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77节

朱贵樱笑嘻嘻地应了,忽然又脸一板:“让你按摩,你很吃亏吗?李海我告诉你,虽然我是开玩笑,你想按都没门,但是你这种态度已经得罪我了,我会给你记着的!”转身,开门,走人,然后外面就响起她清亮的声音:“大家努力把手上的活忙完,今天晚饭是李部长请客,去雷蒂森!”

“哇,五星级啊!”“李老大好大方啊!”七八个律师和员拍手叫好,李海只好出来背书一下,就当破财消灾了!至少看这样子,朱贵樱可以在这安心做事,自己也算是有了个不错的帮手,就是这帮手的古灵精怪恐怕不少。

转天,他去自己的金店转了一圈,发现韩美兰做事井井有条,金店生意兴隆,自己弄来的翡翠料子逐渐开发出来,除了放两件在店里镇场子以外,余下的销路极好,事实上真正顶级的翡翠,对于行内人来说根本就不愁卖,光是满足那些珠宝店的镇店之宝需求,就是个很大的市场了。

把保险库里存放的几千万现金上的神力全部收取,李海只觉得神清气爽,自己的神力,终于是突破了一亿大关!这是个了不起的数字!只要再找到两个信徒,衍生出两门新的神通来,钱神就可以顺利升级成为五通神,接下来慢慢积累神力和信徒的信仰,晋级成为一方正神便再无障碍——一方正神也就是城隍土地那个级别,对于天界天庭来说,也就是街道办主任一类的小官,但是对于钱神这种自行产生神智的野路子神明而言,却是本质的飞跃!

所以,钱神也是非常激动,一个劲地催着李海再去找信徒。可是说到这信徒,李海其实挺头痛的,别看这世界上拜金横行,可是要找出脑子里除了钱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般正常人,总还是有些良知底线;况且,现在的关键不是爆信徒人数,而是寻找新类型,才能衍生出新的神通来,这就更加可遇不可求了。

李海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他正要关上保险库门,一眼看到角落里放着的一件东西,心中不由得一动,自从得了这件东西,自己还没好好处理过呢,便顺手拿了出来。

韩美兰在旁边,一看到这东西,眼睛就是一亮:“好上等的田黄石啊!”没错,这就是李海从唐威那里得来的那块田黄石,内里蕴含着不知多少权神神力,甚至可能还蕴藏着没有苏醒的神智的田黄石!

第二百九十七章 奇石神力

也怪不得韩美兰惊诧,这块田黄石从外表来看,确实是难得的精品,个头足有小孩拳头大,还是最上等的田黄冻石,通体都呈现好似蜂蜜一样的黄,质地更是细腻得好像有蜂蜜在流动,随时会滴下来一样。象这样的石头,放到市场上去,卖出四五千万是分分钟的事,所谓一两田黄一两金,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李海把这块田黄石盘在手里,细细感受着石头中杂乱无章的神力,一面在心里向钱神问道:“大神,你说那唐威为什么用这么值钱的石头来承载权神的神力?这回被我讨来,他的损失可就大了!不过和捡回生理功能相比,也说不上孰轻孰重。”

钱神却道:“笨,你当这石头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吗?本神可以担保,你翻遍群山,再也找不到第二块这样的石头,这是权神神力年深日久的浸润,才会把这石头变成这样。好比你那块,权神那厮的本体,现在看来不过是寻常的青田石,当年那厮极盛之时,那可是一块极品的大红袍鸡血石!”

还有这种事?李海顿时来了兴趣:“大神,你的意思是,如果权神醒来,神力渐增,最后这块石头也会变成这种田黄石?”

钱神嗤之以鼻:“田黄石算什么?也不过就是相当于本神成为一方正神而已,那厮当初可是雄心万丈,要把他的本体炼成和氏璧,炼成天子玉玺,那才是权神一脉的至高境界!”

