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42节

纪薇薇大急,赶忙道:“学长,那你会什么,我配合你!”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说错了,这哪是找人帮忙啊,也太明显了吧。

李海也是一头汗,正想着要么就趁着这个机会说清楚,免得人家学妹瞎耽误功夫,纪薇薇脑子倒是快的,立马又冒出个主意来:“不然这样,我再找两个人和你对打,你打得漂亮一点,顺便玩几个高难度的特技,也很棒吧。学长你一定行的!”

李海听不下去了,稀里哗啦把饭吃完了,正色道:“纪薇薇,我跟你说——”

“我不要听!”纪薇薇脸色一变,她可不傻,女生天生感觉比较敏锐,李海现在要说的,绝对不是好话,不能给他机会说下去!她跳起来,指着桌子上的饭菜,急急忙忙地道:“不好意思学长,我再去想几个节目的构思,回头再来找你商量,这顿饭你先帮我付了。”然后拔腿就跑!

李海一呆,刚想起身叫住纪薇薇,身边不知从哪里钻出两个服务员来,虎视眈眈地看着李海,那意思你想逃单吗?在学校吃霸王餐,你不想毕业了是不是!李海气得乐了,掏出饭卡来刷了单,索性把桌上的菜一扫而空,然后才出了食堂。

纪薇薇打什么主意,李海心知肚明,苦恼的是,他一时还真找不到什么好借口,能让对方知难而退。好吧,这事也不算太重要,先搁下再说,李海今天真正的正事,是要去明海公司,向董事会汇报此次公盘之行的成果,顺带分赃——嗯,一想到光是说好的分红,就有好几个亿,他的心情就莫名好了起来,没办法,钱神神使么,就是爱钱呀!

不过,在去明海公司之前,他还得先联系一个人。

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海董事会

再次来到明海公司的办公室,李海的心情大好,不光是从这家公司要拿走好多个亿,还因为他即将从陈洁的手上,受让这家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于之前韩美兰向他建议的,用股份换取店面和加工销售渠道的想法,他现在更加看重了,因为昨天的商场见闻,让他发现,如果要方便地获得神力,一家现金流量大的店铺是最好的途径之一,特别是有权利出售金银的店铺!

所以,他在来之前,就先联系好了陈洁。从陈洁那里得知,她先回来之后,这几天已经落实了股权转让的事情,林惊涛的效率不差,已经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转移到了陈洁的名下。陈洁听说李海要去明海公司了,便决定马上赶来,虽说现在这股份还没有正式到李海的名下,但身为公司的大股东之一,趁这个机会亮相一下,也顺便帮李海站个台。

李海到的时候,陈洁还没到。他径自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沿途所有职员包括高级管理人员,见到他都是一脸恭敬,有些人就近乎谄媚了:没办法,人家手里有货啊,一趟云南之行,就帮公司赚到了超过十亿的利润,按照股东大会上的约定,他本人也能分到六七个亿呢!就冲这个人财富,就足以让人对李海恭恭敬敬的,在一家商业公司,能赚钱的就是真大爷,最大的大爷!

李海刚在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区海田后脚就跟进来,接着就是翡翠事业部的几个人,不管是去了云南的还是留下看家的,全都是一脸热切地看着李海,满口李部长地叫着。李海也看出他们的心思,笑道:“大家这几天都休息好了吧?放心,大家的辛苦和功劳,我都是记得的,待会的汇报会,一定为大家邀功请赏,公司要是太小气,我自己掏腰包,每人保底一百万!”

“哇!”男男女女都惊叫起来,李部长真是豪爽啊!不过话说回来,李海现在的身家,还真是看不上这点赏金,他要的是人才,如果真的成功退股,换回了属于自己的店铺,肯定需要懂行的人帮忙做生意,到时候这些人里只要出来两个跟着他走,就能撑起来了。说到底,李海自己真的不懂翡翠鉴定,他更加没可能整天守在店里。

一阵欢呼之后,董秘韩美兰进来了。虽然说已经成了钱神的信徒,外加都被李海看光光了,不过表面上她还是装作公事公办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遮掩自己,今天韩美兰还特意带上了一副黑框眼镜,倒是显得正式了许多。

她一进来,翡翠部的同事全都不闹腾了,虽说大家出去一趟也算同甘共苦了,不过韩美兰在公司里名声不好,紧跟董事长疏远下面的人,人缘真的不怎么样。韩美兰倒也不在乎,只是冲着周围人点了点头,便道:“李部长,董事会有点小变动,请你半个小时以后向董事会做汇报。”

李海心知肚明,这应该是陈洁到了。本来陈洁的意思,是请他当法律顾问的,不过下一步是自己要受让这些股份,那么在林惊涛和陈洁的股份转让完成之后,他出于避嫌,就不再参与这股份相关事宜了。

半个小时之后,李海步入小会议室,董事长率先起立鼓掌,余下的人包括心不甘情不愿的林董事在内,也都跟着热烈鼓掌。其实就连林董事,对于李海的恶感也已经大减了,跟谁有仇都别跟钱有仇啊,明海公司成立到现在,还真没有一个人能给公司赚这么多钱的!这会各位董事就后悔一件事,怎么没把所有的家底都变现,给李海带去云南呢?要知道这次光是借贷总公司的资金,利息就高达十二亿啊!超过了去年一年的利润总额,想想就心痛啊!

