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唐玄甲 第70节


至于第二个作用嘛,则是可以让施法者看穿敌人的破绽,并且还可以模仿对方的招式,这简直是逆天的秘术啊,从此苏九不要担心自己法术少的问题了,看谁的学过来不行了,还是加强版的。等等,貌似这里他一个修仙者啊,他去哪里学习高深的法术,难道去学凡人的武学么?

苏九发现,《斗战圣体》的这个作用貌似很是鸡肋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过前两个作用倒是十分不错,而且最让苏九兴奋的是这秘术是可以升级的,如果升到满级,这斗战圣体的防御力与不灭金身不相下,而攻击则是要远远超出。

而且这东西升级却是十分的方便,只要不断地战斗好了,而且近战最佳,每一次战斗都会给苏九带来提升,当然,你要是跑去找那些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人虐菜,那估计不会有什么提升了,要不是没有这个设定,那要降级了。

_
第一百一十七章打破幻境

不过对于现在的苏九来说,大唐能帮他提高修为的人还是不少的,像谈殿这些人如果只凭肉身苏九对绝对是被血虐,虽然斗战圣体有提升战力的能力,但苏九也不认为自己一定打得过他们,毕竟在这个时代,武学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想那些宗师境的高人,算苏九筑基了恐怕还是得绕着走,要想真的在这个世界称王称霸恐怕还是得等到结丹之后再说。

不过总的来说,苏九对于这斗战金身是十分的满意,有了它除了能够拔高自己的实力之外,还能加快自己进步的速度。

和尚见苏九露出满意的表情,笑道:“看来施主很是喜欢这门秘术,不过有一点贫僧要先提醒施主,此功法乃佛门秘术,绝对不可外传,否则必然会给施主带来杀身之祸。”

苏九郑重地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这般强大的秘术在佛门必然也是几位珍贵,能传给自己估计已是很心疼了,要是自己再传出去,恐怕那些佛门的高僧大德得来找自己好好谈谈了。

“嗯。”和尚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好了,如今秘术已经传给施主了,你的父母也已经找到了,那贫僧也该告辞了。”

说罢,和尚将一枚金色的珠子递给苏九,说:“施主,只要跟着这枚珠子走,你能找到你的父母,离开这个幻境了,接下来的路贫僧不陪你走了。”

苏九结果金珠,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说:“此次多谢相助,我苏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答应大师的承诺一定会履行,未来大师有什么要我去做的我绝不会推辞。”

和尚淡淡地笑了笑,双手合十,转身离开,随着和尚每一步迈出,一朵金色的莲花会悄然出现在和尚脚下,承载着他逐渐远去,最后留下了一条金色的莲花之路直通天际。

苏九默默地看着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双眼之的渴望之色仿佛要化作两团火焰窜出眼眶,过了许久,苏九长出了一口气,低声说:“总有一天,我也会到达那种境界,总有一天,我要登临这世界的顶峰。”苏九狠狠地挥了挥握得紧紧的拳头,大步向着金珠指引的方向走去,倒不是他不想“嗖”地一下飞过去,只是和尚并没有破坏幻境的规则,所以心魔加在他身的枷锁依然存在,他现在还是一个普通人,能够依靠的还是那两条大长腿。

“唉。”苏九哀叹一声,无奈地开着十一路公共汽车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他的影子在夕阳的照耀下,被拉得很长很长。

对于苏九来说,父母是他人生最为重要的人,所以对于再次见到父母,苏九心里既是期待,但又充满了忧愁。

他期待着与父母见面,去再次感受那来自至亲的温暖,可他又担心自己会因为对父母的爱而使自己沉沦在这幻境,所以他走得很慢,希望自己能在走到目的地之前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可是,路那么长,走得再慢也会到达终点,虽然还隔着一段距离,但苏九已经看见了坐在一辆车内的父母,忽然,苏九感到脸有些湿湿的东西,他用手轻轻从眼角抹过,带下一滴晶莹的泪水,在这一刻,对父母的思念如同潮水一般迅速涌心头,苏九大叫一声,迅速向着父母跑去。

