是去给李渔治疗。

李渔房内,苏九操控着灵力在李渔体内游走,额头不由得渗出一层细腻的汗珠。不多时,苏九缓缓睁眼,刚准备用手抹去汗水,一张带香的手帕便已递至手。

苏九结果手帕擦了擦,谢道:“多谢姑娘。”

李渔低声回道:“哪里,公子是为我的病而劳累,区区一张手帕何足挂齿。”

苏九想了想,说:“姑娘,不日我将出征,所以接下来的治疗恐怕要往后拖了,不过姑娘放心,我已经交待令堂在我出征的这段时间多买些补药给你不用,倒不必担心病情反复。”

李渔臻首微点说:“麻烦公子了,战场刀剑无眼,还望公子此去注意保重身体,多加小心。”

“苏某知晓,哦,不打扰小姐休息,在下先高辞了。”苏九起身离去,手香帕却是一并带走了。

李渔看着苏九离去的背影,似有话要说,嘴唇微起,摇了摇头,又将那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压了回去。

走出房间,苏九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系统!”

“宿主有什么事吗?”

苏九说:“你之前给我发到那个红袖添香的任务时限是不是在半年内啊?”

系统说:“是的,怎么,宿主有什么问题么?”

苏九说:“那我这次出去,不是有两个多月要被浪费掉了吗?”

系统说:“欸,宿主这么快想到了,恭喜宿主,你确实至少要浪费两个多月的时间。当然,宿主你要是能现在转身回去搞定李渔,当本系统什么也没说。”

“系统,我感觉你很是幸灾乐祸啊。”

“有吗?不存在的。像我这么正直的系统,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宿主你想多了。”

苏九说:“既然如此,要不你给我延长点时间呗?”

系统果断拒绝:“想都不要想!宿主你要想开点,也许一不小心你俘虏了李渔的芳心,有首歌唱得好,爱情来得太快像龙卷风。宿主不要担心,大不了是五年之内不沾女色嘛。”

苏九咬牙道:“系统,你要是实体我真想给你头加个buff。”
首节上一节19/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