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37节

看着苏媚如此配合,苏九想了想,说:“那多谢媚儿姑娘了,苏某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冯智戴现在在长安城内可还有什么藏身之处?或者他还有什么手下在这长安城内?不知这两个问题媚儿姑娘可否告知?”
第五十章交锋

听到苏九询问冯智戴的藏身之处,苏媚并不感觉到意外,她只是有些疑惑苏九是怎么知道冯智戴在长安的,不过现在的提问者可不是自己,这个疑惑也只好先暂埋于心底,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再问苏九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把苏九应付过去。 !

念及此,苏媚眼珠一转,对苏九道:“苏公子的问题倒是难倒妾身了,要知道冯智戴这个人狡猾得紧,我所知道的他的藏身之处只有猛虎帮附近的这一处,至于其他的地方冯智戴并没有告诉妾身,所以这个问题恐怕妾身是回答不了了,公子还是换一个问题吧。”

对于苏媚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苏九并不感到意外,要是苏媚痛痛快快地告诉苏九冯智戴的藏身之处苏九恐怕还要怀疑苏媚此举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毕竟苏九并不相信自己有着强大的人格魅力可以在一瞬间让苏媚这样的女子为之倾倒。

既然人家不愿意告诉自己那换一个问题好了,苏九看着苏媚,笑道:“那苏某换一个问题,不知道媚儿姑娘和冯智戴是什么关系,想必这个问题媚儿姑娘可以回答了吧。”

苏媚讶异地看了苏九一眼,她没想到苏九真的换了问题,本来她还以为苏九会严刑逼供呢,没想到此人却是如此好应付,当下忽然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说道:“妾身与那冯智戴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那冯智戴看妾身容貌美丽,所以命令妾身服侍她,妾身本不愿意,无奈兄长被他用忘忧草控制,若是不从,他会停止给兄长忘忧草,无奈之下只得委屈行事,如今还得多谢苏公子将妾身救了出来,妾身日后必有回报。”

说完,苏媚抬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苏九,却见苏九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当下心一凌。

苏九笑眯眯地看着苏媚,说:“看来媚儿姑娘是不愿意与在下说实话了,唉,本来苏某对于姑娘是打算以礼相待的,但是姑娘既然执意不愿与苏某合作,那苏某也只好用些激进点的办法了,毕竟苏某的耐心可没有多少。”

苏媚焦急地问道:“苏公子难道不相信妾身的话,认为妾身是在卖弄谎言么?”

苏九点了点头说:“难道不是吗?媚儿姑娘,再见你之前苏某已经见过那个叫张武的人了,他可你诚实多了,一股脑的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其有你和冯智戴的关系,我问这个问题只是想试探一下姑娘,却没想到姑娘会编出这么一个感人的故事,若是旁人恐怕早已被姑娘感动得要把姑娘放走了吧,不过可惜,苏某并不相信姑娘之言,所以姑娘最好还是赶快说实话吧,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

苏媚在心将张武狠狠地骂了一通,随手抹去泪水,说:“看来妾身的雕虫小技是没什么作用了,好吧,妾身与冯智戴是合作的关系,妾身帮他打听长安城里的消息,而冯智戴则将岭南的一部分利益让给我们。”

苏九沉吟道:“我们?看来媚儿姑娘的身后应该站着某个朝堂的大人物啊,难怪被苏某抓到后还如此镇定,看了媚儿姑娘是吃定我不敢动你了?”

苏媚淡淡地说:“妾身只是个传话的人,苏公子若是愿意将自己的前途和妾身一起送进深渊妾身也并不介意,只是苏公子要想想此事是否值得。”

苏九思索了片刻,说:“看来媚儿姑娘背后之人的能量颇大啊,不知苏某可否认识这位大人呢?”

苏媚偏过头,说:“苏公子不必白费心机了,此事妾身是不会说的,只是妾身劝苏公子还是好好想想,是否要与妾身身后的人为敌。”

“可是我已经抓了姑娘,算不想成为敌人恐怕也已经成为敌人了,既然如此又何必思考呢?”

苏媚说:“苏公子是个聪明人,只要苏公子放了妾身,妾身自然会为公子在那人面前美言几句,到时候苏公子不用与之为敌了,这样对大家都好不是么?”

