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律师 第255节

这回,今晚吃饭的主题就算完成了,接下来又是一条龙,主任很嗨皮地不但找了上次的两个老熟人,还加点了两个新的,加起来四个小姐,连他自己是五飞!李海由衷地表示了钦佩,我可是神打的身子,比铁打都强,就这,我也没做过五飞这种壮举啊!

主任一边搂着四个小姐去隐秘的包厢,一边丢下豪言:“小伙子,趁着年轻,能尝试的就多尝试一下,别那么古板,我最多十二飞呢!我还有个以前的同学,在山东做官的,人家用一句水浒传里的唱词赞他,叫做,”停了一下,李海以为他是想不起来了,哪知道主任还唱起来了:“纵横三十六,播种在山东!哈哈,你道厉害么?”

李海站在原地,真是目瞪口呆,叹服啊,太油菜了!这样“专注播种三十年”的精神,自己恐怕是没可能做到了,就现在这几个女孩子,已经让自己焦头烂额咧!

一时间,只觉得身心俱疲,可以说是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疲惫!这不是身体上的,他是神打锻炼过的身子,比神将都只差一筹,只要还有神力在,哪怕连续十天十夜不睡,照样精神奕奕。

甚至,都不是精神上的累,他的神魂也是得到神力的庇佑坚固的,一样不会感到疲倦。

他的累,是来自于厌恶。打从心底里,李海很抗拒这类算计,不是说算不过,一旦明了了其中的规则,以李海的神魂,计算能力绝对不会比官员们差到哪里去,况且他还有神通相助,必要时砸钱就是了,不认钱的官员,恐怕比较少吧?

他只是怀疑,真的有必要,把日子过成这样吗?这样的人生,真的会快乐吗?或许,子非鱼,不知鱼之乐,是自己孤陋寡闻,想象不到其中的乐趣?

这种情绪,一直到他回到家中,看到楼上的灯光时,才振作了起来。记忆中,每次他回到家的时候,那灯光都是灭着的;进门时,厨房里是冷的,桌上没有热腾腾的现成饭菜,更没有人问他一声,你回来了,今天过得怎么样,课业重不重,心情好不好——哪怕是前两年,自己和蒋yan谈恋爱的时候,也依旧是这样,蒋艳从来就没有让他感到,这种家人一般的温暖。

但现在,他终于有个家了!老爸回来了,以后就不走了,他还带了个后妈,组成了新的家庭。虽然这个后妈有不少秘密,不过呢,光是看到进门时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温柔的笑脸,就足以让李海忘记别的什么东西了。这样还不够吗?

他喝着香喷喷的鱼汤,眼角被热气熏得有些酸酸的,用手抹了抹眼角,然后笑道:“丛阿姨的手艺,真是没话说啊,我可算是不用自己做饭了。”

丛惠微笑着看看老李,老李讪讪,他的做饭手艺也是一样没话说,不过是差到没话说,大约仅限于煮饭不会煮糊的程度,这还得仰赖电饭锅!不过身为生下了李海的父亲,老李却从李海的神情中发现了异样。

饭桌上没有说。等吃完了饭,李海坐在书桌前准备开始工作时,老李踱进来,一边熟练地把李海桌上的雪茄点着一根,一边低声道:“臭小子,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去上课?看你这样子,绝对不像是遇到学习上的问题了!”

知子莫若父啊!李海心中这般感叹,却摇头:“老爸,我最近很忙的,没时间上学,下学期去补考吧,反正你也知道,我记xing好的,找几本笔记突击一下就搞定了。至于法律实务,我在外面做事,学到的肯定比课堂更多,没事的。总之我答应你,绝对不向那些老外学习,动不动就退学创业什么的,这总行了吧?”

老李这便放心了。他对李海要求不多,但是在上大学这一点,那是没得商量的,必须要完成学业,拿到凭。李海可是李家长房长孙,要是他大学都没念完,别的房头要怎么说他?连死去的爷爷,都得跟着丢脸,因为李海的教育,很大部分是爷爷完成的。李海以前和老爹闲聊的时候,也半开玩笑地说起过,国外很多富豪都是大学没上完,就直接退学去创业了,家产都十位数,甚至十一位数呢,还是美元计算!

