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13节

不过,麻烦你动动脑子,要斗嘴也选个你自己的主场好不好?李海冷笑起来:“黄记者啊,好久不见,话说你想告我什么呢?你前面就是丁律师,不妨赶紧咨询一下,看看能告我什么,好不好?最后忠告你,当记者也最好读些法律,法盲可怕啊!”

说完,转身进了法院,朱莎一言不发,带着一行跟上,只是临去前冷冷地盯了丁丽律师一眼,显然之前这位丁律师不给面子的行为,已经让朱莎心中怒火燃烧了。丁丽却没顾得上还击,因为她被黄记者给气到了,李海说得一点都不错,你一个记者和律师吵架,说什么不行,非要说我告你?你连个罪名都不知道,在那叫什么告啊告的!你哪怕说我曝光你,也好啊,真是猪队友啊!

今天这个案子,法院方面也知道关注度很高,发了一堆旁听券出去之外,更是腾出了民事一庭,还特别布置过,场面搞得很不错,要不是考虑到当事人的要求,没准还会搞个现场直播呢。

一坐下来,朱莎便转头看了看李海,点了点头:“李海,法官的工作做得不错。”李海眨巴眨巴眼,他事先也不知道法官长什么样啊,怎么朱莎一进来就这么说?他朝着上面看了看,发现主审的法官是个三十多岁年纪的男人,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来。

赵诗倩也很疑惑,直接就问了,朱莎低声道:“我们这个案子,法官个人的观感也是很重要的因素,一般来说,男人,尤其是年纪比较轻的男人,对于美女拉拉关系的容忍度比较高,不会有特别的恶感。象这位,就会下意识地对我方有好感。”

李海这才明了,敢情还有这种窍门啊!估计这是王家背后做了工作,人家底蕴深厚,肯定也是咨询过资深的律师了,才会有这样的选择。这也就是王家这样的家族,才能有这样的条件,一般人进了法院立案,就连案子交到哪个法官手里审,都做不来主,还挑什么挑?所以朱莎所说的这个窍门,其实适用程度也不广,错非她这样经验丰富的大律师,一般律师根本用不到这样的经验。

庭审自有一套程序,书记员检查双方的身份,宣读起诉书,双方律师发表代理词,提交证据目录,一道道下来井然有序。朱莎在读代理词的时候,李海就盯着丁丽还有那几个记者的眼神,果然见他们隐有惊喜和得色,显然己方的代理词,确实是被他们提前得知了。

也因此,质证阶段,也就是对于证据的真伪有效性的辨析阶段一开始,丁丽就咄咄逼人地抢先发难:“原告方提交的,证明我方侵犯名誉权的证据之一,也就是某期南国旭日的报道,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

此言一出,庭上庭下都是一片哗然,那篇报道可是白纸黑字写在杂志上的,怎么居然不能作为证据了?

第三百五十九章 这不科学

李海便知道,这必定是代理词泄露的后遗症了,否则谁会在这种问题上发难?不过他也有点好奇,这上头能挑出什么毛病来?

只听丁丽道:“那一期的报道之后,有热心读者来信指出,中出现了两个错别字,所谓的林荫大道,依照最新的汉语官方解释,应该写作林阴大道才对。因为这个问题存在很大的争议,我的委托人花费了很多时间进行查证和辩论,更请教了这方面的权威学者,直到最近才得出了结论。我的委托人接受了热心读者的建议,决定在最新一期的杂志上,刊载更正和道歉声明。最新一期的杂志,今天凌晨刚刚出印刷厂,分派给各个发行点发售,也就是说已经公布于众了。”

她一边说,一边扯出一份杂志来,交给法警,提交到法官那里,与此同时,丁丽身边代表南国旭日杂志社出席的两名记者,都对着原告这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尤其是那位黄记者,眼睛死死盯着李海,极度期盼他脸上显露出错愕惊慌,好让他出一口恶气,要知道他上次在之江被李海折腾得不善!

其实,李海倒是很想装装样子,且让黄记者先爽一爽,待会打起脸来会更舒服。可惜赵诗倩没个城府,急匆匆地问朱莎:“朱老师,这算什么?”

