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悲风公爵 第1节

悲风公爵 - 作者:天青山远

奥术帝国作为阿萨托姆世界最强大的帝国统治了将近半个物质位面,除了冥顽不灵的战士之国和异种族外,他们已经达到了世间权势的巅峰,但是奥术师并不满足于此——
他们通过洗脑改造,制造了许许多多魔法女神的狂信徒,并在二十年之内,通过信仰将魔法女神改造成了‘魔网之灵’。
高举魔网,随之而来的大魔潮让奥术师欣喜若狂,然而因此坠入人间的神祇却感到了害怕,掀起了一场名义上为‘解放奴隶’的战争。
最终奥术帝国被驱逐出了主物质位面,然而神祇却也因为魔网与魔网之灵无法返回上层位面。
自此,领主与神祇共治于世——领主统治躯体,神祇指引灵魂!


第1章 龙与女仆的相遇

  瑟琳娜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慌张地观察着四周,特别是脚下的地面,还有周围的低洼积水。
  她曾亲眼见到一只突然从泥沼中扑出捕食的大蟒蛇,那时平静的水面上还飘着干枯的树枝树叶,在那一瞬间水面上扬起了一阵波动,恐怖的蟒蛇从水底下窜出,缠住了那头狼——那是她见过最厉害的野兽,但是被缠住之后却还是无法挣脱。
  在那之后,她就更是害怕这里了,水分的摄入也基本靠嚼树叶,虽然很苦,甚至还可能有毒,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她已经饿了三天了。
  脏兮兮的脸上有两行较浅的痕迹,她在这三天里已经把眼泪哭完了,想念爸爸,想念家里,可是爸爸已经死了,家也回不去了。
  怀里抱着父亲的法术书,这是父亲身上能让她带走的两件东西之一——另外一件是驱虫用的熏香袋。
  脚踩在泥泞的地面上,鞋子早就已经坏了,食物都被那群该死的蜥蜴抢走了,树叶根本就填不饱肚子。
  下意识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呼吸着潮湿中带有异味的空气,阳光透过树叶的遮盖,斑斑点点的光亮照在地上,可是瑟琳娜一点都不觉得温暖,她抿着嘴低头,抱着法术书继续向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因为行走在泥泞的地面上很耗费力气,又饿了三天,没走一会儿,瑟琳娜就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喘息。
  用手上拿着的小树枝小心翼翼地挑开了一只蜈蚣,瑟琳娜抱着最后一点点的希望打开了系统界面,然而很遗憾,她看到的还是‘暂时无法使用’这几个字。
  不管是来自地球的灵魂还是瑟琳娜自身都感觉到了丝丝绝望,但是怀揣着最后的一丁点希望和力气,她又一次迈开了脚步……
  好不容易才活了过来,可不能再死了!
  但是没走多久……
  瑟琳娜忽然感觉到了腹部的痉挛,疼痛令她体内本就不多的水分化作冷汗排出了体外,抱着法术书的手臂不知觉中又紧了几分,可是四肢发软,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并没有疼痛而变得清醒。
  “阿嚏!”
  脸上的红潮也变得明显了,委屈犹如潮水一般涌上,瞬间就灌满了这个本质上还是五岁的小姑娘的心。
  “呜哇呜呜呜……”
  嘴巴一瘪,泪珠就像是奔流的瀑布一样,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在脏兮兮的脸上冲出了两条湿痕……看起来更脏了。
  抬起右手擦着眼泪,可是眼泪却是越擦越多,咸咸的泪水流到嘴里……
  “爸爸……爸爸……”
  坐在冰冷的地上,瑟琳娜紧紧抱着法术书,小女孩就像是抱住了爸爸的手臂一样,依稀中,她好像又看到了爸爸向她伸出了手,可是她怎么都抓不到那张熟悉温暖的大手。
  悉悉索索!
  虫豸从未被翻动过的树叶和地底下钻出,绕过了哭泣的小姑娘,从树梢上垂下脑袋的毒蛇身体一阵扭动,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瑟琳娜来的方向爬去。
  “呜哇!呜呜……”
  瑟琳娜哭得更伤心了,发软的小腿和手臂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向着一直在远离的爸爸追去。
  “爸爸,爸爸,等等我!等等……”
  跌跌撞撞地跑过了树林,一脚深一脚浅地跑过了泥淖,熏香袋的绳索松动,掉到了泥里,但是伤心的小姑娘并没有注意到。
  “哎呀!”
  脚趾磕到了石头上,瑟琳娜小小的身子往前一扑,被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坐起来之后,瑟琳娜望着四周的眼睛中尽显迷茫,啜泣着就又嚎啕大哭起来了。
  因为她知道爸爸不会回来了,他已经和妈妈团圆去了,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瑟琳娜紧紧地抱着父亲的遗物,轻轻地哽咽着,因为她想不到任何活下去的办法。
