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57节

李海皱了皱眉,他能看出,叶飞这番话中,真实的成分占了不少。他转头看了看姚诗儿和蓝映真,两个人正在那里反复打着电话,神色惊惶地对着他摇头,显然是没法联系上邰亚菲。

那些粉丝们,谁能想到台上风光无限的明星们,会有这样的一面?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

联系不上邰亚菲,他也没法决断,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就冲叶家兄弟这作派,姚诗儿跟他们签约,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或许叶翔是个中二少年,愿意为姚诗儿做很多事,可是叶飞一定不行!如果华美公司的新主人给他施加足够大的压力,他一定会屈服,那结果还不是一样?不对,不一样,这么转了一手,等于被叶翔白玩了一遭啊!

“跟这帮娱乐圈的混在一块,我的思想也不纯洁了,呸呸!”李海很恼火自己居然会想到这一层上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那柄手枪的保险关上,弹匣退出来,然后全部扔在地上。他对着叶飞摇了摇手指:“不好意思,叶先生,不管怎么说,合约必须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她们不能被强迫,不能被欺骗,不能被出卖。如果她们不答应,就不能签你的合约,至于华美公司方面,如果公司给她们的待遇不符合原来的合约,重签就是。”

叶飞冷笑:“你做梦呢?你知道华美公司的新老板是谁吗?在他手里,你还有重签合约的自由吗?”

李海微笑:“我相信,我的委托人今天能拒绝你这十几把枪逼迫下的合约,明天也能拒绝另一份合约。”

叶飞的冷笑僵在脸上,李海这句话,比刚才那一记小耳光更令他感到羞辱!这混蛋,到底哪来的这么大自信!可是,从内心深处,他却不禁对李海有了一丝钦佩,这个强大又淡定的混蛋,真忒么耀眼啊,tm的为什么连正视一下,都会晃眼呢!

而姚诗儿和蓝映真,两人望着李海,都已经满面泪流,那笔直的背影,真好像是天塌下来都能撑住啊!

当李海从容转身,对周围的十几支枪视若无物,走到姚诗儿的面前,向她伸出手来,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去。”姚诗儿嘤地一声,已经飞扑到他的怀里,死死抱着不肯松开,埋着头含糊不清地嚷着:“你不许离开我,不许离开我!”

李海有点发窘,心说这还在人家的地盘上呢,你稍微注意点场合呀!正要安抚姚诗儿,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抓住,一向淡定帅酷的蓝映真,长长的金发垂下遮住了面孔,但是颤抖的双手紧抓着李海的右手,也是一副不肯放手的模样。

周遭的黑西装们都看着叶飞,叶飞沉着脸,看着三人朝着进来的那道门走过去,当李海一只手去拉门环了,忽然出声道:“等下!”

刷的一下,随着这两个字出口,十几把枪又对准了李海三人!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夜的危险

姚诗儿和蓝映真都是脚下一软,好在一个抱着李海的脖子,一个抓着他的手,才没有跌倒。李海皱眉,转身看着叶飞:“叶先生,有什么指教?”

叶飞不答,慢条斯理地烤热,切头,点火,吸着,然后才看着李海。从李海的眼中,他看不到任何软弱和嚣张,沉着的令他都好奇,这人是不是天生的神经粗大超过常人?想看他出丑有这么难!

他点了点周围:“李律师,刚才我的兄弟们是投鼠忌器,可是现在,你已经离开我这么远了,你觉得还可以把这么多枪当玩具吗?你以为还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配合着他的话,黑西装们把手中的枪又抬高了一点,瞄准李海的脑袋。

李海恍然大悟状:“哎呀,叶先生不说,我都忘了,我还有一手没给叶先生看呢。”他把姚诗儿放到蓝映真的怀里,然后慢慢地从裤兜里摸出一枚硬币来——当然不是钱神本体的五铢钱,而是一枚一元菊花。慢慢地举高,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然后他手指就这么一弹,叶飞手头猛地一抖,牙齿被猛力扭转的雪茄头撞得隐隐作痛,再看自己刚点着的雪茄,已经被削掉了烟头!

