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405节


万傀人察觉到她的变化,皱了皱眉,说道:“怎么了,看你这个样子显然应该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了,先和老夫说说,看看老夫有没有办法。”

昆玉抿了抿嘴唇,便是把炼神宗和万傀门前来此处的事情告诉了万傀人,万傀人一直跟在苏九的身边,自然是清楚这两个宗门的事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的神色也是变得有些凝重,他抬手捋了捋胡须,沉吟道:“来的若只是万傀门还好,有着协议在,他们应该是不会做什么,但是炼神宗那边,摆明了是要来抢夺赤星石碎片的,这可不好应付了,按理说我们应该趁着现在他们还没有到赶紧离开的,只是苏子瑜现在这种状态肯定是没办法移动的,看来咱们得想点别的办法了,当然快,说不定苏子瑜很快能够出关,那样也不用担心了。”

昆玉点了点头,说道:“那只是最好的情况,但是我们得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对了,你的傀儡修复的进度怎么样了?到时候能够出站吗?”若是有着一具化神境界的傀儡在,那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闻言,万傀人却是摇了摇头,叹息道:“想要修复这些傀儡谈何容易,老夫虽然能够有把握修复好他们,但是终究还是需要不少的时间的,现在这点儿时间可不够。”

昆玉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样啊,那有些麻烦了,对了,之前你不是临时让傀儡暂时发挥出了化神境界的实力吗?现在还能这样做吗?毕竟我们只要暂时把他们击退,拖延一些时间也可以了。”

万傀人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说道:“老夫明白你的意思,只是这傀儡老夫是一具一具地修复的,如今也只是在修复那第一具傀儡,只是那具傀儡已经这般使用过了,再来一次恐怕会伤到傀儡的核心,日后恐怕很难在恢复到化神境界的实力了,这样可不划算啊。”

昆玉叹了口气,说道:“这我自然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必要,我自然也不想这么做,只是如果真的到了危机时候,可来不及去考虑长远的事情,若是连现在都度不过去,那这傀儡算日后再强大也是没有什么作用了,所以还请你做好准备。”

“唉!”万傀人无奈至极地摇了摇头,苦笑道:“也只能是这样办了,我会做好准备的,只是你要不要去问问那个血影魔君,看看他会不会出手,他如果出手的话我们的压力也是会小一些,这人虽然性子古怪,但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昆玉眉头微微蹙起,她想了想,说道:“血影魔君确实是个不错的助力,只是我有些顾虑,一方面,我想要把血影魔君作为以后的一个帮手,不想现在动用这个人情,另一方面,他之前刚刚受过重伤,这般短的时间也不知道恢复了多少,若是伤势太重,导致他实力大打折扣的话,那请他帮忙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万傀人微微颔首,说道:“你的顾虑也是合理的,不过你还是先去问一问吧,先搞清楚他的具体情况再做决定吧。”

“好吧,那你做好准备,炼神宗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到了,莫要到时候措手不及。”昆玉缓缓说道,然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万傀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脸闪过一抹思索之色,往密室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身形便是化作烟雾,然后直接消散了,而周遭那淡淡的薄雾似乎也是波动了一些。

另一边,昆玉离开闭关的密室之后,先是去找了殷少琨,看到昆玉走过来,殷少琨问道:“怎么样?苏道友他怎么说?”

昆玉摇了摇头,说道:“苏子瑜现在正是晋入化神境界的紧要关头,不能够被打扰,我没有见到他,不过倒是见到了之前那个万傀人,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那具化神境界的黑金战傀还可以再使用一次,算是一张底牌吧,不过不能轻易动用是了。”

殷少琨眉头缓缓皱成了一个“川”字,他缓缓说道:“这样啊,那光靠我们只怕不容易守住吧,可知道苏道友什么时候能够出关?”