朱莎泰然自若地低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个小把戏,想要打一打我们这边的士气而已,目的还是给下个阶段的法庭辩论做铺垫。你们都学着一点,这就是经验,看我怎么应付。”赵诗倩一听说只是个小把戏,立马就安心了,冲着对面翻了个白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李海不由得叹气,都象你这么藏不住事,那就真的没得玩了呀。

等法官看完了那本新的杂志,询问原告的看法时,朱莎就很淡定地表示:“尊敬的法官,我和被告方代理律师的看法不同,带有错别字的报道,并不影响读者对于中意思的理解,这只能证明该报道在误导读者的看法,损害了我两位当事人的名誉同时,也散播了不规范的汉字用法。我很高兴地看到,被告方从善如流地改正了错别字,那么我认为,他们更应该从善如流,弥补他们对于我两位当事人的名誉损害。”

高,实在是高!李海暗挑大拇指,朱莎真不愧是之江市顶级的大律师之一,这一下连消带打,漂亮之极,轻而易举就把气势又拉了回来。赵诗倩更是兴奋得俏脸发红,这可是她第一次庭审经历,第一次呀,意义很重大的,绝对不能输,要赢得漂亮!

丁丽面色一僵,心下对于这个比自己漂亮很多的之江女律师重视了几分,不过正如朱莎所言,这不过是小把戏,抢个先手罢了,哪怕对方当场瞠目结舌回答不上来,大不了也就是补充一下证据,把一份新杂志提交给法庭,就完事了。既然是小把戏,那么成功固然好,失败也无妨。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她对于原告方所提交的,计算原告方所受到损失的数额,提出了质疑。这个真的要感谢林菲力的吃里扒外,一般来说这个损害数额的计算,法庭都会选择比较保守的方式,也不是没有原告提出巨额索赔,但很难得到法庭的认可。

名誉权的官司,最难的就是这个损害的估算,法庭对于难以计算的部分,那就不能认定了。这一次不同的在于,李海提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计算模型,把名誉权的损害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了量化计算。老实说,虽然律师因为职业的关系,懂得会比较多,但是极少有人会去钻研高等数学,要不是林菲力吃里扒外,提前泄露了这边的代理词,被告方当庭看到这个模型,只有傻眼的份,你连看都看不懂,上哪去反驳?

说实话,开庭前一天,也就是昨天,在李海出海逍遥玩一起飞的时候,被告方这边就忙着找数学系和经济学系的教授,分析这个模型。分析的结果令他们很惊诧,因为被问及的专家教授,统统对这个模型大加赞赏,称这个模型使用了最前沿的数学理论,比如博弈论,概率论的新成果等等,而且计算的方式匪夷所思,给人以很大的启发。当他们得知这个模型是出自一名法律学生之手是,没有一个能相信的。

不信归不信,好歹专家也不都是吃白饭的,很多时候专家提出些脑残的言论,都不是脑袋出问题,而只是屁股坐歪了而已。对于这个模型,专家给出的反驳意见,就是目前还不能证明其有效性。简单地说,从数学的角度,这不能称之为定理,而只能称为假说,有待验证的理论。在经济学上,这很常见,大牛们都是靠自己弄出来的模型吃饭的,尤其是那些搞分析的,谁都确信自己的理论更正确,谁都不服谁。话说回来,要是这方面真的有所谓真理的话,那么华尔街也不会落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搞得天怒人怨了。

所以,别看专家提不出李海这种模型来,挑刺还是能做到的。其实丁丽对如何挑刺都不感兴趣,她最好是法庭不认可这个计算方法,那就一了百了。可惜的是,通过之前私下里的工作,她也知道,对方的实力也很强大,居然让羊城的地头蛇王家去做法官的工作,搞得她这个资深律师都无从下手。要不是被告方南国旭日身上也有层官方的皮,丁丽她本人腰杆子也很硬扎的话,换个普通的律师早就吓得不敢接这个案子了。——对于这一点,李海自身的感受其实是最深刻的,当初他接下王韵和伍豪的离婚案件时,不就落得好像过街老鼠一样,王家在羊城的名声,可比伍豪还要臭多了。

说回来,正因为知道法官可能倾向原告方,丁丽要是简单地说这个模型不能接受,没法律依据什么,那是不成的。法庭在这方面不会管,因为是民事案件的审理,只要法律没有明,那就随便你们当事双方折腾。换句话说,只要原告对这个模型能自圆其说,法庭就能认可,甚至这个案件还会上报到最高法院,以司法解释的形式,为以后的类似案件审理提供法律依据。

所以丁丽只能从数学的角度来挑刺,她把数学家们提出的理由,一一罗列出来,一时间整个法庭一片肃静,只听见这位女律师在那里吃力地读着各种数学名词,而在场的人们,包括那些旁听的记者在内,就没几个能听得懂的!法官的眼睛都直了,审了那么多案子,从来没审过这么有技术含量的!

