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53节

李海马上又道:“那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幸运地得知,杨总已经决定将我们公司的客户等级重新上调到第一级呢?”

杨恩惠差点一巴掌抡到李海的脸上,她现在算是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什么对李海恨得这么咬牙切齿的,不惜牺牲公司的利益,也要出这口气了。这个叫李海的小实习律师,简直能把死人都气活了,活人再给气死了!蹬鼻子上脸也不是你怎么利索的吧!

第二百五十七章 徒手裂石

有周秘书这个电话,如果杨恩惠还要拿着李海的迟到来做章的话,那对于她可就很不利了,这不是在为难李海,而是不给程老爷子面子了!哦,李海为了陪程老爷子吃饭,结果迟到了,于是你们恒久公司就以此为由制裁李海所在的明海公司,这算什么?打程老爷子的脸吗?纵然恒久公司背后也是树大根深的,可是杨恩惠也不敢这么打程老爷子的脸,人家当场不说什么,事后找后帐那是一定的,而且那一巴掌会打到谁的脸上,就不知道了!

甚至于,对于明海公司的制裁,要不要照原定计划实行,都是个大问题,会不会也被视为是对程老爷子的挑衅行为?不过,如果就这么放过李海,杨恩惠也觉得不甘心,程老爷子的面子固然是大,不过会为了维护你李海而做到什么地步,这个还得看看!

她心里琢磨着,手上就一直握着,李海可有点受不了了,你个老女人一个劲地抓着我的手作甚?难不成还看上我了,我知道我很帅的,但是我也是很有原则的!他的手轻轻一滑,从杨恩惠的手里抽了出来。

杨恩惠陡然明白过来,自己这个手握的时间太长了!抬起头来看看李海,确实是个帅哥,气质更是出色,可是怎么看着就这么惹人厌呢?她好容易保持着理智,请李海一行和自己的弟弟都坐下了,又让助理上茶,借此机会整理了一下思路。

正要说话,李海却又抢先发难了:“这一次,是为了我公司在贵公司客户体系中的等级降低而来,请问是什么原因,导致贵公司降低了对我公司的等级评价?”一脸的诚恳和知错就改。

杨明恨得牙痒痒,你还装无辜吗?光是你不给我面子这一条,就足够了!你还让我在翡翠上吃了大亏,回来之后更加没面子!他却不去想,他还从李海手里买过一块极品的翡翠明料,价值数亿呢,那种等级的料子能卖给你,就是个人情了;而明标拍卖上,更是杨明先刻意去抢李海点出来的原石,所以才掉进了李海的坑。当然,杨明是高层纨绔,从来只有他占人便宜,哪有他吃亏的?

杨恩惠考虑得要更多一些,她不认为,周秘书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解释一下李海的行踪,这种事情按道理是应该自己这边打电话过去验证的。周秘书打这个电话,就是要表示,程办那边是支持李海的!自己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让明海公司,或者李海,付出一点代价,就重新调高客户等级,如果这点代价能让李海有口难言,那就最好不过了。

她很快就想到了,微笑道:“是这样,我们公司明年的出货量,应迪比尔斯那边的要求,要做个调整,所以对所有的客户做个评级,贵公司今年的进货量不如往年,因此才予以调低了。”这种借口光明正大,说到哪里都不吃亏,就算对程办也有的交代,难道之江明海公司是程家的生意吗?哎呀对不起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李海心说,这位不愧是总经理助理,起码比杨明这小子有章法多了。他回头看了看王郡梅,示意轮到你上了。

王郡梅早就看傻了,李海居然有这么深厚的背景!昨晚能从枪击事件中轻松脱身,她就很意外了,想不到到了牛气冲天的恒久公司,一个什么秘书的电话就能让杨恩惠低头,这可是全国无数珠宝公司眼中的大人物!

