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35节

常老板终于有了决定,他走近两步,对着李海拱手道:“不好意思,李律师,我是外来户,只知道做生意赚钱的,拜码头没有拜周全,是我的错。不过我拿这个场子,终究是魏先生点的头,不如我先出去,李律师你和魏大少商量商量?”他想的很简单,你俩去打吧,去吵吧!

李海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魏岳有什么用,自己都打过他两次了,再打一次有什么用?收拾他爹才是正事!他把手一摆,冷然道:“常老板,我知道你是做生意的,不过你做这一行也该知道,生意该怎么个做法!我今天来,就一句话,以后之江市,这位大少他那个爹,说了不算,我们说了才算!”

常老板气得要骂娘,你忒么什么律师,就会拿大话唬人啊!谁不知道,国内是官府的天下,你个小小的基金会,敢和官府做对吗?这时候被逼到墙角必须站队,他索性撕破脸了:“李律师,你说的话,我有点不信啊,这还是官府的天下吗?还是官府已经改名叫基金会了?”

李海并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常老板,有意思啊!行,不为难你,谁说话管用,你会看到的。”

他掏出电话来,打给音箱:“哥啊,我在金海岸玩呢,对,就是原来那家金海湾,现在改名叫金海岸了,老板姓常。对,这地方一点都不好玩,装修破小姐丑,酒水还是假的!嗯,告诉咱们的朋友,都别来这玩了!”

啪地一声,他合上手机,看都不看常老板铁青的脸,走到魏岳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魏岳,也不说话。

魏岳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恨不得有个掩体能躲起来,壮着胆子要叫骂两声,哪知一出口就变了味:“你,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就站那说话!”

李海弯下腰,不轻不重地拍了拍魏岳的脸:“挺不错啊,看到个小美女,就想法子诓人家?今天要不是我在这,你是不是又糟蹋一个小美女了?”他一边说,一边拍着魏岳的脸,说一句拍一下,一开始还是轻拍,到后来越来越重,语气也越来越重,最后直接一脚连同沙发带着魏岳,整个给踢翻了,看着沙发把魏岳胖大的身子都压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大吼一声:“人渣!”

到了这个份上,常老板可不敢再看着了,他这么眼睁睁看着魏岳挨打,以后人家姓魏的可是要找他的后帐的!他冲着保安队长使了个眼色,保安队长会意,从腰里把电警棍给抽了出来,冲着身边四个保安摆摆手,五个人前后有序地掩了上来。

不得不说,保安不是白当的,李海转身一看这阵势,居然显得很是专业,好像受过点训练的。他笑了起来:“很好,好得很,常老板,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的选择!”

常老板咬紧牙关,心说是龙是蛇你拉出来遛遛!他一挥手,保安队长身先士卒,用电警棍去捅李海的胳膊,却不料李海手腕子一翻,自己手臂剧痛,电警棍不知怎么就到了人家的手上了。他大惊失色,正要飞脚踹人,李海反手一棍捅在他的脚上,电流瞬间流遍全身,那保安队长被电的浑身剧痛,差点都失禁了。

队长被人打得这么惨,四个保安奋起还击,可是李海犹如闲庭信步一般,指东打西,三两下就全部打倒在地,每人电了一下。常老板看得面如土色,他这个保安队可不是白养活的,经过严格的训练,肉搏战能打翻防暴警察,谁知竟然被人一挑五,像打假拳似的全打倒了!这,这小子如此强势,自己是不是真的选错边了?

李海信步走到他的面前,手中电警棍一扬,电火花四溅,常老板吓得倒退两步,贴着墙根。李海却只是吓吓他,把手里的电警棍一丢,冲着纪薇薇和她表哥招呼一声:“走了,这地方用不了多久就要换老板,你还是别来这打工了。”

纪薇薇犹如做梦一般,看着李海,这个今天刚刚认识的帅哥学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一直到了楼下,出了电梯,夜风吹来,小美女纪薇薇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

出了这档子事,联谊当然是泡汤了,李海打电话把里面的三男三女都叫出来,连同纪薇薇,统统打发回学校。他自己走到街对面,站在路灯下面,抱着胳膊看着对面的金海岸,等待着。

四楼上,常老板扶着从沙发下好容易爬出来的魏岳,在窗口张望,看见李海站在对面,他心里紧张之极。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是无妄之灾,卷入了基金会里面的争斗之中,成了两边角力的战场了!看了看魏岳的脸色苍白如纸,常老板恨不得猛chou他两耳光,你那个正厅级手握大权的爹是摆设吗?现在就是你们展示肌肉的时间了啊!

