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37节

但是要拒绝的时候,他们却发现,李海所要求的所谓友谊,所谓诚意,用在这个地方,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合适,出乎意料的要命,就好像是直接戳在腰眼上,让人难受无比!不答应的话,李海可就有话说了,这只是一点点要求而已,这都做不到,何来友谊可言?那对于以后的合作,还能有多少期待!

李海摇晃着杯中的红酒,笑嘻嘻地看着这两个老外对手。他可是钱神的神使啊,对于要价什么的,不会有人比他更在行了,只要用钱眼稍微衡量一下,他就知道自己的要求,恰恰砸在对方的要害处,就是那个临界点!哪怕最终未必能成功,单单是看到谈判对手这纠结的表情,也值回票价了。

就连刚才还很恼火的王峰,都不作声了。他也知道,这种先进的基因技术,对于国内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国内现在的经济中,研发这一块有很大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找不到人投钱,私营企业因为很难从中得到竞争优势,所以不愿意投钱;而国有企业更不用说,天然的行政垄断,比技术垄断更加容易获得,也更容易赚钱。直接的结果就是,除了某些官府特别重视的项目和研究方向之外,根本没有真正去搞科研投入的人!

所以,仅仅是这么一份不完整的技术成果目录,对于国内也是非常有价值的!一时间,王峰甚至有些后悔,刚才对李海的态度不好了,看来这小子也是真心为国家着想的啊!技术成果,并不是技术专利,专利这个东西,和普通人的理解不同,它天然是要公开的,任何人只要去专利局,都能查询到专利的内容。但是有些技术,根本就不会在专利中出现,那就是所谓的专有技术,真正的技术壁垒,其实就是这些专属技术!

犹豫了一下,塞琳娜咬了咬牙,道:“李先生,如果我们能同意你的要求,向你指定的民间企业开放相关目录的话,你是否也会付出你的友谊?”友谊这两个字,被塞琳娜刻意加重了读音。

李海笑了起来,冲着塞琳娜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当然,我说话算话。并且,我很期待和塞琳娜小姐,你这样的美女,留下美好的回忆。”

唐瑛那好看的眉毛顿时一皱,李海这家伙,刚刚还说得好好的,怎么会忽然说到男女之情上来?他竟然这样,公然向对方要求潜规则!于是李海在她眼中,马上就变成了虽然有才,但内心肮脏卑劣之人。王峰也是一样的义愤,只不过这义愤还多了一点异样,看着塞琳娜风情万种的异国美女,他心里不由得暗骂,李海这混蛋,真是好艳福!因为他看到,对于李海这么无礼的要求,塞琳娜露出的竟然是惊喜的笑容!

塞琳娜当然有理由高兴,这不啻于给她这一边加上了一个重重的砝码,等于说李海同意把他的生殖基因交给她这边了!当然李海也不完全是出于对塞琳娜美色的爱好,他这么一说,赫末尔如果想要争取主动,那就需要付出更多,不过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只需要坐等渔翁之利就好。至于身边这两位红色卫士内心的鄙夷,李海就不怎么在乎了,也就是因缘际会,大家有这么一段合作而已,过后谁认识谁啊?

不过,很快,不久以后,李海就要体会到什么叫做世事难料了。那是后话。

谈判至此,告一段落,得到了李海的最新出价,赫末尔和塞琳娜都急着回去向各自的领导层进行汇报。而且,都谈到了这个地步,俩人也不用把特意带来的美女留下来给李海享用了,明摆着这家伙就没节操可言,都能堂而皇之地把他的生殖基因放进谈判之中去了,还用得着耍什么花样?

剩下李海和王峰唐瑛,他伸了个懒腰“我要上去洗澡睡觉了,时差还没倒过来呢”,却被唐瑛叫住了。只见这位英姿飒爽的美丽女战士,皱着眉尖向李海沉声道:“李海,关于今天的谈判,我们是要向上级报告的,另外关于你向对方要求潜规则的事实,我们需要你作出解释。”

潜规则?李海这才反应过来,貌似刚才自己对塞琳娜所说的话,确实也可以这么理解哈!也难怪,一般人的概念里,男人那每天会产生出上亿数目的细胞,也就是冲进下水道的命,值得作为这么大的谈判的筹码吗?怎么看都是他在趁机勒索对方吧!