对此,老李就一句话:别人怎样我不管,那又不是我儿子!我就希望我儿子是正牌大学生毕业,最好还是硕士博士,你满足你老子的愿望不?

这种话说出来,李海还能有啥好说的?做父子,也就这一辈子啊!所以他去年和钱神通神,成为神使以后,哪怕过得再风光,再忙,也从没起过就此辍学的念头,因为要给老爸一个交代——当然,翘课和辍学是两个概念。

老爸出去了,李海打开电脑,先看会新闻,结果一开来,本地网的头号新闻就是:警方抓获两名携带毒品者,两人均系非洲某小国国籍,系非法滞留在我国境内,现警方已将其收押,正在考虑是否起诉,或者押送出境。

李海顿时精神一振,这是邓健动手了吗?他马上打给邓健,邓健一副邀功的口气:“对,没错,神使大人,那就是小人安排的,您看那两个黑佬的身胚,还合用吗?小人敢担保,这两个绝对是牢里的老油条,这帮黑人厉害,天生都会坐牢,在米国都是牢头狱霸!您就瞧好吧!”

几乎是同一时间,正在看守所浴室里洗澡的前教育局官员,郑峰辉,发现自己被两个黑人一前一后地堵上了。他还在考虑语言是否相通的问题,前面的黑人已经狞笑着把一块肥皂丢在地上:“哦,不小心掉了!你,快点给我捡肥皂!”

郑峰辉心不甘情不愿地弯下腰去,旁边的犯人都一脸同情地看着他,你丫当官的出身,大概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的所谓捡肥皂,到底是什么意思吧?再看看郑峰辉身后那黑人,胯下长得惊人的黑色凶器,犯人们都自卑地低下头去,然后就听见郑峰辉的惨叫声——

关于本书更新的一些说明

该章节内容缺失....

您可以给管理员报错,感谢您的支持。

第四百三十六章 被潜的危险

第二天中午,李海接到了郑礼辉的电话,一接通,他就不得不把电话从耳朵边挪开,声音实在太大了,郑礼辉的声音,充分诠释了“声嘶力竭”这四个字:“姓李的,你欺人太甚!有什么招就摆到台面上,你在里面搞鬼算什么本事!”

身在饭桌上,李海冲着旁边的政府办主任抱歉地一笑,然后走开到包厢的卫生间里,才慢条斯理地道:“这就受不了了?郑检察长,你不是一样用阴招来对付我,我也只是略微回报了一下罢了。真受不了,那就赶紧加快进度,提起公诉啊!不过我提醒你,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如果你孤注一掷,那我听说看守所里,弄死人的办法也挺多的,什么俯卧撑啊,什么上铺摔下来啊,什么鞋带吊死啊,外面的人想都想不出的,是不是?”

郑礼辉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一是气的,二是吓的,悲愤之下,郑礼辉说出了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出自口中的话:“你,你这么干就不怕报应吗?”

李海沉默了大约两秒钟,便冷笑起来:“我怕?我怕的是没有报应啊!象你哥哥那种人渣,怎么能不遭报应呢!这个世上,为什么会没有报应呢!我忒么真的很想知道,报应到底在哪里啊!郑检察长,你见过那些受害者吗?你见过那些花季少女,却变得阴沉死寂,看到男人就躲,甚至不敢出现在生人面前吗?你见过她们的泪水,还有她们父母无助的哭诉吗?你忒么还有脸跟我说报应吗!去-你-妈-的!”

