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178节

赵诗倩被他吓了一跳:“干嘛啊?我刚刚打你客房电话没人接,打你手机这么半天才接,你搞什么名堂呢?不会是叫了这里的客房服务,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情况吧?我告诉你,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懂不懂!”

李海一肚子火气,哪有耐心跟她闲扯?况且蓝映真就在旁边,捧着胸前那一对宝物,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呢,这个要命!“我刚刚在洗手间——在洗手间还能干嘛,你说呢?!好啦好啦,你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赵诗倩很不乐意:“你这什么态度啊?要不是朱莎老师叫我打电话给你,你以为我多愿意搭理你!朱老师,你说!”

得,这下好,换朱莎了!李海直接没脾气了,听见朱莎说是问他要不要出去吃饭,李海倒是不想出去,可是用什么理由?总不好说自己大老远飞到羊城来出差,就是为了猫在酒店里看电视吧!只好答应了。

放下电话,李海看了看蓝映真:“那个——”他还没说什么,蓝映真却已经拉好衣服,从他怀里坐了起来,微笑着道:“你们去吧,我先在你这里躲一会,回头我再开间房,等你们回来了我再出现,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蓝映真的脸上带着微笑,只是淡淡的几近于无,这本来就是她的招牌表情,就算是拍戏,她也基本上没有太夸张的表情,这也是她的特点。可是李海就这么看着她,心里隐隐不自在。他想了想,便道:“没事,你和我一起出去吧,就算是为了公事,你来和我碰个面,这也没什么的。真真,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把自己弄得这么委屈。”

蓝映真的眼中,倏地放出光彩,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好似要掩饰,她很快垂下眼帘,不再直视李海的眼睛,声音却显得越发清冷:“其实也没什么,既然都做了这一行了,私人空间早就被压缩到了极限,我和诗儿的事,也保密那么久了——李海,你去吧,我回头再和你会合。就这样了。”

李海见她执意如此,再想想也对,做明星的,交个普通朋友都要考虑再三,他和蓝映真,还有姚诗儿三人之间的关系,如果一旦见了光,那得是多大的波澜?要被大众消费成什么样子!也只好点头答应了:“那好吧,我先下去,然后过十分钟你打我电话。”

蓝映真低着头,“嗯”了一声,直到李海出门,把门轻轻带上,她才抬起头来,齐眉刘海下,褐色的眼睛里,已经蕴着一丝泪光:“笨蛋,别这么温柔啊好不好,万一让我不能自拔,不肯放过你,你的麻烦就大了——”

有位武侠小说家曾经说过,如果哪个男人敢号称自己了解女人,那他一定是在吹牛。李海并没有听过这句话,所以他也想不到,自己无心之中的一句话,会在蓝映真的心里带来如许的波动。

羊城是美食之都,各种小吃名闻遐迩,华美公司派来接机的司机师傅带着他们往小巷子里钻,吃了肠粉吃烧腊,喝完双皮奶再喝凉茶,一圈下来吃饱喝足满脸油光,还打包带了一堆。只是李海有点奇怪,怎么蓝映真没给自己打电话呢?

他们正在一家卖凉茶的铺子边,看着店主给他们打出凉茶来装瓶,这种现卖的街边凉茶口味比罐装的凉茶更加正宗,食物添加剂也少——便接到了蓝映真的电话。李海等得都有点不耐烦了,赶紧接听,喂了好几声,那边没听见蓝映真答话,却传来嘈杂的人声,好似有个男人在那里不停地叽叽歪歪,说什么给面子不给面子之类的。

李海心中一突,难道蓝映真那里出了什么事,用这种方式向自己求援?赵诗倩见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也上了心:“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们赶快回酒店,我有个朋友说要到酒店找我的,现在电话打过来,人却不说话,我怀疑出事了!”李海抓着电话也不挂断,三步两步跳上车,手朝前一指:“快开车,可能是蓝小姐出事了!”