苏九摇了摇头说:“可惜苏某并不相信姑娘,若是把姑娘放了,到时候姑娘不守承诺那苏某到时候拿姑娘也毫无办法,所以姑娘这个提议还是算了吧。”

“既然如此,妾身等着看公子能撑到什么时候吧,到时候段大将军估计也保不住公子。”苏媚阖了眼睛,似乎不想与苏九在多浪费口舌。

苏九轻笑一声说:“姑娘此言倒是有些危言耸听了,想来姑娘身后之人恐怕不是陛下吧,你说我若是把姑娘和那张武一同交给陛下,并告知陛下冯智戴在长安城里不知会是个什么结果,想来到时候姑娘身后之人恐怕也会被牵连到吧,估计他那会儿应该没心思对付苏某这么个小人物了,你说我说得对吗,媚儿姑娘?”

“你!”苏媚睁开双眼怒视着苏九,“苏公子非要弄到鱼死破的地步吗?”

苏九摇了摇头说:“非也,是姑娘打算与苏某鱼死破,苏某只是想知道冯智戴的下落,并没有与姑娘身后之人为敌的意思,可是姑娘已经将苏某视作敌人了,那苏某做一些事来保护自己似乎不是什么值得讶异的事吧,苏某在这长安城只是个小人物,没有姑娘身后之人那么大的权势,不过若是惹急了苏某,苏某也不会让他好过,大不了大家一起不好过,也总苏某一人落难要好得多。”

苏媚扫视着眼前这个俊秀的年轻人,心忽然有些无奈,他确实抓住了自己的命门,冯智戴一事确实不能让皇帝陛下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主的大计恐怕会因为此事而崩毁殆尽,到时候导致此事的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苏媚难以想象,自己倒没什么,可是。。。。。。

“唉。”苏媚轻叹一声,说:“苏公子,你赢了,想知道什么问吧,这次妾身不会隐瞒。”

苏九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这样对了嘛,我的目的只是冯智戴并不是媚儿姑娘背后之人,而且我找冯智戴也不是要抓他去向陛下邀功,或许在未来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当然了,前提是姑娘能好好回答苏某的问题。哦,对了,听说姑娘还没有吃饭,苏某让人重新备了一份。”

说着,苏九让人把刚做好的饭菜端进来放到苏媚面前。
第五十一章传法

见苏媚对于眼前的饭菜不为所动,苏九轻笑道:“媚儿姑娘某不是担心苏某会在这饭菜里下药?”

说着苏九拿起筷子将每样菜都夹了一点吃下后,看着苏媚说:“媚儿姑娘现在可放心了,苏某并没有毒害姑娘之意,也并非想用药物控制和威胁姑娘,姑娘请用吧,还是姑娘想让苏某回避。”

见状,苏媚也只好端起碗,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美人吃饭确实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但是看苏媚这吃饭的速度,苏九觉得等她吃完,今晚自己的修炼要泡汤了,看来今晚苏媚是不想和自己多说什么了,不然也不会故意吃这么慢。

想到此,苏九起身说:“苏某还有事,不打扰姑娘吃饭了,至于苏某想知道的事相信姑娘明日会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在下先告辞了,姑娘暂时先再此委屈一下,若有什么需要和罗一说。”

说完,苏九转身离开了牢房,罗一也是跟了去,阴暗的牢房内,只剩下一位艳丽佳人端着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苏媚轻轻吐出一口气,将手的碗放下,眼波流转间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走在地道里,苏九想了想,对跟来的罗一说:“看好苏媚,她有什么要求在合理的范围内答应她,最重要的是不要让她自尽,一旦她有这种倾向立刻把她打晕,总之我明天要见到一个活着的苏媚。”

“是!”