昆玉叹了口气,说道:“如今为了避免打扰苏子瑜,连万傀人都是出来了,根本没有办法探查到里面的情况,反正最好的的情况是他在炼神宗的人到来之前出关,不过咱们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你先去休息吧,我去见血影魔君一面。”

“你是想要请血影魔君帮忙?他之前受了重伤,也不知道恢复了没有,而且这人性子十分怪异,他会答应出手相助吗?”殷少琨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管如何,我都还是先去见他一面,弄清楚具体的情况再说吧,他能够出手自然是最好的,算不能我们也好提前另做打算。”昆玉摆了摆手,然后便是直接转身离开了,殷少琨叹了口气,觉得最近真是诸事不顺,然后也是离开了。

血影魔君养伤的静室在整座宅子的最左侧,平日里昆玉他们都是不会过去,倒也是显得十分幽静,昆玉缓步走到静室的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抬手便是准备要敲门。

不过在她的手指要碰到门扉的时候,房门直接是打开了,一道有些懒洋洋的声音凭空响起:“原来是昆玉姑娘,直接进来吧。”

“多谢魔君了,那我叨扰了。”昆玉笑了笑,然后便是抬脚走进了屋子,随后,门便是在她的身后关了。
第九百七十章来临

房门关闭,昆玉皱了皱眉头,往前走了几步,前方出现一个屏风,血影魔君便是坐在这屏风之后,透过屏风可以看到了一道淡淡的红影。

血影魔君淡淡地说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昆玉姑娘突然来本君这里,自然是不可能只是来闲逛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昆玉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这样,如今炼神宗的宗主领着一群长老正在往这边赶来,目的是想要抢夺我们手的一件宝物,我想要问问魔君到时候能否出手相助?”

血影魔君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本君真是有些好,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动不动有五大宗门的人前来找你们的麻烦,而且这玉坤阁的人刚走了没多久,炼神宗的人又找门来了,而且阵势都是强大得很,看来你们身的隐秘真是不少啊,本君可以知晓炼神宗想要抢夺的宝物是什么吗?”

昆玉摇了摇头,说道:“那件宝物正在那位闭关的道友那里,若是魔君想看的话可以等到那位道友出关之后,我想他应该是不会吝惜的。”

血影魔君的眉头微微蹙起,他缓缓说道:“本君最近感应到这附近有人正在冲击化神境界的壁垒,想来是你口那位正在闭关的道友了吧?”

昆玉倒也没有隐瞒,苏九如今搞出的动静可不小,血影魔君能够察觉得到也很正常,她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这样,若非是他如今正处在关键时候,不能打扰,我们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说的也是。”血影魔君的声音变得有些轻松,他淡淡地说道:“你们既然有本事知道炼神宗的动向,那么提前避开自然也是简单的,不过现在那位道友正在突破,那也没有办法提前撤走了,他需要多长的时间?”

“这个我们也没有办法知晓。”昆玉摇了摇头。

血影魔君猛地一挥手,那屏风直接横移到旁边,露出了他的身影,相起之前,血影魔君的气色已经是好了许多,显然他的伤势也是恢复了一些,他看着昆玉,说道:“对了,本君记得你们不是有着一具化神境界的黑金战傀吗?有那具傀儡在,炼神宗的太长老不出动,你们都是没有必要担心的。”

昆玉皱了皱眉头,却是没有说话。

血影魔君嘴角微微扬,他笑道:“看来本君当初的感应没有错,那具傀儡应该是没有完全修复好,只是暂时有着化神境界的战力而已。”

昆玉的面p-i抖了抖,也是没有想到血影魔君当初便是看穿了傀儡的事情,不待她说话,血影魔君便是直接说道:“之前和玉坤阁那般道士交手留下的伤势,本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不过鉴于你们之前帮了本君一把,炼神宗的人到来的时候,本君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到时候本君自会出手。”

昆玉犹豫了一下,说道:“魔君既然伤势没有痊愈,那强行出手会不会。。。。。。”

血影魔君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昆玉的话:“本君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本君既然会出手,那自然不会敷衍了事,虽然伤势尚未痊愈,

但是帮你们拦住三名炼神宗的长老还是可以的。”

昆玉微微颔首,血影魔君能够帮忙拦住三名元婴境界的长老,那倒是足够了,她缓缓说道:“那多谢魔君出手相助了。”

血影魔君摇了摇头,随手一挥,房门便是再次打开,他没有说话,但是送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昆玉拱了拱手,便是直接转身离开了,在她踏出房门的一刻,“呯”的一声,门便是直接关了,昆玉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径直往前院走去。

