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214节

看着面前的分身,苏九神色古怪地说道:“对了,系统,分身能够召唤你吗?”

系统说道:“很显然,不能,系统是唯一的,只存在于你的本尊,所以分身是无法召唤我的,他只是知道我的存在而已,但是无法使用。!”

苏九微微颔首,他也没有希望分身能够使用系统,那样的话太bug了,苏九摇了摇头,打量了一下密室的环境,然后转身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在大唐边陲的一个小镇里,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袍里的人缓缓推开窗子,他抬头看着天空,那里有着一个黑点正在迅速地接近这里,不多时,那黑点渐渐放大,最后变成了一只颇为神俊的海东青,缓缓落在了黑袍人伸出的右臂,黑袍人轻轻地摸了摸海东青的头,从旁边的碗里拿出一条鲜肉喂给海东青,然后从海东青的脚取下一个小圆桶,打开之后是一张纸条,黑袍人展开纸条看了一眼,手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又稳住了,他把纸条放在一边的烛台点燃,又喂了海东青一条鲜肉,抬手拍了拍海东青,海东青在黑袍人的手蹭了蹭,清啼了一声,迅速展翅飞了天空,化作了一个黑点在天空之盘旋。

黑袍人缓缓关窗子,坐在桌案边,低声说道:“好一个苏子瑜,老夫经营十数年的隐龙会被你短短数日之间连根拔起,真是好手段啊,还有李世民,这次算你运气好,逃过了一劫,下次没这么好相与了。”

过了一会儿,黑袍人猛地把桌案给掀翻了,表示他此刻的情绪依旧很不平静,他低声咒骂着,用的显然不是大唐的语言,过了好久,黑袍人缓缓地把桌案翻了回来,一件一件地把东西摆放回原位,然后再次坐下,沉吟道:“罢了,既然如此,只能是再做打算了,这次也算是一件好事了,钱谷和崔同本来也开始起了别的心思,这次借着朝廷的手除掉他们也算不错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处理好我这边的事情。”说着,黑袍人,不,他现在的身份已经很清楚了,他是隐龙会的隐先生,谁也不知道他现在隐藏在大唐边陲的一个小镇里谋划着某件事情。

隐先生思索了一下,拿出一张小小的白纸,在面写下了一些字,然后卷了起来,走到窗边,隐先生吹起了鹰哨,把海东青唤了过来,将纸条塞进海东青腿的圆筒里,隐先生又喂了海东青一条肉,拍了拍海东青,海东青迅速地飞走了,看其飞行的方向,正是长安。

隐先生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门,一个青衣仆人迎了来,低声说道:“先生要出去吗?”

隐先生点了点头,说道:“走吧,晾了他那么久,也该去见一见这位侯天宇了,看看他能够提出什么条件了。”

青衣仆人应了一声,出去赶了一辆马车过来,隐先生撩开车帘走了进去,青衣仆人轻吒了一声,一扬鞭子,马车便缓缓前行。

不多时,马车在一处不起眼的房屋门前停下,青衣仆人前去敲门,门打开了,一个少年露出半张脸,说道:“你们找谁?”

青衣仆人忌惮地看了一眼这个少年,说道:“去通报侯先生,我家先生要见他。”

“等着!”少年冷声说了一句,然后把门关了。

青衣仆人耐心地等着,过了好一会儿,门被完全打开了,穿着一黑色武士服的少年站在一边,说道:“先生请你们进去。”

青衣仆人点了点头,转身走到马车边对着里面低语了几句,隐先生缓缓走下了马车,抬头看一眼天有些刺目的太阳,隐先生缓步走进了大门,青衣仆人迅速地跟。

进了院子,隐先生在那少年的带领之下来到了一间屋子之前,少年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隐先生推开门走了进去,青衣仆人正打算跟去,却是被少年给拦住了,青衣仆人怒视着少年,正要有所动作,却听见隐先生说道:“莫毅,你在外面等着吧,不妨事的。”

听到隐先生的话,莫毅恨恨地瞪了少年一眼,站到一边去了,少年轻哼了一声,环抱着手站在另一边。

屋子之内,隐先生对着屋子正那个面容儒雅,穿着宽大袍服的年人拱了拱手,说道:“侯先生,久违了。”

侯天宇同样拱了拱手,说道:“隐先生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见先生一面还真是难啊,侯某倒是没有想到隐先生会门来见我,请坐吧。”

隐先生缓缓在侯天宇对面坐下,侯天宇提起桌的茶壶在隐先生面前的白玉杯里倒了一杯碧绿色的茶,说道:“这是侯某偶然间得到的一点茶,觉得味道不错,还请隐先生品鉴。”

隐先生缓缓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闭眼细细地感受着,侯天宇问道:“隐先生,味道如何?”

隐先生笑道:“清冽甘美,唇齿留香,果然是好茶。”

“哈哈哈!”侯天宇拍手笑道:“先生果然是有品味之人,看先生喜欢,回去的时候可以带一些,现在先生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

隐先生点了点头,把手里的茶杯放下,缓缓说道:“侯先生,之前你说过想要和我隐龙会合作,现在可以谈谈关于如何合作的具体事宜了。”

侯天宇打量了一下隐先生,可惜有着面具阻挡,他看不见隐先生的表情,侯天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隐先生,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侯某想要与你合作,是看隐龙会强大的势力,只是如今侯某已经接到消息,朝廷已经开始在清剿隐龙会了,长安的隐龙会成员已经是被抓捕殆尽了,现在更是在大唐全境抓捕隐龙会的成员,将隐龙会的成员追捕得如同老鼠一般四处躲藏,说一句不好听的话,隐先生觉得现在的隐龙会还有资格和侯某合作吗?”
第五百四十三章合作

隐先生似乎没有听出侯天宇话语里的讥讽之意,他淡淡地说道:“侯先生,万事不要只看到表面,莫非侯先生以为我隐龙会会没有什么后手了吗?”

