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50节


“什么?”谈殿惊骇地叫出声来,“莫非是那玄甲军,也只有玄甲军才有这样的战力,照这样看来,蒙马确实不可能逃出来,都怪我,为什么要让他去。

看着谈殿陷入悲伤之,乌迪等人也是一阵唏嘘,看来谈殿对于自己这唯一的儿子确实很心,不过,几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冷厉之色,乌迪大步前,嘴虽是劝慰至于,手利刃却是直劈低着头的谈殿。

眼看刀刃要临身,谈殿耳朵一动,整个人瞬间往左边一扑,长刀在其左臂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后重重地砍在了桌案。

谈殿捂住伤口,不敢置信地看着这几位脸色狰狞地向自己冲来的将军,怒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哈,”乌迪冷笑一声,说:“僚帅你还看不出来么?快,抓住他,小心别让他跑了!”说着,整个人猛地扑向谈殿。

谈殿心知自己正面临最危急的时刻,身子一滚滚至桌子之下,奋力一撑,整张桌子向着乌迪等人飞去,同时谈殿则趁机抽出自己的长刀跟着桌子往前扑去,目标直指乌迪。

看着桌子飞来,乌迪等人只好避到一边,却见谈殿手长刀直取乌迪,乌迪心下一惊,赶忙横刀作挡,其他人则狠厉地攻向谈殿的后背。

谈殿不愧是部落最强大的战士,面对此前后夹攻之境,竟是不管身后的袭击,手长刀狠狠劈下,只听“锵”地一声脆响,乌迪的刀竟是被直接劈成两截,乌迪虽是提前后退,但胸口仍是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献血喷涌而出,渐得谈殿一身都是。

而与此同时,身后的袭击也是到来,在谈殿背后留下四道狰狞的伤口。谈殿怒喝一声,挥刀横扫,强行逼退四人,自己却是再次冲向乌迪。

看到谈殿如此拼命地要杀自己,乌迪仓皇后退间却是一不小心被绊倒在地,看着倒地的乌迪,谈殿不屑地哼了一声,想要顺势给他一刀送他归西,身后的攻击却是阴魂不散地追了过来,谈殿心知自己不能再挨这一下,冷哼一声,一脚踹在乌迪身,借力往前一扑,手长刀挥舞间撕开帐篷,趁势扑了出去。

那四人见状,也顾不得一旁重伤的乌迪,急忙追了去。

而谈殿冲出帅帐后地一滚卸去冲力,却是牵扯到伤口,不由得长吸了一口气。抬头一看,却发现一众僚人士兵已将帅帐包围,紧张地看着自己。

“你们也要背叛我吗?”谈殿怒喝一声,察觉到那几名将军追来,急忙冲向了包围圈。

看着谈殿冲过来,僚人士兵们一咬牙,手的武器狠狠地刺向了他们昔日的僚帅,虽是人数众多,但却显得杂乱无章,谈殿轻松避开,手长刀挥舞间已是带走数道亡魂。

看到谈殿在士兵间左突右冲,追击而来的将军想要去拦截谈殿,却是被混乱的士兵给拦住难以前行。

而谈殿虽是勇武过人,但却也是独木难支,身的伤口越来越多,随着血液的大量流失,谈殿开始感觉眼前的光线变得越发黯淡。

谈殿心知自己如果再冲不出去恐怕要命丧于此了,当下心一横,将长刀挂在腰间,扯起两具尸体护在身前,勉力往外冲去。

僚人们的攻击纷纷被尸体阻挡,穿过尸体的攻击却也难对谈殿造成什么重大的伤害。

在谈殿爆发出的力量面前,僚人士兵们混乱的阵型被很快冲破,谈殿扔下手那被攻击得破破烂烂的尸体,迅速往林逃窜而去。

被士兵们堵住的四位将军见此情景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其一人怒喝一声,手长枪狠狠地飞出,在天空划过一道流畅的弧线后,狠狠贯入谈殿的右肩,谈殿身形顿时一个踉跄,还不待将军们露出喜色,却是猛地加快了速度,几个纵跃消失在密林之。
第七十三章僚人的溃败

看着谈殿窜进了密林,四位将军面p-i一抖,不由得怒骂出声。!