数日之后,一道道流光落在了宅子之前,光芒缓缓消失,露出了一道道神色冰冷的身影,为首的正是脸色苍白的沈邪,他抖了抖袖袍,将手负于身后,淡淡地说道:“按照齐长老传回来的消息,那苏子瑜一行应该便是躲在这里了,看起来这里可不太平静啊,之前貌似经历过一场不小的战斗,也不知道苏子瑜他们还在不在,去查探一下吧。”

“是!”一名长老应了一声,便是大步流星地往那紧闭的大门走去,走到大门之前,那长老冷笑了一声,抬手便是一掌拍出,一股气浪奔出,那大门直接是被轰开了,木屑横飞,溅起了一阵烟尘,气浪继续往前,似乎想要继续肆虐,不过没有行进多久,里面也是一道气浪传出,将之给抵消,却是被人给强行拦截了下来,那名出手的长老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了几步,神色戒备地看着大门那边的烟尘。

“沙沙。”烟尘传来了一道道脚步之声,数道人影从烟雾里走了出来,正是昆玉等人,昆玉看了一眼那名一脸戒备之色的长老,讥讽地笑道:“炼神宗的人都是这般无礼的吗?连门都不会敲吗?”

那长老冷哼了一声,说道:“跟你们这些强夺我炼神宗宝物的盗贼又何必讲究什么无礼不无礼的。”

“盗贼?”昆玉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沈邪,脸嘲讽之色愈发地浓郁,她冷声说道:“沈宗主是这般和你门长老说的吗?当初那东西是我们从神隐门那里得到的,与你炼神宗可没有什么干系,在我看来,炼神宗现在的举动才是所谓的盗贼行径吧?沈宗主你以为呢?”

沈邪闻言面色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瞥了一眼昆玉等人,眼闪过一抹异色,他缓缓说道:“当初神隐门已经是答应将那件宝物献给我炼神宗,那件宝物自然是属于我炼神宗的,本宗拿回我炼神宗的东西,有什么不对吗?再说了,你一个小小的结丹期的修士,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本宗,苏子瑜在哪里,让他出来,次本宗与他交手输了一筹,今日倒是想要再试一试他的高招。”
第九百七十一章动手

听到沈邪的话,昆玉淡淡地说道:“苏道友现在并不在这里,若是沈宗主要找他的话可以去别处。”

沈邪挑了挑眉毛,说道:“你觉得本宗是三岁小儿一般容易蒙骗吗?既然你们在这里,苏子瑜肯定也在附近,再说了,算他真的不在,本宗将你们都擒住,不信他不出来。”说到这里,沈邪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脸色猛然发生了变化,他猛地转头看向某个方向,冷笑道:“本宗还在怪为什么苏子瑜到现在都是不现身,原来是再闭关冲击化神境界,次本宗见他的时候他离这个境界可还差着一段距离,如今却是已经要迈入那个境界了,想来应该是那件宝物的功效吧,不过看样子他现在应该是正处在关键时候啊,看来本宗来的还真是巧啊,只怕今日这化神境界他是进不去了,动手,你们拦住这些人,本宗去找苏子瑜。”沈邪也是不再耽搁,直接是吩咐了一声,身形一闪,便是要去找苏子瑜。

昆玉见到这一幕,连忙是说道:“快拦住他!”

她抬手一指,三道黑金战傀瞬间浮现,便是要往沈邪那边而去,不过半途却是被三个炼神宗的长老给挡了下来,那为首的长老冷笑一声,说道:“三具黑金战傀,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不过今日之后,这些黑金战傀便是要归我炼神宗了。”他们奋力出手,虽然一时之间没办法击败这些傀儡,但是也是让得他们没有办法去阻拦沈邪。

而另一边,殷少琨也是被一名长老给拦住了身形,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将之摆脱。

眼看着沈邪便是要直接前往苏九闭关的地方,突兀地,一道染红了半边天空的血色刀芒猛然出现,径直斩向沈邪,沈邪面色一遍,仓促之下只来得及凝聚起黑色的灵力形成一面小盾挡在身前,然后那刀芒便是直接斩落了下来。

黑色小盾直接破碎,刀芒扫在沈邪的身,他惨叫一声,直接是倒飞而出,在虚空之踩了数脚才是稳住了身形,他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刀伤,丝丝鲜血从伤口里渗了出来,沈邪看着那刀光出现的地方,冷声喝道:“原来还有人藏匿着,到底是谁暗偷袭,给本宗滚出来了!”
首节上一节405/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