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270节


闻言,沙司力怒视着隐先生,不过闷哼了一声之后,并没有说什么,而隐先生则是说道:“国师大人,我们都是你的阶下囚,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什么意义吧?”

苏九笑道:“有没有意义我自己清楚,好了,准备出发吧。”苏九直接召出了青冥剑,然后让两人站去,两人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之前也见识过苏九的手段了,当下也站到了那柄变得巨大的剑。

苏九自己也站了去,提醒两人站稳之后,操控着青冥剑飞了天空,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向长安的方向飞射而去。隐先生和沙司力心感叹的同时,对苏九的忌惮更深了。

从伊犁返回长安,如果是苏九一个人的话,基本三四日的时间也赶到了,不过带着两个人,再加他们要休息的时间,所以将近八日三人才是到了长安,在离长安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苏九压下了剑光,然后带着两人步行前往长安城。

在进入长安城的时候,苏九自然是施展了隐身术,免得又出什么问题。

苏九直接带着两人回到了苏府,显露出身形后,他让过来迎接的管家给两人安排了一个住处,神识一扫,发现李渔和昆玉都在府里,而且还在一起,往那边走过去。

看到苏九,李渔和昆玉都是有些惊讶,察觉到苏九的修为,昆玉笑道:“你终于是从西域回来了,啧啧,一去是这么久,不会是在那边找了新欢吧?”

苏九一头黑线,他缓缓瞪了昆玉一眼,说道:“不过是那边的事情有些麻烦而已,处理起来自然是要花些时间了,哪里像你说的,不过你这修为恢复得不错啊,都到筑基期了。”

昆玉翻了翻白眼,说道:“要不是来帮你的忙,我恢复得会更快。”

苏九笑道:“是是,这次多谢你鼎力相助了。”说着,苏九转头看着李渔,说道:“这段时间没出什么问题吧?”

李渔摇了摇头,说道:“陛下倒是派来了很多人来试探,不过基本都掩饰过去了,毕竟陛下也不可能把你有分身的事情告诉很多人,所以昆玉姐这边也只是动用了一次蜃楼珠。”

苏九闻言忽然笑道:“你叫她姐,你知道她年纪有多大吗?”

这个时候,昆玉脸色有些黑地说道:“怎么,你有问题吗?”

苏九干咳了两声,说道:“我觉得这个称呼相当不错。”

昆玉哼了一声,一甩头发,转身离去了:“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先回去修炼了,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苏九耸了耸肩膀,说实话其实这次根本算不算分别很久,毕竟有着分身在,随时都是可以见得到的,他有些疑惑地说道:“苏阳在哪里啊?”

李渔笑道:“现在是孩子午睡的时候,自然是在房里睡着,小云在旁边照看着,不会有问题的。怎么,你这一回来光想着孩子,不想我啊?”

苏九在旁边坐了下来,淡笑着说道:“啧啧,不是有分身在吗?你想我的话去学院里不行了,怎么,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去学院吗?”

李渔摇了摇头,说道:“这段时间时刻要担心着陛下派人过来查探,我担心要是去了学院,陛下突然派人过来不麻烦了,所以这段时间我都是和昆玉姐在家里,这段时间有着昆玉姐的指导,我的修为也是到了筑基期呢。”

苏九早看出来这一点了,不过倒是没有想到是昆玉的功劳,他说道:“昆玉以前可是化神期的大修士,有这样的本事自然不怪,以后苏阳修炼也可以让她来指导,毕竟在这一方面她可我有经验多了,我倒是不适合做老师。”

李渔笑道:“这还哪里用你来说,我早和昆玉姐说好了,以后让她做苏阳的师傅,对了,你这次去伊犁,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自然是已经办成了,不过现在崔庆他们应该还没有回到长安城,估计还在路,反正陛下已经无法用伊犁的矿脉来掣肘我了,明面那个矿脉已经塌掉了,当然了,暗地里自然会为我提供矿石的。”

李渔有些担忧地说道:“陛下会不会怀疑到你的身?”

苏九挑了挑眉毛,说道:“怀疑自然是肯定的,不过陛下没有证据,也不可能真的因此来找我的麻烦,放心,此事我有分寸。”
第六百六十四章邀请

苏九正在和李渔说话,忽然,管家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家主,外边有一个人求见,我问他是什么人,他不答,只是拿了这个东西给我。 ”说着,管家将一个小布包递给了苏九。

苏九挑了挑眉毛,接过那个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块金牌,苏九皱了皱眉,这块金牌造型有些古怪,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而且面一个字都没有,只有着精细的龙纹,李渔说道:“这是陛下的令牌吗?”