乖乖龙地动,和氏璧,传国玉玺!李海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这话头听上去真的碉堡了!他忽然觉得手上这块田黄石烫手起来,赶紧丢在桌子上不敢多碰:“这里面有相当于正神的神力吗?这可了不得啊!你也不说提醒我,万一我被这里面的邪神给冲撞了呢?太不负责任了!”

钱神没好气地道:“你慌什么?这块石头里神力虽多,但是并无神智产生,何况这块石头本身就是田黄石,只是品相没这么好而已——一方正神哪有那么好达到的?你看本神,躬逢盛世,如今也还在五通神阶段徘徊呢。”

原来如此,虚惊一场啊——李海重新又拿起田黄石来把玩,一旁的韩美兰对于他的种种作怪视而不见,这就是信徒对神使的态度,不管神使做什么要什么,都是无比正确的。

细细探查,李海发现这田黄石里面确实是有很多神力,虽然他不太清楚权神神力的计算单位,不过总量看上去和他现在拥有的钱神神力相差也不远,如果这里面有神灵诞生的话,弄不好也是正神有望啊。他啧啧称奇:“大神,你说这块石头里,都有这么多神力了,怎么还没神灵诞生呢?”

“没那么简单啊!”钱神唏嘘,大概是想起了和章神、权神一起的漫长岁月:“你李家历代祖先诚心祷告,奉献神力祭祀,再加上阳宅阴宅风水都能配合,才能令我们几个诞生灵智,饶是如此,章神也还是中道陨落,权神选择长眠,说到底,和锦绣章、大权在握相比起来,终究是赚钱更加容易一些,本神才能坚持到你这个神使诞生。”

话锋一转:“不过,本神也有点迷惑,为何这块石头中竟能蕴藏这许多神力?那唐威到底是什么官儿,论理不过一介游击将军而已。”

游击将军?李海肚皮都要笑破了:“大神啊,你没弄清一点,如今华夏大地可是有足足十三亿人啊!这座之江市内外,如果算上流动人口,足有一千五百万人,这唐威的权力,放到大明朝少说也是九边总兵一个等级的!”

钱神这才了然,连连点头:“说得是,说的是!咦,如此说来,就算权神那厮从长眠中苏醒,他要累积神力容易,要晋级却比过去更加艰难了,好极了,妙极了,断然无法赶上本神了,哈哈哈,本神真是爱煞了这个盛世,此乃我钱神盛世也!”

李海哑然,敢情你关心的是这个啊!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好歹咱们也是一条绳上拴着的蚂蚱不是?按照钱神的指点,他把自己兜里揣着的权神神体印章拿出来,和那块田黄石放到一起,点金手一指权神神体,这里面也有他自行修炼产生的几丝神力,被引到了田黄石中。这一下,就好似往油库里丢进了一根火柴似的,就见田黄石上光芒急剧闪动,过了一会稳定下来之后,表面上看来还是一块极品田黄冻,不过里面的神力,都已经被吸到了权神神体之中。

操作完成,李海第一反应就是仔细检查那块极品田黄石,发现这里面神力不再,神智全无,品相依旧保持不变,不由得大喜:“好,太好了,这样这块石头我就可以放心拿出去卖钱了,这可是几千万的神力啊!要是为了那权神的神力,就这么损失了,我可就亏大发了!”

钱神也大喜:“好,太好了,不枉本神栽培你一场,到底是本神的神使,主意很正!凡事都能先记着本神的好处,本神大慰,大慰啊!”

李海嘿嘿笑,他可不傻,不管权神能不能醒过来,现在自己还是学生,可以预见的将来,好几年里都不可能当上什么大官,怎么走权神的路子?还是钱神比较方便,干什么都不妨碍挣钱不是!