司机吓了一跳,蓝映真可是他们公司的头牌艺人!他赶紧发动车辆,赵诗倩拖着朱莎抱着大包小包的打包食品,还有七八瓶凉茶,气喘吁吁地跳进车来,很是不满地直翻白眼:“你居然都不等我们,这么紧张,你那个朋友肯定是美女!”

话是这么说,可是就连赵诗倩自己都没想到,给李海打电话求援的这个美女,竟然会是蓝映真!

第二百九十九章 恶少又见恶少

车子在羊城的街道上疾驰,李海抓着手机听着里面的对话,眉头越皱越紧,那边似乎是公共场合,有好几个男人在纠缠着蓝映真,好在似乎有人认出了蓝映真的身份,也不敢乱来,只是在那里叽歪个不休,蓝映真几乎不说话,就算隔着电话,李海也能想到她冷淡的神情。

“这样下去时间长了,搞不好真要出事啊!”虽然对于粤语不是很精通,不过从那几个男人的语气中不难听出,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善茬,也不仅仅是咋咋呼呼虚张声势,而是很有底气的。羊城的治安并不是很好,各种势力鱼龙混杂,蓝映真虽然是个大明星,可是真惹急了一些无法无天的家伙,那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车到酒店,还没停稳,李海拉开车门噌地一下就钻出去,赵诗倩跟着伸出头来,惊诧无比地看着他的背影,早知道这人身手好,部级官员的警卫他都能一个打四个,而且是瞬间摆平,可是刚刚这一下也太夸张了吧,铁道游击队都没得比啊!

李海一步窜进酒店大堂,目光一扫,并没有发现蓝映真的身影,好在电话还没断,从蓝映真有意无意说的几句话,可以听出她现在还是在酒店里。正想要跟前台打听一下,忽然见好几个服务员在那里交头接耳,不时指着楼上,他接近一点,就听见几个人嘴里说着什么蓝映真在西餐厅的。

李海大喜,等不及电梯,从旋转楼梯直接跑上三楼,台阶都是八级一跨,整个人就跟飞起来似的!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惊世骇俗了,他刚冲进西餐厅,就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多半是在看热闹的,人丛中的话语声,和自己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已经实现了同步环绕。

“就是这里了!”李海双手一分,正在兴奋无比地看明星八卦的人群,顿时如同摩西面前的红海海水一般分开,露出当中的核心来,那几个人也都愕然望过来,中间传出一声女人的惊喜呼叫:“李海!——李律师,你终于来了!”

一看到蓝映真的样子,李海不由得恼火,她头发散乱,显然帽子是被人硬扯下来的,这帮混蛋!他刚走过去,有两个穿着黑色背心,上身肌肉贲起的壮汉伸手来阻拦,李海毫不客气,一手一个抓住脖子,直接拎了起来,然后随手往那几个人身上一扔,顿时一片狼藉,等到这几个人再度站稳阵脚,李海已经走到了蓝映真的身边,轻声问道:“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来得正好。”蓝映真脸上笑意盈盈,似乎每次不管有什么事,只要这个男人一出现,就会让人很安心啊!她甚至还有心情说些不相干的话:“这里是羊城,你也该入境随俗,不要说对不起,要说不好意思。”

要不是李海刚刚露的一手很惊人,对面的几位早就爆发了,居然有人敢和他们看中的美女这么说笑,太目中无人了!只是,面对着一线大明星,还有个力量不俗、气质非凡的年轻男人,这几个人也不敢造次。有人便冷笑道:“蓝小姐,大家这么巧遇见了,我们可都是你的忠实粉丝啊,你这么不给面子,是不是太大牌了?传出去好像对你的名声不利啊,尤其是你的朋友还出手伤人了!”

蓝映真眉头一皱,李海示意她安心,转身过来面对着这几个男人,他直到现在,才有空正眼看看这几个纠缠不清的家伙。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领头大概是个少爷,看年纪也就十七八岁,没准都未成年,脸上一副桀骜嚣张,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手上左拥右抱,挎着两个化妆很夸张、身材更夸张的女人,剩下的几个看上去就是他的跟班马仔保镖之类的,正在和他对话的看上去就是狗头军师。

李海冷笑,看这帮人的样子,就不是什么通情达理的人,否则还会在这纠缠?他二话不说,直接拿出电话来:“少废话,报你们的字号,我问问王龙,看看都是什么人敢这么嚣张!”