硬币能这么玩吗?叶飞有点傻了,他忽然明白,枪子从耳边飞过是什么感觉,刚才那一下,真的令他体会到了生死一线!这小子,真的有抬手就要他命的把握啊!周围的黑西装们也愣住了,其实没有叶飞的命令,他们谁都不敢开枪,万一打伤了这两个女明星,闹出去就是轩然大波,要知道这里可是一场大型爬梯的会场。在这种情况下,李海这一手的威慑力就太强了。

他们都不知道,就算是乱枪齐发,李海也照样是毫发无伤,金刚不坏身神符这种东西,可就超出常人的想象力太远了。

过了一会,叶飞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李律师,我不知道你的底气何在,不过光是这身手,还有这份坚持,我佩服你。希望当那位华美公司的新主人到来时,你也一样这么坚持!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没发生过,我弟弟就不好说了,不过我会看着他的。”

李海点了点头,转身正要走,叶飞又道:“还有,请姚小姐和蓝小姐先整理一下仪容再出去吧。这样子,外面的记者可就有的写了。”

李海恍然大悟,看看满脸妆都已经花了的姚诗儿,蓝映真好一点,眼泪没那么多,妆也比较淡,不过也很明显能看出来是哭过了。这样子确实是没法出去见人,他很是诚心地跟叶飞道了谢。那个晴雨赶着跳起来,陪着姚诗儿和蓝映真去洗手间,李海不放心,先进去转了一圈,然后就在门口守着。

两个女明星在里面补妆,晴雨在外面看着李海,越看越是心痒痒,这男人,长得帅,身材好,气质棒,居然身手还这么好!居然骨头还这么硬!男人味,男人味啊!晴雨食指大动了!别看刚才刀光剑影的,晴雨可不在乎,她眼里只有男人,不,确切地说,是男色。

李海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心说你不会就这么扑上来吧?麻烦口水擦一下喂!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不得不瞪了晴雨一眼:“主任,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图谋华美公司?”

晴雨精神一振,扭着腰凑上来,李海手指一伸,顶着她的额头:“主任,就在那说呗,我听得到。”

哪知这女人头一抬嘴巴一张,居然把李海的手指含在嘴里,用舌头转来转去的,含混不清地道:“帅哥律师,你确定我这样说,你听得清吗?”

我去,吃亏了!李海触电一样把手指抽回来,神经反应再快,也快不过这么出乎意料的攻击啊!还不光是一个人看到了,叶飞以及诸多黑西装,看到刚才威风八面的李海在晴雨手上吃了亏,全都坏笑起来。

李海没办法,只好转头不理,晴雨也不在乎,笑吟吟地道:“谁要打华美公司的主意,我当然知道,不过在这里我是不会说的。想知道吗?回头打这个电话,一个人来,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她贴近李海,腻声道:“你能坚持一分钟,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

说着伸手来揩油,李海这次有了防备,还能让她得手?伸手一拂,晴雨手臂酸麻,顿时就抬不起来了,恨恨地看着李海。

好在,姚诗儿和蓝映真也从里面出来了,李海二话不说,拉着两女就朝门外走,等到会场那喧闹的声音再度包围全身,他才暗地松了一口气。

蓦地,他感应到有个熟悉的目光在看着他这边,眼睛溜过去,正好和那视线对上:杨恩惠!

李海眉头一皱,难道华美公司的事情,也有杨恩惠的份在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的不好办了,这里面牵涉到的人层次之高,不是他能够影响到的,别看他早上才和程老爷子吃了一顿早饭,份量也就那么一点点,程家保他或许不成问题,可是保华美,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话说回来,华美归谁,跟他有多大关系?了不起就少收一份顾问费罢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没法找杨恩惠问什么,扯着姚诗儿和蓝映真就朝外面走。姚诗儿走了两步,停下来低声道:“李律师,我们的事情都是陈姐帮着安排的,叫车都得找她。”

李海摇头道:“陈静已经不可靠了,别问那么多,司机的电话是多少?不知道的话,我去找主办方。”

姚诗儿和蓝映真又都吃了一惊,陈静竟然也出了问题!俩人一阵后怕,下意识地又朝李海靠近了一些。

贵宾离开有专门的通道,李海找到保安,很容易就把俩人的坐车给叫了过来。上车之后,他朝四下望了望,直摇头:“好多狗仔队!回酒店。”

姚诗儿到了这里,才算是放松下来,抱着李海的肩膀嘤嘤哭,一边哭一边嘟囔:“菲姐都联系不上,陈姐又出了问题,我们怎么办啊!李海你可不能抛弃我!”