恨归恨,他还是要巴结着魏岳,好容易把魏岳点醒了,魏大少不敢再看对面的李海,给自己老爹打了个电话,把今晚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魏刚放下电话,也有些紧张起来。李海找自己儿子的麻烦,他不放在心上,可是李海这么大张旗鼓地打着基金会的旗号,去向金海岸的老板示威,这意味就完全不同了,能不能过这一关,意味着自己在基金会体系中的地位是否稳固!

“我就不信,我堂堂的正厅级实职,还比不上你个实习小律师!更不信,这官府的天下,还能让你们那些混混横行霸道!”魏刚一咬牙,抓起电话来打给自己的手下,他要用体制的铁拳砸碎李海!

第二百二十六章 非暴力不合作

李海抱着胳膊站在那里,等了不到二十分钟,里面就有动静了。先是好几拨人从观光电梯里出来,坐着豪车一溜烟地走了。很明显,能上四楼都是消息比较灵通的,自己对音箱发出的信息,已经传递到了他们耳中,那还能继续玩下去吗?常老板要站队,他们可没必要站队。

然后是二楼,许多年轻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围在二楼门口要进去玩。一开始还在放人,后来金海岸那边显然发现不对了,于是拒绝后面的人入场,连一楼也进不去了,上百号年轻人围在门口,搞得金海岸一方紧张无比,调来大队保安堵住门口,个个都穿着防暴背心,手里拿着警棍,李海看得啧啧称奇:“这装备不错啊!真是下了血本了。”

一辆车停在他面前,海狗从车上跳下来,丢了根烟给他,站在李海的身边朝对面望了一眼,说了句一模一样的话:“装备不错啊!”

李海笑了笑,从海狗胸兜里掏出火机来,点着了烟,俩人站个并排,继续看热闹。眼看对面越来越热闹了,已经开始发生推搡行为,海狗一边抽着烟一边道:“这马上就要打起来了,我说李海,你要做到什么程度?”

李海吐了一口烟雾,笑道:“没什么,自打大清洗之后,其实咱们基金会的地位很尴尬,你发现没有?很要命的一点是,咱们和官府的联系减弱了,别看程先生的背景深厚,根脚比原先的富豪哥还要硬,可是基金会的根基,远不如富豪哥在的时候。大清洗,免不了有后遗症,其中一大病症,就是那些官府的人瞧不起基金会,看轻基金会的力量了。”

“这个问题,我问过杨四,他也是这个看法。”海狗闷闷地说道:“他的说法是,伍豪在的时候,很多时候他的影响力是超过了官府,对于之江市的管理,官府和他其实是合作的。而我们接手之后,忙着安顿内部,外围的空白就都留给官府了。”

李海点头道:“没错,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不但要给自己立威,也要帮基金会立威。这个事情上头,没有什么正义和邪恶之分,只有谁说了算,官府也未必就全都是有效掌控的,我们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要不然的话,就等着被魏刚这种官员骑到我们头上,最终我们只有成为官员争斗的牺牲品,换个人上来就把我们洗一遍。”

这个道理,他自己当然是想不通透的,其实都是杨四前两天给他上的课。结合自己的感性认识,李海不得不承认,杨四说到了点子上。伍豪时代之所以地位超然,不但能维持之江市的稳定,还能不受官员更迭的影响,就是因为伍豪对于之江市的秩序有足够的影响力。

在他身后,留下的巨大真空,基金会一时是无法填补的,于是本地最有力量的团体,也就是官府,便马上渗透过来。这中间,真的是没有什么对错,社会的运行需要秩序,谁能控制局面,谁就说了算。

这种理念,对于当兵出身的音箱和海狗等人来说,真的是太离经叛道了,他们是军人,军人就只需要服从命令,军队里只有一个声音,别的都是多余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就算觉得别扭,和下面那些伍豪的老手下们有所隔膜,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唯有杨四,这个伍豪原先的左膀右臂,敏锐地察觉到了,也向李海建议,利用这个机会,发起反击收复失地,就拿魏刚开刀!

