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48节

这怎么可能呢?据他所知,几十年前的那次改朝换代之后,这个东方大国已经处于平民阶层的统治之下,哪怕是那些因此而掌握了权力,所谓的红色贵族们,因为缺乏底蕴和专属于自身的教育体系,他们也完全培养不出这样的继承人来。从哪里蹦出李海这么一号,居然能够在贵族气派上令他甘拜下风?!

殊不知,一看到威廉出来,李海本能地就开启了自己的神威,而且是极少有的三种神力全开的模式。然后你就可以想象,一个既富且贵、钟鸣鼎食的贵族世家,从小专门教育培养出来的传人,还带着书卷气息,那是什么样子?在这种作弊模式下,威廉·泰勒哪怕再怎么优秀,也要跪了!

其实李海也在心里嘀咕,这老外素不相识,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呢?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等下,这样唱出来太不好了,这老外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啊。

不及细想,因为警官已经说了:“这位,是见义勇为,救了你女朋友的外国友人。叫啥来着,威廉是吧,加拿大人?那个,李海是吧,你证件给我先,然后再想想怎么谢人家呗。”女警一副看好戏的架势,这场面难得一见啊,所谓的帅哥,很多时候都只是二次元空间里的,多半都是在纸面上,或者媒体上看到,现实中真的见到了,大多给人一种不过如此的印象。几时见过象威廉这种,犹如从纸面上走下来的?嗯嗯,还有李海这个同胞,貌似长得也很不差,刚才进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怎么越看越顺眼了,气质真是好啊!

属于腐女的某种潜质,在女警身上开始发作了,她偷偷地看着面对面站着的两个帅哥,默默地萌着——

李海压根不知道,腐女这种异次元生物的思维逻辑。从女警的话里,他听出了怪异的味道。这老外,见义勇为,救了纪薇薇?很奇怪啊,半夜三更的他从哪里跑出来见义勇为的?看这样子,就不是什么普通人,铁定非富即贵,而且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家,这人会一个人跑到国内来,就很少见了,还半夜出来闲逛,见义勇为?

存了这个心,不过李海表面上还是要谢谢人家的。他伸出手来,笑道:“是这样啊,那真的要多谢你了。对了,当时是什么情况,能麻烦你和我说一下吗?”他说的是中,不管你听得懂听不懂,这个阵地先抢占了再说,这是原则问题——好吧,其实李海只是英不大来得罢了,他到现在连四级都还没过呢,虽说也想利用现在超强的记忆力,把语言技能点上几级再说,可这不是没功夫么。

幸好,威廉不但能听懂,而且还能说,口音就不谈了,学外语的人不管再怎么地道,这个口音总是比不上土生土长的母语。他看着李海伸出手,好像迟疑了一会,在李海皱眉的同时,这才伸出手去,握住了李海的手,点头道:“很巧,赶上了,就帮忙一下,不算什么。具体的情形,请你的女朋友告诉你吧——对了,她是你女朋友没错吧?请恕我冒昧。”

李海一窒,这老外,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看这家伙越发不爽了,很想反问一句“关你p事”,好歹算是忍住了,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个,我自然会问她的。那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办手续,请你留下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改天我们要向你道谢。”他把是不是女朋友这个问题,含混过去了。

纪薇薇当然知道李海的心思,这段时间以来,她也一直在期待李海的回答呢。只是现在看起来,好似并不是她最想要的那种答案啊——只是略微低落了一会,纪薇薇就重新振作起来,自从喜欢上李海以后,她就一直处于这种境况之下,只是一味地付出,甚至都看不到回报,就连一点希望,也仅仅是在元旦晚会之后的那么一小会而已,李海去了欧洲以后,就连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过。还不就这么过来了?

其实李海在欧洲不给她打电话,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考虑的结果,不好回答。他在欧洲,那是什么环境?一个电话打给王韵,就被人监听定位了,到现在李海还担心,王韵会不会也遭到池鱼之殃呢,哪还能再拖纪薇薇下水?而且关系到国家机密,李海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就不通电话了。

李海含糊其辞,威廉也听了出来。这个威廉·泰勒,前天得到了消息之后,就离开了米国,直飞之江市。他有足够的情报支援,对于李海的情形,不能说了如指掌,但是也算是知之甚详,因为之前伊丽莎白·泰勒的缘故,李海的电话都被监听了,相关的情报当然也有搜集。最起码,关于纪薇薇和李海之间的关系,从他手中那段完整的演出视频上,就能看出个大概齐。

