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4节

当这男人的目光扫到赵诗容的身上时,明显地亮了起来,甚至比昨天林惊涛看见赵诗容时所流露出的眼神更亮!林惊涛好歹还讲究点风度,这男人根本就是赤果果地像是在审视猎物一般!

李海顿时心头不悦,身子向后一靠,靠在沙发上,冷冷地盯着这男人。道上的人见面,相互对眼是必要的一环,这男人显然对此不陌生,立刻生出了感应,一双凶光四射的眼睛立马和李海对上了。

李海毫不退让,他现在可是钱神神使的身份,就算什么神术都没有用上,本身的体质也在发生一点一滴的变化,眼里的精神比起一般人来不是一般的充足,那眼睛甚至比这个高大凶悍的男人更要明亮强悍。

俩人对了一会眼,发觉李海的眼神毫不动摇,靠在那里坐得稳如泰山,那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由不得他不惊讶,看得出李海身上还带着稚嫩的气息,完全就是个在校大学生的样子,可是这副气势却已经可以抵挡得住他的压力了,这是道上很多老手都做不到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吗——”男人心里嘀咕了一句,转头对王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嫂,这两位都是你的客人?好说,今天看中什么车了,一律九折吧!”

李海的眼睛微微一眯,和赵诗容对望一眼,心说有好戏看了!先前王韵的话,可是说这里是她名下的店,那些人也都是叫她老板娘的,这男人显然不是富豪哥本人,冒出来却偏偏以老板自居,这不是没把王韵放在眼里吗?李海并没有说话,只是冷眼旁观,这是个好机会,正好可以让他多得到一些有关王韵的信息。

王韵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迈上半步,毫不畏惧地抬起头来,盯着那男人的眼睛,缓缓道:“我还是这里的老板娘,这是我的客人,轮不到你来卖好!彪子,知道你的身份!”

这一刻的王韵,仍旧带着那种柔柔的气质,然而其语气的坚定,面对着这么一个高大凶悍的敌人,却是半点也不怯!

那彪子嘴角冷笑,却没正面和王韵对抗,摊着两手后退半步,说:“是,是,大嫂说了算!不过这两位帅哥靓妹,你们买车可要看清楚,万一少个零件什么的,出门可就概不退换了啊!”

王韵气得满脸通红,可是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现场大多数人都是冷眼旁观,难道要她一个女人去和对面这些混不吝的家伙打对台吗?

李海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挡在王韵的身前,和彪子对视,俩人的身高倒是差不离:“我说,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有一点,别惹到我头上,明白?”这事闹得,好好出来买一辆车,怎么就碰到这种烂事呢?这回他算是真正明白,为啥一般人不愿意惹黑社会了,真是麻烦!

彪子对着王韵可以挑衅,也可以退让,但是李海这生瓜蛋子出来横插一手,他可就不干了,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哪个pi眼里蹦出你这么个屎壳郎来!”

黑道就是黑道,动起手来半点不打磕绊的,换成是一般人,还真想不到他动手这么快。可是李海是一般人吗?身体方面且不说,神经反应什么的,他只要一运起神打的神术来,那可是全世界最顶尖的选手都未必比得上啊!

电光火石之间,神术“神打”发动!彪子的一巴掌,在李海的眼里变得就好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来势看得清清楚楚,他甚至还有闲暇对着彪子手指上戴的金戒指看了几眼,估量了一下价值,而后才好整以暇地,头向后让了一下。

在旁人眼中,这一幕来得突如其来,彪子这一巴掌打得又急又狠,李海却好像是排演好了一样,就在那一霎那向后一仰头,闪过了这一掌!

彪子愣了,他身后几个马仔也愣了,王韵也愣了,赵诗容也愣了。

愣完之后,各人反应不一,王韵的眼睛亮了起来,赵诗容却有点着急了,刚跳起来,彪子的反应也到了,他大喝一声:“好小子,看你再躲!”回手又是一巴掌!

习惯打架的人手上都有轻重,彪子刚才给李海的那一巴掌,只是随手一搧而已,当然这随手一下,如果对方比较弱的话,多半也会打出个轻微脑震荡之类的。这第二下就不同了,急于扳回面子的彪子,已经使上了力道,整条手臂从肩膀开始,好像鞭子一样甩过来,鞭梢就是他的手掌,这一巴掌已经使上了腰力!

李海一皱眉头,他现在的神打还很低级,只是用神力临时强化了神魂的反应而已,身体锻炼没跟上,面对彪子这一巴掌,也还是只能继续闪避。但是这一次,他不光是闪避而已,上面闪过彪子的一巴掌,在对方力道走空的一瞬间,李海下面已经一脚飞出去,正踹在彪子的迎面骨上。

人体之中,最具有力量的,毫无疑问还是下肢,传统拳术说“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就是这个道理。而李海这一脚,正踹在彪子全力一巴掌走空,身体失去平衡还没来得及调整的一瞬间,于是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之中,只见人高马大的彪子反手一掌打空,然后就被李海轻描淡写地一脚踹出两米,半跪在地上!