王龙二字一出,那个少爷顿时变了脸色,显然是听说过的。他赶紧拨拉开自己的狗头军师,正色道:“不好意思,请问是哪位,怎么称呼?你认识我爹?”这少爷虽然跋扈,但大事上倒是不含糊。

“王龙是你爹?”李海也很意外,这么看来,这小子如此嚣张,倒还真是有本钱的,王虎死了,王豹是个杀手,王家的基业显然以后就要落到这小子的肩膀上了,等于是羊城王家的王太孙啊!一般人要是听见这个身份,腿肚子都要吓软了,只可惜你今天碰到我,注定你要吃瘪啊

“正好,我这次来羊城,也要找王家办点事,你不妨打电话问问你爹,李海是谁。”李海好整以暇地坐到蓝映真的身边,蓝映真很配合地给他拿了个茶杯,倒了小半杯茶水在里面,李海拿在手里慢悠悠地品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王太孙。

这位王少爷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当即示意狗头军师去打电话,没一会军师满头大汗地跑回来,把电话递给王少爷。王少爷接过来,电话里传来自己老爹的声音:“你问李海干什么?他到羊城了?”

“是啊,老爸,这里有个年轻人,自称是李海,说认识你呢。”王少爷情知非虚,一边说话,一边跟李海点了点头。

那边电话没断,李海这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对面又是王龙,显然王龙是一边拿着手机和儿子通话,一边用另外一部手机在和他讲话,这样足以证明他的身份,不会被人招摇撞骗,这就是老江湖的心眼:“李律师,真是你啊,怎么忽然到了羊城,也不说一声?”

李海干笑,心说我跟你有什么交情,告诉你难道你还会给我接风不成!“客气了,龙哥,王老爷子身体好吗?我只是来打个官司,提交起诉书,顺便收一笔账而已,哪里敢惊动龙哥你啊?”

王龙暗自咬牙,这李海真是嘴上说得好听,什么顺便收一笔账,那笔账还不是我们王家腰包里掏出来的吗?“李律师,你也太见外了,今天晚了,明天晚上我做东,还请务必赏光,一起的朋友都请过来,我儿子不懂事冲撞了你朋友,我让他倒茶认错!”

王少爷听得很清楚,他竟然要倒茶认错!脸都白了,他也听得出来,自己老爸和李海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倒像是忌惮他似的,但是这就更可怕了,能让王家老大,羊城一条龙忌惮的,那得是什么样的狠角色?电话讲完,他马上就站起身来,冲着李海一拱手:“海叔,得罪了,不知者不为罪,小侄先告辞了,明日再给老叔见礼。”

呼啦一声,直接就闪了,李海心中一动,这个小少爷倒是很知道进退啊,对于羊城王家的人来说,嚣张跋扈不算什么,嚣张的同时还能很冷静地知道进退,这就很难得了,这小子以后说不定是个人物!

直到这时,蓝映真才真正放下心来,僵硬的身子放软,稍稍倚在李海的肩膀上,周围还有很多人围观,她不敢做得太过火。而且,只是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感受着李海肩头传来的力量和温度,她再度感受到了,当初在京城时,那种无助和凄凉的夜里,李海所带给她的征服和安全感。想到这里,蓝映真的身子有点发热起来。

李海马上就感应到了,好在这时候赵诗倩和朱莎总算是爬上来,李海就势站起来,要给她们介绍。赵诗倩却哪里用得着她介绍?惊喜地叫道:“蓝映真,你是蓝映真!哎呀你怎么在这里,我可喜欢你的歌了,你嗓子好有磁性啊,听得人心里麻酥酥的——哎,对哦,我们这次来办的案子,你是当事人之一哎,不过这次只是来起诉立案,我以为你不会来的呢——”

叽里呱啦一长串,蓝映真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想了想才道:“你是赵律师吧?我们没见过,上次去之江委托你们,是诗儿去的。”