“真是贪心的家伙啊,不过要承认,这种对待女性情感的方式,倒是很具有贵族风范。”威廉泰勒不是常人,他才不会想什么对感情负责之类,贵族的价值观根本就不是这一类。爱情就是浪漫的,婚姻就是另外一码事,结婚更多是出于现实层面的利益考虑,婚后照样可以追求浪漫的爱情,这才是贵族应有的价值观。好像李海现在的行为,他就觉得,换了是他自己,也一定是把所有好女人的感情,都尽量抓在手里,起码在米国读书的赵诗容,还有面前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大学女生,在他看来也都是值得追求的对象。

想归想,彼此间立场上的差异,威廉总是要对付李海的。不过,不必急于一时,如果让对方早早就起了疑心,那就不好了。威廉微笑着点头,给了李海一张名片,又用笔在名片上写下自己现在的住址,又和纪薇薇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走出去之后,威廉嘴角露出冰冷的微笑,自己救下纪薇薇的全过程,还有和李海之间的这段对话,应该足以向那个赵诗容,显示纪薇薇的存在,和李海的不稳迹象了吧?哼哼,不着急,先存着,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放出来吧,目前,先设法找到自己的妹妹为优先。

值班女警看到外国帅哥走了,有些遗憾,虽然眼前还有个本国的帅哥,貌似更加符合自己审美观一些,但外来的和尚终究比较新鲜的么,这个不一样的啊,吃惯了国内家常菜,偶尔吃吃西餐牛排啥的,滋味总是很好的。现在牛排没得吃了,专心吃家常菜吧,所以对李海介绍案情的时候,女警就越发认真复杂,讲得非常详细,纪薇薇在旁边都开始打瞌睡了。

案情本身并不复杂,大学城这一片,向来治安也不是顶好的,因为很多大学生都会出来租房子住,然后还有很多外地人跑来开店,做大学生的生意,附近有几个小区,有很多廉价的分租房,流动人口也比较多。纪薇薇在离开了李海家大约五百米,就在路边遇到了两个外地来打工的。很正常,大半夜的见到个单身美女,上前搭话之类的行为就难免了,纪薇薇在拒绝了之后,俩人就开始动手动脚。

正这时,威廉就出现了,赶跑了两个歹徒,带着纪薇薇来派出所报案,然后纪薇薇就通知了李海。

听完了女警的叙述,李海心里纳闷,这事,横看竖看都是一场突发事件啊,真的会是阴谋吗?难办的地方在于,那两个坏人,身份不明,体貌特征什么的,因为大晚上的缘故,连纪薇薇都不大说得清楚。大概唯一能冷静看清楚的,就是威廉了,可是威廉的话,李海却不敢尽信。具体的证据是没有,李海只是怎么都不信,象威廉这样一看起来就与众不同的家伙,好好的半夜跑到之江大学附近来散步,是要怎样啊!

离开派出所的时候都过了四点了,送纪薇薇回宿舍肯定不现实,大冷天的晚上,在外面也找不到打混的地方,所以李海只能是带她回自己家。到了自己家门口,李海一边摸钥匙,停了那么一秒钟,他是想到,刚才就在这里,纪薇薇一个人在那里转啊转的,都不敢敲门呢。近情情怯啊——

纪薇薇并不知道,自己当时和李海就隔了一道门。她想的是,李海恐怕在疑惑,为什么她会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吧,而且在派出所的笔录上,还说是从李海家里出来的。当时李海并没有就此提出疑问,因为李海是知道真实情况的,纪薇薇走的时候,他就在楼上阳台看着呢。而纪薇薇就误会了,以为李海只是维护她,没有在派出所问出来,因为涉及到改笔录的问题,有点麻烦的。

可是,要怎么说出口呢?真实的情况说出来,纪薇薇怕啊,不光怕李海笑话,更主要的是怕,会影响到李海考虑的最终结果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未来不是梦

“洗个澡吧?洗完了,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周末,不用上课,多睡一会也不要紧的。”李海干巴巴地说着,尽量不去看纪薇薇的眼神。

纪薇薇也不敢看他,因为有了不好的预期,那么还不如不要这么早摊牌,要不就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啊!她就一直点头,说好啊好啊,多余的也说不出来了。直到李海问她,弄点什么吃的好呢?鬼使神差的,纪薇薇居然说出了“酸辣汤”来。

说出来以后,她才意识到,原来她一直都记得,那天晚上喝到的酸辣汤,应该是这辈子喝过最香的酸辣汤了吧?真的很想对李海说一声,你做得酸辣汤真是太好喝了啊,能不能让我一直都能喝到!