不用照镜子,李海也知道,自己现在的面目,狰狞得无法想象,要是郑峰辉此刻站在他面前,他绝对是用尽全力,一脚踹过去!以他的脚力,再计算一个成年人的体重,这一脚的角度合适的话,平地射程大约可以达到三十米吧?力气再大的话,搞不好就一脚直接踢穿了人身,飞不出去了。

那些小姑娘,在郑峰辉撕下“局长叔叔”的面具,露出狰狞的淫笑还有那丑陋的凶器时,哭着说“叔叔,求求你饶了我”,却只能换来郑峰辉这种人的兽性大发!不知道在他捡肥皂的时候,会不会想起那时?报应,真的会有吗?现在的世界上,唯一剩下还活着的神明,就只有钱神,而钱神却是不管报应的!

电话并没有挂断。虽然郑礼辉很想把手机扔到李海的脸上,但是现在,敌强我弱,他实在是做不到,当官大概也有这个优点,承受能力比一般人要强了很多,唾面自干都是基本素质了。

最终,他也只能低声哀求:“你让你的人先不要搞事,我会尽快安排公诉的。我只有一个要求,到了公诉的时候,一切都按照法律来,大家都不要玩阴招。李海,你的家也在之江的。”到了这地步,仍旧忘不了威胁一下,倒不是郑礼辉硬气,而是他心里很清楚,面对李海这样的人,你一味哀求是没有用处的,他要的,你给不了,那就得摆出鱼死网破的架势来。

李海哼了一声,道:“不可能!我顶多让他们不要升级而已,你什么时候提起公诉,什么时候停止动作——”正说到这里,忽然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然后就听见主任急急忙忙地说:“陈秘书陈秘书,里面有人!”

陈秘书来了?李海赶着追加一句:“只要你不玩阴招,我也可以不玩,至于家人什么的,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全家吧!”他实在是恼火,所以才会这么说话,自己好容易有了个家,老爸好容易才回来,郑礼辉竟然敢用他的家人来威胁,李海真的是有心杀他全家!

等李海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主任坐在陪客的位子上,首位坐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或许是因为午饭时间,下午还要上班的缘故,少妇穿着标准的藏青色职业装,下面还穿着裤装,算是相当“稳重”了,长相也是普普通通,神情严肃。

这女人已经不能用灭绝师太来形容了,根本就是套子里的人啊!李海顿时倒了胃口,也不是他事先对什么市长大秘有什么想法,不过自己身边净是些美女,搞得跟好莱坞电影里似的,能出来露面的就没有一个丑的。这人的口味,一旦上去了就很难下来,李海路上要是看到丑女,都是直接无视,把人当成是街上的背景墙一样的。

现在面对面,还得主要把她陪好,这李海可就腻歪了。腻歪归腻歪,还得应付啊?李海暗叹一声,依旧施展出大杀器来,把三种神力光环全开,神威到处,顿时令套子里的女秘书为之侧目。

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陈秘书竟然来了这么一句:“真想不到,混黑道的也能有这样的气质,可惜了。”话一出口,她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怎么心里想着的话居然就说出来了?连忙借口上洗手间,暂时遁了。

李海囧囧有神地问主任:“她什么意思?”想不通啊,自己明明是明人,凡事都尽量和平解决的,极少打打杀杀,怎么就成了混混了?

主任苦笑着,指指李海的手机:“刚才你在里面打电话,陈秘书一进来就推洗手间的门,我没拦住,大概是被她听到了什么吧。”心里却暗说,就你在电话里那口气,动不动就问候别人全家的,说你是混混也不冤枉啊!况且基金会成立了才半年多,之前不就是伍豪的组织么,那不是黑道还是啥?

李海直接无语,好吧,自己对付郑礼辉和郑峰辉的手段,确实是黑道上的,恶人自有恶人磨么。单听这么一耳朵,那说自己是混混也没差。算了,混混就混混吧,第一印象如此,要扭转也不容易,好在人家还夸了自己的气质呢。这个神力光环,真是妙用无穷啊!