他们似乎也看见了苏九,对着苏九挥了挥手,脸挂着柔和的笑容。

然而在这时,随着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整个幻境却是开始破碎,周遭的空间向一面被摔碎的镜子一样,到处都是漆黑的裂痕,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而且这些裂痕还在不断地扩大,并且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吸力,将裂痕周围的一切都吞了进去。

“不!”苏九惊呼一声,只见一道巨大的裂痕突然出现在他父母的身后,然后将他们一口吞了进去,虽然知道那只是两个幻象,但苏九的心还是一阵绞痛,他对着父母徒劳地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却是颓然地放下,脸不知何时早已是布满了泪水。

幻境在不断地崩毁,但这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场面却是直接被苏九所无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脑海总是不断浮现刚刚所见到的场面,过了许久,苏九狠狠地抹去泪水,眼尽是愤怒以及无限的杀意。

他再次看了一眼父母消失的地方,然后走近一道裂缝,任凭自己被裂缝所吞噬,随着苏九被吞噬,这片因他而生的幻境也终于是完成了它的使命,最后被无尽的黑暗所湮没。

不知过去了多久,苏九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景象却是一片金灿灿的雾气,他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所包裹着,既温暖又舒适,让得他总想睡过去。

对于被裂缝吞噬之后的事苏九没有什么记忆,他在进入裂缝的一瞬间,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所以对于裂缝内有什么他也是一无所知。

而现在自己一醒来在这么个怪的地方,苏九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困进了另一个幻境去。

不过显然他还没有倒霉到那种程度,没过多久,那包裹着他的金色罩子一点点地消失了,苏九这才发现他现在正处在自己等我意识海内,不过之前那铺天盖地,气势汹汹的暗红雾气此时已经消失了,意识海再次恢复了以往清澈明净的样子,而且面积似乎起以前要扩大了一些,这倒是令苏九感到十分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苏九神识又变得更强大了,至于原因么,很显然是因为这次进入幻境的事。

而在这片意识海除了苏九,还有两个两个明显不属于这里的存在,其一个自然是浑身金光,只能勉强分辨出人形的系统的光影化身,另一个苏九却是没有见过,那是一个暗红色的人影,也不知道为什么让人看去会产生一种厌恶之感,不过这道人影倒是十分虚弱,连站都站不住,趴在那里不住地颤抖着。

苏九仔细地看了看这个怪的人影,总觉得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么个怪的东西,要是自己曾经见过,绝对不会想不起来,毕竟这货长得实在是太怪了,让人见过难以忘记。
第一百一十八章交谈

想了半天苏九也没想出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索性直接问站在一旁的系统。!

系统听了苏九的问题也是感觉有希望好笑,你被人家困在幻境里这么久,结果好不容易出来了却是连自己的敌人都认不出来了。

系统笑道:“它是将你困在幻境的心魔,不过是换了个样子,你认不出来了吗?”

苏九愣了一下,说:“你说这家伙是我的心魔?不是吧,我记得那心魔不是一大团雾气么,等等,这家伙的颜色确实和那团雾气一模一样。”

系统对于苏九的迟钝十分无语,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和苏九纠扯,直接问道:“你在环境里经历了什么,快和我说说,不要遗漏任何一丝细节。”系统的声音起往常要凝重许多,显然这件事情背后关联着某种极为重要的事。

苏九想了想,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隐瞒,系统一直静静地听着,直到苏九说完才出声道:“果然,看来我感应到的确实没错,这次的心魔劫确实有问题。”

苏九点点头,说:“确实,按你所说这只是最低级的心魔,但它所制造的幻境虽然属于这个层次的力量,但其显然有着更高级的心魔出手,只是这又是为什么?我和域外天魔貌似没什么仇怨啊,干嘛往死里整我?”

系统说:“你确实和他们没什么仇怨,但你身却是存在着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

“你是说冥界之心?”