李海也愣了一下,想想酸辣汤这种东西,用来驱寒暖身确实是不错,不过呢:“你从晚饭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吧?胃里空,身上寒,光喝酸辣汤恐怕不好,我帮你做点别的吧,肚子里有点热食,睡觉舒服。”

纪薇薇不假思索地道:“不,我好想喝酸辣汤的!”说出来,她才发现不对,这样子,似乎显得自己很任性?从科学上,确实是李海所说的那样,稍微补充些热量,睡觉才能睡得香啊。但是,真的很想喝酸辣汤,喝他亲手做的酸辣汤,怎么办?

正当纪薇薇犹豫着,要不就随便李海做什么都好,反正是他做的,不就行了?李海却道:“这样吧,我加点面粉,再放些蛋液和别的,做糊辣汤吧,吃着更舒服——不过你似乎不太能吃辣?上次看你辣的不行,少放点辣好了。”看纪薇薇点头,李海便丢了一件自己的大浴袍给他,就到厨房忙活去了。

等到站在淋浴花洒下面,让热水冲刷着自己快要冻得冰凉的肌肤,感受着浑身从紧张逐渐变得放松下来的颤栗,纪薇薇的眼睛也变得热热的。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出来了,但这种感觉却很象是在哭,并不是简单的难过,只是似乎,此时哭出来才会好受一些啊——

好半天,李海的糊辣汤已经上桌了,纪薇薇才穿着浴袍,用大浴巾包着头走出来。之江冬天的一大缺点,就是没有暖气,所以北方人都受不了。纪薇薇本来已经做好了,一出来浴室就进冰窟的心理准备,谁知居然不是,李海打开了空调,落地式空调把客厅吹得暖融融的,一点都不觉得冷。

身上暖了,心里也跟着暖起来,再闻到香喷喷的糊辣汤,纪薇薇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胃口也是大开,跑到桌前,在糊辣汤碗边夸张地深吸一口气,笑道:“好香啊!学长,你的手艺真是不错呢。怎么练的啊?我都不大会做饭呢。”

李海递给她勺子,一边道:“没什么,我从十岁以后,基本上家里平时就我一个人了。我妈很早不在了,我爸老是出海,一年难得回来一个月。本来还想托付给亲戚邻居的,可我家亲戚大多在乡下,现在大家都忙,关系也不像乡下的乡亲那么亲近,门对门都不晓得对面住的什么人,怎么托付?况且我后来也知道了,亲戚什么的,也就那样吧。”想到爷爷去世时,家里吵的那个样子,李海倒有些庆幸,要是小时候自己真的是受舅舅姨妈什么的照顾,才能长大的,受了这种人情,分遗产的时候恐怕什么都分不到了吧?别的还好说,要是钱神的本体五铢钱,不能到他手里,没法完成通神的话,这个问题真的很严重呢。

幸好,幸好——收回思绪,李海又道:“其实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总是在外面吃,一个嫌麻烦,也吃不到自己想要的口味。饭店菜是这样的,偶尔吃吃觉得很好吃,但是不能当家常菜这么吃的,吃多了总会腻。我那时,半年时间就把附近能找到的馆子全都吃遍了,吃烦了,最后只好自己想办法来下厨做菜了。数数看,到现在十年了,一直都自己做饭,手艺多少有一点吧。”

纪薇薇抓着勺子,在糊辣汤碗里搅合来搅合去,尽情闻着里面的香味,听着李海平淡的叙述,鼻子莫名一酸,赶紧笑道:“哎呀,你还说少放辣,我都被这辣味给冲到了。不过真的好香啊,啊呜。”然后就一勺一勺往嘴里划拉。

李海坐在桌边,看着她吃着自己的糊辣汤,一边吃一边夸,心中尽是歉疚。快乐对于这个女孩子来说,可以那么简单,仅仅是吃着自己所做的糊辣汤这种东西,就能够得到了。可惜的是,自己却还不能给予她更多。

他目光在纪薇薇的身上逡巡,注意到她用浴巾包着头,皱眉道:“你洗头了?待会不干透了不好睡觉啊。”

纪薇薇含糊地道:“没法子,刚才我摔倒了,头发粘了好多草啊泥土啊,摘是摘掉了,不洗洗总是不成。待会我用电吹风吹干了再睡,学长你困了就先睡吧,我吃完了自己睡。”

她说着,心里还窃喜呢,想不到又能在李海家里过夜了,还好已经有过一次了。哪知李海冒出一句话来:“你吃,我拿电吹风来帮你吹干吧。”

这句话说出来,李海自己都愣住了,是怎么说出来的?这样的行为有点太亲密了吧!纪薇薇也愣,小心脏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别说是同意或者拒绝了,她根本连冷静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只是想到,李海要帮她吹干头发,这种事,这种事,怎么受得了啊?怎么能淡定啊!大脑都不能转动了啊!