他哈哈一笑,却发现唐瑛眼中怒火更盛,看来是没法蒙混过关了。李海只好耸肩,道:“要汇报就汇报吧,这我管不着。不过解释不解释的,你们没这资格,我也没这义务,你们只是来配合我的谈判,做我的助手,不是来领导我的,ok?或者你们觉得,对我有监督的权利,请便,但是假如我觉得你们的所谓监督,碍到我的事了,我就直接可以请你们回去。”

他站在门口,满不在乎地看着强压怒火的两人,摊手道:“不管你们接受不接受,事实就是如此。早点修正你们的认知,那我们还能继续合作下去,否则的话,今晚汇报完以后,你们直接申请换人吧,就不用回来了。总之,明天开始,我不希望再出现类似的对话,明白了吗?”

第四百零三章 子弹时间

李海自管说着,根本不管自己的话,是不是让这两位红色卫士都快气炸了肺,直接指了指王峰:“尤其是你,王峰,如果再出现今天的情况,比方我在主导谈判走向的时候,出来发表你那不合时宜的意见,那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记住了!”李海倒不是小气,不过他必须确定自己的主导地位。

这么一番霸气测漏的话,对于王峰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虎吼一声,直接对着李海就冲了上去,一定要给这狂妄到无组织无纪律的小子一个教训!唐瑛尽管也非常恼怒,却还比较冷静一些,急忙试图拉着王峰,却不料人影一闪,王峰以比冲上去更快的速度,又退了回来。

乒乓乱响中,王峰整个人摔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唐瑛这才发觉,他竟然是被扔回来的!吃惊地看向李海,却见这个貌似二世祖的家伙,身上衣服一条褶皱都没有,就像是挥挥手,扇点小风似的那么轻松:“这只是个证明,证明我有随时把你扔出去的能力。请不要介意!当然,如果你还是表示不服气的话,那么我就只能认定,你拒绝承认我的领导权,我们无法合作下去了,那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王峰同志,你想要这样吗?”

王峰很想爬起来,照着李海的脸上狠狠一拳,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刚才那一瞬间,他已经领教了李海的厉害,对方的动作既不快,也不是非常有力,可就是在自己力道用老的一刹那,轻轻一推,就把自己掀了回来,力度角度和时机,全都是恰到好处!那实力,简直是深不见底!

他站起来,顺了顺胸口的气,冷然看向李海:“我会向上级要求,不再担任你的助手,也会提出我的建议。希望你好自为之,如果被我们发现你出卖了国家利益,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说完,不等李海回答,也不理会唐瑛,他挺直胸膛,大步从李海的身边走过,走出会议室去。身为一名战士,即便是遇到了无法战胜的敌人,死也要站着死!王峰心中充塞着怒火,他现在只想要守住最后的尊严和底线!

李海看着他从身边走过,标准的军姿和齐步走的姿势,挺直如标枪的身姿,没有伸手去拦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然后,他转身过来,看着几乎是同样愤怒却强自压抑表情的唐瑛,又笑了起来:“说实话,看到他这样,看到你这样,我其实挺高兴的。我喜欢看到这样的人民战士,真的。很遗憾我们没法继续合作下去了。”

唐瑛慢慢走到他身边,冷冷地盯着李海的眼睛:“不,恰恰相反,我会坚持留下来,看着你。任务就是任务,我会努力完成,不计其余。李海先生,我明白你的立场,我会向上级要求我所需要的权利,不管你能否接受。”

敢情你还没放弃啊!李海倒也不意外,之前他就看出来,唐瑛比王峰更具有灵活性。他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你,只不过,我不认为你所谓的上级,能有这样的权利,大不了我甩手回国去,又能怎样?”他很笃定,本来这些商务合作项目,就是和程卫国说好了,让他来发财的,谈不成的话,回去程卫国还得给他想法找补回来,难道程卫国会下命令给他?