苏九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陛下没必要让人拿着这么块令牌来找我,不过这个人应该是和皇族有关,估计在皇族里地位还很高,也不知道是谁又起了什么心思了,这样吧,你把他带到前厅去,我待会儿过去。”

管家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苏九掂了掂手里的令牌,对着李渔说道:“我先去处理这件事,你去看一看苏阳醒了没有。”

李渔微微颔首,苏九便随手把玩着令牌往前厅走去。

前厅之内,一个年人在管家的招呼之下坐了下来,这人面白无须,相貌普通,但是表情总透着一股阴鸷的意味,衣着虽然普通,不过他的举止可不像是从普通人家里出来的,而且看起来总是有些古怪,他的动作似乎是刻意练习出来的,只不过长年累月下来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样的人,苏九只在皇宫里见过,看来这个人应该是宫里的人,不过皇宫里的人还需要乔装打扮来见自己,估计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而且要瞒的很可能是皇帝。

苏九脸带着一丝莫名的笑容走了进去,那人连忙起身,恭敬地行礼:“金冉拜见国师大人!”

苏九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我对你的名字不感兴趣,有什么话直说吧,你背后的主子找我做什么?我不记得在宫里还认识什么人。”

金冉堆出一抹笑容,说道:“国师大人,我家主人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您去见他一面,有些问题想要请教国师大人。”

苏九玩味儿地笑道:“怎么,你家主人难不成还不能出宫,非要这么鬼鬼祟祟地派人暗来请我,莫不是想要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

金冉摇了摇头,依旧保持着那种刻意的笑容说道:“国师大人不要多虑,我家主人只是听说了国师大人的事迹之后对于国师大人本人很好,所以才想要见国师大人一面,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方便出面,故而让我来邀请国师大人,还望国师大人能够移步前往。”

苏九哼了一声,说道:“说说吧,你家主人想要请我去什么地方见他?”

金冉收敛起笑容,一字一顿地说道:“龙首原,大安宫!”

苏九耸了耸肩,说道:“我知道你家主人是谁了,不过你不担心我把此事告诉陛下吗?”

金冉脸闪过一抹冷色,继而说道:“国师大人应该不会这么做的,挑拨陛下与我家主人之间的关系对国师大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唔,说得也是,那好,我便去见你家主人一面吧,时间是什么时候?”

金冉说道:“在今夜,如何?”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苏九感慨了一句,接着说道:“行吧,那今夜我会去拜见的。”

金冉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国师大人,对了,有一件事情,还请国师大人来的时候不要惊动任何人,我想以国师大人的能力这一点应该不难做到吧?”

苏九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那我先告辞了。”金冉恭敬地做完一套礼仪,然后便离去了,管家跟了去,把金冉送出了苏府。

而这个时候,李渔抱着苏阳从一边绕了出来,把苏阳送进了苏九的怀里,李渔说道:“知道那人的身份了么?”

苏阳看到父亲,脸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伸着小手要去抓苏九头的白玉发簪,苏九担心发簪戳到苏阳,不停地躲闪着,苏阳似乎是喜欢了这样的游戏,乐此不疲地伸手去抓。

苏九一边和苏阳玩耍,一边说道:“这李家的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小的是如此,老的也一样,也不知道咱们这位太皇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瞒着他儿子来找我,我不认为会有什么好事情。”

“太皇?”李渔轻掩檀口,低声说道:“既然没有什么好事,那夫君何必答应去见他,直接回绝了也是了,难不成他还敢强迫夫君不成?”

苏九笑道:“这些人像是牛皮糖,甩是甩不掉的,我这次拒绝了他,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门的,我可不想每天花时间去应付这些人,与其如此,还不如y-i次忄解决,省得麻烦,哎呦,臭小子,别揪,疼。”苏九小心翼翼地掰开儿子的小手,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解救了出来,苏阳看到老爹吃瘪的样子,“嘎嘎”的笑着。

李渔掩嘴轻笑,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去的时候可要小心了,莫要答应一些不合适的事情,说到底,他也只是太皇,做皇帝的还是当今陛下,如果两者之间要得罪一个,还是得罪太皇吧。”

苏九拍了拍儿子的小屁股,惹得小家伙不满地扭着身子,然后说道:“你倒是看得透彻,放心,我会看着办的,哎呦,卧槽。”说到这里,苏九忽然站起身子,手忙脚乱地把苏阳放到李渔的手里,在他的胸前有着一淌水渍,显然是小苏阳的杰作。

首节上一节270/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