李海话已经说出口了,看纪薇薇慌慌张张的样子,他反而不紧张了,说都说了,难道吃回去?这种神通,大约是叫做“食言而肥”,也不晓得会是什么神明才有的神通,总之目前为止,钱神是不会的,李海当然做不到了。

钱神:“食言而肥啊,我想想看——对了,权神那混蛋就懂得这门神通,你看那些当官的,一个个都吃得脑满肠肥,你当那是吃饭喝酒的么?错了那都是一次次食言而肥,才会吃到那样肥的啊!这世上,最能令人肥胖的,非诺言莫属!”

李海:“——不是跟你说话,你别出来打岔!”

他拿来吹风机,插好插头,站在纪薇薇身后,慢慢打开她头上的浴巾,让那一头濡湿的秀发蓬散开来,一股香味散发在空气中。自己的洗发水好像没这么香啊?李海去捧纪薇薇的头发,身子略微前倾了一些,结果不小心就看到了,从纪薇薇的领口看下去,大浴袍也掩不住那一抹雪白,还有深深下去的沟壑,叫人很想一探究竟呢。

他赶忙朝后仰,让自己的视线不能越过纪薇薇的肩头,抓起一缕缕头发,在那反复吹着。当然从这个角度,也就看不到纪薇薇脸上的表情,这个女孩子正在偷偷地笑着呢,敢情刚才李海偷看的那一眼,她根本是一清二楚,女孩子都有这种天赋技能,能知道有谁在看自己的什么部位,都不用练的。

两碗糊辣汤下肚,纪薇薇满足地叹气,肚子里暖融融的,又有李海帮她吹干了头发,多么美好啊!还是有一点小遗憾的,如果现在能和李海紧紧拥抱着入睡,那该多好?纪薇薇的脸有些红,赶紧收起这种想法,想多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爬上李海的床上去诱惑他呢。

小小的贪心,让她朝后面仰头,倒过来看着李海,撅起红红的嘴唇,就这么看着李海,不说话。

李海手里抓着吹风机,先还没搞清楚她想做什么。等纪薇薇保持这个姿势三秒钟以后,李海才明白过来,下意识地朝两边看了看。纪薇薇噗哧笑了出来道:“学长,你紧张什么呀,这又没人!亲亲我啦,上次你也亲过的——亲不亲嘛?”

真的不要紧嘛?李海看着纪薇薇嘟起来的嘴唇,也不晓得是天生血色好,还是因为洗了澡又喝了两碗糊辣汤的缘故,看上去怎么这么红润呢,应该很可口吧?他慢慢低下头去,也不用手,手抓着头发和吹风机呢,就这样弯着腰,纪薇薇这么仰着头。

时间在此刻停止。

好一会,时间又流动起来。李海站起身,离开纪薇薇的背后,含混地说着:“头发都吹干了,赶紧睡吧,我去我爸房里睡。”便抓着电吹风,直接跑进自己老爸的房间去了。

纪薇薇满足地叹气,抓着浴袍的衣襟,走进李海房间,躺在他睡过的床上,望着屋子里的装饰,总也看不够似的,脸上露出痴痴的笑容。不一会,就睡着了,朦胧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这张床这么好睡,看来很适合我呢——”

李海也没睡几个小时,一大早就爬起来,看纪薇薇还睡在床上,昨晚真的是精力消耗过度了吧。他也不声张,留了张纸条,便出门去基金会了。

等到纪薇薇起床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都过了。她细心地把床上的头发都给收集起来,免得留下什么证据之类的,再换上自己的衣服,把浴袍上的头发也给捡过了,叠好放在床头。正准备下楼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学校宿舍复习备考。

哪知道才走到门口,还没伸手去拉门呢,门居然自己开了。纪薇薇一阵惊喜,以为是李海回来了,赶忙笑脸相迎,然后笑脸才绽开就僵住了:“你,你是哪位啊?”

首节上一节248/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