朱莎也不言语,她也不懂啊!反正是李海弄出来的,她直接不说话了,等着李海上去。

李海等丁丽说完了,干咳一声,道:“尊敬的法官,现在是质证阶段,似乎不应该进行辩论吧?当然,我可以就我方的计算方法的理论依据,向法庭进行解释。”法官恍然大悟,这确实不是法庭辩论的时候,当然这个解释还是需要的,原告的态度也是很正确的嘛!

要怎么解释?李海当然不可能告诉大家,我这个计算方法是从神通里得出来的——我党可是无神论,你在法庭上宣扬封建迷信,那还当什么律师?他用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先请丁丽把她去年的收入写下来,放在一个信封里。然后李海问了丁丽几个问题,诸如她从业多少年,每年上庭多少次,身上的衣服买了多久了,然后装模作样用笔算了一会,便抬起头来,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丁律师,我计算出来,你去年的收入,是这数字,你看对不对?”

丁丽看了,大吃一惊!因为这个数字,和她自己所写下的数字很相近,而且是计算了她很多灰色收入以后的结果!这下她可没话说了,要是她不承认的话,那就得打开信封来印证,而她更加不想自己的收入被这样公之于众。

权衡再三,丁丽只得微笑点头:“李律师,你的计算非常准确。”一边很优地把写着她收入的信封给揣到包里,不肯公布谜底了,搞得旁听的记者们一阵小骚动,都在暗骂这女律师太怂了,唱完一出戏居然不揭晓谜底,这算什么嘛!

丁丽可不管围观群众怎么想,她现在很头痛了,居然被对方用这样的方式过关了!黄记者更是不忿,本社的领导是不肯上庭的,他自告奋勇地担任了本案的被告代表,可不是为了来看李海这个冤家对头春风得意的!冲着丁丽低声道:“丁律师,这个公式现在就算被法庭认可了?这样对我们很不利!”

丁丽心说这还用得着你来说嘛?打官司的时候最烦的就是当事人不听话了!她还不得不安抚:“别担心,只是个公式而已,对于里面的那些变量,采用什么数值来计算,哪些可以采信,这都是可以争论的,胜负还早!”话是这么说,可是她想到代理词里所罗列出来,对方准备好的那些证据,就不由得一阵阵地头痛,不仅仅是为了这官司的难度,更是因为这官司的高科技含量,几时打官司还要学高等数学和经济学了?太不科学了!

第三百六十章 吃饭玄机

质证完毕,这一上午就结束了,法官当然不会陪着当事人审案子,审到午饭都不吃,宣布暂时休庭,下午继续,然后就一股脑走了个干净。

这种关注度超级高的案件,法官也不会说公然接受当事人的吃请,大家各自吃各自的。一行人出了法院门一看,周围馆子不多,门面也都不大,里面生意倒是还可以,于是就选了一家,看上去还挺干净的小火锅,坐下来随便吃点,下午还要开庭,也不适合大吃大喝的,尤其不好喝酒,否则一开庭,所有人满脸通红酒气冲天的,别说法官看着不爽了,被记者拍下来也是不好。

进了饭店门,邰亚菲的手下就去问包厢,哪知大堂经理反问过来:“你们是打官司的吧?是打的哪个庭的官司,有没有人介绍你们来吃饭?”

这话问得蹊跷啊!那手下有点发傻,朱莎在旁边听了,撇了撇嘴,上前道:“不用,我们就是自己来吃饭的,你安排大厅吧。”

就这么一帮人,有大明星有大律师还有影视圈顶级金牌经纪人,吃饭还要坐大厅?被记者拍很好玩么?所有人都发傻,朱莎看看众人脸色不好,也觉得大厅不合适,只好算了,这家不能吃,还是开车回去下榻的酒店吃饭吧。

距离也不远,不一会就到了,酒店方面接到他们在路上打来的电话,已经预备好了一桌饭菜。大家都饿了,坐下来一顿吃,垫了个五六分饱,赵诗倩才腾出嘴来问朱莎:“朱老师,刚刚那个饭馆好诡异啊,怎么吃饭还要问打什么官司,还要人来介绍的?”

朱莎微微一笑:“这家饭馆,是开在法院门口的,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背后有法官们的股份。大厅,就是正常吃饭的客人,一旦进包厢,那就不是吃饭,而是送钱的了。你进去,点个四菜一汤,结账的时候可能给你结个两三万,还不给开发票,也保管没人会去投诉的。你说,这样的包厢饭,你没人介绍的话,能去吃吗?”

几句话,所有人都是恍然大悟,说穿了一点也不新鲜,邰亚菲也笑说,这种馆子在京城也很多,那些部委的官员,也有通过这种方式来收钱的,只是一时没想到而已。赵诗倩虽说出身高官家庭,可这种事情就属于很冷门的知识了,她也不知道,听得津津有味,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起来:“哎呀,我刚才好像看到被告方他们也在吃饭,好像是进了包厢的,这样是不是对我们不利啊?”