唐瑛眼中冒火,可她也顾不上再和李海纠缠下去了,她得赶快回去向上级报告,也得看看王峰,这家伙受伤了没有?今天对于他来说,真是个巨大的打击!

于是,李海终于只剩下一个人了。他看了看时间,才十点半,回去抄会书,然后睡觉?要是在国内也就罢了,好容易出来到了欧洲,要是还这么过,会不会太无聊了一点?

只花了一秒钟,李海就决定,要出去玩玩。既不要组织上的陪同,也不要心怀叵测的合作伙伴,就他自己一个人,在这异国的首都,随意转上那么一转,貌似是件很有趣的事呢!

回房找了件阿玛尼的风衣披在身上,这是王韵给他买的,平时他忙得要死,一般到了换季的时候,王韵都会给他买上一堆,直接送到他的家里,现在衣柜都放满了。

穿上这件衣服,李海就想起王韵来,前几天王韵还说想和他一起过元旦呢,可是因为早就和纪薇薇约好了,李海只能拒绝。他摸出电话来,给王韵打过去。

电话响了好半天,那边才接起来,王韵的声音慵懒到极致,一听就是从睡梦中刚醒过来,还迷糊着呢:“老公啊,这么晚了,什么事?”

李海这才反应过来,忙道:“韵儿,不好意思,忘记时差了,头一次出国呢。你那边几点了?”

王韵马上清醒了几分:“你在哪呢?我这边现在是早上四点半啊。”

早上四点半,和自己相差了六个小时——李海把自己在保加利亚说了,不过他没说别的,只说是来参加个商务谈判。王韵也不疑有他,就絮絮叨叨地问他,那边冷不冷啊,衣服带得够不够,想不想自己啊。她一直都是这样,只要是和李海在一起,或者通电话,就好像很满足了,再多一点点,不管是什么,是多少,都是额外的惊喜似的。

也正是这样的态度,让李海始终无法忍心抛下她,这个人生前三十年都饱受折磨和压抑,以后也再也没有了去处的女人!有钱,又能怎样?以现在的王韵来说,如果没有了李海,她还真的不如没钱的好,那些财产,再加上她这个人本身,只会成为某些人眼中的大肥肉。

在电话里聊了好半天,李海已经走到了一条河岸边。他不知道这条河的名字,不过河上的灯火和花香,都让在河边徜徉变成一件赏心乐事。索菲亚本来就是有名的花都,不是说它的风俗业,而是确确实实的花都,保加利亚的鲜花,大约占到整个欧洲的三成以上!

仅仅是几句随口描述,就让王韵叹息神往:“好想跟你一起啊~要不我马上定机票飞过来?”

李海吓了一跳,这边可都是眼睛,让王韵过来,那不是出大事了!连忙拒绝了,只说自己马上就会回去,以后再抽时间陪她出来玩吧。王韵倒还挺高兴的,她早已习惯了漫长无尽的孤独和等待,在李海这里,她起码能感受到李海的歉意关怀,那就足够了。

放下电话,李海皱了皱眉。刚才经过一辆车,是那种箱型小货车,他的耳力灵敏,隐约听见车里有人说话,更重要的是,竟然听见里面传来自己和王韵的通话!显然,自己被人监听了,就是不知道这帮人是什么来头?

他倒也没想要怎么样,假如是在国内,他说不定就当场出手,拿下这几个人来问问究竟了。可是身在国外,最重要的是,现在涉及到了极其重要的国家级合作,不管吸引来什么样的人关注,都丝毫不奇怪。他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起兴,就擅自行动,万一坏了大事,那就悔之晚矣!

不料,树欲静而风不止,李海漫步走过才一会,就听见身后的车辆启动,缓缓加速着,到了自己身边,猛然一个刹车!车门倏地打开,从里面跳出三个大汉来,手中拿着电击枪,冲着他就是一阵齐射!