说话间,那边还在推推搡搡,可是却没有打起来,因为大队警员赶到了。来的都是民警,看到这阵势都吓了一跳,不敢上前轻举妄动,眼前这么大的场面,几百人拥挤成一团,骂骂咧咧自然少不了,火气大一点的撸袖子嚷嚷着要开打,警察也是人,看了能不肝儿颤么?

说白了,现在的警察战斗力未必比得上那些保安,前阵子南方不就有一件事,三十几个警员冲进夜总会抓人,结果被十几个保安打得抱头鼠窜,掏枪示警都没用。本来之江市承担这种任务的是特警队,结果前些日子王虎制造了机场爆炸案,炸飞了伍豪的同时还引发了之江市的大清洗,特警队为此背了个大黑锅,被撤销了事,警员基本都分流了。好比林沐晨,现在就混了派出所所长,这也就算不错了。

民警们缺少这方面的训练,装备也不够,不过好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敢轻易上前吆喝恢复秩序,人一多,这棘手程度截然不同,几何级数上涨,贸贸然冲上去要是反而引发sao乱,那可就捅了大娄子了。

李海和海狗俩人抱着胳膊在那看着,只见一帮警察在外围聚集,对讲机的嘎嘎声不绝于耳,显然也是在请示。李海摇头叹气:“真是废柴啊,原先特警队在的时候,遇到这种局面早就锁定积极分子,驱散人群恢复秩序了,哪像这帮子——”

“你风凉话说得倒是轻巧!”乍听这话,就是从自己右手边几米远的地方传来的,李海把手里的烟头一弹,正好落进面前的垃圾桶中,转头过去笑道:“橙子姐,你怎么也过来了,这不是你的管区吧?”

来者正是林沐晨,她走到李海的面前,哼道:“闹出这么大的事,谁还能管什么管区?上级要求支援,我们能出来的都出来了。李海,这一出不会是你搅合出来的吧?”

林沐晨无疑是个合格的警察,看到李海在这里指手画脚说着风凉话,旁边还站着个如今之江市基金会的大佬之一海狗,就闻出味道不对来了。不过,李海可没打算跟她说实话,摊了摊手:“橙子姐,你穿着这一身,我肯定是不承认的。话说我刚才就在里面玩呢,跟同学联谊,谁知道忽然闹起来了,好像是这些人想进去玩,那里面人说不能进了,人太多了,不知道怎么就闹起来了。我也很扫兴啊,同学们都回学校了,我在这碰到朋友,抽根烟聊两句而已。”

林沐晨瞪了他一眼,别看李海这通谎话说得有模有样的,可是他开宗明义,直接就说了,不会把真相告诉自己,原因很简单,自己是警察!她忽然叹了一口气,语气也软了下来:“李海,你刚才也说了,特警队都不在了,追根溯源,这和你们这些人难道没关系吗?”

李海一听就知道她什么意思了,高举双手道:“别价,橙子姐,我能告诉你的,全都告诉你,不会有半点隐瞒,咱们什么交情?这么说吧,今天这事根子不是在这家金海岸的老板身上,是有人看他背后的人不顺眼,要敲山震虎。我可以告诉你,今天打不起来,明天也打不起来,后天还是打不起来,不过只要这金海岸开着一天,就会一直这么闹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擦枪走火。”

林沐晨气得脸都红了,狠狠地瞪着李海:“你到底想怎么样?!”她知道,李海话里的意思,要是这么每天闹下去,局面肯定会越来越难以控制。

李海笑了笑,从海狗那里又接了一根烟过来,点上了,才慢悠悠地道:“不想怎么样,有人以为他上了台,就大权在握了,我要让他知道,这地方到底是谁说了算的。橙子姐,你要是有心,就帮我放个风,要想这里不出事,很简单,你们警方自己去抄了这家场子,牌照重新拿出来拍卖。”