赵诗倩一怔,马上又嘻嘻笑了起来:“是是,我是赵律师,不过不是你知道的那个赵律师,我叫赵诗倩,她叫赵诗容,是我亲堂姐,现在出国念书去了,我是妹代姐职,过来帮帮忙打打下手而已。”提到赵诗容出国的时候,她很是适时地冲着李海翻了个白眼,李海只做不知,从朱莎手里把那些打包的食物和饮料都接过来,一一放在桌上。

人多的时候,朱莎倒还能放得开一些,便问李海刚才是怎么回事。其实李海也不是很清楚,还是蓝映真简单说了一下,很老套的恶少拦路戏码,她在这里坐着等李海他们回来,戴着帽子和墨镜,却还是引起了王少爷身边人的注意,不免要上来搭讪,蓝映真理都不理,叫这里酒店方面出面维持秩序,可是经理哪里敢惹王家?

越闹越是不堪,有个马仔上来就拉蓝映真,结果拉掉了她的帽子,被服务员认了出来,一嗓子叫出蓝映真的名字,王少爷也不敢造次了,他再怎么嚣张好色,也不敢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带走蓝映真,这种大新闻可是捂不住的!可是又舍不得,这可是大明星,跟平时王少爷花点钱就能玩到的那种小明星不可同日而语。于是就这么一直缠着,直到李海到来,搬出他老爹的名头来,才铩羽而归。

听到这里,赵诗倩愤然一拍桌子:“这些富二代,真是太不像话了!”李海忍不住斜溜了她一眼,心说当初在京城,你的手下都能拿枪对着我呢,富二代再嚣张,能嚣张得过你们这些官二代?

赵诗倩也不傻,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很傲娇地把头一扭,不过到底心虚,不吱声了。蓝映真明亮的目光在赵诗倩和李海之间扫来扫去,眼神很是玩味。

第三百章 王家阴暗

王少爷名叫王越,回家就被王龙骂了一顿,他缩着脖子等王龙骂完了,才敢问,李海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龙长叹一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王越顿时就火冒三丈:“呢个仆街仔,原来是我家的仇人!老爸,找兄弟做掉他,机会难得!”

王龙反手就是一巴掌:“从小培养你,你都不长点脑子,要是能动的话,我还会坐在这里给他说好话,还送了好几亿的产业给他?你三叔还在腾冲那边关着,这仆街仔李海要是不松口,你三叔就出不来,人家背后有程家的势力,不是那么好惹的!再说,你三叔亲自出马,带着好几个顶级手下,连炸药都用上了,结果不但没做掉他,自己还被人生擒活捉,你道这仆街仔李海是那么简单的人吗?”

王越倒吸一口凉气,想起刚刚见到李海两只手拎起两条壮汉的情景来,只觉得脖子后面冒凉气:“老爸,这仆街仔不是律师吗?怎么还很能打?”

王龙一拍桌子,显然王越这句话,也搔中了他心头的痒处:“我也一直奇怪啊,就凭这仆街仔的身手,一个能打一百个,哪怕到了北美大圈,都能打出个双花红棍来,可他偏偏还就是要当律师,不过现在还不是律师,是个律师助理。前阵子,还听说他的京城,被四个中南海保镖用枪指着,他赤手空拳一个人,把四个拿枪的中南海保镖都给收拾了,你说这人有多厉害!”

“咁都得!”这样也行!王越好像在听天书一样,道上能打的人很多,王家手下更多,可是就没听说过有这么能打的!他算是彻底歇了找人去打李海的想法,再仔细一琢磨,发现还真是拿李海没有什么办法,耍阴招贱招的话,要不了人家的命,自己三叔可就倒霉了。王家三兄弟龙虎豹,老二王虎已经消失在了之江,王豹手里掌握着最强的武力,损失不起呀!

王越愣了半天,才闷闷地道:“老爸,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家伙就没有弱点吗?”

王龙叹气不已:“气数啊!其实,要不是你二叔太着急,小看了他,这仆街仔现在说不定和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还记得你小姨吗?嫁给之江伍豪的那个。”

首节上一节17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