侯天宇笑道:“那不知道侯某能否知道隐先生这所谓的后手,还是说隐先生只是在虚张声势?”

隐先生瞥了侯天宇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袖子里的一卷羊皮卷丢在了桌子之,侯天宇拿过羊皮卷看了一眼,神色略微有所变化,他把羊皮卷放下,对着隐先生笑道:“原来隐先生早有准备,看来我们现在确实还是可以合作的,说说吧,隐先生,你的条件是什么?”

隐先生把桌子的羊皮卷收了起来,然后说道:“我的目的是要推翻这个大唐,重建我的国家,而你的打算是要让你们取代道门和佛门的地位,而既然我们要合作,那么我要这个国家,然后封你们为国教,如何?”

侯天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可以,不过到时候我们依旧要保留我们的武装力量,你不得限制我教的发展。 ”

隐先生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样的话你们岂不是成了国之国了,这显然是不利于我的统治的。”

侯天宇笑道:“若是连这点要求都达不到,那我们到时候岂不是成了你手玩物,任由你掌控了,那我们这合作也没有意义了,可以说,这是我们的底线。”

隐先生沉思了片刻,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军队的数量必须有限制。”

“可以。”侯天宇点了点头。

“那这么说定了,现在来说说具体的合作方案吧,现在朝廷在追剿我隐龙会,我需要贵教出手帮忙,保住一部分人,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侯天宇点了点头,说道:“放心,现在我们是盟友,隐龙会实力越强,对我教也越有利,我们会尽力相助的,不过这一次朝廷是下定决心要这般做了,所以纵使有我们在,只怕也是护不住太多的人。”

隐先生摆了摆手,说道:“无妨,能保住多少人保住多少人吧,这些人虽然算不得主力,但是以后也是有着一些用处的,既然贵教愿意帮忙,那我自然会投桃报礼,我隐龙会的成员会帮助贵教宣传教义,增加信徒,如何?”

侯天宇微微颔首,说道:“那多谢了,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你隐龙会因为朝廷追剿的缘故,暂时是无法在大唐境内立足,而我教的驻地又不在大唐境内,当务之急我们需要在大唐境内建立起一个基地,不然后续之事只怕难以开展。”

“唔,这倒是个问题。”隐先生沉吟道:“不过现在朝廷查得很严,若是贸然行动反而会暴露我们的存在,这会很麻烦了,这样吧,等到这一次的事情平息之后,我们再去建立一个基地吧,对了你有没有选择?”

侯天宇淡淡地说道:“我觉得洛阳不错,洛阳虽说重要性不长安,但是地理位置说实话我认为长安更优越,我们在那里建立基地,方便我们联系大唐各地,如此回这般的事情很难出现了,隐先生,你觉得如何?”

隐先生思索了一阵,说道:“洛阳确实是一个好地方,只是把基地建在洛阳,一旦事发,我们没有退路了,若是把基地建在边境,万一事情不对,我们还可以撤入国外。”

侯天宇淡淡地说道:“既然选择了要走这条路,那又何谈要什么退路,没有退路,我们方能勇往直前,不会有任何的顾虑,昔日楚霸王为何能在兵力不占优势的时候取得巨鹿大捷,不是因为有着破釜沉舟之心,如今我们所行之事可与楚霸王相,自然也要有这等心思,如此方能成事。”说到这里,侯天宇看到隐先生正用一种颇为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当下说道:“虽然说我教现在立于大唐境外,但是隐先生大可放心,一旦在洛阳建立基地,我教必然会把总坛牵至洛阳,如此,吾辈方可共进退,如何?”

隐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贵教愿意如此,那若是我再想别的,也是不应该了,既然如此,那选在洛阳吧。”

接下来,两人自然是商量着关于双方合作的一些事情,两人这一谈谈到了天黑,把合作的事情基本都是定了下来,日后或许会有一些小的变动,但是基本是不会变的,这般下来,隐先生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说道:“不知不觉时间竟是到了这个时候了,真是过得快啊。”

“唔。”侯天宇也是转头看去,说道:“真是到了这个时候了,也是我疏忽了,隐先生,不如我们去用膳,我这叫下人准备饭菜,如何?”

隐先生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不多打扰了,既然事情商量得差不多了,那我先回去了,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侯先生知道该如何找我的。”

侯天宇见此说道:“好吧,既然隐先生有事情,那我不挽留了。”

隐先生站了起来,对着侯天宇拱了拱手,说道:“那在下告辞了。”

说完,隐先生走了出去,他看了站在一边的莫毅一眼,说道:“莫毅,走了。”

“是,先生。”莫毅跟着隐先生离开了,而另一边的少年也是跟着走了出去,一直把他们送到了门口之后,把大门关了起来,这才跑到侯天宇面前。

侯天宇头也不抬地说道:“他们走了么?”他此时正在写着什么东西,不过用的显然不是汉字,看起来颇为复杂。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已经走了。”

侯天宇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写字,过了好一会儿,他把写好的东西放到了一个信封里,递给少年,说道:“立刻把这封信送到圣地里去,不要有所耽搁。”

“好!”少年接过信,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首节上一节214/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