这就是李海的打算!他不需要闹出什么事来,只要制造一点紧张气氛,别人也抓不住他的把柄,而对于已经元气大伤的之江市执法部门来说,他们真的经不起折腾了,更没有实力能把基金会连根拔起。甚至于,在基金会刚刚经历了大清洗之后,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因为执法过严而引发sao乱,执法部门都不太可能用各种手段打压基金会下属的各处产业,给他们制造压力。

这一切,对于林沐晨来说,稍微一想就能明白了,她不光亲身经历了伍豪之死前后的大骚乱局面,对于警方因此而遭受的责难更是切肤之痛!一时间,她很有一种冲上去抽打李海的想法,这小子简直是欺人太甚,这么快就要爬到警方头上拉屎拉尿了!胸前起伏不定,林沐晨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来:“李海,你别忘了,这是谁的天下!”

“这是我们的天下!警方也是为市民服务的!”李海想都不想,直接就顶了回去:“有些人手里握着权力,就忘记了这一点,老百姓要是过不好,警方也别想好过!”

林沐晨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海,这还是几个月前那个青涩的大学生吗?当初,她从李海的身上得了一件功劳,李海却在那场劫案中身陷险境,对此林沐晨一直有种欠了李海的感觉。可是现在,她再也看不透李海的,这个年轻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当着一名警官的面,向警方发起了挑战,他想干什么,要让警方向他低头吗!

眼神剧烈地闪动着,最终,又渐渐恢复了沉静。林沐晨望着李海,大声道:“李海,你睁大眼睛看着,我们警察只会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不会被任何人所挟持,更不会为了什么压力而屈服!”她把头上的帽子正了正,立正,转身,以标准的齐步走姿态,朝着正在逐渐恢复平静的人群走去。

海狗一言不发,目睹了这一幕,直到最后,林沐晨走开了,他才道:“李海,是不是有点过了?”

李海心里其实也不是那么好受,别看他说得义正严词的,其实他很明白,这事里面他的私心很重。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在为基金会争夺生存空间,确实不能容让半分。如果是面对破坏社会底线的犯罪行为,他的立场可以和林沐晨接近,但是在这件事上,他们就是对立的。也就是像李海一开始对林沐晨所说的那样,你穿着这身皮,我就得认你这身皮,没法认你这个人。

第二百二十七章 较量

“私人人情,有机会再还吧——话说我有欠过橙子姐的人情吗?”李海搔了搔头,决定不去想这个问题了。

喧闹的人群在越来越多的警察聚集之下,渐渐变得冷静下来,然后三三两两地朝外围散去,开车的开车,打车的打车,还有很多骑电动车的。这些都是很普通的年轻人,说起来和基金会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李海只是让人在附近街区的娱乐场所里散布流言,说金海岸这里大酬宾活动,同时把那些场子的酒水饮料价格临时提升了一下,于是就出现了这一幕——当然,混在其中负责引导的几个人还是必要的。

警方不是吃白饭的,尤其是林沐晨在李海这里得到了真相,激发起斗志之后,回去就从民警之中召集起原先的特警同僚们,很快锁定了闹得最凶的那几个。在现场时,为了避免引发恐慌和骚乱,并没有实施抓捕,她只是向上级请示,要把这几个人都控制起来,因为李海如果是要这么一直闹下去的话,这些人必定还会出来的。

不过很可惜的是,现在林沐晨不过是个前来支援的派出所所长而已,负责此事的分局局长就算再高度重视,也还是只能层层上报,等待上级指示以后才能采取行动。更有可能的是,就如同李海所要的那样,只要不出大事,警方就只能袖手旁观,每天来灭火,哪怕是抓了这些人,什么事都没有,又能把人家如何?

甚至有警察提出,不如就坐视不管,等到闹出伤人之类的事件来,再抓人收网。这当然是可以打击到李海的计划的,可是对于警察来说,这就是下下策了,这么多人聚集一起,一出事就是大事,要是突发事件还罢了,连续几天之后才闹出乱子来,警方这个黑锅可就背得大了!

首节上一节135/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