她看到李海的眼神,才反应过来,赶紧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要和杨恩惠好好说道说道这个进货量的问题。可是杨恩惠本来就是信口开河,哪会和你认真计较,把手一挥故作大方地道:“李部长,你们公司这么有诚意地赶过来解释,那还不好说么?这样吧,只要贵公司明年的进货量保证有三亿,就把客户等级重新调高到第一级,只不过,我有个条件。”

戏肉来了!李海明白,有了周秘书的电话做背书,杨恩惠无论如何都会把争端在这个屋里解决了,如果是为了给杨明出气,结果闹得程办出面还没法解决,这个事情发酵起来,范围有可能会很大,局面会失控!别惊讶,到了那个圈子里,人人都是把别人往复杂里想,往严重了想,没有一个是单纯的。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局面,杨恩惠只有把这件狗皮倒灶的事情在她自己手上解决了。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能搞定她这个条件,今天的事就圆满了。

“我的条件么,很简单,我听说,李部长对于翡翠原石的鉴定,很有心得?我这里有一块料子,专家们的意见分歧很大,因此一直都没有切开来,李部长鉴定一下,出个合适的价格买回去,就这样。”

杨恩惠看了看李海的脸色,笑容越发自然起来:“对于我们是很为难了,风险太大!不过,对于李部长来说,就不成问题了,是不是?”

王郡梅和区海田的脸色都很难看,哪有这样的条件?你拿出一块石头来,硬要卖给我们,说是让我们出价,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这个价格能出低了吗?出高了,捏着鼻子买回去,解开了说不定一不值,还不能声张,这纯粹是恶心人啊!

杨明恶狠狠地盯着李海:没错,就是恶心你!让你吃个哑巴亏,都没处说理去!有程办撑腰又能怎样?你自己打眼了,还能怪谁?

李海看看杨恩惠,再看看杨明,肚子都快笑破了:这也算条件吗?他可以想到,对方肯定会拿出一块天价翡翠原石来,让自己买走,现场又没有解石的机器,如果自己出价低了,对方就有理由说自己没诚意了,程办都没话说,这种层次的人情,谁会管你石头真实价值多少?摆明了是让自己吃个闷亏!

可是,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个问题吗?他故作艰难地点头:“神仙难断寸玉!我试试看吧,肯定会给个公道的价钱的。”

杨恩惠心中冷笑,打了个电话出去。不一会,门口推进一辆小车来,车上装着一块硕大的翡翠原石,估摸总有三四百公斤重!王郡梅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对方挖的这个坑不是一般的大啊,这么大一块原石,不开窗的价格都很高了,李海现在肯定不能像赌石那么开价,得按照明料来走,这个亏眼看吃定了啊!

区海田也有些担心地望着李海,虽然在腾冲的时候,李海表现惊人,赚了很多,可是这东西没有一定准的,而且现在的局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该怎么办?如果吃亏太大了,之江明海公司那边可不会白白当冤大头的。

杨恩惠一句话,就定了调子:“李部长,这块石料,当初我们收进来时,花了两个亿!你看看,能值多少?”

至少两亿?李海从兜里掏出放大镜来,在场众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直,这人怎么到哪都揣着放大镜!李海不管那么多,走上去装模作样地看了半天,实际上他第一眼就看出来,这块原石的价值,只有几万块,纯粹就是废料一块。不过,这块废料该怎么处理,要好好想一下,虽然说两亿,他现在也能出得起,可是要怎么让对方占便宜,哪能甘心?

看了一会,他就看出不对来,用钱眼法器去看时,这里面居然有两个价格!这块石料,是擦了一个窗口出来的,从窗口来看,表现非常让人心动,高冰种,雾很浓,切进去很大可能出翠,这样一块石头,出到两亿虽然是高了,也未必就一定赔死。

但是两个价格,这就很有问题了,这说明这不是一块石头,是两块!他又看了几眼,伸手在石料上摸了摸,还没摸出名堂来,杨明已经冷笑道:“李律师,你不是很精通翡翠鉴定的吗?怎么,这块原石如何,不值两亿?难道你认为我们会有意拿一块废料来坑你不成?”