又是全场耸动!彪子又惊又怒,心中又是忌惮。这一下吃了亏,他有点摸不清李海的底细了,对手看似没用什么力道,可是躲闪和出手都是神准,显得很是高深莫测,难道是还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再看看李海身后的王韵,彪子心里就更没底了,这女人不会是特意请了什么年轻高手出来,扮猪吃老虎,教训教训自己吧?

他蹲在那没说话,后面几个马仔可不干了,骂骂咧咧地抄起家伙来,眼看就是群殴的架势。李海一把拉着赵诗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皱着眉头道:“我是来买车的,不是来砸场子的,你们不卖也行,非要打架么?”

却浑然不知,赵诗容被他这一拉,一挡,小脸都有些泛红了,芳心里甜滋滋的——“这李海,还真男人呢!不过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有女人缘,走到哪里都招惹女人来找他?”一面想着,一面又朝她身旁的王韵看了一眼,这个鼻青脸肿都能显得妩媚非常的少妇,那种女人魅力的等级,对于赵诗容来说,简直是高山仰止。

王韵哪里知道身边这个法律系实习女生想什么?眼见李海和彪子一伙起了冲突,她先是嘴角露出笑意,像是有什么计策终于得逞了似的,然后才义愤填膺状地冲上去叫道:“你们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客人,也是店里的客户!敢这么闹事,都不怕富豪哥的家规吗!”

第三十九章 继续挑衅

李海当然不知道富豪哥的家规是什么东东,但是对于彪子这一伙来说,那似乎是比天雷都要可怕的东西。王韵一提到这茬,彪子那几个马仔顿时都不敢上前了,把眼睛一起往彪子身上飘,看他的示下。

彪子站起身来,蹬了蹬被李海踹过的腿,抬起下巴,盯着李海好一会,才冷笑道:“大嫂好手段,富豪哥的家规,我们当然是记得的,不过这俩小毛孩子是不是真的客人,那可就两说了,大嫂你不会是来耍我的吧?”

王韵也冷笑起来,笑得彪子心里大叫不妙,这女人绝对是有备而来:“别狗眼看人低!小李年纪不大,还是在校大学生,可人家已经是几百万的身家了,买辆车算什么?”

李海冷眼旁观,也听出一点名堂来,这个富豪哥的家规,似乎是有保护客人的内容?看样子,王韵就是强调这一点,逼住了彪子一伙,让他们不敢动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王韵确实是想得很周到,但是自己可就不爽了,莫名其妙就成了王韵这女人对付敌人的筹码啊!

彪子冷笑一声,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大厅,也不知到哪里去了。王韵这才顾得上对李海道歉,语气倒是很诚恳:“小李,都是王姐连累了你,你放心,我叫富豪哥警告他,绝对不许他事后报复你。”

拉倒吧!李海不晓得这女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按理说自己只是个刚刚实习的大学生,又没什么家世背景,她想要借自己的势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这样,等于是想方设法要把自己拉来趟这浑水,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会后悔也来不及了,合同都签了,况且李海自有底气在,身为绝无仅有的神使,他怕得谁来?李海微微一笑,说:“王姐,这都是意外,咱们还是继续看车吧?不过这车的质量,你可得保证了,别一出门就少了啥零件,我吃点亏是小事,那车可就成了定时炸弹啊!”

王韵连声说不可能不可能,马上叫人来继续给李海介绍车型。见李海还是要继续买车,赵诗容忍不住了,凑到李海的耳边低声道:“我说,这女人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你要买车在哪家不行,非得在她这?”

俩人凑这么近,赵诗容说话时喷出的口气,把李海的鬓发吹得微微抖动,一股幽幽的香气萦绕在李海的鼻子边,熏得他陶陶然,心里有点痒痒的,一时都没顾得上答话。等到赵诗容开始瞪眼了,李海才收起动荡的小心思,小声道:“学姐,我知道,王韵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我很简单,我就是她的代理人,现在也只是她的客户,如果想要拉我下水,可不是那么简单!”

赵诗容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李海也是心里有数啊!心情一放松,赵诗容也开始打趣了:“真有这么清醒?可别被人家一个媚眼,一个撒娇,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了呀!美少妇哦,还有钱,还娇弱,是你们最喜欢的类型吧?”

李海见她调笑,当然要反击:“是啊,有钱娇弱美少妇,听着都很诱人,不过我觉得,还是美貌聪慧学姐更让人心动啊!”