“哦,对了,”苏九拿出一卷竹简递了过去,“这功法叫《紫阳诀》,你拿去和其他人一起修炼,修炼过程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

罗一接过竹简,随意地瞟了一眼,却立刻被其的内容给吸引住了,看着罗一似乎打算站在这里看,苏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了,拿回去再看,记住,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要来问我,不要自己摸索着去练。”

“是!”罗一应了一声,却是没有动。

苏九也不介意,他要在这站着让他站着吧,第一次看到修仙功法被吸引住很正常,苏九没有管罗一,自顾自地走出了地牢。

将《紫阳诀》交给燕云十八骑是苏九思索了一番后下的决定,对于苏九来说,燕云十八骑有着足够的忠诚,算他们日后修为高了也不担心会出现噬主的行为,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自己修为的增长,第一次心魔将会出现,苏九需要一些人在自己暴走的情况下遏制住自己,而燕云十八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所以苏九觉得应该让他们开始接触修仙的体系,否则到时候一个不慎很有可能造成较大的伤亡,这是苏九所不愿见到的。综合了诸多因素,苏九决定将《紫阳诀》交给燕云十八骑修炼,至于能否有成要看燕云十八骑的造化了,他们是大唐除苏九以外最早的修仙者,他们修炼的过程对于苏九日后大规模培养修仙者来说绝对是宝贵的经验。

“呼,还是外面要舒服些,要是在这地牢里待久了,人都会逼疯。”苏九猛地吸了一大口气,将胸腔内的浊气吐了出来,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说实话,如果不是必要,苏九真的不想去地牢里,那里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不过看罗一他们没有自己这么大的反应,苏九也只好装作自己很适应的样子,唉,这该死的自尊心!

回到房间,苏九先将记载药草的竹简拿出来温习一遍,才开始打坐修炼。

随着《心魔经》运转,淡黑色的气流悄然在苏九身周浮现,逐渐勾勒出一个诡异的符,让人一眼看去有着一种要陷入其的感觉,这也是苏九只敢在夜晚修炼的原因,白天府里人进人出的,要是一不小心被人看到,一个修炼邪法的名头苏九基本是摘不掉了。

而夜晚没什么顾虑了,苏九已经下过命令了,入夜后不准任何人进入自己的房间,而很显然,这条命令被府里的人严格的执行下去,到了晚,苏九屋子附近连一个人都没有,显得格外的寂静。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当第一声鸡鸣传来时,苏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淡黑色的气流缓缓消失,使得此时的苏九多了一种玄妙的感觉。

来到练武场,苏九随手拿过一把剑开始练起了《浩然剑诀》,或许真如系统所说,这套剑法确实很适合自己,每次练剑的过程苏九都有一种莫名的舒畅感,而这种感觉是之前练《出云剑诀》时所没有的。

对于爵爷每天早早地起来练剑,府里的下人们早见怪不怪了,将准备好的早餐放到练武场旁边的石桌后,几个丫鬟凑在一起看苏九练剑,不时还有人跟着划几下,引得周围的人一阵大笑。

对于这种行为,苏九是不管的,到了该做事的时候,这些丫鬟们自然会离开,至于闲暇时想学学爵爷的剑法,那无所谓了,苏九虽然不会去指导,但也不会阻止他们暗观摩。

等到练完剑,苏九看见丫鬟们都不见了,扭头看向练武场的另一边,果然,罗一站在那里。对于家里的下人来说,这子爵府里最可怕的人是燕云十八骑了,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基本没有哪个丫鬟敢久待的。对此,苏九还特意问了下罗一是不是他们在自己没回来的时候教训过这些下人,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苏九觉得这应该是燕云十八骑身的杀气所导致的。

苏九走到罗一面前,说:“走吧,去看看那位苏媚姑娘,有什么事路说。”

两人往花园走去,一路罗一不停地向苏九提出一些和《紫阳诀》有关的问题,看来他昨晚估计一晚都在研究这功法了。对于好学的人在,苏九从不吝啬自己的耐心,他对罗一的每一个问题都给予了详细的解答,至于效果么,看罗一的表情知道他很满意。

一直快走到关押苏媚的牢房,罗一的问题才问完,看着完全沉迷于修仙功法的罗一,苏九感慨地摇了摇头,一个平时基本只要你不和他说话,他一声也不吭的人竟然会主动拉着苏九说个不停,不得不说,修仙对于一个人来说确实有着很大的诱惑,没有人可以在这个诱惑面前保持平静。
第五十二章合作

走到牢房前,苏九却是突然一惊,牢房的苏媚被人捆成了个粽子,嘴里被塞了块白布,头发散乱着,和昨晚苏九见到的苏媚完全判若两人。

见到苏九来,苏媚一双大眼睛狠狠地瞪着苏九,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咳咳。”苏九干咳两声,转头对罗一低声说:“你们怎么把她捆成这个样子?”
首节上一节37/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