王郡梅忍不住叫了声:“你!”区海田一把拉住,杨明却得理不饶人,跳到王郡梅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嗤笑道:“你什么你!你有什么话说!我姐姐已经足够让步了,给你们机会调高客户等级,代价只是转手一块原石而已,这块原石我们当初买来,实打实的两亿,让给你们,你们吃亏了吗?还想赖账,还想占便宜,你们根本就不是——”

“够了!”李海一声断喝,杨明的吐沫星子顿时为之冻结。他愣了一下,羞愤交加地转过身来,正想壮着胆子再喷李海两句,李海截然道:“杨总,贵公司这块料子,我出十万。”

杨恩惠脸一板,心里却大喜,到底是小家子气啊,这点亏都不肯吃!她绝对不信,李海是看出了这块料子的玄虚来,当初她们公司那么多专家,眼睁睁看着都没看出问题来,这小子能有多大本事?就算你看出来了,这里没有解石机,还不是随便我说!她把沙发扶手一拍,正要作色,陡然间浑身大震,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海的动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只见李海,手在那块翡翠的开窗处一抹,就像撕纸片一样,徒手在那块石头上揭下一层来!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上门道歉

翡翠原石造假,近年来非常盛行,有很多种方法,其中贴皮就是相当广泛的做法。

杨恩惠给李海的这块原石,就是贴了一层皮,妙在贴这层皮,从表面上看来非常有赌性,让人难以决断是不是继续开下去,就这样开一个窗转手,更加稳妥。而贴皮的手法就不用说了,绝对是大师级别的,总共是贴了两层,一层是窗口那一层,另一层是围着接缝贴了一圈,把破绽全都磨平了。这块石头落到手里,恒久公司请了无数的高人来看,没一个能看出来是假的。

至于恒久公司为什么知道是假的,因为当时这石头是在境外交易的,而且是走私,引发了黑吃黑,被吃的一方临死时爆出来,就是想要让仇家恶心一下而已。所以到了手上,恒久公司也没法做成首饰出售,就想找个机会出手,可是这么大的原石,到了终端再想卖出去,谈何容易?前后上了两次赌石拍卖会,最终都流拍了。

今天要不是这么个机会,杨恩惠也不会拿出来。她打的主意,就是现场没有解石机,你说什么都白搭,出门了我还认你么?任她怎么想,都没想到李海会有这样的本事,空手就把那层贴上去的皮给揭了起来!要知道那外面还贴着一圈石皮,翡翠原石的硬度可是仅次于钻石,你,你这还是人手吗?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之中,李海慢悠悠地走到杨恩惠的面前,把那层石皮往她面前一递,笑嘻嘻地道:“杨总,你不会想让我花两亿,买这么个玩意回去吧?知道的,说我是棒槌,不知道的,还以为杨总是有意坑我呢,程老爷子要是知道我当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棒槌,搞不好要吃不下饭了!”

这话不阴不阳的,杨恩惠却听得浑身一抖!石头不解开,她说什么都行,哪怕李海指着这块石头说是造假的,她都可以不认,程办也没话说。但是当面被拆穿了,这就不同了,自己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强买强卖,程办能吃这种亏吗?周秘书可是打过电话来,李海可是有资格陪程老吃早饭的,那边早饭刚吃完,午饭都没吃呢,就在你这里买了一块坑爹无比的造假原石回去,这是打程老的脸呢?!

杨明也傻眼了,见李海把那块石皮递到姐姐的面前,他还没搞清楚状况,硬着头皮叫道:“姓李的,你想怎样?就是这块料子,少了两亿你都别想出这个门!”

“哟呵,你这是卖钻石呢,卖翡翠呢,还是卖切糕啊?”一句话堵的杨明胸口淤血,杨恩惠浑身一抖,想起程老爷子的底子,谁敢让他吃这种亏?卖切糕的手法使到他面前去,结果只有一个,手全打断,还得逼着始作俑者把切糕给全吃下去!