把田黄石丢给韩美兰处理,他再看权神神体,只见这块青田石,在吸收了许多神力之后,质地果然在慢慢变化,已经透出些许的红色来,变成了一块不那么值钱的鸡血石。再检查里面的神力,几乎充塞得满满,也在一丝一丝地被吸收中,不过速度极慢,约莫要两三年才能吸收完。而且,就算全都吸收完了,权神也未必就能从长眠中苏醒,按照钱神的说法,长眠虽然可以让神明存活的消耗几近于无,但是要从长眠中唤醒的话,那消耗的神力可就要十倍翻上去——长眠了多久,就得按照存活这么久所需要消耗的神力,再付出十倍!

当然,目前李海还是能有点好处的,把这块石头放在身上,再用“钱迷心窍”神通的时候,可以适时引入权神神力,效果应该会比单纯用钱神神力砸过去,更加有效——不过李海很怀疑,钱神让他这么用权神的神力,真正目的是为了节省他自己的神力,反正多消耗权神的神力又不伤他一根毫毛!

七七八八弄完了,嘱咐韩美兰把这些现金都派人送到银行去存起来,然后继续存现金,以备自己来吸取神力——这时候就显出有信徒和自己的店的好处来了,否则的话,这种稀奇古怪的要求,一般人都没法接受。

转天,李海带着朱莎和赵诗倩,一起上了飞往羊城的飞机——没错,就是赵诗倩,也不知这丫头是怎么运作的,居然和朱莎也搭上了话,大概是看在她是赵诗容的堂妹份上,朱莎对她很是亲切,反正这次去羊城,按照李海的说法,基本上是手到擒来,难度不大,带上赵诗倩当助手,也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当然,李海就有点不爽了,他才不信赵诗倩这小魔女有那么好心,主动跑来帮自己的忙呢!肯定是这个丫头,以赵诗容的守护者为己任,但凡是自己身边出现了什么美女,可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就要过来监视监视!

这可不是他小人之心,赵诗倩这丫头属于普遍撒网级别的,上了飞机之后,就连李海和空姐说话,她都要转头过来盯着,手里还攥着手机,随时准备拍下罪证。当然,头等舱的空乘质素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看到李海这么年轻帅气,穿着打扮又挺不错的类型,态度都变得好些,要不是有赵诗倩在旁边这么看着,李海也不介意多说两句,旅途寂寞么。

现在么,就只能浮云了,除了正常的要什么,谢谢之外,李海连多看两眼都会引来赵诗倩的嘲讽。最后李海实在憋不住了,逮着个朱莎去洗手间的空子,揪着赵诗倩低声喝问:“我说丫头,你想什么呢?你不是一心盼着我和你姐掰了吗,现在盯我盯得这么紧,我连犯错误的机会都没有,你还怎么挑拨我和你姐掰了啊?醒醒哎,不但要埋头拉车,还得抬头看路哎!”

赵诗倩皱皱鼻子,扮了个鬼脸:“你想得美,我姐不在,我就得盯着你,告诉你,就算我姐和你掰了,那也得我姐先劈腿,先把你玩弄之后抛弃掉,不然多没面子?”

李海直接败了,这是什么逻辑!他马上一个激灵,这话头不对啊:“等会,你和你姐联系上了?她在那边怎么样?”

赵诗倩无比警惕:“干嘛?我警告你,我可不会泄密的,别想套我的话。”不过毕竟还是小女孩,嘴上说着不泄密,下一句话就露馅了:“我姐不是给你写信了嘛,你还问我?”

有信来了?李海眉头一皱,本能地觉得这里面可能出了问题,难道赵诗容给自己写的信,竟然被截留了?谁干的?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惊喜真真

李海倒是还想再套点话出来,无奈赵诗倩死活不肯说了,就连李海故意和空姐打趣说笑,她都不理会,把李海郁闷得够呛。倒是无心插柳,下飞机的时候空乘们在舱门口列队相送,李海经过的时候其中一个空姐伸手帮他扶了一下行李箱,顺手塞了张纸条到他手里,想必是联系方式之类的。