李海擦汗,心说我抛弃你,这话从何说起?好像我把你怎么了似的!这当口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低声安慰:“别担心,我会陪着你们的,直到事情平息下来。我想不会太久,华美公司也是出名的企业了,事情闹大了,谁都不好收场。”

蓝映真倒还冷静一些,不说话,只是扭头看着窗外——但是你手上能不能轻一点?李海很是无语地看一眼自己的手,要不是神打护身,这手上的指甲印深得都能坑倒一只苍蝇了!

回到四季酒店,从消防通道上到了商务楼层,李海先进去搜索了一圈,确定屋里安全,再看着俩人进屋,便要退去,姚诗儿大急,一把拉住:“不许走!骗子!你不是说会一直陪着我们的吗?”

李海咧了咧嘴:“小姑奶奶,这里是酒店,有监控的好吗?我要是就这么进去,一晚上不出来,明天就是爆炸性新闻了,姚诗儿与绯闻男友夜宿酒店过夜,疑恋情成真。”

蓝映真扭头忍笑,姚诗儿脸也红了红,却还是不放手:“成真就成真,我不怕,反正你不许走!”

被她的目光盯着,李海压力骤增!从姚诗儿的眼里,他看到的不是惶恐和彷徨,而是坚定的信赖和决心,这个女孩子,是认真的!他心中轻颤,正想要推辞,一向话少的蓝映真却忽然道:“你,你有办法偷偷过来的是不是?”

姚诗儿讶异地看着蓝映真,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好朋友似的。李海却没发现俩女人之间的异状,无奈点头:“我就住在楼下,待会我从外面爬上来,今晚确实是很危险,叶家兄弟能出手,保不齐还有谁浑水摸鱼的,我说了会陪着你们的。”

姚诗儿这才放手,咬着嘴唇道:“那你快点上来!这是商务套房,有地方给你睡。”

女人的思维都是这么淡定吗,这么快就转到生活细节上了!李海无语,点头,转身出去了。

门在他的身后关上,姚诗儿从猫眼中看了看外面,见李海走开了,转身发现蓝映真正快步朝着屋里走去,她一个虎扑,好像树袋熊爬树一样攀到蓝映真的肩膀上,咬着她的耳朵:“真真,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也看上李律师了?”

蓝映真大羞,金发笼罩下的脑袋拼命摇,却不作声。姚诗儿眼珠一转,抓着她,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好半天,蓝映真听得嘴巴张得老大,实在受不了了,把姚诗儿一推,逃到房间里去了。

李海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先是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又给医院的护士站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韩美兰的情况,得知韩美兰情况平稳,已经睡着了便放下心来,拜托护士好好照顾韩美兰。

然后,他拎着行李,从窗户攀出去,三下两下,就爬到了商务楼层,高空攀爬这种事情,对于已经将神打练到这份上的李海来说,那是小菜一碟。

只是他刚跳进阳台,一个温软火热的身子就扑到了他的怀中,李海浑身一僵,都不用手摸,只是身体的感觉就告诉他,姚诗儿穿得很少,基本上就一件雪纺的睡裙!他本能地觉得,也许这个夜晚,危险不止来自外部?

第二百六十五章 安全感

九月中,天气还不凉。李海上来的时候,把礼服脱了,扔在房间里,只穿着衬衫。贴身的剪裁,爬起楼来是很方便,不过用来和美女进行肌肤接触,也是一样的方便——李海已经能够触到,姚诗儿的身上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知道是在阳台上蹲守,被夜风吹的,还是激动的。

他有点想伸手去推开,可是隔着衬衫,能感到姚诗儿只穿了一件睡裙,很薄很轻的那种,手摸上去,大概就跟直接贴身一样了。正想要用点巧劲,脱开姚诗儿的紧抱,姚诗儿一句话,令他停止了:“李海,李海,你总算来了——我好怕,好怕——”

首节上一节15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