当然,这会没人再去管,原本这个借贷,是想要给李海下个套的了,人家解套成功,己方也落了实惠,还说啥呢?

长达一分钟的鼓掌之后,李海落座,开始汇报。其实也没什么好汇报的了,韩美兰身为董事会秘书,回来之后早就把所有的情形都上报过了,只不过李海和公司董事会有所约定,程序上也需要代表翡翠事业部,对这次云南之行提交自己的报告。

汇报过程几次被掌声打断,直到完结,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掌声,董事长才双手下压,示意自己有话说:“李海啊,你真是公司的福将啊!能人!承诺必兑现,让公司赚了钱,公司也会履行承诺,应该划给你的那部分分成,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划到你的账上!”

居然这么豪爽?李海对于这位董事长又有了新的认识,这老家伙能够和强势的明海总公司合作,并且稳坐董事长的位子多年,毕竟不是常人能比的。

等到李海表示感谢之后,林董事才干咳一声:“李部长对于公司当然是功绩彪炳了,不过我们刚刚接到恒久公司发来的传真,说是要把本公司从一级合作伙伴降为二级合作伙伴,这意味着如果进货量不变,每年在钻石采购一项上,公司将要多付出一亿到一亿两千万的成本。李部长,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李海一皱眉,心说杨明这小子还真的敢下手啊!也不知他耍了什么手段,居然就能让恒久公司刁难明海公司。本来他是不关心的,都想好了要退股走人了,这家公司以后生意好做不好做,与他何干?

只是没想到杨明下手这么快,现在他还没提出退股呢,和公司的谈判也需要筹码,倒是不能视而不见了。他坦然道:“林董事,我在云南的时候,确实和恒久公司的商务代表有过一些不愉快,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好的翡翠原石,大家都想要,总不成我见到恒久公司就躲吧?那我们公司就肯定赚不到这些钱了。”

董事们纷纷点头,只是李海一眼看过去,除了董事长神态自若之外,其余人大多是敷衍,不由得心中冷笑。他知道这些人的心理,自己不管在云南帮公司赚了多少钱,那都是过去式了,钱和翡翠原石都落袋为安,也论功行赏过了,还想怎样?相反,恒久公司的刁难,则是关系到他们的钱袋子受损,这个问题不解决,谁管你是为什么和人家结怨的,总之你要负责!

林董事环视一周,心情大好,你李海能赚钱又怎样?现在我就是要你为此负责,有本事你再把这个钻石货源的问题解决了啊!那我也不感激你,实惠我落袋,功劳没你份。他假惺惺地道:“李部长,你说得不错,当时就是应该针锋相对,可是钻石首饰,这是任何一家珠宝公司都没法放弃的生意,收益比翡翠来得更加稳定。你看,李部长,是不是去和恒久公司做做工作,取得对方的谅解呢?我相信李部长的才华,一定可以为公司挽回这个局面的!”

“对啊对啊!李部长肯定可以解决的,只要诚心诚意和对方道歉就是了!”一片声地附和,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刚才还在对李海的功劳鼓掌欢庆的董事们,又开始对李海施加压力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李海得罪恒久公司,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责任不应该由李海承担!

李海冷笑不已,一言不发,目光从一个个董事的脸上扫过去,等落到一直没说话的陈洁脸上时,他微微点了点头,陈洁会意,倏地把桌子一拍:“太不像话了!”

这一下石破天惊,董事们讶然转头,也不晓得这个新冒出来的董事搞什么鬼?林董事自然知道这女人的来历,林惊涛的前任未婚妻么,那些股份落到陈洁的手里,他除了暗骂林惊涛不争气,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陈洁忽然跳出来,他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忽然想起,陈洁受让林惊涛股份的合约上,貌似李海也以法律顾问的名义列名其上了,这俩人是什么关系?

他抢在陈洁之前说道:“陈董事,你要理解,翡翠生意再好,终究不能取代钻石生意,每对新人结婚都要买钻饰,市场比翡翠要大很多,这对于公司是很重要的,也关系到你的切身权益啊,所以恒久公司这方面,一定要有人去解决。不是大家为难李部长,而是解铃还需系铃人呐。”

“对对,解铃还需系铃人!”董事们又是随声附和。

陈洁等到会议室里都安静下来了,才掠了掠头发,露出一丝微笑:“董事长,各位董事,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想要对公司董事会的决议发表什么看法,恒久公司和之江明海公司之间的纠纷,自有人去解决。”

林董事又抢话:“那陈董事是想要做什么发言呢?如果是要分红的话,恐怕要等到年底了。”

一阵哄笑之中,陈洁不慌不忙:“我只是,有件事要向董事会通报一下,我已经和李海李律师,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我持有的,之江明海公司的所有股份,转让给李律师,合同已经签订了,只是还没有向工商局报备,没有来得及做股权登记变更而已。”

瞬间鸦雀无声!就连一贯不动声色的董事长,都被陈洁这句话雷得目瞪口呆,今天才来到公司参加第一次董事会的陈洁,在董事会上第一次发言,居然就宣称把股权转让了!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吗?