朱莎摆了摆手,道:“别担心,能通过这种方式摆平的,都是普通的小案子而已,象我们这个案子,层次这么高,关注度也高,法官绝对不敢自己乱吃乱收的,就算要花钱疏通,那也不是这么几万块的饭钱能摆平。”

邰亚菲是知道赵诗倩家世的,也跟着解释:“小赵律师,你知道足球里的黑哨吧?也是这样,真正的大赛,裁判收多少钱都不敢乱吹,都是要听领导招呼的,收钱管什么用?”

李海听着,忽然心中起了个念头:“这倒是说得在理,岂非是钱神神力的效用有时而尽,到了一定层面上,就是权神的神力更好用了?”

他想别的,钱神都不会出来,但是对于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那是一定要据理力争的:“胡说!你没听你那老师朱莎说么,几万块摆不平,只是本神的神力不多而已,也就是那些官们手中的权力拿来寻租,只能换得这许多的神力,再多,便换不出了,须得更高层的权神神力,也就需要更多的本神神力。你怎么能因为这点,就妄自菲薄,须知本神一脉,才是人间大道,不唯如此,本神神力到了至高境界,上可九天通神,下可阴曹使鬼推磨,那权神威能岂能和本神相比!岂能相比!”

“好吧好吧,你说得有道理,是我一时想岔了!”李海忙不迭地道歉,才把钱神安抚下去,也幸亏这神明没有人性的,不会闹脾气,不然还有的闹。安抚了好一会,李海才想:“确实如此,法官的权力也是有限的,碰到他们处理不了的案件,想吃拿卡要也没法子,这就是卖不上价了。好比我们这个案子吧,王家直接找法官疏通,恐怕是又花了钱又卖了面子,加上王家的势力做后盾,多管齐下,才能把法官收拾得服帖,对方想插手都没门。”

这么一想,他忽然灵机一动:“看来法官当中,笃信钱神神力的也是不少,不是都说,大檐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吗?只不过他们是用手中的权力来做交易的,我现在也能驾驭一些权神的神力了,正可以试试,能不能在法官当中找个把信徒出来。如其所料不错,多半能为钱神再添一门神通。”

钱神立马叫起来:“有理,有理!快快,就找刚才那家饭店背后的法官,必定成功!”一说到和它升级有关的事情了,由不得这位神明不激动。

李海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说得倒轻巧,这里是羊城,又不是之江,我一个外来户,在这里去找个收黑钱的法官,我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找麻烦?他想了想,便问朱莎:“朱老师,咱们那有这样的馆子吗?就是法官开的,有猫腻的馆子?”

朱莎看了看李海,很想不搭理他,瞧这问的什么问题,别以为打官司就是给法官送钱这么简单啊!可偏偏,看着李海那张脸,朱莎有些话也没法说出口去,只好不看他,叹了口气:“当然有了,哪里没有?小案子会去打官司的,当事人通常都没什么社会资源,当然会成为某些法官吃拿卡要的对象。不过,你如今也已经不是个普通的小律师了,这种层次的法官,见到你都要巴结你呢,你担心什么?”

朱莎这么一说,座中所有美女都看他,李海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朱老师,话不是这么说啊,我还是个实习生,有好多东西要学呢。”

满座的美女们都是一脸扭曲,你装什么呢!别人还好,姚诗儿和蓝映真是不敢当众和李海太亲密的,邰亚菲年纪大一点,自持身份,只有赵诗倩不管不顾地,抓起块西瓜塞进李海的嘴里,一边嘟囔:“你闭嘴吧!别这么装啊,小心遭雷劈,你倒是有好多东西要学,就学怎么给法官送钱啊?”

姚诗儿憋不住了,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蓝映真垂下头,一头金发遮住了脸孔,只是闪亮的金发上光芒游动,显然也是在笑,笑得头发颤动,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出来。朱莎也是摇头,谁知赵诗倩的矛头忽然又转向了她:“朱老师,昨晚你还说,你相信法律,这些法官都这样搞,搞得跟明码标价差不多了,你怎么还能相信他们能公平执法呢?”

这个问题问出来,大家都不笑了。在场的,可以说没有什么单纯的人,影视圈的环境,可以称得上是世间最龌鹾的之一,哪怕姚诗儿和蓝映真一直被邰亚菲保护得很好,她们也耳濡目染过很多类似的事情。李海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钱神的神使,虽然还没到钱神叫嚣的那样,“世间一切万物都是有价的”,不过也能对花钱买通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

首节上一节213/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