  哗啦啦的水声突然在耳边响起,瑟琳娜颤颤发抖的身体停了一下,随后抖得更加严重了,紧闭着眼睛,拼命地屏住了呼吸,她很清楚在沼泽中这样的水声意味着什么。
  一个黑影彻底遮住了阳光,粗长修长的颈脖顶着狰狞的脑袋缓缓破开了漂浮着枯枝散叶的水面,一双即便在昏暗环境中也依旧明亮的明黄色竖瞳睁开,一身黑色的鳞片和狰狞的弯角衬出了天生的威势,即便没有龇牙咧嘴也依旧凶恶的骷髅脸正对着身体抖得像个筛糠似的小女孩。
  “哧……”
  从牙缝中漏出来的气音带起了一团水汽,但是在紧闭双眼的小女孩听来,这头‘蟒蛇’更可怕了。
  “人类……”黑龙张开了嘴巴,用着拗口的龙语说道:“这里为什么会有人类?”
  湿冷的密林沼泽虽然不能把黑龙怎么样,但是这种温度让他很不喜欢,只想回到自己的巢穴中。
  他还以为来的是一个龙人,结果没想到居然只是一个带了龙人送的护符的小鬼。
  也许因为天性,也许因为父亲也是人类,拥有人类血脉却又是一只巨龙的黑龙张开了翅膀之后就伸出了湿漉漉的爪子抓起了小女孩。
  翅膀拍动带来的气流将树梢压低,将水波掀起,强壮的胸部肌肉和源自于血液和骨髓中的元素能量带动了翅膀,被黑龙抓在手上的瑟琳娜呆滞之后就惊恐地发出了尖叫。
  “啊——”
  黑龙翅膀不断扇动,瑟琳娜害怕地闭上了双眼,被黑龙抓在手里,除了害怕之外还真没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瑟琳娜的嗓子已经喊哑了,黑龙也终于降落到了地上。
  但是对于瑟琳娜来说,也只不过是从一片黑暗到达另一片黑暗而已,可能不用被渴死、饿死,但是却遇到了一头黑龙——就是爸爸给她讲的传奇故事里面的恶龙。
  不管是在瑟琳娜自身的记忆里,还是在那个来自于地球的大姐姐的记忆里,黑龙的形象都不怎么好,往往都是作为反派人物存在的,现在应该也是一样的。
  黑龙看着眼前这个小人儿,就想起了母亲对他说起过的那个男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个人类。
  “那是一个好男人,是少数能够单打独斗中击败我的人类,而且以人类的审美观来看,他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后来我们就有了你,虽然后来因为理念问题我和他分开了,但是那确实是一个好男人。”
  虽然因为大魔潮把所有神祇都扫下了上层位面,虽然白金龙神巴哈姆特坠入人间后力量遭到了削弱,但是因此祂也可以去找五色龙后的麻烦了,黑龙这一代的五色龙很少有受到提亚玛特邪恶神力的影响,但是他的母亲已经是古龙了,作为一头五色龙的古龙,能让她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应该很厉害吧?
  黑龙把脑袋里无聊的猜测甩开,微微侧着头盯着这个小人儿,用着生硬的通用语问道:“人类,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瑟琳娜吸着鼻涕,反问道:“不是你把我带来的吗?”
  作为一头龙,黑龙一直在告诫自己要保持威严,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鬼不怕他,不是说人类看到龙族——不管是哪种,是金属龙还是五色龙——都会被吓得瑟瑟发抖吗?
  黑龙又看了几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嗯,确实是害怕得瑟瑟发抖了。
  瑟琳娜跪坐在冰冷且长了青苔的地板上,冷得身体发颤,现在她身上除了这一身破烂的布裙之外就没有别的衣物了。
  确认了自己的威严之后,黑龙咧开了嘴,露出了并不怎么洁白的利齿,威胁道:“交出你身上所有的钱财,不然我就吃了你。”
  瑟琳娜摇摇头,说道:“我没有钱。”
  “那我吃了你!”说着,黑龙张开了嘴。
  瑟琳娜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你要把我烤了吃吗?”
  “黑龙吃什么熟食,黑龙不吃熟食!”黑龙的话语中竟然有些不满和不耐烦。
  瑟琳娜拍了拍灰扑扑的破烂长裙,站了起来,仰着头问道:“那你吃屎吗?”
  黑龙眼睛一瞪,气呼呼地咆哮道:“你怎么能问一位高贵的黑龙这种问题?”
  “可是如果不经过处理的话,不管是什么动物的肚子里都会有屎啊,如果你不吃熟食的话,那你……”
  瑟琳娜刚揉了揉被声音震得发疼的耳朵,然后堵上了耳朵,黑龙的又一次咆哮随之而来:“住嘴!我要吃了……”
  这个距离上,瑟琳娜已经闻到了黑龙的口臭,但是黑龙却把脑袋停在了半空中,没有咬下。
  黑龙尴尬的合上了嘴巴,把脑袋收了回来,伸爪把瑟琳娜捞起,抓在了手里,向着地下城的内部走去,闷声说道:“今天我要吃熟食……”
  黑龙的混乱倾向是天生的,治不好的。
  瑟琳娜开心的笑了起来,不仅是因为躲过了一劫……
  “谢谢你,‘智慧之书’姐姐!”
  【不用谢,作为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尽职尽责的系统,我不会对宿主的危机坐视不管的。】