眼见事不可为,杨恩惠使劲拉了一下弟弟,不让他再胡说八道了,铁青着脸对李海道:“好,李部长果然是翡翠专家,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机会合作一下!十万,没问题,就是这个价!”

从楼上看着楼下的街道,杨明咬着牙,对杨恩惠道:“姐,难道就这么算了?我咽不下这口气!”咽不下,真的咽不下啊!旧恨不说,光是昨晚,打了李海一下,居然莫名其妙就爬到那个孙副局长身上去了,哪怕是以杨家的势力,能让他从这件事里脱身,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什么的,可是这个人丢得太大了,就在李海面前!

杨恩惠也咬着牙,咯吱咯吱地:“出气,有的是机会,今天咱们不占形势,不这样又能怎样!记着吧,总有机会讨回来,之江明海公司,了不起明年再掐他们一回脖子!不过,你别再耍小手段了,这个人不好对付,那身手,那手指上的力道,你也有数了,一般二般的人斗不过他!现在他又成了程老爷子的座上客,明面上也不好打压他,只好等机会了。”

大街上,王郡梅好像在做梦一样,要不是手里捧着杨恩惠签发,加盖了恒久公司公章的客户等级证书,她都要以为自己刚才睡了一觉。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恒久公司这么大,这么强,就被李海这么摆平了,那杨家姐弟俩那么凶的人,也这么捏着鼻子认了?这,这都是真的吗?

李海伸手拉了她一把:“王部长,别走了,咱们就在这等车吧,往前可危险!”他要不拉这一把,王郡梅直眉楞眼就奔着快车道去了。

王郡梅这才大梦初醒,发窘地低下头,看到手里捧着的证书,又开始傻笑起来,一直笑到了医院里,韩美兰的病床前,一张嘴还是傻笑:“呵呵呵!韩秘书,你瞧,我们成功了,成功了!恒久公司给咱们发的客户证书,第一级的!”

韩美兰从麻醉中醒来了,显得很憔悴,不过看到李海一行,她的精神一震,伸手去摸床边的电控按钮。李海抢过去,把她的手按住:“你安心休息养伤,我们问过医生,你很快就会好的。还有,下次不要这么冒险了,那一枪未必能打中我。”

韩美兰被他一捧,身子不由自主就是一抖,眼中也放出神采来:“是,大人说的是,信女——”

李海一拍额头,你这叫什么大人!大什么大,人什么人?还信女!生怕人家不知道我是神使吗?四周一瞥,王郡梅和区海田的脸色都有些怪异,王郡梅脚下更是悄悄地朝外挪了两步,似乎要离李海远一点。

李海无语,连忙拍了拍韩美兰:“韩小姐,韩小姐!你是不是麻醉效果还没完全退?看清楚,我是李海,这是公司的同事,王郡梅,区海田!”

韩美兰这才醒悟过来,虚弱地笑了笑:“哦,难怪我看你都是重影呢,大概是麻醉还没退干净吧。李部长,你们成功了?真是太好了!”

王郡梅的脸色这才恢复正常,走上去把证书放到韩美兰的枕头边,郑重地道:“看这证书!韩秘书,你一定要早点好起来,回去庆功!”

聊了一会,韩美兰的精神又开始委顿,护士过来赶人了,李海三人便退出病房。找到医生一问,得知韩美兰至少要休息半个月,才能下地,这一枪可是九毫米的子弹,虽说李海用神力护住了伤口,出血不多,可是伤势还是在那摆着的。就算是两周以后,也不能坐飞机,要做火车回去。

那么就有问题了,大家都是用公事在身的,李海在学校还有课呢,虽说法律系的老师大多都是在外面当律师的,思维比较开通,都不怎么点名,可是系里那些整天没事做的辅导员会追究啊!不过,李海还是决定自己留下看护,让王郡梅和区海田先回去,毕竟他相对还是比较自由的,学校那边想办法请假就是了,王郡梅是钻石部的,拿这个证书回去交差正合适。

首节上一节153/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