对于李海来说,根本不存在突然袭击这种事,车子在他身边陡然减速的时候,他就已经戒备上了,神打一起,身边一切都是慢动作,当他三个大汉跳下来瞄准他的时候,他也已经转了过来。

接下来,这三条大汉,还有车上的两个人,就目瞪口呆地看到了一幕,好似电影《黑客帝国》里面最著名的那个镜头:子弹时间,就这样在他们的眼前上演!李海穿着黑色的阿玛尼风衣,就这么原地向后一仰身,动作之快,竟然在几人的视网膜上留下了视觉残留,那三发电击枪弹,哪怕是张开了导线网,也无法捕捉到李海分毫,直接射到了他身后的河上,落进水里去了。

就算是对于最精锐的战士,最见多识广的特工来说,这样的场景也是太过于科幻了!五个人全都看傻了眼,李海好整以暇地站直了,对他们招招手,笑道:“嘿,我说,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这样对我,是不是太过火了?那么,现在轮到我了吧!”

围攻他的三人,这才回过神来,不过对于这个堪称是bug般的存在,都不晓得如何对付才好。他们很快就不用烦恼了,李海在两秒钟之内,就把他们连同车上的俩人,全都打昏过去,顺便每人再用电击枪补上一枪。等到几人都口吐白沫了,他才松开扳机,停止了电击,把几人都拖上车,就这么扔在那里不管了。

拿着其中一个袭击者的电话,李海走出大约一千米,确定没人跟踪自己了,才在一座桥上停了下来。从这里,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辆被他特意停在一盏路灯下的车子。

用手中的电话拨通了丛惠的手机,经过一番验证之后,李海才把自己被袭击的事说了一遍,刚说到自己的处理方式,便见又是一辆箱型货车开过,下来几个人如临大敌一般地扫视着四周,然后冲上车去。

“我不知道这帮人的来头,似乎是定向监听了我的手机。我现在想要追上去看看,有什么指示?”李海一边说,一边看着两辆车都开始启动。他真的很好奇,要是在这里被跟踪也就罢了,可是从刚才听到的话来看,这些人居然是一直监听他的电话,并且早就知道了他所肩负的使命,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他和王韵那无关紧要的对话,而出手抓他了。

难道是十字剑联盟,想要来硬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李海可就要好好找人说道说道了!

第四百零四章 吓到老爸

其实,李海倒不认为这帮人会是十字剑联盟的人。理由很简单,塞琳娜和赫末尔,都是知道他实力的人,真要想对付他的话,绝对不会出动这种水准的货色。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更加好奇,想要知道这些人背后的来路。

可丛惠坚决不同意,要求他马上撤回,保持联络,保证安全!由不得丛惠不紧张,李海的脑子里可是装着完整密码的!要是李海失手被抓了,那就全完了,仅仅是被米国确认这项合作的谈判进度,就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至于李海能够保住秘密,这种事丛惠根本就不会去考虑,所谓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在现代的特工战中早就证明是不存在的了,哪怕最坚强的人,防线崩溃也就是个时间问题而已,不存在能不能坚持住的问题。

她既然不同意,李海也只好很遗憾地放弃了自己的好奇心,所以说,李海也不是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无组织无纪律的。当然,他不知道的是,随着他同意撤离,安心的不光是丛惠,还有他的老爸。

李海还特意在桥上看了一会,一方面是想看看这车会开到哪里去,另一方面也是心存侥幸,万一这些人又找上他呢?那他就不客气了,自卫反击,这不算是违反命令吧!可惜,这两辆车直接开走,并没有停留。所以,李海也只好很遗憾地放弃了,步行向代表团所下榻的依斯科尔旅馆走去。

走到半路,他就遇到了来接他的王峰和唐瑛,俩人开着一辆车,看到李海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惊讶,显然他们在李海身上也安装了定位设备。

一上车,刚关上车门,唐瑛就丢给李海一个很小的盒子,告诉他按住绿色按钮,在身上贴着衣服扫一遍。估摸着应该是某种检测监控和追踪设备的仪器吧,李海有点不爽,难不成还怀疑我被人算计到了?想想还是忍了,毕竟自己在这一行是不折不扣的菜鸟新人,他可没什么发言权。

首节上一节237/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