第2章 龙与女仆的相处

  塞万提斯趴在地上看着泡在热水里的女仆,越发觉得自己十五年前一定是中了传说中的人鱼女神减智诅咒,不然也不可能石乐志的把那只小东西捡了回来,现在他就十分后悔当初的决定。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那愚蠢的决定的话,他也不会从温暖的地下城跑到这干燥的鬼森林里自己建了一座房子——黑龙建房子?而且还不是给自己建的?这是在说什么笑话?我们是拆迁的专家……哦,那个学不会魔法的废物啊?那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塞万提斯和他的表亲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生的时候搞错了什么,反正他是学不会魔法,作为五色龙该有的类法术能力他也不会多少,他在龙族里很出名,不管是五色龙还是金属龙,只要是稍微活跃一些的龙族都认识他塞万提斯——你听说过一头不会魔法的黑龙了吗?哈哈哈,这很好笑不是吗?
  不!这一点都不好笑!
  作为一头喷吐龙息还是火焰的黑龙,塞万提斯甚至怀疑过自己的父亲身上是不是带有红龙血统,或者是母亲身上带有红龙血统?不然为什么他的龙息是火焰?
  不过虽然不会什么魔法,但是至少自创了龙族搏击术的塞万提斯表示,自己身上强壮的肌肉和血液中的元素能量才是最强大的,用魔法和类法术能力来战斗的龙族都是渣渣!
  瑟琳娜把身体浸泡在热水中,劳累了一天的身体终于能够放松下来了,在舒服的热水中泡着,这让她想起了和塞万提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如果是放到现在,她可能就不会说出那么羞人的话了,系统欺负当时自己的主导意识才五岁,什么污言秽语都敢教。
  趴在浴缸边上,瑟琳娜打了个哈欠,作为一个法师,她必须要用充足的睡眠才行,但是她现在还没洗完澡呢。
  “水冷了,加热点。”
  盯着女仆在水雾中朦胧的洁白背部,塞万提斯越来越感觉自己当年真的是做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不仅捡回来了这么一个女仆,还让自己的性癖改变了——话说身为黑龙的自己不是应该喜欢有着角度弯曲得正好的角、光滑鳞次栉比的鳞片、匀称的肌肉和修长体形的龙才对吗?
  下意识把火堆翻动了一下,塞万提斯不禁陷入了沉思,丝毫没有发觉自己与女仆之间的地位又完成了一次掉换。
  瑟琳娜抬起头望向了星空,曾经璀璨的星辰依旧悬挂在夜空上,但是曾经端坐在神座上的神祇都已经坠入了凡间,与凡人共治世界。
  不可见却清晰无比的魔网代替了神祇高悬于天际,大魔潮将上层位面的神祇全部扫落,就连神性生物也受到了相同的待遇。
  距离那场断断续续打了五年的战争已经过去了八百年,可是物质位面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接过了黑龙递过来的毛巾,女仆擦掉了身上的水滴,脑海中在计算。
  “主人,算算时间的话,‘他们’又要来了。”用了一个戏法将黑白相间的女仆装拿了过来,瑟琳娜提醒道。
  黑龙被从沉思中惊醒:“啊?又过去五年啦?”
  感谢这该死的龙族时间观念!塞万提斯心中狂喜。
  这该死的龙族时间观念!瑟琳娜想到了自己又老了一岁,突然就不那么高兴了。
  …………
  第二天中午,塞万提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睡上个几天十几天,乐得跟只被主人带出门玩的哈士奇一样(女仆语),傻呵呵地蹲坐在自己的山洞口,等待着女仆准备完毕。
  能让黑龙这么兴奋的事情,除了吃烤全羊之外,大概也就只有五年一次的‘零花钱’了。
  啧,真是容易收买(女仆语)!
  这样的日子大概已经持续了两三百年了,自从被母亲赶出来之后,他就一直能从父亲那里拿到‘零花钱’,虽说只是铺在一起当床垫使,但是毕竟也持续了两三百年了,当初第一次看到那金币堆的时候瑟琳娜也差点被闪瞎了眼睛。
  每一次送来的零花钱里都会带有一枚拥有定位能力的宝石,但是每次塞万提斯都舍不得丢,瑟琳娜觉得他这被赶出来后的两三百年间之所以没有被干掉,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父亲真的很爱他——虽然塞万提斯是一头龙,而且还是一头天生混乱阵营的黑龙!至于‘邪恶’倒是没怎么看出来(女仆语)。
返回目录1/58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