不得不承认,收到这种纸条,李海心里挺得意的,这是咱魅力的体现啊!顺手就揣到兜里了。

羊城地处国土南疆,气候比江南地带的之江要暖和很多,十一月初了,之江都有人开始穿外套,在羊城还是短袖为主,一派夏日景象。好在三人也有准备,在之江上飞机的时候里面就穿着短袖,外面套件罩衫,下了飞机直接脱掉,很快适应过来。

机场有华美公司的人来接,只是李海不认得。接机的车辆是一辆奔驰s600,足够豪华奢侈,悲催的是三人之中,李海貌似是唯一的土鳖,上了汽车就只能装矜持,哪像赵诗倩毫不见外,轻车熟路地从车内冰箱拿出饮料来分发。郁闷之余,李海只好安慰自己,咱的时间都用在赚钱上了,对于这种花钱才能学到的知识,不懂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入住酒店,李海才算是放松下来,打个电话给邰亚菲,邰亚菲连说抱歉,自己人在京城不克分身,最近华美公司换股重组,虽然胜负已定,不过程序还得要走。李海当然说没事没事,这次来就是递交个起诉书,立案而已,要不是羊城王家答应自己的条件,需要到羊城来收数的话,李海自己都懒得跑这一趟。

电话最后,邰亚菲很是突兀地来了一句:“羊城是个好地方,李律师不忙的话,就在羊城多玩两天,我给李律师找了个挺不错的导游。”

找导游?李海也没放在心上,哪知电话刚挂掉,门铃就响,他扬声问道:“谁啊?”

“导游服务!”回答的是女声,还有点闷闷的,好像隔着口罩说话似的。李海心想邰亚菲给找的这导游可真够积极的,这么快就上门,八成早就在楼下等着了吧?他打开房门,眨巴眨巴眼,一个修长苗条的身子直扑进他怀里,长长的金发在他的肩颈处飞舞着,李海的脖子痒痒的,心也痒痒。

虽然戴着帽子和口罩,好像个抢银行的,可是就冲这头金发,还有身上的味道,李海就能辨认出,这所谓的导游竟然是蓝映真!

京城那癫狂的两夜之后,他和这两位明星妹纸之间并没有太多联络,好像大家都遵循着当日的默契,以一种轻松又疏离的态度,来对待彼此的关系。电话都没有打过几个,短信和微信发过一些,也没有说太**的话。所以,对于蓝映真一见面就这么热情,李海有些意外,不过也很欢喜。

俩人紧紧抱在一起,李海闻着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香气,正想问她什么,蓝映真不由分说,已经吻了上来。面对美女的热情,不回应的话就是耍流氓!李海很耿直地拒绝耍流氓,俩人从门口一直吻到沙发上,蓝映真吻得都上气不接下气了,才分开,满面潮红地看着李海:“你舍得来看我了嘛,超人!”

超人!只是两个字,便勾起了李海对于那两个晚上的记忆,每次从蓝映真的口中吐出这两个字,那就预示着一场新的风暴开始卷动!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地有了反应,趴在他身上的蓝映真马上就察觉到了,眼睛里的水分更加充足,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会相信一向以接近中性风格示人的蓝映真,也会有如此风情?

李海越发硬了,他正要更进一步,客房电话就在这要命的时候响了!李海理都不理,谁知道是什么鬼电话,听说但凡是有单身男客入住酒店,都会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的。有这样极品的美女在怀,谁还去理会那些廉价的庸脂俗粉?

一只手从衣襟下伸过去,握住了蓝映真胸前的凸起,李海很是怀念地叹息,蓝映真好像听懂了他的潜台词似的,两条修长的腿夹动,让小李海顶着自己热乎乎的地方,附在李海的耳边沙声道:“想了吗?”

李海特诚实:“想了!好久没见了!”

蓝映真的气息也急促起来:“想,那还不见见?超人!”倏地在李海的耳朵上咬了一口。

李海顿时爆发,抬手把蓝映真的t恤给推到颈部以上,正要飞擒大咬,手机却在这时又响了!李海只好紧急刹车,心里这个郁闷,接电话的口气自然好不了:“什么事?!”

首节上一节17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