而这时,乌迪也踉跄着从帅帐走了出来,看着外面混乱的僚人士兵,和在士兵之间骂声不断的四个将军,脸色阴晴不定,似是在纠结着什么。

忽然,乌迪一咬牙,大声道:“将这四个人抓起来。”

四个将军不敢置信地看着脸色狰狞的乌迪,在前一刻他们还一起反叛了谈殿,现在乌迪却是要对他们出手,四人纷纷质问着乌迪,乌迪却是像没有听到一样,丝毫不理会,四人周围的士兵迅速向着他们围拢而去,手的兵器泛着阵阵寒光。

四人怒笑一声,合力往外突围,同时大声呼喊他们麾下将士前来营救,顿时,僚人大营内火光四起,杀声震天。

而原本隶属于其他土王的将军看到谈殿麾下的将军竟然在互相残杀,互相看了看,眼都是意动之色,随即,各自领兵杀向了大营。

随着时间渐长,僚人大营内的战火也渐渐停歇,当东方浮现出第一抹鱼肚白时,各位将军们也终于停了下来。此时的大营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一丝营地的样子,遍地都是僚人的尸体,活着的僚人也是人人带伤,昨夜的战斗没有胜利者,各部族都有损失,其最为凄惨的原谈殿麾下的人马了。

先是围杀谈殿,接着又是互相残杀,结果还被其他将军带兵冲杀了一阵,如今活着的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可以想象,这次回去,谈殿的部族必然会一蹶不振,从此被赶出僚人的权力心。

此时,这些士兵正在四位将军的带领下收拾着残局,准备趁冯家还没有打过来之前离开,这四人昨夜成功的突围了出去带着各自麾下把乌迪的人杀了个干净,唯一美不足的是让乌迪给跑了,不过如今乌迪已经没有什么倚仗了,倒是不足为惧。

而此时,在密林的一处,浑身是血的乌迪坐在一颗大树下,脸满是绝望,本来按照他的计划,谈殿和那四个将军都跑不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两个目标是一个也没有达成,反倒是自己不紧把手下全赔了进去,还弄得浑身都是伤,照这种情况看,如果没有什么迹的话自己是死定了。

忽然,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了乌迪面前,乌迪惊喜的看着这个人,他不知道此人是谁,但他知道他是冯盎的手下,也是如今自己的救命稻草。

黑衣人看着半死不活的乌迪,对于乌迪拖着重伤的身体还能跑这么远他觉得很是惊,他的任务是打探消息,昨晚他其实躲在树林里看完了整个过程,看到乌迪逃跑顺便跟了来,本来他是不用现身的,不过他很好乌迪为什么能坚持那么久,所以打算问问他。

对于黑衣人的疑惑乌迪只觉得一口老血要喷出来,本来以为这人是来救自己的,结果这人竟是好自己怎么不死在路,还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所以他只是把头扭朝一边,不打算回答黑衣人的问题。

黑衣人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你治伤,你把你的秘密告诉我,怎么样,这个交易很合理吧。”

乌迪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自己腰间的一个小袋子。

黑衣人那过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黑褐色的块茎,闻了一下,黑衣人知道这是什么了,顿时对乌迪能跑这么远不感兴趣了,不过他倒也没有食言,帮乌迪处理了一下伤口才离开,至于乌迪会不会被人找到或是被山的野兽吃了不不关他什么事了,反正交易里只是说帮他治伤。

冯家军营内,冯盎听了黑衣人的汇报,眉头皱了起来,问道:“那这么说来,谈殿应该是跑掉了?知道他往哪逃了吗?”

黑衣人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林子里太黑了,看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没有往南边逃,毕竟那边是罗窦洞僚控制的地方,被他们抓到谈殿可没什么好下场。”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顺便派人把谈殿逃走了的事告诉智戴一声。”冯盎挥了挥手,示意黑衣人下去。

“是!”

看着桌的地图,冯盎沉吟道:“这么看来,这次僚人是元气大伤了,再加僚帅之争的损耗,僚人想要恢复过来恐怕是要好些年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太过强大的僚人也不好掌控,让他们自己消耗一下倒是方便了我。不过谈殿跑掉了倒是件麻烦的事,也不知道他会跑到哪里去。算了,说到底他也只是条丧家之犬而已,没什么好在意的。”

冯盎想了想,忽然叫人把诸位将军叫来,说:“昨夜僚人自相残杀了一宿,相信很快他们要撤退了,我想让诸位在僚人撤退时抓住时机去追杀一段距离,尽可能地杀伤僚人,我要让僚人这一次彻底的一蹶不振,不过诸位也要注意,追杀得差不多行了,不要赶尽杀绝。”