系统化作的光影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如此了,也只有冥界之心才会对它们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了,而且我可以肯定,域外天魔只是其的一部分力量,还有一部分应该是来自冥界,看来冥界的人已经知道冥界之心在你身了。”

苏九闻言皱了皱眉,说:“那他们怎么直接过来抢夺呢?以他们的力量我根本无法阻挡,干嘛还要绕这么大的一圈来用心魔来做这件事?”

系统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其一,他们只是怀疑,还不确定,所以这只心魔只是来确定我的存在的,而现在,他们应该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了;其二么,则是世界规则的限制,他们根本不能来到此界,不过以他们对冥界之心的重视,必然会想办法来抢夺,所以你必须小心,还有是要加快修炼,你现在的修为可是远远不够不过,你现在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去准备。而且看现在的情况下,冥界应该是和域外天魔联手了,所以你以后每一次心魔劫恐怕都是地狱模式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苏九脸色一变,确实,照今天的情况看,以后自己的心魔劫绝对不会简单,如果不做好准备恐怕自己要在某一次心魔劫翻船了,虽然有系统在自己性命无忧,但肯定会被浪费掉大量的时间,而苏九现在最欠缺的也是时间。

苏九想了想,说:“对了,你知道那个帮我的和尚是什么人吗?我能感觉到他十分的强大,但他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来帮助我,还传授给我《斗战圣体》这样强悍的秘术,却只为换我的一个承诺,这不是很怪么?”

系统沉默了许久,说:“他的身份我知道,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太早知道他的身份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不过那《斗战圣体》你倒是可以好好修炼一下,那确实是一门极为不错秘术,如果修炼到大成,那么你离那个和尚也不远了。”

苏九点点头,说:“这我知道,看来这个和尚的身份很不简单啊,连你都讳莫如深,算了,不知道不知道吧,反正我和他的距离那么大,知道了他的身份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对了,这个心魔该怎么办?”

系统说:“自然是用《心魔经》把它给吞噬了,这还要用我教你么?”

苏九笑道:“我是想问你我可不可以在吞噬他之前先狠狠地揍他一顿,这家伙可是把我坑惨了,要是不好好揍他他一顿我可不舒服。”

系统化作的光影直接消失不见了,直留下了一段话在苏九的意识海内飘荡:“这随你了,只要你不把他的形体大散没有问题了,不过你最好抓紧时间,外界的时间可是已经不早了。哦对了,之前说的那三千兑换点已经到账了,要兑换什么你自己去商店里兑换行了。”

苏九满意地点了点头,随意地捏了捏拳头,恶狠狠地笑着往那只心魔走去,那心魔似乎也是感觉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身体不断地颤抖着,还不是发出那种极为难听的嘶吼声。

“哼哼,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把我困在幻境里的时候你不是很威风吗?现在你再威风给我看看啊!”苏九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对着心魔拳打脚踢,其实本来按照正常情况,以苏九神识的强度,和这心魔打起来也是五五开的事,可是心魔因为自己制造的幻境被打破而元气大伤,这才形成了这种一边倒的局面,所以这只心魔心里也是十分的憋屈,只能通过不断地嘶吼来表达自己心无限的怨气。

而苏九也是在幻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再加最后离开幻境时又看到父母被裂缝吞噬的场面,下手也是贼黑,所以也不知道这心魔的嘶吼究竟是因为怨恨还是只因为被打得生疼。

过了许久,苏九才从心魔身跳了下来,不要误会,这里绝对没有发生什么不和谐的事,只不过是苏九骑在心魔身揍他而已,千万不要往其他方向去想。

出了一口恶气的苏九神清气爽,显得精神十足,他扫了一眼脚边奄奄一息的心魔,心说自己下手也没多狠啊,怎么这货已经成了半死不活的样子,难道这家伙是装的,嗯,一定是这样,他刚才还叫得生龙活虎的,怎么一会儿成了这副样子,一定是装的。

想到这,苏九又狠狠地踹了躺在地等我心魔几脚,却发现这家伙竟然一声都不吭,而且隐隐有要消散的感觉。
首节上一节70/50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