赵诗容立马闹了一个大红脸,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瞪了李海一会,却想不出该怎么反击来,最终也就是哼了一声,把头扭过去不理他了。李海却不打算放过她,女生这种姿态,看似是拒绝,可是对于男人来说,真是无比诱惑,谁能忍住不再跟进一步?

只可惜时间不对,他正要乘胜追击,王韵已经走了回来,先是说了声:“我叫人准备了几款车,咱们过去试驾一下。”说完这一句,才看见了赵诗容满脸通红地避让着李海的视线,王韵是什么人,哪能看不出这一对男女之间的诡异互动?便即笑了起来:“一起去吧,在这可不安全,万一彪子又出来了呢?小赵长得这么漂亮,别说是男人了,王姐我都瞧着心动呢!”

李海一皱眉,他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刚刚那个彪子看赵诗容的眼神,实在是太具有侵略性了!而且他如果通过非礼赵诗容,来和王韵打对台,也不晓得那个什么富豪哥的家规管不管这事?想到这里,他若有感应,目光往四周一飘,便发觉有几个人的目光就在这一瞬间收了回去,显然之前都在关注着自己这里,而这当中,就有人是此前彪子身边的马仔。

“贼心不死!”李海冷笑,也不点明,和赵诗容一道跟着王韵去试车了。

所谓试车,也就是这么一说,李海到今天为止都从来没试过开车,还说什么试车?不过想到自己即将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新车,李海这心里可有点激动,身为男人,谁不爱车!

王韵叫人准备的是一辆大众的途观越野车,很主流的城市suv概念,或许在那些真正玩越野车的人眼中,这车很不伦不类,可是无可否认,如果是在城市范围内使用,这款车价格适中,适用性和安全性都无可非议,高销量就说明了一切。

坐在驾驶座上试了试感觉,也没打着火,李海就被赵诗容赶到了副驾驶座位上,在李海惊讶的眼神中,同样是今天才报名考驾照的赵诗容,娴熟地打着了火,放下手闸,挂档起步,有模有样地把这车给开到了马路上。

“学姐你会不会开啊!”李海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安全带给系上,心惊胆战地把自己的小命交到赵诗容的手里。赵诗容却是不慌不忙,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有条不紊地把一辆车开得飞快,尤其是在转弯和会车的时候,还会使劲轰一脚油门,顺便斜李海一眼。

“我去,这显然是老手啊!也不知是在哪学的——问题是,老是看我做啥?”李海想了想才明白,赵诗容这是想看自己出洋相吧!别说,对于一般的初学者而言,转弯和会车确实是挺吓人的,有些刚刚学开车的人,甚至会在会车的时候老远就主动停下来,等对面的车过去以后再起步!

可是,李海不是一般人啊,只要他愿意,神打的法术一起,神经反应很轻松就是世界等级的,这点小刺激算得了什么?赵诗容没一会就觉得无趣了,这家伙坐在旁边好整以暇的,完全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啊,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不一会,车子开回了店里,赵诗容跳下车,王韵已经冲了上来,一个劲地埋怨:“试车是让咱们店里的试车员开车啊,你们俩都没驾照,怎么能这样就上路呢,幸好是没出事!”

赵诗容冲她笑了笑,也没说话,现在赵诗容对于王韵已经是充满了警惕心理。李海放开了神打的法术,先是问过了赵诗容的意见,便对王韵说道:“王姐,就这辆吧,配置也不用太好,第一辆车,好用就行了。”

王韵眨了眨眼,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她原本并没有指望李海会买这辆车,原因很简单,李海年轻,又刚刚发了一笔横财,这也是陈洁告诉她的——一般年轻人有了钱,谁不愿意选一辆拉风点的车?哪怕不买跑车吧,怎么不得来辆奔驰宝马之类的!她先从这辆大众途观开始试驾,只是循序渐进,先用这款大众品牌的给李海打个底,后面才让他看更加豪华气派的好车。

可谁料到,李海这么快就定下了,对于后面那些流光溢彩拉风之极的豪车都没多看一眼的意思。

还不放心,王韵又追问了一句:“就定这辆吗?不再看看?我们这豪车可多呢。”

李海淡然道:“不用了,我这是第一辆车,也就是为了工作方便开开,不需要多拉风。”其实,在李海的心里,也还不习惯把自己和豪车代表的那种生活方式划上等号,财富,还没有来得及改变他的生活观念。

王韵见他说得干脆,赵诗容也没什么意见,也就没话可说,带着俩人去落了定。哪知刚交了定金,转过身来,李海就发现那个彪子又到了自己的面前,先是伸头看了看业务报表上的登记条目,看见李海定的是一辆大众途观时,便冷笑起来:“哟,几百万身家的少爷,就买这种破车啊?”

大众当然不是什么破车,只不过和豪华品牌相比,大众这个牌子的车还真是像它的名字一样,很大众很主流,很——不起眼。

首节上一节24/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