“是!”诸位将军皆领命而去。

果然,差不多到了正午时分,僚人开始撤退了,早已做好准备的各个将军们顿时率领着各自的人马冲杀了过去,僚人阵脚大乱,只能仓皇奔逃,偶尔有反抗的却是被瞬间给绞杀了,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抗。

这场追杀一直持续到僚人躲进山林之,一路到处都是僚人的尸首,对此,冯盎急忙派人将尸体集在一起焚烧,以免造成瘟疫的爆发,随着浓浓的黑烟直冲云霄,山林间不断传来僚人的哭喊声,这一次僚人死伤得太多了,相信很久他们都不敢踏出山林了,只有在那里他们才是安全的,估计只有等到僚人的数量重新发展到山林容纳不下后他们才会再出来和冯家争夺土地了。

而冯家这边处理好僚人的问题后,开始准备迎接朝廷的使节了,不过也不知道这使节是怎么想的,到了岭南不直接去高州城见冯盎,反而是在岭南四处乱逛,美名其曰是考察岭南的风土人情,对此冯盎倒也没有动怒,只是让马志飞带着人保护好使团,实则是监视着使团的一举一动,至于使节想要逛让他去逛吧,反正现在岭南的动乱因素基本已经铲除了,倒也不怕他能查出什么问题。
第七十四章岭南考察结果

这段时间以来,苏九一直护卫着李公掩在岭南各地转悠,按照老头的说法是要考察一下岭南的具体情况,以便于更好地和冯盎交涉。 当然了,对冯盎自然不能这么说,冯盎对此倒也没什么不满,除了派了一支军队跟着他们以保护之名监视他们之外倒也没有做什么。

确实,如今冯盎已经打败了僚人,此时的岭南已经没有什么人敢站在明面儿反抗冯家的统治,冯盎的腰杆子自然硬了许多。

而经过这些天的调查,苏九他们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现在惨败的僚人退回了山林间去争什么僚帅去了,岭南已经没有什么势力能和冯家争锋了,这让李公掩很是担心,他觉得冯家已经在岭南做大,不会继续听朝廷的命令了,所以老头这几天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对于李公掩的这种想法苏九只想说你想多了,刚想劝老头想开点,被老头一句嘴无毛办事不牢给堵了回去,苏九纳闷了,我怎么办事不牢了,那冯盎之所以不敢反又不是因为正在和僚人争地盘,而是担心朝廷会派大军来围剿,现在冯家可还没有积累到足够与朝廷大军对抗的实力。算现在僚人退去了,有着周围那些州的军队在,冯盎又怎么敢这时候跳反。在苏九看来,冯盎要反,只有两个时候,要么是朝廷那边发生什么大事无暇顾及岭南,要么是他的实力已经足够支撑与朝廷开战,不然别说僚人只是暂时退却了,算僚人死绝了他也不敢反。

可惜老头是一副我不听,我是很担心的样子,苏九拿他也没辙,要是段瓒苏九还可以拿打板子来威胁,这一位的话,苏九觉得貌似只有人家拿打板子来威胁自己的份。不过苏九倒也不是很担心,李公掩只是因为过于担心而一时没有想通,等过几天他想通了没事了。所以对于李公掩打算先在岭南考察一段时间苏九是举双手双脚地赞同,要是老头以现在这个状态去和冯盎谈,估计冯盎会觉得朝廷已经认为自己要造反了,要是一不小心真把冯盎给刺激得跳反了,那乐子可大了,先不说冯盎放自己等人回去李二会怎么处置,万一人岭南这边不兴什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正好拿他们几个祭旗怎么办?苏九自己带着玄甲军还是可以跑掉的,但李公掩他们那些个官恐怕凶多吉少了。

而且苏九也在根据岭南的实际情况编着自己打算去忽悠李二的台词,要是没点真材实料苏九觉得想把李二忽悠瘸了还是非常有难度的,虽然他现在这个金牌小密探的职位对于忽悠李二有着天然加成,但这玩意儿虚无缥缈的,要是真把忽悠瘸李二的希望寄托在李二对自己的信任之,那这件事完蛋了,所以苏九趁此机会收集素材,为自己编瞎话做准备。

还别说,这些天在岭南瞎逛了一圈,还真让他们调查出了一些事情,李公掩最为担心的是冯盎会不会会反,调查完之后,老头松了一口气,对着苏九斩钉截铁地说:“冯盎现在绝对不会反!”
首节上一节50/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