人和人的交往,其实大部分的信息都不是通过语言接受到的,或者准确地说,人更容易受到非语言信息的影响。所以李海和人交往的时候,只需要打开神力光环,那么自然就给人以一种,自己很有钱(钱神)很有威严(权神)又很书卷气(章神)的印象。这三种糅合在一起,能完全不吃的人,几乎就不存在。

这次也差不多,虽然开头不怎么好,不过在李海的神力光环全力开动之下,很快陈秘书就绽开了笑脸,和李海有说有笑起来,甚至有些几近于打情骂俏了。牵线作陪的主任一看这架势,也不知怎么弄的,接了个电话,就连声抱歉地先走人了。

包厢里只留下陈秘书和李海俩人,李海就觉得自己的神力光环是不是开得有点大了,这陈秘书怎么开始搔首弄姿了?拜托你要卖骚也行,先把自己捯饬捯饬再说吧,先天这条件还不捯饬,卖骚起来简直好像是三岁孩子画出来的春gong,只见可笑,不见风情啊。

陈秘书可不觉得,她还在关心李海的人生呢,对于李海年纪轻轻就“误入歧途”,表示极度惋惜,还帮李海设计:“你看,你现在做这个,赚钱可能是不少,可是在国内,再大能大得过党吗?还好你还年轻,大学还在念着,这就很好么,毕业了拿到凭,直接就报考公务员吧,我帮你找门路,先调进政府办来,对了林主任你也认识的,这多好?”

“政府办镀两年的金,下去直接上科长,当两年科长再上调,升副处当局长,经营得好的话,三十岁之前就能当到处级了。不过呢,姐姐我的力量,也就能到这了,往上就得靠你自己了。”说着,含情脉脉地看着李海,眼睛里全是水分。

李海大汗,陈秘书不会喝醉了吧?也不对,看看酒杯,明明没喝多少啊,也就两三杯红酒的量。那这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正想要化解一下,陈秘书干脆把凳子又搬的近了一点,手直接摸上了李海的大腿:“小李啊,你看,姐姐我这么帮你着想,你要怎么报答我?”

明白了!李海脑中电光石火地,闪过三个字,“潜-规-则”!想不到啊想不到,自己也会有碰上这传说中的规则的一天!倒也不是完全没接触,不过在此之前,都是他处在上风,人家上赶着想要被他潜规则,比如黄依依,比如西格玛会所的老板娘萧蔷——话说回来,忙得都快忘记这个人了,也是个不错的女人呢,很适合**接触的。

这一次,却是要被人潜规则了?李海这么想着,忽然发现自己走神了,想到萧蔷的身上,那次潜规则的回忆还是不错的,他居然有了点反应。所以说神力和人力一样,也是有时而穷啊,这个小东西怎么就管不到呢?

平时管不到还好,这回没管到,陈秘书的手可是搁在李海的大腿上呢,眼睛也在关注着这一块的变化。一下子就看到了李海下面的变化,顿时面上飞起两朵桃花,眼睛里水汪汪的都快滴出来了,摸着李海大腿的手一用力,娇嗔地道:“哎呀你好坏啊!姐姐和你好好说话,你想什么坏心思呢?是不是觉得姐姐身上很香啊?”

你,身上很香?大姐,你潜规则人的手法很熟练啊,这么说话,貌似还保持了你自己的身份,却又对我发出了明确的信号,表示你是可以上的——这么看起来你真的不是第一回这么干啊!

一想到,面前这位大姐,可能是隔三差五都会和不同的人潜规则一把,所以有这么熟练的手腕,李海就受不了了——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就不喜欢这个女人,李海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要是李海的裤腰带那么松的话,他早就不知道和多少女人有过关系了,别的不说,就说羊城那次,邰亚菲可是找来了若干个小模特小明星,一个个都跟盘丝洞的蜘蛛精一样,撇开大腿随便上的,他要是肯,那天就直接十几飞了。

可是,直接拒绝,也有点伤神,那自己还苦心请人吃饭搞啥呢?李海头大,正想着索性掀桌子算了,忽然脑中闪过一个灵感,陈秘书的名字,叫做陈清,眉眼间依稀和陈洁有几分相似,不会俩人有亲戚关系?

首节上一节255/72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