林董事更是傻眼了,他忽然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林惊涛向陈洁转让股份,绝对有内幕!他猛地把桌子一拍,指着陈洁叫道:“你这个贱女人,一定是和这小子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和他串通了来骗惊涛的财产的!骗到手了你就坚决退婚!这种股权转让无效,无效!”

李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林董事,你说话要负法律责任的!有证据的话,你就去报案,否则小心我告你诽谤,别把诈骗这样的帽子随便乱扣!”

林董事不由得一滞,他也知道李海的身份,人家要是在之江市打起官司来,总公司给他撑腰都未必管用。可是,他又怎么甘心?闷了一会,又道:“那么身为公司未来的股东之一,为了公司和你自己的利益,是不是应该去把恒久公司这件事给解决了呢?”

他是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让李海好过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钻石协议

李海很想直接拍桌子要求退股,可是他的目的不是要钱,而是要明海公司手里的店面,还有他们的销售渠道,甚至还要和明海公司签订关于珠宝首饰的加工协议。这都是需要谈的,所以他只是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林董事,如果你问我的意见,那先把本公司和恒久公司的合同拿来看看吧。”

林董事这才意识到,李海还有个实习律师的身份呢!有心要拒绝吧,可光是冲着他即将成为公司的董事会一员,自己今天拦得住,过几天还是拦不住的,以董事会的名义可以强压一个翡翠事业部部长,却没法去压一名董事做事。他重重地吐了口气,朝着角落里噼里啪啦记录的韩美兰点了点头。

韩美兰站起身走出去,不一会捧了个件夹进来,递到李海的面前。李海接过,慢条斯理地翻了一遍,已经心中有数了,把合约一扔:“这种丧权辱国的合约,到底是谁签的?我建议公司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董事们的目光飞快地转向林董事,显然这个被李海成为丧权辱国的合约,跟他脱不开关系。林董事一张胖脸涨得通红:“李部长,就像你刚才说的,你说话也要负责的,这合约哪里丧权辱国了?你不说清楚,我也要告你诽谤!”

“别嘴上叫的凶,你知道诽谤的构成要件是什么吗?”李海不屑一顾,把合约里的条款念了几条出来,董事们面面相觑,惊奇不已,因为李海信口背诵出来头头是道,难道这家伙居然只是看了一遍,就记住了?

李海当然是记住了,被神力强化过的神魂,记忆力超群,可以说是他最开始从神使的身份中享受到的好处之一。“——这几条,就是丧权辱国的条款,居然规定了恒久公司可以仅仅书面通知,就任意升降本公司的地位?我知道恒久公司掌握了迪比尔斯在国内的代理权,可是至少也有业绩或者别种合作条件的限制,才能更改公司的合作待遇吧?直白一点说,这根本就不是合约,而是本公司对恒久公司全面投降的卖身契,只要恒久公司愿意,他们随便出个客户地位等级制度,就可以把本公司的采购价格调到无法接受的程度。”

他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双眼紧盯着林董事:“像这样的条款,除了用丧权辱国之外,林董事,请你告诉我,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

林董事的胖脸几乎要滴出血来,挥舞着双臂大叫道:“你胡说!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道恒久公司在钻石上头是什么地位?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签下采购合约,并且取得了第一等级客户的待遇,就被你这么不负责任地毁了,毁了,你知道吗!你还想推卸责任,你才是丧权辱国!”

董事长终于看不下去了,拍了拍手:“好了好了,都是公司一员,做生意的,有什么丧权辱国一说?李部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措辞要注意一下,你毕竟是搞法律的。况且,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合约已经看了,你有什么见解?”

李海总要给董事长几分面子,也就不为己甚,道:“董事长,我能理解恒久公司的霸主地位,国内想要做钻石生意的都要看他的脸色。从合约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可以申请法院判处合约部分霸王条款无效的,不过把握不是很大。我想,公司负责钻石生意的,应该有和恒久公司沟通的办法吧——”

林董事又叫起来,好像抓住了李海的什么小辫子一样:“你别想推卸责任!这是你弄出来的事,你自己解决!”

李海很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推卸责任,从何说起?我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如果当时不和恒久公司的代表争夺,公司至少要损失三亿以上,林董事,你要是一定要我负责,可以,麻烦把我从恒久公司手里抢来的那些翡翠都给我,我拿去送给恒久公司赔礼道歉,看看人家肯不肯大发慈悲,这样行不行?”

当然不行,一边是每年一亿多的成本上涨,一边是至少三亿的翡翠原石,傻子也知道孰轻孰重啊!就连和林董事同属明海总公司的那几个董事,也不作声不帮着林董事说话了。

见林董事还要跳,董事长叹了口气,敲了敲桌子:“李部长,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你没办法解决,公司只能承受这部分损失了?”

首节上一节142/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